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一藏轮回 > 第0239章 女赌客!千手病仙钟不负
    七日后。

    忘都城城门大开。忘都长老会以那大长老诸葛洪为首带着苏墨,以及付万青、窦天禄等一起赶往三都中心的矿藏。

    众人御风,还有不少随从。浩浩荡荡,如同众仙临世。

    这七日里,苏墨则一直呆在聚金客栈,潜心准备。

    不到两万里的路程,以这些化魂、元婴大能的本事,即使不用动大术,便是普通的御风,亦不过半个时辰不到,便到了那矿藏地。

    遥遥望去,那是一片空旷山谷,但是烟气缭绕,淡淡紫芒。

    苏墨双目微眯,一眼便看出此地下蕴含宝藏。那果然是一个不俗之地。此时,山谷内已经由三城的修士,联合驻守。

    只待达成协议,便进行开采。这一处矿藏,据说足够三城消耗四五千年。可谓,颇为丰富。

    苏墨等人到时,梦都的人已经在了。

    诸葛洪等人过去和梦都城的诸位长老寒暄几句。苏墨只是在后面看着,因为他属于秘密武器,当然不便上前。

    那梦都城的大长老,乃是一位中年的锦衣修士。境界也是化魂大圆满,其一身气度,倒是不俗。

    南域三都,其实彼此间的关系,还算不错。否则,也不会以这样一种不伤和气的方式,解决争议。

    忘都城、梦都城相识的修士也彼此打过招呼。

    不过半刻钟,西南方向亦飞来近百修士,那是鬼都城的人。但是,鬼都修士御风术与忘都、梦都的修士的御风之法都不太一样。

    因为,他们的脚下似乎都有层淡淡的黑气。只不过,那层黑气很淡很淡。如果不留心,几乎不能发现。

    苏墨也没有放在心上。

    毕竟,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秘法,不足为奇。

    “哈哈哈!”那鬼城为首的乃是一个年老修士。但是,其一身黑袍,身材高大,络腮胡子,样子颇为张狂。

    其人未落,笑声先闻。

    “诸葛道友、岳道友,久等了。我老鬼来迟了!恕罪,恕罪!”说话间,那鬼城的修士已落在地上。

    “老鬼道友,别来无恙!”诸葛洪含笑拱手。

    “老鬼道兄,多日不见!”梦都大长老岳之清亦抱拳施礼。

    “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别来无恙,哈哈哈!”老鬼大笑,样子很是热情豪爽。

    苏墨心中却是冷笑,因为这种外在看着豪爽的人,才往往是奸诈之辈。反而,那些面色冰冷,观之不亲者,常常心存善良。

    那老鬼给苏墨的第一印象,便颇不佳。

    三都之人,略作寒暄。

    而正在这时,不远处又飞来三人。

    原来,之前为了公平公证,三都联合请来在乱神南域颇有威望的青浮山的三位大修士做个见证。

    那三位大修士,分别贺云长、贺云霄、贺云生。他们乃是亲兄弟,亦都是化魂大圆满。平日里,青浮山与三都都有往来,关系不错。

    所以,这三位才被请来做个见证。

    三人一到,自然又是一番寒暄。

    此时,各方均已到齐。

    贺云长看了看三都的大长老,笑了笑道:“时间不早了,我看咱们就开始赌斗吧!首先还是先请诸位长老让自己的赌客亮亮相吧!”

    三都大长老都点头。

    那诸葛洪冲苏墨微微点头示意。

    苏墨一笑,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场中。然后,苏墨冲在场所有人,微微一拱手:“在下苏墨,今日为忘都城一争输赢!”

    苏墨?

    梦都和鬼都的人都看着苏墨微微一皱眉。

    元婴中期的修士,在乱神南域一抓一把。忘都城莫不是没人了,怎么派一个元婴中期的修士来参加赌局?

    若要派元婴,也该首推聚金客栈的窦天禄。

    这样的一个元婴中期,岂能得胜?

    不过,这苏墨看上去面生,难道是忘都请来的高人,真有些本事不成?梦都、鬼都的人,各有心思。

    但是,总体上对于忘都城派了一个元婴中期来赌,多少都有些不屑。

    而再看梦都城的队伍中,走出了一个老修士。其头发花白,留着山羊胡,身子都微微有些佝偻,其人干瘦如柴。

    “咳咳咳!咳咳——”那老修士居然还不住地咳嗽着,便似一个病痨。

    可是,那老病痨一现身,忘都与鬼都的人都是脸色一变。

    “千手病仙,钟不负!”窦天禄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千手病仙那是赌中之仙,其赌技威震南域。

    据说,其原名不是“不负”,但是其在赌场纵横数千年,以赌悟道,晋升境界,所以才改名不负。

    钟不负,寓意终其一生,不负一局。

    钟不负,乃是化魂后期的大修士,并不是梦都人。

    但是,他既然能为梦都一赌,想必梦都不仅出了极大的价钱,还需要极大的情面,否则绝对请不动这位赌坛的仙者。

    忘都城也曾想过请他,但是实在是没有门路。

    钟不负?

    此时,不仅忘都一方震惊,便是鬼都一方也是脸色微变。因为,他们也怕万一赌局上梦都胜了,会提出占据五成的矿藏方案

    而从对方请来钟不负来看,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

    “哈哈!老病鬼,你怎么也来凑热闹?听我的,赶快回去得了。”鬼都的老鬼大笑道,“那岳之清给你多少好处,我老鬼出双份,你马上就走。你在这里,还赌什么?莫说小小三都,便是整个乱神南域,谁赌得过你呀?”

    老鬼的话半真半假,看似豪爽,实则挤兑钟不负。

    “嘿嘿!咳咳咳——”钟不负翻着眼睛看了看老鬼,“死老鬼,我这病老头子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啥也别说!你要是瞧得起我,不早点找我?我倒是愿意为你鬼都赌一赌。可惜了!”

    “嘿嘿,一会无论输赢,我还得去鬼都转转,然后向你这老鬼头讨杯好酒喝!”钟不负的言语上也不吃亏。

    “哈哈哈——”大家都跟着陪笑。

    但是,梦都的千手病仙钟不负一出现,便让场上的气氛不一样了。

    因为,那可是赌中之仙。

    那是一种震慑!

    “好说!到时候,灌死你这病痨子!哈哈——”老鬼道。

    同时,老鬼手一挥,从他身后悄悄地走出一个修士。

    那修士身穿紫衣,外披着紫色的披风,头上戴着紫色的风帽。整个人捂个严严实实,根本看不清面容。

    但是,看起身形,那竟然是一个女修。

    女修!女赌客!

    所有在场的人,又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