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网游小说 > 次元法典 > 第四百三十六章 黄金湾的暗流(上)
    蓝天白云,黄金沙滩。

    奥格兰慵懒的靠在窗前,望着窗外翻滚的海浪,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眼下的黄金湾已经不复之前的落魄,放眼望去,所看见的是一片欣欣尚荣的景象。那些破旧古老的建筑都已经被拆除,取而代之的,则是全新的建筑与密密麻麻的人流。看见这一幕,奥格兰就不由的回想起当初自己和方正他们一起来这里探险时的场景。

    “简直就好像是做梦一样………”

    一面喃喃自语着,这位大小姐一面顺手拿起了手边的果汁喝了一口。她现在还记得当时那满地的骸骨,以及四周烧焦的残骸。但是现在这些都已经消失无踪,那些水手的骸骨已经被圣殿派来的神父带走,说是要送回陆地上的墓园里安葬。而那些残骸也已经被拆除,开始建造全新的建筑。

    “大小姐,大小姐!!”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仆满面通红,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格兰德家族也派人来了,你猜来的是谁?是格兰德家的族长大人!他居然也亲自来了!”

    “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奥格兰闭上眼睛,打了个哈欠。

    “布鲁斯,斯维尔,格兰德………圣教之国的三大家族全员到场,你觉得对于我们白金家族来说算是件好事吗?”

    “这当然是件好事啊。”

    听到奥格兰的说话,女仆不由好奇的眨了眨眼睛。

    “这说明我们白金家族更受圣教之国重视了,不是吗?”

    “哈啊……………”

    听到女仆的回答,奥格兰长长的叹了口气,接着百无聊赖的摆了摆手。

    “有时候真羡慕你们这些凡人,脑子里什么都不装,只要眼前高兴就好………”

    “呜………”

    面对奥格兰的回答,女仆显得有些郁闷,不过她也没有太过在意,毕竟作为白金之星,奥格兰从小就是这个样子,她们这些做仆从的,也早就习惯了。

    “哎………”

    而奥格兰则无奈的伸出手去,按住额头,接着低声自语了一句。

    “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啊………”

    正如奥格兰所抱怨的,一开始的时候,她也只是把目光放在黄金湾的有利港口位置,以及商业流通上面。但是在回到家族里,将这件事情报告给自己的父亲之后,奥格兰却发现自己的父亲相当重视这件事,不但亲自划拨了白金家族的大半流动资金来用于黄金湾的重建,甚至还亲自向圣殿进行了对黄金湾所属的再次申请。

    而当圣殿以官方名义插手其中,并且获得了剩下的所有权之后,奥格兰也终于明白了这其中的缘由。

    从表面上来看,黄金湾似乎只是一个位置比较好的通商港口,但那是当年大航海时代的事情。对于现在的圣教之国来说,黄金湾可不仅仅是如此。而这一切,还都要从圣教之国和火焰之国的恩怨说起。

    因为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和强大的舰队,火焰之国掌握着大片海域,而圣教之国作为大陆国家,再加上他们要对抗从陆地入侵的混沌魔物,所以最初建设的时候,在海军上就没怎么下工夫,最初的时候,圣教之国只有几条三级战舰,用来在海域里打击海盗和围剿走私。

    但是后来,火焰之国的海军逐渐发展了起来,而圣教之国则迟了一步,导致被火焰之国掐住了脖子。眼下火焰之国几乎掌控着圣教之国对外几乎所有的远洋通商路线,这对于圣教之国来说,当然是无法接受的。

    但由于地理位置的问题,圣教之国也不可能派遣一支舰队深入远洋,于是双方只能够这样僵持下来。

    但是现在,黄金湾的收复,却是让这个微妙的僵局产生了变化。

    圣教之国有了可以远洋的港口,而以黄金湾的地理位置来说,只要圣教之国彻底掌握了这里,那么他们不但能够保护自己的航线通路,甚至还可以反过来阻止火焰之国对自己海域的进一步侵犯。

    之前圣教之国之所以没有对黄金湾动手,实在是因为人手不足,相对于海域方面的情况来说,圣教之国还是更关心陆地上的混沌边界,毕竟———混沌魔物也不会游泳啊。

    可是现在,既然黄金湾已经被收回,而且也没有让自己这边造成什么损失,那么圣教之国当然要下手控制黄金湾,作为对抗火焰之国的前线了。

    也正因为如此,这一次的仪式,圣教之国不但会把自己的第一舰队给调来,甚至听说就连他们一直在秘密组织的某只秘密舰队也会一并来这里亮相。这其中蕴含的意思,奥格兰可谓清楚的不能够再清楚了。

    不仅如此,更让她头疼的是,在那之后,火焰之国和财富之国也分别递出了信函,声明他们也将要派遣舰队,参加这次的仪式。当然,这两个国家信里所写的理由是为了表示友好与互通有无,但是只要看这两个国家的舰队的抵达时间和圣教之国的舰队是同一天,就知道他们是什么打算了。

    真是烦死了,我一个商人,怎么尽遇到这种事!

    想到这里,奥格兰就不由的有种想要抱头痛哭的感觉,更让她郁闷的是,自己的父亲居然指定自己作黄金湾的代理人!

    这不是把她往火坑上推吗?

    真是………

    “方正还没有回信吗?他究竟什么时候才会过来啊!”

    想到这里,奥格兰就不由的一肚子气,自己这边辛辛苦苦,要和贵族周旋,还要和各国的外交使臣打交道,还要处理黄金湾的琐碎事务。但是他倒好,签了份合同就跑的不见人影了,之前问他什么时候来也只是回了一句“会按时赶到………”,话说按时是什么时候啊,难道你打算让其他国家的代表都等你一个人吗?

    要知道,这次的仪式来的可不仅仅是圣教之国国内的家族势力,以及火焰之国和财富之国的舰队这么简单,甚至还有周边那些小国的外交使节和代表———如果不是奥格兰知道自己这次要主持的是一个港口的奠基仪式的话,她甚至会以为自己是不是参加了什么世界规模等级的大型会议呢!

    至于这些使节为什么来到这里,奥格兰自然也是心知肚明,他们要看看圣教之国究竟是否有能力维护自己的海上权益,而这一次的舰队“对决”,就是为此而准备的,圣教之国想要打破火焰之国对远洋航路的垄断,而火焰之国必须要在它的盟友面前表现出自己依然有足够的力量来控制这片海洋,与火焰之国狼狈为奸的财富之国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毕竟,财富之国的财富积累,很大程度上都是依靠火焰之国所控制的远洋航路来获得的。

    本来奥格兰还指望方正能够早点儿来,然后问问他有没有什么好办法的,结果这个混蛋就是死不露面,气死她了!

    要知道,事情发展到现在,可不仅仅只是一场普通的奠基仪式这么简单,如果圣教之国能够压倒火焰之国和财富之国的舰队,那么火焰之国在远洋的统治地位就会开始动摇。但是反过来,假如火焰之国和财富之国的舰队依旧表现出了不亚于圣教之国的力量,那么圣教之国在大陆上的地位与声望,也会因此而产生裂痕。

    可以说,这次的仪式………甚至关系到整个大陆的未来。

    然而,为什么我偏偏这么倒霉啊!

    “大小姐!!”

    就在奥格兰内心深处抱头痛哭的时候,忽然,房门打开,接着一个仆从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刚才我们接到报告,圣教之国的先锋舰队,马上就要抵达了!”

    “我明白了。”

    听到这里,奥格兰也是面色表情一肃,接着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随后走出门去。

    “准备一下,我要去码头迎接贵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