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宿主脑阔疼 > 第26章 脸上的表情逐渐乖巧
    声音吵闹,突如其来,一点礼貌都不讲。

    苏小木就有点不高兴。

    差点打断了我的思路。

    生气,这个仇,我先记下来!

    苏小木连头都没抬,继续架构数据挖掘的算法,手指骚气匀速的敲击着键盘……

    不太有礼貌,声音吵闹还不敲门的,是一着蓝色条纹西服、戴黑灰边框眼镜,乍一看挺英伦商务的男人。

    男声继续语气亲密的说道,“荷荷,再着急也不能随便找个人,这年头年纪不大口气不小的江湖骗子可多。”

    皮鞋轻磕地面,声音继续。

    “瞧,我给你请来了业内顶尖工程师,杨余先生。”

    悦耳的键击声,在这一刻的风韵盖过了有些吵闹的男中高音。

    那边厢的苏小木内心暗道了声,妙啊。

    这可能是送捧哏来的。

    苏小木并不知道这位杨余先生的头衔,他只是对【数据仓库与数据挖掘基础原理】的信心很高,

    别说是业内顶尖工程师,哪怕是提出数据仓库概念的教授、专家。

    他也完全不怂。

    他已经通过64K demo全球第五,深刻的认识到了被系统定义为基础原理的东西,内容的宽广度。

    哪怕是业内的关键意见领袖、话事人,

    也、

    也不会怂。

    不过孔夫子都说了,要从心!

    苏小木觉得自己是个尊老爱幼的人,所以……是吧?

    苏荷面露没有笑意的笑容。

    “怎敢劳烦徐总,我们荷钱已经请到了工程师,答应只需要三天时间就能搞定。”

    转眼就把苏小木给卖得一干二净,明明苏小木说一两天搞不好,现在直接来个三天!

    苏小木有心说一句MMP,但觉得场合不对,只好在内心小声哔哔。

    大。。。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荷荷……”

    “徐总,我叫苏荷。”苏荷不轻不重的打断了西装男的殷勤。

    西装男很知进退,无奈的摇了摇头,换了个称呼,一丝不苟的说道。

    “苏总,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大言不惭,这无可厚非,耽误了荷钱的生意就不太好。

    来的路上我已经跟杨先生大概说了说荷钱的情况,杨先生是业内的关键意见领袖,多次在数据、大数据峰会上发表独到意见……

    方便的话,给杨先生介绍一下?”

    跟在西装男身后进来安静而立的杨余主动打了声招呼,“苏总好,我是杨余。”

    “杨先生好,谢谢你看得起荷钱,但,我们找了数据挖掘算法工程师,一事不好劳烦二主。”苏荷礼貌道。

    西装男适时接过话头,“有备无患嘛,刚才我们都听到这位、先生准备现弄数据挖掘算法,这算法也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

    “我们都知道……balabala。”

    苏荷就这么安静的看着他巴啦啦说一堆,深究起来前后逻辑不通、怎么都说不明白的东西。

    “不如,让杨先生了解情况后,帮你试试。”

    终于,西装男做了个总结。

    “杨先生,你的意思呢?”

    杨余推了推鼻梁上的高度近视眼镜,文质彬彬的。

    “我觉得,这位先生可能不太了解算法,也不太了解数据,所以,不妨让我参看一二?”

    语气很平静,话语却是一点都不客气,不愧是能上大数据峰会直抒己见的顶尖工程师,言语间指点的意思明确。

    苏小木恰好敲完个回车,停下了双手。

    他觉得这话听得很耳熟,好像也有人这么跟他说过。

    苏荷的办公桌位置摆放很考究,阳光倾斜,苏小木偏过头来,耀眼得一塌糊涂。

    西装男不争气的滚动了下喉结,心中的想法更多了。

    谁让他,长相普通。

    杨余先生就不太一样了,他在怀疑人生,年轻的工程师团队怎么可能有这么帅气的,不都是四斋蒸鹅心的吗?

    他还算是讲究锻炼的人,西装衬衫下的肚子就已经有些藏不住了。

    苏小木嘴角扬起,“刚好,才完成的算法架构,请指教。”

    苏荷微微有些侧目,这是跟平日里完全不同的苏小木。

    嘴角的笑容,交叉着的双手依旧骚气,但,却给了她完全不同的感觉。

    好像,小流氓认真了?

    苏荷略作犹豫,“一会我还有些事务需要处理,既然杨先生有意帮忙,不如换个方便的地方?”

    心里小声哔哔,在自己办公室凑来凑去算怎么回事?

    苏小木能用自己的电脑和键盘,不代表别人也可以摸来摸去。

    摸脏换新要钱的!

    西装男和杨余同意了这个提议,苏小木同样没有意见。

    因为是工作日的缘故,苏荷只简单吩咐几句,很快有人在会议室准备好了联机电脑等一应事务。

    苏荷趁这时间,找了前台讲了几句。

    怎么什么人都直接到我办公室,算怎么回事?

    谁?

    谁还不一样?!

    前台小妹鸡啄米一样的点头,应是是是。

    …………

    …………

    “感谢徐总和杨先生,快十一了还跑一趟,小家小业,照顾不周。”

    这点小场面,苏荷很轻松的驾驭。

    苏小木也看到了工作中不太一样的苏荷,干练、精明。

    西装男终于主动跟苏小木打了个招呼,“苏先生是吧,未敢请教高就?”

    苏小木腼腆一笑,“华南理工大二学生。”

    轻松写意。

    接着说道,“杨先生,因为时间仓促,只来得及做好了数据挖掘算法的简单架构,请指教。”

    打断了西装男所有接下来的话语。

    会议室正前方投影出苏小木打开的架构方案。

    “这是我简单重构的算法框架,传统的数据挖掘算法越来越不适用于现在种类繁多、响应速度要求高、关联性要求强的场景。

    考虑到这些,这份算法框架有别于以往的数据挖掘,借鉴应用了部分大数据场景下的模型,当然……”

    刚开始因为苏小木是大二学生差点拂袖而去的杨余,随着框架逐步展现,随着苏小木的话语,脸色越来越凝重。

    继而,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对对对,是是是,是这样的!”

    苏小木继续说道,“传统的数据挖掘算法很难完成流数据计算、数据关联算法分析,

    在数据量级不够大的情况下,重新开发相关应用,显然不太符合成本管控的。

    为了让数据产生更大的价值,加入关联算法、流数据的计算上……”

    杨余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脸上的表情逐渐乖巧。

    “咦,还有这种操作,我怎么就没想到,妙啊……”

    ======

    破碗。

    求新一周的推荐票。小扑街在桥洞下瑟瑟发动的打出了拱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