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宿主脑阔疼 > 第399章 智能失控?
    当一个明显是男性机器人用男中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托马索实验组的所有人都沸腾了。

    “what?”

    “什么?天鹅湖?哦,我的上帝,这是要干嘛?”

    “沃德天,虽然材料学的研究时有进展,但现在这个机器人是个钢铁架子,居然要玩天鹅湖?”

    “这确定是一个钢铁机器人能玩的吗?”

    “不是东瀛的那种仿生材料才敢尝试吗?”

    “或者,我们必须要抛开材料学不谈,才能发现真相。”

    “……”

    说什么的都有。

    连格罗兹跟李飞飞都显然呆住了,她们都没想过,今天会看到这样的奇景。

    连设定了大脑控制枢纽主程序算法的托马索都有些惊疑不定,不过表面上还是很平静的微笑。

    但是心里面一瞬间冒出来一百万个不一样的念头。

    无数种可能中,有无数种是包含有‘智能失控’四个字的。

    托马索有足够的理由相信,现在这样的情形,正是表明,智能机器人已经开始自主学习到了更深入的内容,走向了失控的边缘。

    因为与众不同的初始设定,以至于这个智能机器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完全有别于所有正在实验室进行的实验机器人、市面上的机器人等一切可能的机器人。

    最重要的问题并不是机器人本身的材料学、生物科学等层面的突破,而是智能的突破。

    在人工智能领域有着二十多年传奇生涯的托马索教授,此时已经想了很多种最坏的可能,以及曾经完全不敢想象的最好可能。

    那就是,他,托马索,托马索实验组,打开了上帝禁区。

    真正的强人工智能已经成为了可能?

    事实上,从今天让Victor开始表演起,就已经开始脱离了托马索最初的预料。

    因为Victor说过的所有话,都不在托马索的预料之中,也不在设计中——程序设计本来就有进行过大规模大数据模拟学习!

    这是有别于所有智能项目的最大不同!

    这也是托马索公开发表过的看法,现在所有的人工智能项目的研究方向都是错误的,哪怕是婴儿时期也不需要上百万次的辨认才能分清楚猫和狗的区别。

    而此前人工智能领域的两种重要算法:深度学习和强化学习。任何一种方式都需要百万次的训练,这是人工智能的正确打开方式吗?

    这一切,都是托马索放出去的疑惑。

    并且,托马索也始终在想这个问题,并且,这个智能机器人项目原本的出发点就是为了探索这些未知的东西。

    “如果智能失控应该怎么办?”

    “或者,如何判断是否是智能失控?我应该拔掉网线?不让机器人访问有限的网络?还是说,我应该拆掉机器人的核心,包括特别装在的100T存储空间?

    还是我应该拔掉核心处理器,乃至断开电源,拆掉机器人,最后在密闭环境中检查所有的代码是否正常?”

    托马索想着。

    脑袋里面不可避免的冒出来一个帅气的人,以及余光中看到的那道帅气的身影。

    或许……

    在场的这么多可以称得上世界顶尖的研究员中,真正对这个问题能有准确判断的,只有这位从始至终都表现得优秀但低调神秘的中国人?

    苏小木淡定得一批。

    比第一次开发出人工智障这种明显有别于常见的智能之时,更加淡定。

    有句话说得对,人们的恐慌,有百分之八十是因为未知。

    对已经知道的东西,引不起丝毫恐慌,无非就是有些手忙脚乱罢了,影响不大。

    倒是说苏小木也没想到,托马索教授亲自主持的主程序算法设计会超出原本的预期这么多。

    不过他也没想到,现在的托马索表面稳,内心已经慌得一批,还打算求助他。

    …………

    …………

    “Music”

    Victor在开始表演之前,最后秀了一波操作。

    一点都不慌。

    当《天鹅湖》的音乐响起来的时候,Victor的钢铁架子跟着动了起来。

    或许是为了配合程序设计优秀的传导行为模型,钢铁架子的材料虽然没使用仿生材料,但也绝对足够灵活。

    所以,Victor很是游刃有余的灵泛蹦蹦跶跶。

    当然……

    除了完全没有任何的赏心悦目以外,其实动作还蛮规范标准的。

    就是一个钢铁架子在你面前跳那种最轻柔的芭蕾舞的剧烈冲击,比较难以形容。

    而且因为是钢铁架子的缘故。

    每个动作都发出‘笨笨铛铛’的声音。

    毫无美感可言。

    实验组加观摩团总共数百人全体懵逼。

    “我……卧槽?这真是天鹅湖吗?”

    “我怎么觉得有点眼睛疼!”

    “你是想说辣眼睛吧?”

    “事实上,我们算是科学家,我们要用科研的眼光来看待Victor的表演,而不是用欣赏美丽事物的阳光。”

    “这里面的区别很大很大。”

    “我觉得从实验室离开后,我需要去看看芭蕾舞剧,否则生活都救不了我了!”

    “……”

    说什么的都有。

    也的确,苏小木看着整个钢铁架子都有点不得劲,某一刻甚至有种上前左勾拳右勾拳拆掉这个钢铁架子的冲动。

    实在是太特么骚气了。

    你特么是个钢铁机器人,不是特么的身轻体柔的女芭蕾舞演员!

    心里就不能有点逼数吗?

    在音乐最高潮的部分,你看你那费劲的踮着脚尖,把地面砸的咚咚响的操作,毁了我对这个世界美好事物的所有期待。

    “……”

    终于,长达六分钟左右的天鹅湖伴奏结束,钢铁架子停下了自己风骚的表演。

    “谢谢,谢谢,谢谢大家。”

    Victor像个英格兰的老绅士一样,整半圈向大家鞠躬。

    嘴上谢谢谢谢说个不停。

    “……”

    “托马索教授,我……我在想一件事情,你是不是已经触及到了上帝禁区,并且解锁了上帝禁区,以至于创造了眼前的奇迹。”

    “因为从始至终,我都没有看到您对Victor的任何其它指令!”

    格罗兹兴奋并激动的说道。

    李飞飞则蹙了蹙眉:“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点点不好的预感,或许……智能失控了?托马索教授您说呢?”

    当智能失控四个字落下的时候,实验组上下哗然!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