思路客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2042章 迟迟欲归(10)
    几个人挣扎着分开,贝笑笑被压得差点没喘过气:“你们有病啊!故意往我身上压什么?”

    “……”

    她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也没绊到什么,就莫名其妙的摔了。

    总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可是后面什么都没有……

    不对,杭初筝呢?

    刚才不还在后面,为什么转个眼就不见了?

    贝笑笑被压得胸口难受,把跟班一顿臭骂。

    -

    初筝很快就知道贝笑笑说的‘过几天’是什么意思。

    学校为了让东阳和东海的学生尽快适应,增加双方友谊,共创和谐校园,组织了一场秋游。

    东阳中学的学生们:“……”

    这么冷的天气,秋游个鬼啊!

    只想学习,不想秋游。

    不管他们想不想,学校决定下来的事,肯定不能改。

    但是不妨碍东阳中学的学生们作妖,纷纷表示需要应付接下来的月考,自动弃权不参加这次秋游。

    老师们则表示学习要劳逸结合,也就三天时间,有两天还是周末,不耽误学习。

    学生:“……”你们还知道是周末啊!!!

    一招不成,又开始想别的办法——集体请假说身体不舒服。

    一个请假可以批。

    两个三个……

    老师们又不傻,哪里会发现不了问题,最后一个都没请成。

    -

    学校人多,秋游分批进行。每批里面一部分东阳中学的,一部分华海中学。

    初筝就不知道这样分开进行的友谊秋游,有什么用?确定不是学校的老师想要秋游?

    东阳中学人数比华海中学多好多,这要是打起来,人数直接碾压。

    巧合的是初筝和贝笑笑他们分到一批。

    初筝远远的看见贝笑笑和她的跟班,一群人说说笑笑,看上去挺开心。

    不知道去的地方是不是荒郊野外……

    初筝也有点期待了。

    “初初。”秦乔冲初筝挥手,几步跑过来,兴奋的问:“你哪个车啊?”

    初筝指着后面一辆车。

    “哎,我就在你后面那辆。甜心,看来我们这是天注定的缘分……”

    眼看秦乔就要演上,初筝赶紧把她推给后面跟过来的简右,一溜烟的上了车,徒留秦乔在下面表现尔康手。

    初筝挑了后面角落的位置,班上的学生明显不太高兴,焉耷耷像被人摧残过。

    如果没有华海的学生,他们其实还挺高兴的。

    东阳中学是主场,对于东阳中学原本的学生来说,这就好比亲爸突然二婚,还带个拖油瓶回来。

    东阳的学生心底肯定会不平衡,有种自己亲爸被抢了的感觉。

    老班上车点完人,又下车去看看。

    大部队半天没出发,好像是车不够,现在正往各班上的车上插人。

    初筝从车窗里看见迟归和他那几个兄弟,从一辆车上下来,改去了另外一辆车。

    初筝记得那是拉东西的车,上面的座位都被各种箱子什么占得差不多。

    “不行,这边只能上四个人。”

    “那不还多一个人吗?你再看看还有没有多的空位。”

    班主任和人说话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初筝眸子一转,起身去了前面。

    “我去那辆车,让她坐吧。”

    班主任皱眉:“那车能坐人吗?你别去,回去坐着,老师会想办法。”

    初筝坚定脸:“刚才有学生上去了,可以坐。”偶像剧里的巧合安排没有,那就自己制造!!

    初筝直接下了车,班主任没有叫住她,只能看着她往那边过去。

    -

    “你可长点心吧,现在的女孩子都是看脸的,就你那颜值,人家能看上你。你还眼巴巴的跑去,结果人家只是让你送情书哈哈哈哈。”

    “给我们钊钊留点脸,你们不要笑了。”

    “不行,我忍不住哈哈哈哈。”

    初筝靠近车,就听见里面笑声不断。

    “你们想打架是不是!”

    “迟哥迟哥救命!!”

    初筝上车,里面打闹的人顿时僵在原地。

    迟归靠在过道里,校服披在肩上,双手环胸看着,嘴角勾着一抹笑,挺悠闲的看着戏。

    那头张扬的酒红色头发已经不见了。

    车窗外的阳光落在他发顶,有一点点的蓝,不深,隔远了完全看不出来。没被阳光照到的那一边看上去就是黑色。

    小朋友够叛逆啊!

    “咳咳……松开松开!!”被压着打的男生,赶紧起身,整理下衣服,拿出真诚的笑容:“同学,你来这辆车做什么?”

    “坐。”

    初筝言简意赅。

    迟归侧目看着她,嘴角的弧度没变,似笑非笑,阳光从他俊美的侧脸打过来,镀上浅淡的光晕。

    “哎?”男生挠挠头:“这车可没其他车舒服,你们班那车的位置不够吗?”

    他们是因为要加人过来,主动过来这边的。

    “嗯。”初筝面不改色的应下。

    -

    有个女孩子,几个男生规矩多了,很快就合力腾出来几个空位置。

    司机正好这个时候上车,见车上有人,也不意外:“大家自己找位置坐,马上出发。”

    腾出来的位置不多,初筝坐了最后面的一排其中一个空位。

    迟归坐到初筝过道对面那排,长腿随意的伸在过道里,余光睨着几个前面偷偷往后面打量的几人。

    “师傅师傅……开开门,开开门啊!!”

    秦乔人未至,声先至。

    秦乔带着简右,正在车门外蹦跶,让司机开门。

    初筝视线快速扫过四周,剩下她这里一个,迟归那边一个……

    秦乔要是上来,肯定会选她这里。

    那她这一路上还能安稳吗?

    不能!!

    初筝当机立断,起身冲迟归道::“我要坐你里面的位置。”

    迟归愣了下:“你那边不能坐?”

    “不能。”

    车门正缓缓打开,初筝已经看见秦乔抓住扶手的手。

    初筝一惊,直接把迟归往旁边一扒,按着前面的座位,轻松的跨过迟归的腿,进了里面,坐下。

    秦乔上车,初筝已经坐好,那架势好像一直坐在那里。

    秦乔眨巴眨巴眼:“初初,你刚才不是……”她指了指另外一边。

    司机催促:“别站这儿,快上来,发车了。”

    秦乔赶紧往里面走,简右跟着上车。

    秦乔对美男完全不感兴趣,热情的邀请初筝:“初初,你跟我坐呗,这一路上多无聊,有我在可以给你解闷。”

    初筝:“……”我不!我们不合适!

    *

    啊啊啊啊啊月票啊宝宝们~为了筝爷冲鸭!!!冲鸭!!!投月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