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一藏轮回 > 第0065章 三年之约,一滴魂血
    一直心不在焉,腹诽不已的风轮陆师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命苏墨,入风轮一脉!

    命苏墨,入风轮一脉!!!

    陆师兄一脸懵逼地向四周看了看,然后他看见其它四脉投来的要杀了他的目光。终于,他知道天下掉下了一个大馅饼。

    这个馅饼,估计能把风轮一脉撑死。可是,管不了那么多了。撑死总比饿死强吧!

    哈哈哈!

    陆师兄激动得差点没蹦起来。可是,一想到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忙用于筑基后期大圆满的修为生生压制住了自己的幸福感。

    “谢祖师安排!风轮一脉,一定倾尽所有,为我五轮宗贡献力量!”陆师兄说得郑重而凛然。

    还好,他控制住了,没激动得昏过去。

    可是,有激动得要昏过去的,就得有气得要昏过去的。此时,天轮、地轮的两位首座,甚至包括方才两位长老都气得都有些哆嗦了。

    真是鹬蚌相争,渔翁地利。

    他们最后岂不是为别人做了嫁衣?

    那风轮一脉,就是走个形式,凑个热闹,可是最后竟然捡了一个大宝贝。

    天轮、地轮的两位长老,真想过去揍那风轮陆师兄一顿。那个陆师兄猥琐的样子本来就欠揍,如今更欠揍了。

    还什么风轮一脉,一定倾尽所有?你风轮宗,穷得叮当乱响,一个个吃喝嫖赌的,就剩一座空山了吧!

    还什么为我五轮宗贡献力量?你风轮宗贡献啥力量?连首座都没有,还贡献啥?凑一个风轮名号,难道也算贡献?

    风轮一脉,不是偷鸡摸狗,就是游手好闲,要么疯疯癫癫的,要么养猪喝酒?把苏墨给了风轮一脉,那不是明珠投暗吗?

    再好的苗子,到了风轮也是白费呀!

    祖魂峰上的仙谕,是不是搞错了。其实,所有人都这么想,包括祖魂峰上其它元婴,甚至盲子老祖。

    风轮一脉,是一个天坑呀!

    可是,谁也不敢违抗祖魂峰的命令。而那盲子老祖,也绝对不敢违抗师命。

    “谨遵祖师仙谕——”

    天轮、地轮首座不敢不从,忙都叩拜遵命,忍气在心。其它人,则更是不敢多说什么。

    然后,那让人窒息的元婴级威压,才渐渐散去。

    这才让所有人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否则,那种难以呼吸地感觉,着实难受。

    而此时,苏墨在五轮飞帆上,却是有些傻眼。风轮一脉,可是名声在外。当初赵云兴就告诉过他,那是五轮宗里面最次的一脉。

    方才风轮一脉的表现,苏墨更是看在眼里。

    名存实亡!

    虽然,他接触过的风轮徐一客对自己不错,甚至还送了自己一件保命玉简,从而让自己能杀了一个炼气九重。

    可是,那自己也不能就这样的加入风轮一脉吧!

    说好的天轮山呢?地轮也行呀?

    “慕师姐!这?”苏墨唯有看向慕惊鸿。

    “风轮,很好!”慕惊鸿传音了四个字,然后深深地看了看苏墨一眼,却是面色极为平静。

    “呃?”苏墨一听,心中一动,便没有多说。只是,他有些奇怪,慕惊鸿为什么不选自己进天轮山。

    “恭喜苏师弟,直通内门!”沈浪笑道。

    “苏?——师弟……”那风轮陆师兄则是屁颠屁颠地到了苏墨面前,似乎犹豫了一下怎么称呼。

    因为,理论上他应该管苏墨叫师侄。

    可是,苏墨虽然只是一个炼气六重境,但是他筑基那是指日可待。何况,苏墨可是祖魂峰给的名额。

    所以,陆师兄还是感觉称呼师弟,亲切一些。

    “苏墨见过陆师兄!”苏墨在五轮飞帆上抱拳拱手,含笑道,“恕小弟有伤在身,不能全礼!”

    “自家兄弟,不必客气。以后,你就是我风轮一脉小师弟了。”那陆师兄看着苏墨的眼神,极为热切。

    只不过,那热切的有点过分。因为,他知道苏墨可是带着一大堆东西进入风轮山。这一下,可够风轮一脉挥霍了。

    “别忘了我的话,少打苏师弟主意,陆师兄!”

    慕惊鸿在旁边冷冷一笑,然后看着苏墨大声道:“苏墨,你还记得当初你上五轮宗的誓言吗?”

    上五轮的宗誓言?什么誓言?

    现在,大家都知道慕惊鸿和苏墨关系非浅,但是具体的事还是不知道。更是没有人知道,苏墨是从寂死谷里走出来的。

    此时,大家还都没散,不由都是一愣。

    “嗯?”慕惊鸿问得苏墨先是一愣。他当然不会忘记,而且他绝对是信守承诺的人。只是感觉慕惊鸿问得有点突然和刻意。

    不过,苏墨马上明白,慕惊鸿是要给所有人听。

    于是,苏墨马上肃然道:“苏墨绝不敢忘!当初,慕师姐引我入门。我以道心起誓,一入内门,做慕师姐奴仆三年!”

    一入内门,为仆三年!

    嘶——

    这个誓言,真是有趣。

    陆师兄听得直咧嘴,怎么我风轮一脉的新收的小师弟,天纵之才,就成了她慕惊鸿的奴仆了。

    “呵呵!好!”原本极为不甘的天轮杜长老此时却是呵呵一笑,心中暗赞慕惊鸿原来还有这样的后手。

    地轮、火轮的长老却是一阵泄气。尤其是地轮一脉,可谓陪了夫人又折兵,这一次他们的损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慕惊鸿对苏墨的回答,颇为满意,然后又道:“为仆之人,需要奉上一滴魂血。三年之内,你若违约,我心念一动,便可杀你!”

    慕惊鸿的话语冰冷,字字带寒。

    想起方才慕惊鸿的手段,周围所有人都不由一皱眉。这样,三年之内苏墨不就是慕惊鸿的傀儡了吗?

    苏墨的生死,岂不都在都在慕惊鸿的手里?换言之,岂不是都在天轮一脉的手里?

    “哈哈!”那天轮杜长老不由大笑了两声。

    最后的赢家,似乎还是天轮一脉。

    “小师弟——”

    陆师兄一皱眉,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慕惊鸿眼中一道寒光逼视而来,吓得陆师兄没敢言语。

    苏墨一听,也不由苦笑一下,但是他还是没有犹豫。

    右手抬起,中食二指,一点眉心。

    苏墨虽然重伤,但是取一点魂血,还是不在话下的。一颗血珠,从眉心飞出,立在苏墨两指指尖。

    魂血,可定人生死,

    苏墨倒真是果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