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头狼 > 1717 癫狂

当段磊也提出把王影拉进这件事里的建议后,我忍不住开口:“磊哥,我觉得这事儿不应该掺和进小影,她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子,从来也没有经历过尔虞我诈..”
 “我明白你的感受,可她是王莽的亲生女儿,她如果不露面,唐缺就有理由一直正大光明的行使自己干儿子的权利。”段磊深吸一口气道:“况且不希望王影入局只是你个人一厢情愿的想法,代表不了她本人的意愿,你怎么就知道人家心甘情愿把家业拱手让人呢?”
 我皱着眉头道:“王莽也一定是这么想的,不然他不会把小影藏的那么深。”
 “此一时彼一时啊兄弟。”段磊拍了拍我肩膀道:“今晚上我和阿生一块去探望过王莽,他的伤根本没多严重,但却硬是被唐缺按到病房里,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会轻易就范?但他没否决唐缺,说明他在忌惮,忌惮一些我们看不到的东西。”
 段磊不说这话,我还真没太大的感觉,听完他的话后,我迅速回忆了一下刚刚在病房里跟王莽碰面的场景,王莽倒是和平常的表现没太大差别,但唐缺明显狂了很多。
 放在以前,他绝对不敢当着王莽的面跟我撕巴,就算吵吵两句嘴,王莽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丫哑火,可今晚上面对我和唐缺的骂咧,王莽全程无视。
 段磊眨巴两下眼睛道:“兄弟啊,青云国际的高层肯定不止一两位,也不可能全部都任由唐缺摆布,可有的时候形势比人强,那些不服唐缺的高层,就算心里再憋火,也没有任何理由来扭转,但这个时候,王影突然出现呢?会有引起多大波澜?”
 刘博生低声接茬:“不服唐缺的高层肯定会第一时间朝王影靠拢,毕竟小影根正苗红,她才是老王家的正统。”
 “对,只要唐缺没办法做到一言九鼎,王莽就有的是法子拍倒他。”段磊掷地有声的轻笑:“一个在羊城触顶级的大咖,绝对不可能没有半点后手,我猜王莽现在只是犹豫而已,但当他的亲闺女跳出来和干儿子争权时候,他不想露底牌也得露,他了解自己干儿子究竟多大点本事,更清楚自己亲闺女有多孤立无援。”
 我搓了搓腮帮子喃喃:“我还是..觉得..”
 刘博生皱眉道:“小朗子,你不能总想当然的认为..”
 “这事儿不急,慢慢来。”段磊摆摆手打断刘博生的话,随即看向我笑道:“眼下的首要任务是,咱们先把科技园的地产公司卖给辉煌公司。”
 我想了想后沉声道:“找李倬禹,这小子跟辉煌公司的关系复杂至极,狗日的一直希望独立门户,但没那么大实力,而且他能直接和敖辉对上话。”
 “成,你看着安排。”段磊点点脑袋道:“我琢磨琢磨怎么抛出去咱们要撤离羊城的烟雾弹,先不聊了,你也好几天没怎么休息,睡醒以后,咱们按部就班的走。”
 “好。”我重重点头。
 不多会儿,刘博生和段磊离开办公室,我躺在沙发上,手机无意识的拨拉着微信,突然看到十多分钟前,江静雅发的一条朋友圈。
 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话:真正重要的东西,总是没有的人,比拥有的人更清楚。
 底下还配了一张她本人的自拍照,照片上的她明明笑容灿烂,可眼中不知道为什么却写满了忧伤。
 突兀间,我猛地想起来之前为了帮我捱过难关,王影告诉王莽,她怀孕了,而我俩根本没有太过亲密的肌肤之亲,但我和江静雅不一样,她离开羊城之前,我们一直都在缠缠绵绵,难不成王影说的是江静雅?
 想到这儿,我马上给江静雅编辑了一条短信,即将发出去的时候,我又觉得问的太过唐突,又迅速删除掉,再次重新编辑了一条信息,可还是觉得不稳妥。
 我就这么反反复复的写好信息又删掉,删掉再重新编,磨磨唧唧持续了足足半个多小时,最后还是啥也没发,将手机随手扔到了旁边,鹌鹑似的拿枕头蒙在自己脑袋上。
 “嗡嗡..”
 二分钟不到,我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看了眼是个陌生号码,我直接按下接听键:“你好,哪位?”
 “桀桀..我猜你现在一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吧。”电话里传来一道似曾相识的声音。
 我想了想后,不确定的发问:“唐缺?”
 对方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继续冷笑道:“呵呵,王朗啊王朗,你能捧会舔,算无遗策,是不是以为这次从莞城回来,就能够凭借王影那个贱婢顺理成章的进入我们青云国际?我告诉你,没可能!你连百分之一的机会的都没有,知道为什么吗?”
 “洗耳恭听。”我咽了口唾沫,按下录音功能。
 唐缺狂笑道:“我当牛做马的给老头子洗脸擦脚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山疙瘩里当小痞子,这么多年来,我清楚他的每一个细节,了解他的所有心思,我甚至可以轻轻松松模仿出他的笔迹,那帮高层都以为,我就是个仗着关系爬起来的垃圾,但谁都不知道,我私底下一直拉拢自己的关系,包括老头子也不知道,所以他总骂我肤浅、沉不住气。”
 我咬着嘴皮嘲讽:“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这词儿用你身上挺合适的。”
 “我告诉你,要不是你自作聪明,这次去莞城非把老爷子拽上,我也没这么好的机会上位。”唐缺洋洋得意的大笑:“老爷子前脚去莞城,我后脚就找到了郭海,因为他比我更盼着你死无葬身之地,我俩一拍即可,他帮我囚禁起来那帮傻逼高层的家属,我冒充老爷子的笔迹,给自己下了一张任命书,就等他发生意外,我立即上任。”
 我冷眼反问:“所以莽叔会发生交通意外,也是策划的喽?”
 唐缺癫狂的承认:“对呀,只不过那个二逼肇事司机油门踩的太轻了,我的本意是直接把老爷子撞成瘫痪或者植物人,然后我好好的给他养老送终,谁知道他竟然屁事没有,不过也没关系,他剩下的日子都将在医院里度过,因为他清楚,但凡他敢不配合,我就敢让他发生医疗事故。”
 我强忍着骂娘的冲动开口:“唐缺,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你想没想过自己口口声声喊了莽叔这么多年的干爸,他就算千错万错,养活你总没有错吧?”
 唐缺突然间暴怒的喝骂:“狗屁的养育之恩,当初认我当干儿子的时候,他明明说过,将来青云国际的一切都会由我继承,结果呢?就因为看到你和他闺女来往,就开始剥夺我的权利,我前年在珠海和人发生争执的时候,他是怎么处理的?让我给对方磕头赔罪,可你呢?他他妈的竟然连夜赶过去为你摇旗喊人,我要是不先下手,估计他下一步就得把你安排进公司,慢慢接替我。”
 我咽了口唾沫,诚心实意的开腔:“是你思想偏激了,我从来没想过进青云国际。”
 “你快去尼玛得吧,这话你也就能忽悠忽悠老头子,放着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不捡,你缺心眼?”唐缺阴测测的笑道:“我知道你肯定电话录音了,我也不怕你告诉任何人,你信不信,老爷子如果现在听到咱俩这段电话录音,能立马气到吐血?”
 我揪着眉头道:“唐缺,想整我的话,你大可以直接动手,别难为莽叔,OK不?”
 唐缺像是走火入魔一般,扯着嗓子尖锐的叫嚣:“别特么演了行不?你不就是怕老爷子挂了,自己搁羊城再没靠山了吗?我告诉你,不会的,我一定不会弄死老爷子,我要让他亲眼看到,他一砖一瓦打拼出来的青云国际改姓唐,还要让他忏悔中流出眼泪,承认自己瞎了眼,我唐缺确实比你王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