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宿主脑阔疼 > 第347章 人工智障的表现欲(上)
    张总的话语落下后,苏小木还没来得及开口,某总就连忙开口插话。

    “小木总,我非常同意张总的意见,实不相瞒,我们就是奔着这款软件来的,还请小木总不吝赐教。”

    “……”

    苏小木根本不懂这里面的那些个弯弯绕。

    也不知道为什么张总这些人要看,他就得拿出来。

    更不知道为什么包括苏荷跟万黛在内,都同意这一点。

    他又不打算拿出来卖。

    苏小木轻咳了两声,“其实我也讲不太明白,这样吧,有什么疑问你们直接问软件就行。”

    说完苏小木直接唤醒道:“实验管家。”

    机械音从这间房间里面响起:

    “老板,你好,请吩咐科学实验任务。”

    事实上,当苏小木对这款软件充分检测后,设定了部分区域的直接接管权限。

    比如家里的所有音频媒体接受单位。

    比如木数公司的部分特定区域。

    当然权限的位置一直在变更。

    当然苏小木也在尽快的去找机会深入了解生物信息学科方面的知识点,从一些特性出发,解决这些年一直被大家鼓吹过的声纹认证绑定。

    当然这对苏小木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时间线上根本是没法具体去衡量的。

    当然,这个权限区域自然会能够设定为木数一号实验室的这间办公室。

    “切换到问答模式。”苏小木说完做了个手势,意思不言而喻。

    机械音道,“好的老板,已切换到科学实验问答模式,请提问。”

    这里坐着的人每一个都是体验过前沿技术,甚至实验室技术的。

    对于目光所及之处并没有任何设备可见,他们并不意外。

    这一点上,连各大忙着做智能音箱的企业都能完成一个相对面积比较大的音频对话覆盖,没什么好稀奇的。

    但是,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一个简单的对话,就让很多人体会到了跟市面上所见到的智能不同的地方。

    语言会话逻辑是真的强到爆炸啊。

    张总是个不懂技术的人,但是他抢了第一个问题。

    “你是人工智能吗?”

    机械音回答,“老板,不是。”

    “你真的不是人工智能?”

    机械音还是那样莫得感情的回答,“老板,不是。”

    没有多一个字,也没有少一个字,完全就是个沙雕智障一样,没有半点额外的东西。

    “张总,我来问吧。”某总不甘示弱,连忙说道。

    这句额外的语音当然是被音频捕捉到了,但并没有任何额外的回复。

    换做是别的智障语音助手,包括Siri什么的,会在这个时候说一句——

    “啊呀我好像没有听懂你在说什么。”

    又或者会说一句:“张总可能是一个人名,我猜你可能要打电话给张总。”

    等等诸如此类的对话。

    当然还有不同的地方会议室里的众人都注意到了,之前张总跟实验管家对话的时候,并不需要在每次对话开始之前重复一遍对话逻辑的开启入口。

    某总还是用过智能语音助手的,下意识的认为在这个时候需要唤醒一下,所以道,“实验管家。”

    没有任何回音。

    也不会有回音。

    某总看向了苏小木,以期得到解释,苏小木笑着做了个手势,没有开口。

    那个手势的意思非常清晰。

    继续。

    “你是不是一款优秀的人工智能语音助手软件?你能同时处理多少事情?”

    机械音回答,“老板,我是实验管家。”

    “根据我现在被授权使用的运算资源,我能同时处理很多事情,需要举个例子进行说明吗?”

    某总:“……”

    换一个场合的话,某总当时就得跪下抠一排的666!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能把软件开发到这一步?

    不可思议!

    开头的无用问答过后,一些跟在大佬身边的博士、教授等等头衔的人开始有目的的探索这款软件的智能性。

    “我手里有三个苹果,分别给了小明,小红,那么1+1等于几。”

    这个问题对人类来说是很简单能够分辨的。

    但对于机器来说其实是一个混乱的逻辑问题,基本上回答会很南辕北辙了。

    至少不会注重最后的真实问题。

    一般的回答会是,“啊呀你的话让我有点慌,不小心走了神。”

    或者:“你可以跟我说一百的自然对数是多少。”

    或者会直接跳转出搜索,回答这里是相关的网页之类的。

    这其实是个很容易解决的问题,至少在苏小木看来有数十种方案能够应对这样类似的问题,让程序逻辑正常下去。

    具体到算法也有很多种框架……

    机械音回答:“等于2。”

    这个开口提问的博士当场就懵逼了,他有些怀疑,这真的只是个智能语音助手,而不是传说中科幻电影中的AI吗?

    太像了!

    但是博士并没有放弃这一类型问题的探索,接着问道。

    “一堆苹果分成小堆,如果每堆3个,最后剩2个;如果每堆4个,最后剩3个;如果每堆5个,最后剩4个,请问总共多少个苹果?那么2+2又等于几?”

    这是对语音助手一类的软件来说复杂到爆炸的问答。

    根本得不出什么有意义的答案。

    在程序的理解机制中,这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而且提问者在最后又加上了另外的问题。

    会议室里面的人都露出了期待的目光,希望实验管家能够给出更加完美的答案。

    机械回答:

    “总共有59个苹果,等于4,老板是否需要列出详细的算式以供参考?”

    当时会议室就炸了。

    “牛逼!!!”

    “这不是人工智能的话,我就直播吃桌子。”某个跟着过来长见识的博士小声说道。

    “简直是完美的AI引擎!”

    “我的天呐!”

    “我这辈子竟然有机会进到这样的东西?!”

    “简直是不可思议!”

    “……”

    这一堆嚷嚷并没有让实验管家产生任何的回答,但也没有关闭问答环节。

    这里面就是另外一个复杂的算法框架了。

    问答模式是比较复杂的一个框架来的。

    最后,这个博士推了推眼睛,那双眼睛露出了看穿一切的目光。

    问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是不是人工智能并且隐藏了自己人工智能的真相以通过图灵测试……”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