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一藏轮回 > 第0115章 七师姐的话,是仙谕吗?
    “慕师姐!”苏墨看见慕惊鸿躬身施礼,心情复杂。慕惊鸿给他的感觉,总是似近似远,飘忽不定。

    “慕师姐!”韩天也跟着一躬身。

    这一次,韩天也知道慕惊鸿了。因为,他是陪着苏墨来拜见慕惊鸿,所以态度和那一晚完全不同。

    “不必多礼!我已经恭候多时了。”慕惊鸿的声音不冷不热,“苏墨,你竟然这么快就出关了。你的七师姐不是说,你要筑基出关吗?”

    此时慕惊鸿神识一扫,便已经知道苏墨的修为乃是炼气九重大圆满,根本没有筑基。但是,她的语气之中,却是刻意提起七师姐。

    女人的心思,很是奇妙。

    “呃?”苏墨神色有些不自然,但是并没有多想什么七师姐。

    如果说筑基失败了,苏墨最不愿意面对的人,还真不是风轮一脉的诸位师兄师姐,而恰恰就是眼前的慕惊鸿。

    这个在寂死谷外,把自己带上五轮宗的女人,对于他来说有特别的意义。

    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苏墨,最不愿意在慕惊鸿面前以一个失败者的模样出现。潜意识里,他一直想成为慕惊鸿的骄傲。

    但是,这一次,他又必须来面对慕惊鸿。

    “慕师姐,我冲击筑基境失败,而且是两次筑基失败。”苏墨的语气低缓,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所以,我特意来这里,看看慕师姐可有什么指点。”

    “筑基失败!两次失败?”慕惊鸿听了苏墨的话,脸上波澜不惊,完全没有风轮一脉的震惊。

    她的眼底深处,甚至掠过一抹戏谑的笑意。只不过,那目光一闪即逝。因为,苏墨不能筑基,在她的猜想之中。

    只是,她之前不敢确定。

    但是,两月多一点,苏墨竟然就能冲击筑基境界。纵使,她知道苏墨不一般,但还是有些让她吃惊。

    “你还有一次机会!”慕惊鸿看着苏墨。这一句,听着像是安慰。但是,也给人一种苏墨没筑基成功,对于她来说无所谓的感觉。

    因为,那是一句废话。谁不知道,修士有三次筑基的机会?貌似,慕惊鸿并没有把苏墨筑基的事放在心上。

    “苏墨,你的袍子不错!”慕惊鸿打量了一下苏墨,竟然说了这样一句。

    “呃?七师姐给我做的。”苏墨很随意地说了一句。同时,心里也不由暗叫,什么时候了,还看我的袍子。

    我没有筑基,两次失败,你没听见吗?

    可是,慕惊鸿就没再提苏墨筑不筑基的事,但是脸色似乎更冷了几分,竟然没再说话。

    “呃?对!筑基,还有一次机会。”苏墨有些尴尬,自己好像也感觉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因为,慕惊鸿的表现有些奇怪,貌似丝毫没有指点自己的意思。

    所以,他只能自己找话说。

    可是,慕惊鸿还是没说话。

    旋即,苏墨想到自己乃是七师姐让来的,说是慕师姐找自己有事,便道:“七师姐说,让我出关后来天轮山找慕师姐。不知,慕师姐有何事?”

    又是七师姐?

    慕惊鸿眼中更是不悦。

    “苏墨,你七师姐的话是仙谕吗?她不让你来,你就不来了?”

    “呃?”苏墨不由一咧嘴。这个女人,今天吃错药了吗?怎么不讲理?不是你让我七师姐转告的吗?

    什么叫七师姐的话是仙谕?七师姐不说,我哪里知道你找我?

    不过,苏墨还是聪明的。因为,他知道不要和女人讲理。同时,他也听出来慕惊鸿话里的几分别的意味。

    “回慕师姐,七师姐只是转告!慕师姐的话才是真的仙谕。这不我一听说马上就来了。一点没敢耽搁。”苏墨真诚地道。

    “哼!”慕惊鸿冷哼一声。

    但是,那冷哼里怎么听似乎都没有了刚才的火气。苏墨的马屁,拍对了。

    “女人呀!果然,都是喜欢听好话。”苏墨心中腹诽,“如果有什么问题,在女人面前是说好话解决不了的,那就继续甜言蜜语。”

    只不过,苏墨错了,甜言蜜语也得分谁说。若是,五轮宗内的人敢和慕惊鸿油嘴滑舌,不知道会死多少次了。

    不过,那句“”慕师姐的话,才是真的仙谕”起到了奇效,慕惊鸿冷哼之后,脸色已经缓和。

    “还好,你没有忘记的身份!”

    那当然是指苏墨和她还有三年奴仆之约。

    “苏墨,绝不敢忘!”苏墨应道。这句话,苏墨绝对真心。因为,一是不忘恩情,二是不忘差距。

    慕惊鸿对于苏墨来说,还是高不可攀的。尤其是,他筑基失败之后。若是,他自己不能筑基,那他们就绝对是两个世界的人。

    目前,苏墨在慕惊鸿面前,潜意识里其实还是有些一丝自卑。

    慕惊鸿似乎也听出了苏墨话语中的意味,但是却没有多说什么。

    “你进洞府来。我有话和你说!”慕惊鸿对苏墨道。

    “谢慕师姐!”苏墨一看,事情终于有了进展。毕竟,慕师姐没有把自己拒之门外,而且也没说不能帮助自己。

    于是,慕惊鸿引着苏墨,请他进入洞府。

    八师兄韩天很自然地跟着。

    可是,慕惊鸿却回头冷冷道:“只能苏墨一个人进去,其它人一律不行!”

    “嗯?”韩天一听,马上摇头不干了,“七师姐让我随身保护小师弟。小师弟,去哪里,我都得跟着。”

    说着,韩天紧跟着苏墨,似欲寸步不离。

    “你七师姐,做不了我慕惊鸿的主!”慕惊鸿冷笑一声。

    “小师弟能进,为什么我不能进?”韩天嚷道。

    “他是我的奴仆,你若奉我为主,我也可以请你进去!”慕惊鸿道。

    “那可不行!”韩天道,“我大风轮弟子,岂能奉你为主?”

    “大风轮弟子,呵呵?”慕惊鸿冷笑,“那就在这里等候。”

    “那也不行!”韩天一把拉住苏墨,“小师兄,七师姐让我不能离你左右。她不让我进去,那你也不能进去。”

    “呃?”苏墨也有点尴尬。可是,他知道八师兄一根筋。

    “慕师姐,你看……”

    苏墨刚说了半句,慕惊鸿便冷冷了看了苏墨一眼:“少废话。要不,你也别进来!”

    “呃?”苏墨一看只好和韩天商量。

    可是,韩天死活不同意。最后,没有办法,苏墨只能用风轮玉简传音七师姐。最后,七师姐同意了。

    韩天这才站在慕惊鸿的洞府外。

    “小师弟,你不出来,我不走。若是有事,我便打进去。”最后,韩天还是不放心,嚷嚷道。

    “呃!好!”苏墨硬着头皮答应。

    “你敢进来,我就杀了你!”慕惊鸿也放了狠话。

    苏墨一看,一阵头大。

    还好,慕惊鸿没再和韩天纠缠,直接开启洞府,引着苏墨进去了。

    孤男寡女!哼!

    “小师弟,你小心点。她可能没安好心。”韩天看着洞府关闭,竟然还是有些愤愤不平,气哼哼地盘膝在洞府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