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一藏轮回 > 第0066章 不要把生死,交给别人(加更)
    那滴血,晶莹剔透,如似红星。

    苏墨看着慕惊鸿,郑重地缓缓道:“慕师姐,当日你引我入门。那三年之约,苏墨绝不敢忘。今日,慕师姐又万里而来,杀人救我。否则,我苏墨早已化为飞灰。此情此恩,无以为报。日后,若是有事,苏墨愿为慕师姐刀山火海,不论生死!”

    说罢,苏墨手指轻轻一弹,那滴魂血直奔慕惊鸿。

    嘶——啊——

    旁边的陆师兄都有些抓狂了,他恨不得踹苏墨两脚,而且还是踹脸上。小师弟呀!你到底是那一脉的呢?你这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呀!

    再说,这话也太赤裸裸了!这是你表白的时候吗?

    风轮一脉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再说,这也不是咱们风轮一脉的风格呀!回去以后,得让你诸位师兄好好教教你。

    可是,这些话陆师兄都不能现在说。

    慕惊鸿的确要魂血,可是她也没想到苏墨给得竟然如此痛快,而且还说了那样一番话。

    苏墨应该完全明白,交出魂血意味着什么。

    可是,他没有犹豫。

    那一刻,慕惊鸿不知冰封了多久的仙心,都是微微一颤。

    可是,慕惊鸿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默默伸出左手。她把那滴魂血托在掌心。慕惊鸿黑色长裙,肌肤如雪。

    那滴魂血被她托在掌心,煞是好看。

    随即慕惊鸿轻轻合上手掌,然后目视苏墨。

    那目光冰寒,她似乎要把苏墨看穿。

    “苏墨,我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如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慕惊鸿声音低沉,面色无波,但是掌心的温热几乎让她不能自持。

    那的确是慕惊鸿想要的东西。

    苏墨淡然一笑,那笑容居然有点云淡风轻的味道。他摇了摇头。

    “慕师姐,我不后悔!”

    “很好!”慕惊鸿似乎有刹那的失神,然后冲着苏墨温柔一笑。如果苏墨没有记错,那还是慕惊鸿第一次那样笑。

    那一刻,倾世笑靥,如花如梦。

    苏墨被慕惊鸿的美惊呆了。

    他瞬间感觉,一滴魂血算什么?他愿为眼前这个女人,倾尽此生。

    不过,那一刻震惊的不仅仅是是苏墨,还有五轮山上所有人。今天,他们才知道,慕惊鸿除了冷笑,竟然也会柔情地笑。

    惊艳白骨三千年!慕惊鸿的标签是冷艳、狠辣,绝对没人看见过她那样的笑容。

    可惜,这一笑,只属于苏墨。

    但是,再看慕惊鸿竟然又轻轻地打开了手掌。

    白皙修长的手掌上,那滴魂血,红光璀璨。

    “苏墨,你记住:魂血绝不能轻易给人。哪怕是我!永远,不要把你的生死,交给别人!”

    说罢,慕惊鸿手掌一翻,向前轻轻一推。

    那滴魂血,竟然直接被慕惊鸿拍回了苏墨眉心。瞬间,苏墨不由得心魂一震,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苏墨,我信你,已不需魂血为证!”说罢,慕惊鸿嫣然一笑,随即转身。

    那一袭黑裙,如风而去,如云飘远。

    那一刻,所有人都愣了。

    慕惊鸿,为什么放弃那滴魂血?那是控制苏墨的最好机会。

    “陆师兄,好好照顾我的仆人!苏墨如果少了一个头发,我慕惊鸿踏破风轮山!”慕惊鸿化云而去,声音却是回荡在整个五轮宗。

    经久不息!

    陆师兄目瞪口呆,心悸不已。

    风轮山这是收了一个小师弟吗?这是请回一个小祖宗呀!而那小祖宗背后,还有一个杀神。

    陆师兄琢磨着,到底划不划算?

    而其他听到慕惊鸿声音的人,似乎都明白。那句话,绝不仅仅说给风轮一脉听,似乎把风轮山换成了五轮宗也很合适。

    今天,慕惊鸿可是杀了不少人。

    谁也不会怀疑慕惊鸿的能力和决心,甚至祖魂峰都有一声微然的叹息。

    “苏墨,苏墨,你到底是五轮的福,还是祸?”

    而已经远走的慕惊鸿,竟然直接出了五轮宗。她的方向是白骨岭。因为,她要到寂死谷前,大哭一场。

    “苏墨,你记住,魂血绝不能轻易给人。哪怕是我!永远不要把你的生死,交给别人!”

    “我信你,已不需魂血为证!”

    “苏墨如果少了一个头发,我慕惊鸿踏破风轮山!”

    虽然慕惊鸿走远,但是她的话还在苏墨的耳边回荡,她的笑靥似乎还在苏墨的眼前绽放。

    苏墨,有一个瞬间的失神。

    “咳咳咳!”

    此时,陆师兄故意高声咳嗽了几声,苏墨才回过神来。慕惊鸿那样走了,那天轮长老微微皱了皱眉,有些不解,但是也没有办法。

    他可管不了慕惊鸿。

    此时,其它几位结丹大能也都要拂袖而去。

    “杜长老、孙长老,两位别忘了祖师之命。那些赏赐,派人送到风轮山便好!”陆师兄一看他们要走,忙提醒了一句。

    “哼!”两个结丹长老几乎是同时冷哼,但是他们对苏墨还算客气。

    “苏贤侄,宗内赏赐我天轮一脉定会派人亲手送到你手上。还望你好好修行,莫辜负了祖师期望。诸脉一家,咱们要共兴五轮才是。”天轮杜长老语重心长。

    “对呀!”地轮孙长老也点头道,“苏墨,杜长老的话极是。祖师说,一脉兴,则五轮盛;五脉兴,则五轮大同,千万莫忘。地轮一脉的赏赐,我们也会尽快备好,送到你手上。”

    苏墨忙拱手施礼:“弟子不能叩拜,多谢两位长老教诲,苏墨全记下了。”

    他知道,大家都看好的他的将来。所以,即使不能让他拜入自己一脉修行,也愿意好好结交,以图将来。

    “好自为之。莫要赏赐落入他人之手!”天轮杜长老话里有话。

    “切记!切记!”地轮孙长老叮咛嘱咐。

    然后,两个人同时瞪了陆师兄一眼,颇有几分同仇敌忾的意思。然后两个人居然一同大笑而去,似乎方才毫无龃龉。

    火轮洪长老也笑着和苏墨告辞。

    “苏小哥!”那水轮首座则是落在后面,然后冲着苏墨媚然一笑,“虽然你没有进我水轮一脉修士,但是我水轮山,随时恭候你的大驾!若选道侣,水轮可是首选。我这个首座,愿意为你参谋一二。”

    “呃!多谢首座!”苏墨心里流汗,一想到慕惊鸿的禁令,还怎么敢去水轮山?

    水轮首座“咯咯”一笑,带着几分戏谑,然后一转身,便消失不见。

    最后,就剩下沈浪、陆师兄、苏墨。

    那沈浪冲苏墨一抱拳,笑着道:“苏师弟,我也告辞了。本来,我应该护送你会宗门洞府,再给你治伤。但是,你已经入了风轮一脉。风轮有神医,便不用我了。这五轮飞帆,陆师兄是看不上的。我就收回了。苏师弟,咱们后会有期。”

    说罢,沈浪一挥手,苏墨便直接脱离五轮飞帆,然后竟然被沈浪直接扔给陆师兄。

    “哈哈哈!”沈浪大笑。

    因为他知道陆师兄的储物袋里,一定有宝贝。

    再看沈浪黑衣一晃,直接幻化消失。

    那陆师兄一抬手把苏墨定在半空,却吧嗒一下嘴,看着消失的沈浪,叹息道:“那个家伙的战袍,真不错!有时间,我想做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