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说 > 踏星 >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天地同寿
        陆隐第一个想到元师,但想想不行,元师超百万战力,但绝对比不上诸天印照强者,除了元师,陆隐能想到的就是裁判长了,要不就是半祖。
        等等,他忘了一个人,久申长老,想到这里,陆隐笑了。
        这段时间内宇宙很热闹,宇宙海一战过去没多久,炎岚流界就发生了大战,东疆联盟强势入主,这还不算,暗地里谣言满天飞,什么海王被关押在剑宗,什么乱神山出问题了,宗主死了等等,而今,又有一则谣言出现,迅速引起了所有人关注,东疆联盟盟主陆隐与第六大陆诸天印照强者联手,打算袭击剑宗。
        这则谣言一出现直接引起了舆论战,东疆联盟绝不可能承认这种事,剑宗等势力言之凿凿,甚至说有证据,内宇宙,外宇宙包括新宇宙都知晓了。
        荣耀殿堂紧急召开理事会,也是讨论这件事。
        剑宗有证据,正是伊恩自言自语的一席话,还有青化双雄被抓的画面。
        刘冉怒吼,“陆隐竟然敢与第六大陆联合,妄图对付我第五大陆剑宗,他是叛徒,这是叛徒行径”。
        三两反驳,“仅凭一个人的自言自语,还有抓捕青化双雄的画面就想确定陆隐是叛徒,刘冉理事,你出身剑宗,这个画面不可信”。
        刘冉怒道,“三两理事,外面那些传言你没听到吗?我知道你跟陆隐关系好,但遮掩不了他成为我第五大陆叛徒的事实”。
        砰的一声,三两怒拍桌子,“胡说,刘冉理事,我看你是疯了,东疆联盟占据炎岚流界,触碰你剑宗逆鳞了吧”。
        “陆隐背叛第五大陆已成事实,你掩盖不了”。
        …
        其余理事静静听着,没有说话,理事会中半数敌对陆隐,半数支持陆隐,想讨论出结果不太可能。
        外界传言越来越夸张,说什么陆隐已经投靠第六大陆,拜师四尊之一的苍穹老人等等,又有人说陆隐直接被拜师祖境,有了成祖的希望,所以背叛第五大陆。
        大部分人都认为是传言,但剑宗拿出的证据却也取信了相当一批人。
        剑宗是真的确定陆隐要联合青化上人对付他们,所以急了,不惜一切代价散布谣言,妄图利用大势阻止陆隐。
        刘千决脸色难看,“我太小看此子的野心了,本以为此子有底线,却没想到竟愿意联合第六大陆”。
        厉长老声音充满了杀机,“宗主,刘冉已经尽可能在荣耀殿堂造势,但理事会那些人根本没办法遏制陆隐,除非星际仲裁所出手,但星际仲裁所也对此视而不见”。
        刘千决冷哼,“陆隐此子在荣耀殿堂背景太深了,指望荣耀殿堂不太可能,除非事实发生,我让你们联系七字王庭,怎么样了?”。
        新宇宙消息虽然封锁的厉害,但剑宗还是能得到一些消息的,比如宇宙海一战,真正的幕后对局之人是七字王庭夏家与长天岛,夏家,跟陆隐是敌对,他希望能获得夏家支持,否则真没人挡得住诸天印照。
        厉长老无奈,“我们很难接近七字王庭,刘冉也与南源提过,但南源根本没理会,夏家另有打算”。
        刘千决眼睛眯起,他很清楚,现在很难拉到帮手,面对诸天印照,除非半祖出面,否则很难有人能抗衡,毕竟是第六大陆诸天印照强者,放眼第五大陆都是最绝顶的。
        大部分人都等着看剑宗笑话,青化上人不出手,帮剑宗没有意义,出手,正好,剑宗被青化上人覆灭,有了陆隐切实勾结第六大陆的证据,那些敌视陆隐的人才有攻讦的借口。
        他们不在乎剑宗死活。
        “宗主,陆隐真会勾结青化上人对我剑宗出手?”怜心长老来了,问道。
        刘千决皱眉,“不知道”,按理说,现在事情已经曝光,陆隐没那么傻继续做,但,谁又说得清呢,此子膨胀了。
        “传令下去,封山”,刘千决认真看向怜心,“你带着刘天沐,刘少秋,龙云,李子默那些人离开,远离第一流界”。
        怜心长老心一沉,这是做最坏的打算了。
        剑宗执掌第一流界,有手段,有底蕴,但面对一个诸天印照,什么手段都无用。
        他们现在能做的仅仅是逼迫陆隐放弃联合第六大陆,否则,剑宗危险。
        剑山之上,刘天沐静静站着,望向远方。
        刘少秋走来,“找我什么事?”。
        “十三剑,你领悟到第几剑了?”刘天沐淡淡问道,依然平静的看着远方,看着这熟悉的,从小长大的地方。
        刘少秋沉声道,“第八剑”。
        “看清楚,这是,第九剑”,说着,刘天沐抬起长剑。
        刘少秋瞪大眼睛,“什么意思?你要教我?十三剑只能自己领悟”。
        刘天沐没有与他多话,自顾自施展,第九剑,第十剑,第十一剑,第十二剑,最终,她抬剑对准刘少秋,“这是,第十三剑”。
        半个时辰后,刘天沐离开了,原地,刘少秋似有感悟,足足五天的时间,他在原地动都没动,直到第六天,他才清醒,对于十三剑的领悟更上一层楼,忽然的,他脸色一变,不好。
        依稀记得,在他领悟十三剑的时候,刘天沐离开的一刻,让他好好活着,而她自己,并没有交代。
        五天前,怜心长老已经通知他们,要带他们离开剑宗,但刘天沐却在这时候离开了。
        刘少秋有不好的预感。
        “你醒了”,声音自后方传来,刘少秋看去,看到了龙云坐在石头上,手持酒壶,平静看着远处。
        “你怎么在这?”刘少秋奇怪,“她呢?”。
        “大师姐?”龙云问道。
        刘少秋盯着龙云。
        龙云喝了口酒,指了指地下。
        刘少秋瞳孔一缩,一跃而出,踏破虚空,朝着某个地方而去。
        龙云放下酒壶,看向远方,目光复杂。
        很快,刘少秋来到剑宗一角,这里已经聚集了剑宗说得上话的高层,包括宗主刘千决都在。
        “宗主”刘少秋急忙来到刘千决身后,“她是不是去取那柄剑了?”。
        厉长老低喝,“放肆,退下”。
        刘少秋目光倔强,盯着刘千决。
        怜心长老叹息,“少秋,这是她的选择”。
        “为什么不阻止?她到底想干什么?”刘少秋大喊。
        没人回答他。
        不久后,地面开裂,一缕剑气自下而上,刺破苍穹,撕裂了天空,所有人看着地底,看到了刘天沐一步步走出,此时的她,衣衫染血,身上多处剑伤,手持两柄长剑,一柄,是她的白色佩剑,所有人都看过,另一柄却是黑色之剑,充满了渗人之气。
        随着刘天沐鲜血滴落,那柄黑色长剑竟闪过暗红色光芒,妖异邪魅。
        刘千决看着那柄黑色佩剑,面色凝重,“竟然真的,取出来了”。
        “天地同寿”怜心长老震撼,她修炼的是静心剑,此刻也色变。
        厉长老,刘申长老等人望着那柄黑色长剑,不自觉后背发寒,有种无法忍受的恐惧之意,如同看到了宿敌。
        刘天沐一步步走出,越近,众人才看出来,她受的伤有多重,整个后背都撕开了,鲜血顺着手臂,脚裸滴落,就连常年佩戴的大大的镜框都染血。
        她扫过剑宗所有人,最后看向刘千决,“宗主,还请替我,约战陆隐”。
        刘千决目光一变,深深看着刘天沐。
        “不行”刘少秋阻止,一直以来,他都以刘天沐为竞争对象,看似感情一般,实际上唯有他们自己知道,彼此有多在乎对方,这是他姐,要挑战一个不可能胜过的人。
        即便有那柄剑又如何。
        “陆隐占据炎岚流界,一掌重创罗皇,这些你们是知道的,罗皇是星使,你们以为凭那柄剑可以战胜星使吗?”刘少秋大吼,瞪向刘天沐,“你比谁都清楚陆隐的实力,不要找死”。
        刘天沐目光平静,“还请宗主,约战陆隐”。
        刘少秋看向刘千决,“宗主,不能让她送死,她是剑宗史上天赋最高的人,是十三剑的传承者,不能枉死”。
        刘千决点点头,“看来你已经做好准备,既然如此,我不会阻止”,说完,抬起个人终端。
        一群人后方,李子默静静看着,目光被那柄黑色长剑吸引。
        …
        罗斯帝国要塞,陆隐身前,龙主巨大的爪子落下,却被陆隐轻易闪过,龙主再次出手,身化过百,几乎笼罩小半个要塞,却依然无法伤到陆隐。
        这几天,陆隐就让龙主陪练,倒也不是说为了修炼,更像是镇压龙主。
        他不相信大圩魍龙的忠诚,它们连巨兽星域都能背叛,不存在忠诚,他要做的是彻底压服,为接下来的计划做准备。
        龙主喘着粗气,不可思议望着陆隐,在魍龙界,他被陆隐压下头颅,那一刻知道此子的可怕,却没想到如今实力全开,连伤都伤不到他,他还只是启蒙境,怎么做到的?
        “这就是你的极速?”陆隐不满,有些失望。
        龙主沉声道,“极速,可以在星源宇宙分身虚影,但容易引起星源宇宙注意”。
        “没有奇物?”。
        “虚影是星源分身,多少个分身虚影,就要多少个奇物,我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