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一藏轮回 > 第0126章 风轮书生,名不虚传!
    难道,你们真的欺我风轮无人吗?

    风轮二师兄杜书生的话,竟然在整个天轮山上回荡不息。此时,稳坐在天轮山洞府内的天轮首座阳天笑,仍在独自对弈。

    一个人下棋,对于阳天笑来说,似乎很有意思。

    杜书生的话,也清晰地传入了他的耳鼓。天轮首座虽然未出洞府,但是天轮山的一切,他都清清楚楚。

    “哦?”阳天笑一听杜书生的话,不由微微一笑,手拈一枚黑子,自言自语道,“结丹道韵!这风轮老二,看来已经结丹很久了。”

    阳天笑只说了这一句,便又安然下棋。

    那棋局依旧焦灼,杀机四起。

    结丹道韵!

    此时,站在四个方位的天轮四大长老,也自然听出了杜书生的法门。

    这是一种示威!

    在这之前,整个五轮宗能以筑基之身,施展结丹道韵的只有慕惊鸿一人。没想到,风轮山的二师兄,竟然也能。

    “风轮一脉,果然个个霸气!”杜长老语带讥讽,“那苏墨在天轮山上,残杀同门,乃是五轮大罪。我等欲捉拿其归罪伏法!可是,你们风轮一脉,竟然誓死包庇。莫不是,你们风轮一脉视五轮宗门规于不顾吗?”

    “五轮宗门规?”杜书生看着那杜长老冷笑,“亏您杜长老还好意思说起五轮门规?我小师弟杀了一个筑基不假。可是,事出有因。咱们倒要看看,谁先触犯了门规?”

    杜书生用手中纸扇点指那灰衣长老。

    “秦长老,请问你因何拦住我两位师弟去路?”

    杜书生身为筑基,竟然敢用纸扇点指结丹长老,这已经是大不敬。可是,这风轮二师兄很明显就是要做这个姿态。

    天轮的结丹修士,杜书生虽然接触不多,但是全都认识。那秦长老在天轮山上属于末流的结丹。

    那灰衣秦长老冷声道:“风轮弟子扬言要杀我天轮弟子,我才出手教训一下他。”

    “呵呵!”杜书生收回纸扇,拍打手心,“好一个扬言杀你天轮弟子?秦长老,你在五轮多年,难道不知道我风轮一脉有傻子吗?”

    杜书生环顾四周,高声道:“我风轮一脉,弟子凋零。整个五轮宗,谁人不知?我八师兄,当年练功伤了脑子,乃是五轮宗公认的呆傻之人。”

    杜书生所说倒是不假。韩天是傻子,五轮宗的人都知道。

    “所以,我八师弟痴痴呆呆,口无遮拦。一切,情有可原。他说要杀天轮弟子,想必不过一时犯浑,说说罢了。我且问你,他可曾动手?”

    杜书生目视那灰衣秦长老。

    “这?”那灰衣秦长老无言以对。因为,韩天的确没动手,而秦长老乃是奉首座之命拦截韩天、苏墨。

    可是,这个时候他当然不能说是阳天笑的命令。

    杜书生淡淡一笑。

    这一切,都在他的推算之中。方才的一切,他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是也料定一个七七八八。

    甚至,他料定一切都是阳天笑的安排。

    “秦长老怎么不说话?”杜书生步步紧逼,“我五轮宗门规,除了不能残杀同门之外,你们别忘了还有一条——不能恃强凌弱,欺负弱小。”

    五轮门规里的确有这一条。

    只不过,这一条只能算充充门面,以示公平正义。但是,修真界内,弱肉强食,才是至理。

    可是,此时杜书生抛出这一条门规,谁也不能说不对。

    “我两个师弟,一个筑基后期而已,一个炼气九重大圆满罢了。一个是呆傻之辈,一个入门不足两年。这样的两个人,也值得天轮一脉出动结丹长老镇压截杀吗?”杜书生声色俱厉。

    “一派胡言,什么叫镇压截杀?老夫我不过见你风轮一脉,无法无天,疏于管教。这才好心出手教导,免得风轮日渐凋零,最后无人。”灰衣秦长老嘴角一扯,“莫不是,老夫以结丹长老的身份,还不能教导后辈吗?”

    秦长老的这几句话,倒是占理。

    因为,便是杜书生,他的境界也低秦长老一个境界。按照辈分,他也该叫那秦长老一声师叔。

    “教导?呵呵!”杜书生冷笑不已,“天轮山果然厉害。原来,你们教导弟子,都是以死相搏,召唤灵兽的吗?更有甚者——”

    杜书生用纸扇重重地一拍掌心。

    “更有甚者,竟然动用血轮秘法,强行提升修为,欲置我小师弟于死地。血类法术,便是对上死敌,也不会轻用。对待同门,用血类法术,在我看来死有余辜。若不是,我小师弟有祖师赐下的元婴级法宝护身,今日恐怕死的就是我小师弟了。”

    “你怎么知道方才的一切?”杜长老插话道,“莫不是,你早就来了?迟迟不现身!”

    “哦?哈——”杜书生一听不由干笑两声,他正等着这句话。

    “杜长老,我怎么知道的,自然是我小师弟早已传讯于我。我要是早就来了,岂能让你们伤我两位师弟?至于,说到早就来了,迟迟不现身。我倒要问问几位长老。”

    “这里乃是天轮山,诸位都是结丹级的大修士。跺一跺脚,整个五轮宗都要颤一颤。可是,我小师弟怎么就能在你们的眼皮底下,杀了一个筑基?”

    “莫不是,你们欲加之罪,然后故意陷害我风轮一脉。一个炼气竟然杀了动用血轮术的筑基,真是匪夷所思!可惜,那筑基修士死得不明不白。”

    杜书生冷笑。

    哗——

    杜书生此言一出,整个天轮上一片哗然。

    因为,杜书生的话极有煽动性。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五轮宗内部一盘散沙,很多事又扑朔迷离。

    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尤其是方才有几个想要阻止钟无坤的弟子,更是心头一震。因为,之前他们的确被一股莫名的力量锁住了,否则他们真想拦住钟无坤。

    那力量,莫不是自己一脉的长老。

    更何况,苏墨刚杀了钟无坤,这些长老就出现了。其实,杜书生说得对,如果这些结丹长老想在苏墨手下救下钟无坤,应该说易如反掌。

    可是,钟无坤偏偏死了,死得突然,甚至有些突兀。

    此时,天轮山洞府内,阳天笑把一切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嘴角一弯:“风轮书生,名不虚传!”

    可是,他随即脸色一冷,轻声道:“杀!”

    然后,他手中的一枚子落下,棋局的一方被围困住了一大片。

    那貌似一个死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