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神棍开山祖 > 第一百零一章 真实鸿钧,补偿(第五更)
    清光蔓延,流转一种隽永不灭的神韵。

    它在扫荡一切,也在梳理一切,镇压了两件灵宝交锋打出的波动,将天地间的伤痕都彻底修复。

    这种力量很柔和,不带一丝一毫的杀机,但是却让伏羲的脸当场就黑了下去。

    “似曾相识的气机,让我想到了一个人。”他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世界真小,鸿钧你也是真的阴魂不散。”

    “而且光这样也就罢了,最关键是每次碰到些什么与你有关的情况,都没有好事!”

    伏羲碎碎念,本以为撞见了一件落单的极品灵宝,然而看现在这动静,鸿钧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就来过了,在此地有所布置。

    “这算不算是名花有主?”悻悻然开口,意念转动间让灵宝图卷飞回,镇压在识海,以防万一,“不过以那家伙的性格,这么上好的一株灵根怎么没有带走,反而还是留在了这里?”

    不周山曾经的遭遇伏羲不清楚,但是前不久的九幽之地,印象却十分深刻。

    他发现鸿钧所经过的地方,都已经被挖了个遍,最重要的宝物被取走,毛都没有剩下一根。

    这样的人物,怎么会放弃这一株最顶尖的灵根,遗留在血海中?

    像是对他疑惑的解答,又仿佛是早已设定好的程序,针对未来岁月中寻找到业火红莲、并且有能力强行收服的生灵,抚平了一切交手痕迹的清光开始内敛,最终于仙莲旁边浓缩,化作一枚烙印,再演化出一尊伟岸的存在。

    时光的碎片环绕飞舞,混沌的雾气朦胧遮蔽,这尊存在的身影很模糊,看不太真切,只有一双眸子清亮温润,让伏羲确定无误——就是鸿钧那个家伙。

    眸光澄澈,这烙印看着伏羲,眼底最深处有淡淡笑意。这种情况,仿佛不像是漫长岁月前留下的一道按照规则运转的烙印,而就是真实的鸿钧立身在这里,亦或者是曾经的那个人望穿了岁月,来进行对话!

    伏羲肃穆,严阵以待,这变化发生的太突然,让他一点准备都没有。

    识海之中,元神轻轻拉扯,将灵宝图卷披在身上,把自己守护的严严实实。

    鸿钧烙印像是发现了他的小动作,也像是没有发现,只是一道意志透出,便让伏羲得以明了一切的前因后果。

    “生而为神,诞而为圣,受命天地,自有权责……”

    “真灵轮回,无有穷尽,不用插手,也无需干预。唯有血海,一次次真灵回归所剥除的情感执念汇聚,有增无减,并非好事。”

    “有朝一日,过盛至极,冲荡天地,或成灾劫……”

    “业火红莲生血海,能以其为成长资源,消磨灾劫潜因,有大益……”

    “我为其聚势,倍增其能,化作血海关键中枢,梳理整合,调益平衡,望后来者理解,勿动……”

    信息很多,很复杂,详叙了根源,让伏羲目瞪口呆,为之错愕。

    在这其中,他看到了鸿钧做事为人的另一面,不是往常所见到的搜刮一切,也有付出,有着对天地的呵护与关怀。

    ‘虽然我搜刮灵宝,尽管我截胡诸神,但是我也能做到持正为公,守护整个洪荒宇宙……’

    ‘被我截胡,只能说你们本事不够,但不能因此说我邪恶!’

    ‘在天地的立场上去看,我比你们所有人,更有资格称神称圣!’

    ……

    “我想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伏羲喃喃自语,感觉自己的三观被刷新了一遍。

    “嗡!”

    清光浩荡,讲述完一切的因果,那道烙印的化身在虚淡,有岁月流转的宏伟大势,在万里方圆的地域激荡。

    在这一刻,时光像是在倒流,光阴仿佛在逆转,要重现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幕。

    “对于有资格收服业火红莲的后来者,这是我对这一株灵根的所有感悟,权当是不能将其带走的补偿。”烙印隐没在虚无中,只有淡淡余音在耳边响起,而后一切都变幻,再现当初的往事。

    “轰隆隆!”

    岁月长河奔腾咆哮,伏羲像是被人拽住,走进了一段尘封的历史。

    空间的位置没有改变,但是时间却不同了,可能是来到了数十万年前,也有可能是上百万年前!

    当然,他无法改变些什么,只能是作为一个旁观者,见证过去。

    “哗!”

    红莲摇曳,业火在燃,相比于怼上伏羲的时候要弱不少,没有那么凶残。

    而就在这株灵根的旁边,有一个伟岸的至尊绕着它踱步,那是鸿钧!

    在他的头顶,是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碟,它像是可定住时间,锁住空间,垂落仙光道气,有一种极尽的神秘与朦胧,阐述了天地的根本。

    鸿钧徘徊,与此同时气机变化,神圣、玉碟、仙莲,三者像是达成了共鸣,一种宏大的道域演化而出,超然无比。

    许久之后,他若有所思,缓缓伸出一只手,在虚空中刻划,在岁月中谱写。

    鸿钧写的很慢,像是考虑到了后来者,一笔一画都很清晰,而且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像是能同时倒映在观者的心中,让人突兀的升起明悟。

    那是一种道路,一种秩序,独属于业火红莲!

    大道气息弥漫,引动整个天地共鸣,无数异象降临,在拱卫与环绕。

    仙莲摇曳,自发绽放瑞彩,前所未有的明亮与夺目。

    “这种手段……”伏羲感觉自己汗毛都炸了起来,他明了鸿钧现在在做什么,也因此更加清楚其可怕的程度——那是生生将业火红莲中内蕴的所有法则演绎出来,阐述了它一切的根本奥秘!

    要知道,业火红莲还是无主之物,鸿钧未曾将其祭炼,最多只是花费一段时间去观摩而已。

    而就是这样的情况下,却能做到如此程度,这究竟在大罗的境界上走出了多远?

    或许,这其中有他头顶那枚玉碟的参与,是相当重要的助力,但也极度不可思议了。

    “匪夷所思!”

    倒抽着冷气,伏羲认真的注视,要将其每一个细节都烙印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