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一念原罪 > 第三十七章 衣带渐宽终不悔
风,继续吹,越来越凶,越来越猛,不断地拍打着窗,如同催命一般,吱吱的响。

陈曦和志远,两人隔着一道门,分在两边,如同分在两个世界!

不知过了多久,仿若,过去了一个世纪,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天黑了,风停了,陈曦的哭声也停了。

整个房间,一片沉寂。

“既然你怕我……”

吴志远终于站起身来,失魂落魄,隔着门,低声细语。

“我打个电话给张逸杰,我自首!他,送你回家!”

“咣当!”却在这时,那紧闭着的房门,突然开了。

陈曦满眼通红,看着那道落寞的背影,心里一痛。

“小曦……”吴志远心里一颤,回头。

“吴志远!”陈曦咬牙切齿,“你当过日子是过家家么?说在就在,说走就走?你当我陈曦是什么人了?让别人送我回家?你说过的,永远也不会放弃我,永远不会把我推开,你说过的,你当你说的话,是放屁么?”

“我……”吴志远哑口无言。

他很想说,他已经没有回头路,这是为她好。

他很想说,张逸杰是正人君子,定然会保她安然无恙。

他很想说……

然而,此时此刻,纵有千言万语,他却说不出口。

她的眼神,犹如一把锋利的刀,仿若是要把自己千刀万剐。

“你敢走,我马上死给你看!”陈曦漠然道,脸上,全然没有一点表情。

吴志远闻声,身体一僵。

“哒!哒!哒!”这是高跟鞋的声音,陈曦迈开脚步。

她,来到他的面前,伸出手,抚着他的脸,抚着他脸上的疤,一时间,她痴住了。

“曾经,在黑暗中,我看不到曙光……”

陈曦喃喃自语,“我还记得,那是一艘油轮,停在长江上,而我,被他们关在最底层的一堆杂货中,又阴又冷,我不知道要去哪里,我不知道他们会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当时,我很怕,非常怕,那时候,我一直在想着一个人,那个人说,别怕,有他在……”

“我被卖到山东,给一个老头子当媳妇,那时候,我死的心都有了,还是那个人,出现在我脑海里,告诉我,他没有放弃我,他还在找我……我逃跑,我的腿被打断了,还是那个人,给我活下去的勇气……”

“来到婺城,陈定海那个魔鬼,逼着我,在他面前把衣服脱干干净净,他压在我身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他反反复复的折磨我,我感觉,我的灵魂在堕落,那时候,还是那个人告诉我,一定要活着,活着就有希望……”

“他折磨我也就罢了,还想把我变成和他一样的人……每次啊,我绝望的时候,我都会想着那个人,是他给我支撑下去的勇气,他是我唯一的希望……我当时一次次的对自己说,要活下去,要活下去,就算死也要见他一面……”

陈曦说着,两行清泪,潸然而下。

她的手,依然轻抚着他的脸。

“这个脸庞,这个疤,无数个夜里,我多渴望能触摸到呀,他说会守护我一生一世的,他还说了,他爱我,我好不容易才见到他,刚刚触摸到,我还没捂暖和呢!现在他却说,要把我交给别人……

姓吴的,你说,没有他,我能活得下去吗?你说,他不在了,我的家,在哪里?阿爸阿妈都不在了,姑姑也不在了,吴志远,你说啊,你不在了,我的家在哪,在哪!”

“小曦……”忽然,吴志远把陈曦抱在怀里。

听着她的话,他的心,在滴血。

“对不起,对不起……”吴志远不停地说道,“我不会离开你了,不会了,永远不会了!”

“这个怀抱,永远这么暖和!”

陈曦的手,环抱在他腰间。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杀人犯也好,乞丐也罢,都是我的远哥……我的远哥,会永远守在我身边,不离不弃!别再说那种话了,小曦受不了,你要是离开我,我怎么活呀,除了你,我一无所有了!”

“小曦,我……”

吴志远想说什么,却被一只手,压住了他的唇。

此时,陈曦已经抬起头来,流着泪的脸,却满是笑意。

“我知道,刚刚我伤害了你!”

陈曦柔声说道,“可是,你是我的远哥呀!我不喜欢你杀人,你知道我刚才有多害怕吗?我不是怕你,我是怕你不再是你……小曦知道,你是为了保护小曦,可是,我怕我的远哥,不再是我的远哥了,你知道吗?”

“我们以后,离开这里,远远的,让他们找不到我们,什么恩怨情仇,我们都不管了,好吗?你千万别离开小曦呀!远哥,答应我,布依家人,一诺千金,答应我!”

“我答应你,永远也不会离开你!”

“这才是我的远哥!”陈曦嫣然一笑,她垫起脚尖,在他干裂的唇上,轻轻一吻。

而后,她随之一愣。

她发现,有一只大手,抱着她的头。

她的红唇,已然被他的唇覆盖住。

他深深地吻了她。

许久,许久,唇分。

“小曦,我爱你!”吴志远声音沙哑,他的手,自然而然,揽在她纤柔的腰肢上。

“嗯!”陈曦轻轻颔首,一抹红霞,悄然爬过耳后。

她懂他的意思,他的眼里,情意渐浓。

“刷!”她低下头来,纤手轻动,她的衣衫滑落而下。

“小曦……”

他将她抱起来,走进卧室,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

她,闭上眼睛,等待着狂风暴雨的来临。

然而,他很是温柔,他的手,轻抚着她,直到,她完全放松。

“小曦,我来了!”

“嗯!”

一声低喃中,他们,合为一体。

刚开始,她眉头紧皱,她抓住他的后背,很紧,很紧。

渐渐地,她的面容,开始舒展开来。

仿若,随着这一刻的到来,他们心里的那层隔膜,也随之烟消云散。

他们,完全走进彼此的心里,再也不分开。

“远哥,我也爱你!”她在心里说道。

伴随着清风,房里里,春意融融。

时间缓缓而逝,伴随着着一声轻呼,整个房间,安静下来。

她窝在他怀里,她的手,在他心口,画圈圈。

“痒!”吴志远说道。

“刚才你怎么不问我痒不痒啊!”陈曦低声说道。

“叫你欺负我,叫你欺负我!”

忽然,她爬起身来,对着他的肩膀,一口咬去。

吴志远闷哼一声,生生承受。

他的肩膀,立马多出一个牙印!

“给你留点印记,免得以后你去招惹别的女人,现在,你只属于我的了!”一边抚着那个牙印,陈曦一边磨牙道。

“我哪敢!”吴志远苦笑。

“什么表情?”陈曦冷哼一声,“搞得刚刚你很委屈一样!”

“没有,绝对没有!”吴志远急忙说道,“是我的福气,我的福气!”

“这还差不多!”陈曦笑了起来,她抱紧了他,重新找个舒服的位置,窝在他怀里。

“远哥,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呀,我一天都不想待了!”

“再等几天!”吴志远说道,“死人了,警方一定严查,我们必须得等!”

“这样……”不由得地,陈曦抓紧志远的手。

“我一直在想,我们在龙腾工贸上班好好的,一直没有出事,怎么一走了,麻烦反而上身了?”

吴志远皱眉,“跟踪我们的那个人说,他是得到安详的命令,我猜十有八九,安详和欢儿蛇鼠一窝,可是,就算是欢儿,怎么知道我们在凤凰山?还这么精准的找到我们?”

“我们是人,终归要吃饭,吃饭不去饭馆,就得去菜场买菜,指不定,他们的人,早已经在那里守株待兔了!”陈曦说道。

“以前我们也经常在凤凰山买菜,怎么没出事?偏偏一辞职了,就出事了?”吴志远摇头,“世上,哪有这般巧合的事情!”

“远哥,你是说……”陈曦目光一动。

“华、天!”吴志远寒声道,一字一顿,“定时他不甘心,你走之后,想方设法得到你,这个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指不定,就是他将我们暴露出去的,这种人,经常干坏事,与安详这种混混有牵扯,常事不过了!”

“那我们怎么办!”陈曦大惊。

“这里离凤凰山有十几公里,警方一时间也查不过来!”吴志远摆摆手,“但,既然敢算计我们,这事不能这么算了,我要去搞清楚!”

“远哥!”陈曦拉着志远的手,“算了,等风声过去,我们离开就是!”

“小曦……”吴志远说道,“我现在必须去搞清楚,要不然,这种人,什么时候背后捅我们一刀,我们怎么栽的都不知道……

这个败类,他还没意识到他招惹的是谁……”

“你要干什么?”陈曦惊恐。

“不干什么!”吴志远安慰道,“只是去把事情搞清楚而已,我不会轻易杀人,我是说,这个败类,他要是知道这背后还有一个欢儿,他打死都不敢扯进来!”

“现在,就要走了吗?”陈曦不舍。

“在家安心休息!”

吴志远起身,把衣服穿好,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这把枪,你收着,小黑守在门口,如果是陌生人来了,它会叫的!放心,我很快就回来!”

“远哥,小心!我在家,等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