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一藏轮回 > 第0398章 执念碑!九幽是天浮的倒影?
    啪——

    苏墨、离北寒两个人碰杯,然后均是一饮而尽。这北乾一醉的酒,虽然不是海魂酒,但是别有一番滋味。

    “酒不错!”离北寒赞道。

    “哦?呵呵!”苏墨笑道,“这酒和通幽镇的海魂酿相比如何?”

    “各有千秋!”离北寒放下酒杯,然后拿起酒壶给苏墨和自己又满了一杯。

    “你的酒量很好!”苏墨道。

    “其实,不是我的酒量好,而是我的体质有些特殊,所谓的海龙魂血毒对我无效罢了。”离北寒解释道。

    离北寒并没有说自己的体质如何特殊,苏墨也没有深问。毕竟,体质问题算是修士的秘密。

    “离兄弟,你怎么知道我来的路上,一定有人截杀我?”苏墨话锋一转。

    “呵呵!”离北寒一笑,“苏兄,九幽之于净土世界乃是特殊的存在。放眼整个九幽世界,也没有一处白色的极品灵石矿。九幽世界的极品灵石都是黑色的。”

    说着,离北寒单手一翻,一枚黑色的灵石现在手中,光华流转。那正是九幽世界的极品灵石。

    苏墨看了看那极品灵石,淡笑道:“所以,白色的极品灵石一定来自九幽之外,而拥有白色极品灵石的修士会被认为是叛九幽者。”

    “没错!”离北寒点头道,“当日,紫琼阁的那个元婴把你的消息传了出去。无论是你身上的极品灵石,还是你的叛境修士身份,都一定会引来截杀。”

    “可是,这里难道不会有九幽之外的修士吗?”苏墨不解。仅凭一些灵石,便判断一切是不是有些荒唐?

    “除了叛境者,九幽修士从来不会用其它极品灵石交易。同时,净土大陆上的修士,根本进不了九幽内陆。”

    “什么意思?”苏墨问。

    “九幽世界基本上可分内陆与地海两部分。你从黑谷来,其实那是可以爬出九幽世界的通道之一。但是,那通道却是不可逆的。可出,不可进。”说到这里,离北寒看了看苏墨笑道,“我不知道,苏兄你是怎么进来的,但是理论上你不该出现在黑谷。”

    “哦?呵呵!”苏墨笑笑未语。

    离北寒也不多问,接着道:“从黑谷出来,你应该看见了一道界碑。”

    “九幽之界?”苏墨道。

    “所以,黑谷算是九幽世界的一道门户。”离北寒道,“出了黑谷,你顺着小路行走,走上大路时,可以选择两个方向。”

    “一个方向是通往乾宫部的,另一个方向便是通往苦轮地海的。你选择了乾宫部的方向。所以,应该不出百里,便看见一道高耸的石碑。”离北寒嘴角一弯。

    苏墨举杯邀酒,两个人再次一饮而尽。

    “没错!百丈石碑,两面分别是红白大字。”苏墨点了点头,“入我九幽,不可回头;原罪在身,不灭万古!”

    “神魔鬼仙,骷髅红颜;罪不可恕,回头是岸!”苏墨说了一面,离北寒说了另一面。

    “那是什么碑?”苏墨问道。

    “呵呵,那应该算是九幽开创者的执念碑!”离北寒冷笑一声,“同样的石碑,在九幽世界一共有四处,它们分立在四个角,对应乾、艮、巽、坤四宫部,同时也对应这九幽内陆的四门。”

    “我来时经过的那处上书‘九幽’城楼,便是四门之一。”苏墨道。

    “嗯!”离北寒点头,“那门也叫生死门。”

    “生死门?”苏墨微微一皱眉。

    “没错!生死门。”离北寒大有深意地看着苏墨道,“你被认为是叛九幽者,能经过那道门也是一个关键!”

    “嗯?”苏墨有些不解。

    “不要小看那道门。”离北寒笑道,“你进来时,毫无异样。不等于,谁都能从那道门进来。那道门下的尸骨,都可以堆积如山了。”

    “尸骨,堆积如山?”苏墨一皱眉。他进城门的时候,压根没有看见任何的尸骨,更别说堆积如山。

    “呵呵!”离北寒道,“你没看见吧!”

    “没看见!”苏墨摇了摇头。

    “没看见就对了。”离北寒点了点头笑道,“因为,我也没看见!哈!”

    “呃?”苏墨举起酒杯的手,停在了半空,他真想一下子浇灭离北寒的笑容。没看见,你瞎说什么。

    “苏兄,开个玩笑。可是,我绝不是瞎说。只不过,那一切说来话长。其实,那都是陈年往事,那些尸骨都早就化为了九幽世界的黑幕。黑幕,就是你看见过的无限延长开来的黑光。它,乃是一种特殊的结界。”

    “那都是谁的尸骨?”苏墨郑重地问。

    “曾经所有想进九幽但是不能进入的修士尸骨。”离北寒叹息了一声,“而如今,凡是能自由穿行九幽生死门的人,应该说都是九幽世界的人。除非——”

    “除非,像你我这样的人?”苏墨道。

    “你我也不同!”离北寒品了一口酒,“我的身份,将来你会知道。我能进来,乃是凭借外物。但是,苏兄你之所以能通过九幽生死门,则是因为你是经历了生生死死的人!”

    “经历生生死死的人?”苏墨一挑眉。

    “这里说的生生死死,不是一种比喻,而是真正死过又轮回再来的人!”离北寒看着苏墨郑重地道,“而且,能进九幽。你一定是三界的轮回者!”

    “三界轮回者!”苏墨神色不变。因为,关于这一点,他心中已经默认,只不过他不知道自己是谁罢了。

    苏墨明白,他一定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记忆。

    “你是谁?”苏墨目视离北寒。

    眼前的这个白衣少年,似乎知道很多事。

    “苏兄,我是谁将来你一定会知道。只是现在,我还不便对你多说。但是,我不是轮回者,只不过我与三界渊源颇深。”离北寒道。

    “九幽世界与三界有关?”苏墨道。

    “一定有关!”离北寒笃定地道,“这也是我来九幽世界的目的。我要去九幽冥城,找一些东西。”

    “你要去九幽冥城?”

    “是!只不过,我不急。”离北寒又给自己和苏墨倒上酒,“我有很多时间,而且我还在等一些事情发生。”

    “什么事情?”苏墨问。

    “苏兄,你听过一种说法吗?”离北寒没有直接回答苏墨的问题。

    “那种说法?”

    “净土中心,上有天浮,下有九幽。它们以苦轮海为界,彼此相距两个十万八千丈。苦轮海,很像一面镜子。因此,有人说九幽是天浮的倒影!它们乃是一虚一实的存在。”离北寒皱眉道。

    很显然,对这种说法,他也很迷茫。

    九幽是天浮的倒影?

    这句话,让苏墨的心里猛然一震。因为,他突然想起他本来是要从藏魂坛洞府回天浮城的,可是竟然一步迈进了九幽黑谷。

    难道是因为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