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一藏轮回 > 第0208章 元一!不老寺的禁忌
    杀我子弟,抢我传承?

    苏墨与关熊同时循声望去,在场的其它修士亦转头观瞧。不老寺第三重院落,大门缓缓打开。

    只见,一个身穿白袍的长眉老僧缓步而出。

    那老僧身子不高,枯干瘦小,还微微有些佝偻,但是其白眉垂挂眼角,僧袍如雪,甚至散着淡淡的白光。

    那一身气度,超绝凡尘。

    不老寺的其他僧人与之相比,瞬间黯然失色。那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与境界!

    化魂大圆满!

    苏墨、关熊都看出了那白衣老僧的修为。

    而白袍老僧一出现,化魂威压直接散开。方才被定在虚空中的几个黄袍僧人便直接落在地上。

    “阿弥陀佛!拜见祖师。”

    此时,所有不老寺的和尚,全都躬身施礼,齐声拜见。

    再看,那白袍老僧看了一眼虚空中的那团白光,不由双眉微微一皱。随即,其单手一抬,掌心显出一道几乎同样的白光。

    白光共鸣,似欲收取一净大师留下的白光。

    可是,就在这时,那香车之中猛然射出一道青芒,直奔白袍老僧的白光而去。

    轰——咔——

    青芒白光猛地相撞。

    那一下卷起层层气浪,所幸有神劫结界保护才没有完全扩散。可是,那一下让这个结界内的各种血气为之一散。

    只不过,一净大师的那团白光还悬在虚空,谁也没有取走。

    “阿弥陀佛——”

    那白袍老僧脸色骤然一变,然后直接转身对着那香车道:“令狐宫主,意欲何为?莫不是,你们极乐宫今日不想下万荒寺,从此在白骨大陆除名吗?”

    不得不说,这白袍老僧的话极为霸气。

    虽然身在佛门,但是那白袍老和尚的身上,似乎少了一分一僧大师等僧众都有的那种佛门的所谓慈悲。

    修士气息,在其身上更浓。

    “元初大师?”极乐宫主终于再次开口说话。

    “正是!”白袍和尚冷冷道。

    “不老寺传承第一人?”极乐宫主道。

    “没错!”元初大师应道。

    元初大师?不老寺传承第一人?苏墨听了这些话不由看了看关熊。

    “不老寺第一人,竟然只是化魂大圆满?他隐匿了境界吗?”苏墨传音于关熊。

    而此时,关熊也皱着眉头。

    因为,按理来说,不老寺身为白骨三大圣地,绝对应该有神劫修士。一个化魂大圆满,怎么可能是传承第一人?

    “那老和尚没有隐匿境界,他就是一个化魂大圆满?”关熊道。

    “呵呵!”苏墨冷笑,“死胖子,你可看好了。别人家又是一个白来!”

    “呃?”关熊一阵尴尬。

    当年,他的确是没有看出风兮的境界。那是因为风兮乃是一个有魂者,法术特殊。而关熊真的是看走眼了。

    “这一次不会。”关熊笃定道,“那老和尚就是化魂大圆满,绝对错不了!”

    苏墨点了点头。

    “但是——”关熊犹豫了一下。

    “但是什么?”苏墨问。

    “我还是感觉不老寺内,必有神劫!”关熊向那第三重院落的大门望了望,“这不老寺真的有些奇怪。”

    苏墨点了点头,没有再问。

    “咯咯咯!呵呵!”而此时,香车内那令狐何欢娇声冷笑,“元初大师,好一个不老寺传承第一人!”

    在场所有人,都感觉令狐何欢的话有点异样。

    果然,令狐何欢话锋一转,语气却是不变。

    “那令狐何欢见过元初大师!呵呵!”

    令狐何欢口说见过,但是香车的帘幕不动,甚至把那只玉足也收了回去。那一句见过,哪里有丝毫的敬意?

    此时,天色渐晚,残阳西落。万荒寺前院的法会早已结束。而那香辇飞车似乎也黯淡了一分。

    “令狐宫主,不必客气!”元初大师依旧声音微冷。

    “咯咯咯——”令狐何欢居然又笑了,然后声音骤然一沉,“元初大师,你这不老寺传承第一人,可否帮我引荐一个人?”

    “堂堂极乐宫主,还有何人需要老衲引荐?”元初大师看着极乐宫主的香车,双目微微一眯。

    “呵呵!”令狐何欢冷笑不已。

    “我想见的人,法号元一!”最后四个字,令狐何欢几乎是一字一顿。

    法号元一!

    那四个字一出,不老寺内的所有和尚,都是脸色骤然一变。因为,那是不老寺的一个禁忌。

    元一!

    元初大师的眼中瞬间闪过一道冷光。那道冷光里竟然蕴含无尽的杀机。

    “阿弥陀佛——”

    元初大师再次高诵佛号。

    而整个不老寺的后院,似乎正在开始蒙上一层淡淡的灰气。而且,不老寺第二重院落里的和尚似乎比方才多了一些。

    三百元婴,貌似正在汇集。

    “老衲不知道,令狐宫主在说什么。”元初大师道。

    可是,这一个否认着实无力。

    因为,别说苏墨、关熊,便是其它的白骨修士方才也感觉到“元一”这两个字一出,整个不老寺和尚的变化。

    “元一是谁?”苏墨问关熊。

    “不知道!”关熊摇了摇头。

    别说元一,这个元初和尚他也是第一次见。

    “呵呵!出家人,不是不打诳语吗?”极乐宫主冷笑道,“元初大师,你竟然连自己的孪生兄弟,都不记得吗?也好。我看马上就日落,咱们就请元一大师出来坐坐,如何?”

    “妖女,你是何人?”元初大师白袍鼓荡,长眉微扬。

    “我叫令狐何欢。白骨大陆有言——求令狐者,求合欢!得令狐者,复求何欢!?”令狐何欢娇声媚笑,“元初大师,若是有情趣。妾身愿意伺候大师一夜,让大师尽知合欢之乐,然后懂复求何欢之苦?”

    “咯咯咯——呵呵呵——”

    令狐何欢淫词浪语。可是,里面却充满了无尽的嘲讽。

    咚咚咚——咚咚——

    而就在这个时候,万荒寺前院的钟声骤然响起。

    暮鼓已响,夜幕即将降临。

    那神秘而恐怖的黑夜,即将笼罩整个万荒寺。苏墨、关熊都在令狐何欢的言辞当中,捕捉到了信息。

    孪生兄弟?夜色降临!

    嘶——

    咚咚咚——咚咚——

    第一通鼓,急声而落。

    那白袍元初脸色骤变,猛一飞身,化魂之力散开,直奔极乐香车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