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唯剑永尊 > 第471章 未闻花名(终)
    洞幽部驻扎在湖畔的第七日,大青终于悠悠醒来,两日光景后曦儿也睁开了双眼,青山脚下的湖畔喜庆如过年。

    曦儿从小生活在斑斓湖畔的凝翠甸,对这同样漂亮的湖没有丝毫顶抗力,但是洞幽吩咐过她身子骨还很虚弱,不能下水嬉闹,可怜兮兮的曦儿只好蹲在湖边堆起雪人。

    芦苇荡中飘起埙声,音色朴拙抱素宛如天籁,悠悠扬扬飘过湖对岸。静坐在曦儿堆起的雪人旁调息的林长风闻声睁开眼睛,诧异道:“大人昨天吹埙的调子可还是不敢恭维的地步,怎么一夜之间就突飞猛进到堪称天籁的境界了?”

    曦儿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看向林长风,这么好听的埙曲竟然是大人吹的?这扭头幅度一大,就扯到伤口,曦儿哎呦呦的捂住胸口蹲在还缺个眼睛鼻子的雪人跟前,吓得韶华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来,仔细检查没有大碍,狠狠拧了拧她的鼻子。

    韶华陪曦儿堆着雪人,欢喜道:“这几天已经外界的消息,鬼帝大人和后续大军已经全面扑进桃芷山地域中,两大鬼帝交手的结果也已经公布天下,是云岚鬼帝胜出一筹!”

    向来不苟言笑的严坤难得笑道:“鬼帝大人一锤定音,神荼鬼帝麾下大军树倒猢狲散,之后便再不会有战事了。”

    觉得有些冷的曦儿狠狠向手心哈了一口热气。

    恢复人形的大青伸出手掌,一片雪花落下,融化。

    大青微微皱眉,他的直觉一向敏锐,在他苏醒的这几天时间里,这世外桃源的温度可谓是每况愈下。按照这个降温速度发展下去,明日这座湖就会彻底冰封了。

    “说起那名来自魔域的赢姓女子,那能逆天改命的医术当真了得。之前传闻说魔域中人各个嗜血凶厉罪业缠身,绝大多数都在十八层地狱中受尽刑罚,不过这几日所见却是颠覆了我以往的认知看法,果然道听途说不得当真啊。”林长风远眺芦苇荡中那座草庐感叹道。

    说起那赢姓女子,韶华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担忧神色。

    女人最懂女人,这几日下来她与赢芷渔有过不少接触。但不知为何,她敏锐的察觉到这位医术精湛的奇女子的面色竟是一天不如一天。按理说如她这般精通医理,必然知晓自己的身体状况,她可偏偏又无法从这女子身上感受到半点强颜欢笑的勉强作态,着实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韶华有一种强烈直觉,她隐隐觉得这片世外桃源之地应该和这名女子息息相关,她们都在不可避免的走向消亡。

    “这首《千秋》的前半曲你可记熟了?”草庐露台外,面色白胜雪的赢芷渔斜靠门栏轻轻咳嗽着问道。常曦这几天里跟着她学习埙乐,两人间的关系可谓是每日水涨船高,放在不知情者的眼里,俨然是一对依湖而居的神仙眷侣。

    常曦放下嘴边开有八孔的白色陶埙,严肃道:“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你的身体究竟怎么回事?你如此精通医理,没道理会照顾不好自己的!”

    赢芷渔似乎乏了,沿着露台门栏滑下身子,看着常曦轻轻笑道:“九州中有句我一直喜欢且奉为真理的古言,得到的同时也意味着失去。常曦,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话吗?我生前有一个愿望,但是仅凭我自己根本无法去实现,但地藏王菩萨仁慈的给了我机会,说我只要等来持阳鱼符的人,我的愿望就可以实现。如今你来了,但你也要走了。卦象上说,如果我的愿望要想实现,就必须送你回到人间。”

    常曦的瞳孔几乎是刹那间缩成针尖大小。

    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除了医道还涉猎卦术的赢芷渔从怀中摸出一件阵盘模样的精巧物件,声音愈发微弱但始终笑着道:“赢氏血脉中有种传女不传男的神通叫做越行术,赢氏女子习得越行术后如果能够获取到另外一界的位面坐标,可以短暂的无视界面排挤之力,从而实现穿梭其他界面的能力。”

    “然而这种神通功用过于逆天,所以在有诸多限制的同时,也有着难以想象的副作用。赢氏女子一生只能使用两次这种越行术的神通,使用一次则要损失一半的寿命,我把两次越行术的神通都封印在这块阵盘中了。”

    常曦脑袋轰隆一声,疯了般冲过去将嘴角已经渗出血丝的赢芷渔一把抄进怀里,她身子上的温度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逝,常曦双眼通红骂道:“你疯了吗?!”

    赢芷渔柔若无骨的身躯躺在常曦怀里,她摇着头看向蔚蓝的天际颤声道:“人魔两族冤冤相报何时了?我知道错在魔域贪婪九州大地的肥沃繁华,所以我想阻止它,但是仅凭我区区一个女子的柔弱肩膀,委实肩负不起这个重任。我深爱魔域的万千子民,因为他们才是魔域的根基。但现在整个魔域都已经病入膏肓,只知道掠夺,永无止境的掠夺…常曦,我求求你,在它真正攻破九州的大门之前,救救它。”

    女子言语断断续续,总是被艰难的咳嗽声打断。

    常曦毫不犹豫的噗嗤一声咬破舌尖,淡金色的精血缓缓流淌,颤抖着把精血抹在赢芷渔唇角,想要从阎王手中抢回她,却悲哀的发现无往不利的龙族精血此刻竟没有半点作用,他才知道赢芷渔体内连本源都已经溃散,就好像装水的木桶没了那一圈木板,再也容纳不了半点东西了。

    泪水顷刻间模糊了双眼,被御赐大阿修罗王封号的黑袍男子泣不成声。

    女子颤颤巍巍抬起手,抹去常曦眼角泪水,“卦象里,有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拯救魔域于水火中。我一生中所识男子只寥寥数人,那几位同父异母的哥哥虽修为高强,但却远远配不上这顶天立地四字。唯一匹配的,就是我眼前的你了。”

    “这块黑陶埙,与你手中的白陶埙是一对鸳鸯埙,是八妹很早的时候亲手打磨送给我的。八妹心灵手巧,经常笑我手笨,说等我找到如意郎君的时候,不至于连个定情信物也拿不出。现在我把这两块埙都交给你,如果你有一日能够见到八妹,只要拿出这鸳鸯埙,她就会知道了。”

    泪水打湿衣衫,常曦颤抖着接过那两块陶埙,赢芷渔容颜凄美的道:“我想再听你吹一遍千秋。”

    常曦将白陶埙放在嘴边,一首女子对故土饱含希冀和思念的千秋飘飘荡荡起,湖畔对岸的洞幽部众人在听闻声起的刹那,就不知不觉的红了双眼,尤其是感性的几位女子几乎是瞬间就泪流满面,只因这首他们听过许多遍的千秋,这次的曲调不知为何极其哀伤,像极了无疾而终的凄美爱情。

    草庐中,赢芷渔摇了摇头,从常曦手里接过黑陶埙。

    陶埙放在嘴边,她竟如同回光返照般颤音不再,将千秋这曲的后半截婉婉道来,一改之前哀伤的曲调,悠悠扬扬的千秋中充满了无限美好的希望,仿佛一副热风折草长天行云的壮阔画卷展现在眼前。

    这才是赢芷渔心中魔域应该有的生机勃勃的模样。

    常曦将怀中渐渐冰凉的女子搂的更紧,泪湿脸颊,泣涕声沙道:“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求你了,别走!”

    “我这辈子最幸运也是最幸福的事,就是和你相遇了。草庐外那花圃里栽培的花,是我最喜欢的花,你以后回到人界的九州,替我把它们栽到阳光灿烂的地方好不好?我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亲眼看一看九州究竟是什么样子,我想,那里一定会很美吧?”

    黑袍男子仰起头,不让泪水再落下,狠狠点了点头。

    当女子闭上了双眼说出她这辈子最后一句话,再也不会醒来后,紧搂着她的黑袍男子终于号啕大哭。

    女子最后说道:“愿你历经千帆后,归来时仍是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