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落日沙洲 > 第十八章 冥亡之身,无界之象
第十八章冥亡之身,无界之象

阿鲁比斯神殿。

高大的石柱支撑厚重的天穹,昏暗的光线低低从斜出的石门中洒进,照明了浊浊的空气中飞旋的灰尘。整个神殿偌大而又幽暗,整个的空气都是显得阴冷如同被覆上了寒霜。

宽阔的神殿之内,矗立着一尊巨大的雕像。雕像不知是何材质铸成,而塑造之人亦不知晓其姓氏。但这雕像虽已被岁月的尘埃所斑驳,却依旧给人一种相当的震慑感。雕像的头颅是一个淡漠的狼头模样,双目镶着硕大的红宝石。成人身材的躯干挺直,披着铠甲。它单膝跪地,手中握着一柄与其同高的利斧。蒙尘的利斧,虽然经历了无数年月的变迁,却依旧有着如同能够斩断苍月的锋锐。

“阿鲁比斯,掌舵轮回与永恒的冥界之神,万年前的那一场神战,神祈纷争,死伤无数。暗帝赛特掌权,封土占逾半数,祭诸神之肉躯铸其无量之身。阿鲁比斯以其永恒之身为盾,抵御了暗帝的爪。从而使战帝荷鲁斯有机会击杀赛特神躯。

之后,阿鲁比斯用其轮回,复苏众神,封印暗帝。以其冥界之斧镇压之。从而平息动荡,且护天,地,冥三界不因此崩坏之。“

巨大的神像下,爷爷苍老的声音缓缓地诉说。平静的语气听不出情绪,但是却有着一股*肃穆之气在大殿内随着爷爷声音的回荡而飘动。

谟瑄站在一旁,聚精会神聆听,看着这尊他已经认识了十二年的高大神像,他还是第一次知晓这么多关于这雕像的来历。

掌舵轮回与永恒的冥界之神——阿鲁比斯!

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仿佛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眉心之间就有着一股极为冲动的情绪在汹涌,随即一种古朴而沧桑地气息注入他全身。

他不禁想起了那天拜塔他所看到的奇异世界,想来那便是爷爷口中所说的冥界,而那高达的狼头人,便是阿鲁比斯本身。

突然,他兀地想到了在那个世界看到的那艘小舟,以及舟上那个浑身裹在草蓑中的划船者。

以一杆之力平万丈惊涛,直到现在,谟瑄一想到此画面,他的心中依旧是无法抹去的震撼。

“冥界,是由轮回者与亡灵所构成的创界,相传沿着黄金河水而下,便能到达冥界。只是到达冥界者,除非转世,否则再无可能返回地界。”接着,爷爷又说道。“在冥界的正中央,是横亘冥界的冥河,死者唯有度过冥河方才能够转世。”

闻言,谟瑄心中忽然一动,问道:“爷爷,在冥河上,是不是还有一个划船的人?”

爷爷点了点头,有点惊异,道:“是的,冥河之上有着一位摆渡人,死者想要过冥河,唯有向河水之中投掷一枚铜币,引起靠岸,乘他的船方可。否则便只能永远地滞留在冥界。”

“与阿鲁比斯掌握冥界不同,摆渡人身上不负丝毫权位,但是哪怕是阿鲁比斯,面对他也得恭敬三分。”

谟瑄深深点了点头。这些极为隐晦的秘辛,一般人极难知晓,而这些事,也让他了解了与自己的神符相关联的一些东西。

“冥界,是冥河玄屠的源泉,可以说,被冥河玄屠选中的人,即使被冥界所选中的人。”

“这么说,我是被冥界所选中了?”谟瑄问道。

“真是如此.”爷爷点了点头。

“你知道神符的源泉是什么吗?“爷爷看着谟瑄,突然问道。

“啊?“谟瑄啊了一声,旋即摇了摇头。

“万物生象,象是世间一切的构成,世间的一切都是象的具形。“

爷爷看着谟瑄,缓缓说道。

但是神符并非来自地界,而是神明给予人世之物,因此神符并非是象,而象也无法支持神符的运转。“

“所以在世间,还飘逸着一种灵蕴之气,名曰无象。无象不知道是从何产生,也不从属于何界来掌管,所以,无象又被称为‘无界之象‘,“

“神符的运用便需要借助这些无象之气。体内囤积的无象越充盈,那么神符便是越强,而之前我让你通过修炼纳入体内的,便是无象之气。“

“爷爷来自一个不属于落日沙洲的东极之地,我们那里的修炼并不需要神符,所以我也无法向你演示这些,等你进入阿迦罗金字塔以后,那里的那些神符师会详彻地和你说明白这些地。“

爷爷摸了摸谟瑄地小脑袋,看着眼前高大的神像,神色复杂。

“爷爷,我舍不得你和丫头。“

谟瑄的眼眶突然又湿润了。

“傻小子,哪有舍不得的。人总是会分离的,分离有的时候也是好事。“

爷爷和蔼的笑着,轻轻拍着谟瑄的头。。

谟瑄似懂非懂,但他还是极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在阿迦罗金字塔里努力的,未来一定要成为很厉害地神符师!“

“好,爷爷等你成为很厉害的神符师。:爷爷笑着道。

接着,爷爷慢步走到了雕像地面前,恭敬地向着雕像双手合十深深鞠躬,接着,他径直走向雕像,在雕像地底座上轻轻敲击了三下,只见得在雕像的底座上竟然弹出了一个卡槽。爷爷从你面拿出了一串项链,项链上拴着一截狼爪般的物体。爷爷震重地将其放在手中,转过身小心翼翼地挂在谟瑄的颈项之间·。

“这是一万年前神战时阿鲁比斯掉落的指爪,被秘术封住了气息,所以显得平常无奇,但是他却可以帮你更好地感悟冥界的气息。

谟瑄感觉到项链触体一阵冰凉,与平常的刺骨冰凉不同,这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冰凉。

谟瑄认真地感受,但是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似乎这真的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项链。

“这条项链地来历你千万不要与人提及,明白吗?爷爷郑重地问道。

“是,我明白。”谟瑄严肃地点了点头。

“这便好。爷爷不能帮你太多,一切还是得靠你自己。”

说罢,爷爷慢慢离开,转身向了神殿的深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