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宿主脑阔疼 > 第240章 大开眼界
    看着眼前的足足叠了20层的生日蛋糕,听着《生日快乐》的BGM。

    以及这完全陌生的环境,尚不知身在何处的苏小木看着满脸都是祝福意味的苏荷跟万黛。

    整个人都有点迷茫。

    什么啊,什么就生日快乐了?我自己生日我怎么不知道?

    “不是,你们俩这是背着我过了个十年寒窗苦读?怎么这操作我越来越跟不上节奏了还?”苏小木依旧处于茫然中。

    对于苏小木这样一个从山沟沟里长大的人来说,生日嘛,一年一次有什么好记住的。

    也不会因为生日就不吃饭,也不会去花力气糟蹋个蛋糕什么的。

    最重要的是,苏小木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

    再加上并不像普通的学生那样,喜欢跟同学们私下交流,生日并不为人知,在年少的时候最重要的生日这个日子里也没有收到一大堆的礼物。

    所以,对生日这个名词,苏小木脑阔里没有太大的概念。

    苏荷哼哼道,“你再跟我装,我就不给你饭吃,饿死你算了!”

    “不是……我……”苏小木一愣一愣的。

    万黛跟着嘻嘻笑说道,“小木,我可告诉你,你再抗拒,我们就从严啦!”

    “不是,我是真不知道你们想干嘛,我没生日啊,今天不是周一来的嘛?”苏小木都快急眼了,这俩怎么还玩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一套了。

    苏荷索性一句一句的问,“好,那我问你,今天几号?”

    “3月……19啊。”苏小木看了眼手机才敢确切的回答。

    “那你的生日是哪一天?”万黛抱着胸问道,一副‘小样你再跟我装’的表情。

    苏小木恍然大悟,连忙道,“哦,我知道了,我不过公历生日的,也不怎么过生日,你要不问我还真想不起来,生日是农历3月19。”

    苏荷:“……”

    万黛:“……”

    还有这种操作.JPG?

    “你们想想就知道了,中国人的大多数节日都是按农历计算的,别跟我说你们过公历生日?”苏小木耸了耸肩。

    苏荷咬了下嘴唇,道,“我们过两次生日,公历的会公开,农历的小圈子自己过。”

    万黛也是这样。

    苏小木明白了,“果然,有钱真好……”

    万黛轻轻的将头发甩开一些,打断了苏小木继续骚,“不管怎么说,今天这个生日,我们给你过定了,谁也拦不住!”

    一旁的苏荷用力的点了点头。

    苏小木:“o((⊙﹏⊙))o……”

    “行吧行吧,你们咋说咋是呗。”苏小木无奈的摊了摊手。

    看着眼前足足堆叠了二十层奶油的蛋糕,苏小木觉得多过个生日,似乎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苏荷跟万黛按照城里人的过法,一步一步的把苏小木推到了许愿的位置。

    今年是苏小木二十岁生日,所以蛋糕二十层,足一米多高,所以蜡烛也是二十根。

    “赶紧许愿!”苏荷兴奋的道。

    也不知道兴奋个什么劲,又不是她过生日。

    万黛也在一旁双手合拢很期待的看着苏小木。

    老实说,生活在城里的她们,并不是特别喜欢这种东东,无非是因为对象不一样而已。

    苏小木哦了声,不咸不淡的双手合十闭上眼睛,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后睁开,然后在苏荷跟万黛的帮助下吹灭了蜡烛。

    “许的什么愿?”蜡烛还在冒烟呢,苏荷跟万黛异口同声的迫不及待的问道。

    苏小木:“……”

    第一秒钟的时候,苏小木满脑阔的念头都是:许愿是什么?这个比我妈去庙里烧香那个显灵一点?许什么愿都行吗?会不会有阿拉丁神灯?

    第二秒钟的时候,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jio麻麻。

    俗话说,在一秒钟,有一百万种可能啊。

    苏小木在三秒钟的时间里,闪过了数百万种想法,最后的愿望是什么他也忘了。

    这是真话。

    他记得第一个是比较自私的愿望。

    “我,想,要实现真·财务自由。”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

    然后就是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比如:想要财务自由?门都没有,换一个换一个。

    总而言之就是这样那样的东西。

    “记不太清了,我许了太多愿望了。”苏小木如实回答。

    顿了顿,又说,“第一次过城里人的生日,没太有经验,电视现在也不教这种东西了。”

    苏荷:“……emmm、”

    万黛:“……emmmmmm、”

    她们还能说什么……

    “行吧行吧,就你这样成天脑子里面要么是代码要么是骚的人,也不奇怪。”苏荷一脸的哀莫大于心死。

    她甚至在想,咱家这个小东西是不是出厂的时候忘了些安装些必要的东西?

    但这么久以来,也没这个迹象啊,是不是没被点化?

    想着想着,就想多了。

    一旁的万黛就想法就更多了,一会一会儿想抓起苏小木就是一顿毒打,一会一会儿就想叫人家小木木呢。

    “吃饭去吧。”苏荷脸上笑嘻嘻,心里也没有MMP。

    万黛也跟说道,“今天中午的饭是我下厨的,惊喜不惊喜?”

    苏小木连忙点头,“太惊喜了,太感谢黛姐了。”

    虽然万黛的厨艺不怎么好,但怎么说也是一片心意。

    苏小木照例是跟在苏荷跟万黛的屁股蛋后面穿过‘蛋糕房’走到了另一间‘餐厅’。

    一进门苏小木都惊呆了。

    “这是满汉全席吗?”

    万黛点点头,笑嘻嘻的说道,“对呀对呀,我都跟你说了,饭是我下厨做的。”

    苏小木明白了这句话里面的含义,万黛只做了饭。

    苏荷笑着道,“稍等两分钟,我去给你下碗长寿面。”

    近一个小时后,终于用完了丰盛的午餐,用餐的间隙苏荷跟万黛还特地给苏小木切了块蛋糕尝尝咸淡。

    午饭后,苏荷跟万黛带着苏小木认清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这里是颐和高尔夫球场内。”

    “跟你说过的,我跟黛黛一块买的别墅……”

    顿了顿,苏荷补充道,“应该说,是我跟黛黛一块定制的别墅,是独立院子的联排别墅。”①

    “因为两栋联排别墅不太美观,所以一共建了7栋,我跟黛黛使用了其中的2栋,钱姐也在这里面要了一栋,不过没来住过……”

    “这里坐拥高尔夫果岭,有十数万平的山顶森林公园,有……”

    万黛插了句话,“光说没意思,我们一块去走走……”

    苏小木光听着就只想说一句:大开眼界!

    ①:我随便说的,这地儿是有,但……别的……

    ======

    破碗,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