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七章 黄金!
    当油灯内的油再替换了一次后,秦然停下了脚步。
    
        “就在前边!”
    
        秦然这样的说道。
    
        但是维恩伯爵却是没有任何的激动,反而是对着秦然、警长约翰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秦然了两人继续探路。
    
        显然,这位狡猾的伯爵不到真正见到宝藏的时候,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给我一盏油灯!”
    
        秦然说道。
    
        然后,一盏刚刚填满油的油灯被一个死士递了过来。
    
        骤然出现在手中的光明,让秦然更加清晰的看到了眼前的道路——虽然看过图纸,贡兰森也详细的讲述过,但那和亲眼看到完全是两回事。
    
        石质的台阶,完全和来时路上湿乎乎、滑腻腻的地面不同。
    
        最下面的一层台阶,早已经被干涸的淤泥包裹了大半,露出的一少半上面则是满是尘土。
    
        不同于之前的恶臭、潮湿。
    
        这里干燥,且气味舒爽了许多。
    
        看着台阶以及之后走廊上的厚厚的灰尘,维恩伯爵不由轻笑了一声。
    
        一切如同他预料的那样,斯沃柯和鲁斯罕并没有找到这里,而是去了不知名的地方。
    
        一路上的岔路口,没有真正了解这里的人带路的话,迷路并不稀奇。
    
        “秦然侦探,请继续!”
    
        维恩伯爵示意着。
    
        “小心脚下!”
    
        秦然提醒了警长约翰一句就搀扶着对方,沿着台阶而上,而搀扶着对方手臂的手掌不着痕迹的前移了一些,手指恰好放在了对方的掌心。
    
        简单的文字书写在两人步履的前行中开始了。
    
        走在两人身后的特鲁没有发现。
    
        距离更远的维恩伯爵同样没有发现。
    
        走廊不长,不足二十米。
    
        但是却足够秦然将一些重要的事情告知警长约翰了。
    
        而警长约翰则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
    
        两人带队来到了走廊的尽头,一个大厅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这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大厅,除去与走廊正对面之外是墙壁,剩余的两面立着柱子,每根柱子前,都有着五阶向下的台阶,沿着台阶而下则来到了大厅的中央,一个宽阔的空地。
    
        地面完全以四方的方砖砌成。
    
        这些方砖上有着一些图案,却被厚厚的尘土所掩盖。
    
        不过,所有人都在看正对面的那扇墙壁。
    
        虽然因为时间的缘故有些褪色,但是任何人都能够看得出,那是一副彩绘。
    
        一轮初升的太阳!
    
        晨曦教会的徽章。
    
        在徽章的两侧则是篆刻着一排排细小的文字。
    
        贡兰森早已经为秦然讲解过这些文字,所以秦然完全的不在意,但是跟随而来的维恩伯爵却是被这些文字所吸引了。
    
        即使警长约翰也不例外。
    
        “这里是晨曦教会曾经的议事厅!”
    
        “原来,他们将财富藏在了这里!”
    
        “一直就在我的脚下!”
    
        看着那些文字,维恩伯爵喃喃自语。
    
        家族内流传的秘而不宣的信息,以及多方的查探,早已经让维恩伯爵一头扎进了秦然与贡兰森两人布置的局中。
    
        眼前的议事厅,是晨曦教会真正的议事厅。
    
        建立在五百年之前,由最后一位存在于记录中的‘神子’教皇建造。
    
        只有晨曦教会真正的高层才知道。
    
        事实上,这个高层的范畴就是三人:教皇、圣女以及守护骑士团团长。
    
        贡兰森并不是守护骑士团团长,但是随着晨曦教会消失在历史中,身为原圣女的莫妮修女,并不介意告知贡兰森更多的一些原本看似很隐秘的事情。
    
        同样的,在秦然说出‘将对方引入到一个适合埋伏的地方后,一击毙命’的计划后,贡兰森就毫不保留的告知了秦然这个地方。
    
        对此,秦然大喜过望。
    
        还有什么地方是比眼前的晨曦教会议事厅更加适合当做存放晨曦教会千年财富的地方呢?
    
        而对于毁去这样一个议事厅,贡兰森好似并没有什么心痛的。
    
        用这位守护骑士的话来说就是‘只剩下一堆破石头了,早晚会毁掉的!’
    
        哪怕再说这句话时,秦然清晰的从对方脸上看到了黯然。
    
        至于莫妮修女?
    
        在贡兰森接手后,那位修女就很少出现在秦然的面前,除去偶尔吃饭时会出现外,大部分的时候就是祈祷与教导学生。
    
        对于那位修女来说,这就是她的全部。
    
        而且,她无比的相信贡兰森。
    
        相信贡兰森可以做到最好。
    
        事实上,也是如此。
    
        在走进这个大厅的时候,秦然就看到了贡兰森留在角落内的记号。
    
        代表着守护骑士已经一切就绪!
    
        现在,剩下的就是他了。
    
        秦然不动神色的扫视了周围一眼。
    
        他看到了维恩伯爵被眼前的壁画吸引了全部注意力,那些死士则是散落在周围保护着这位伯爵。
    
        只有对方那个名为特鲁的手下,还紧紧的跟着他和警长约翰。
    
        很显然,维恩伯爵对于自己的这位手下有着绝对的信心,丝毫不会担心秦然、警长约翰搞出什么来。
    
        而如果看外表的话,也却是如此。
    
        即使是较为高大、健壮的警长约翰与对方相比也要小了一号。
    
        更加不用说秦然了。
    
        因此,当秦然猛地侧身向后一甩腿时,对方先是一愣,然后,狞笑的向着秦然扑来。
    
        对于秦然这一腿,对方完全不打算理会。
    
        在特鲁看来,秦然的小细腿,完全不会对他造成伤害!
    
        而这让对方吃足了苦头。
    
        呼!
    
        砰!
    
        秦然的左腿带着破空的呼啸声抽在了特鲁的肩膀上。
    
        那沉闷的击打声,就好似用锤子砸出的一般。
    
        在【徒手格斗.精通双腿格斗】的特效加持下,原本就有E级别力量的秦然,猛然间获得了E+级别的力量。
    
        这样的力量已经是举重选手中绝对冠军的级别,距离超出普通人范畴,已经是一步之遥。
    
        特鲁虽然人高马大,且有着相当多的搏杀经验,但依旧在普通人的范畴内,至多就是比普通人强大罢了。
    
        面对这样的一腿,特鲁感受到了久违的疼痛,整个人更是身形踉跄,险些摔倒。
    
        而这个时候,秦然的第二腿到了。
    
        几乎是在左脚落地的瞬间,秦然的右腿径直的蹬出,右脚狠狠的踹向了特鲁的胸口。
    
        刚刚吃了苦头的特鲁,下意识的想要闪避。
    
        但是,他猛然间发现,秦然的这一脚竟然比之前猛然突袭还要快。
    
        【贝西卡踢腿术】!
    
        砰!
    
        毫无保留的,秦然一脚蹬在了特鲁的胸口。
    
        立刻,原本就踉跄的对方,直接倒地了,鲜血顺着嘴角流出。
    
        【徒手格斗.精通双腿格斗】+【贝西卡踢腿术】所带来的E+级别的力量、敏捷,让秦然两击奏效。
    
        “走!”
    
        扫除了唯一障碍的秦然,没有再次扩大战果,一拉警长约翰就向着一侧跑去。
    
        “开枪!”
    
        维恩伯爵先是一愣,似乎无法接受特鲁竟然会被秦然放倒,然后,很干脆的下达了命令。
    
        砰砰砰!
    
        燧发枪的枪口爆发出火光,火药形成的浓烟,立刻充斥在整个大厅内。
    
        但是,维恩伯爵通过灯光可以清晰的看到秦然和警长约翰在他手下开枪前一刻就扑倒在地,而在枪声落下后,两人再次站起来向着大厅立柱后跑去。
    
        “给我干掉……”
    
        连续的失策,让维恩伯爵很是恼怒,他低吼着。
    
        但是,身后突然出现的火光却让维恩伯爵下意识的转身。
    
        他看到了一个高大、健壮的老者,手持点燃的火把,扛着一个箱子出现在入口处。
    
        而在这个老人的身旁则是一个没有见过的年轻人,正紧张的看着大厅内秦然与警长约翰的情况。
    
        “贡兰森?你竟然还没死?!”
    
        维恩伯爵很快就将目光放在了老者身上,眉头当即就皱了起来。
    
        关于晨曦教会最后一个守护骑士的传说,他可是心知肚明的。
    
        不过,更加让他心颤的是对方肩膀上扛着的箱子。
    
        那是什么?
    
        维恩伯爵问着自己。
    
        “你这样的杂碎都活着,我怎么能死?”
    
        贡兰森撇着嘴角说道。
    
        接着,略微移动了火把,留在箱子外的引信立刻被点燃了。
    
        “你的东西,还给你!”
    
        贡兰森用力向前一掷。
    
        顿时,那箱子就好似被投石车扔出的一般,狠狠的撞向了维恩伯爵。
    
        周围的死士纷纷冲向了那箱子,希望以血肉之躯充当盾牌。
    
        而维恩伯爵则是脸色大变。
    
        他已经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了。
    
        毕竟,斯沃柯、鲁斯罕那里可是有着他给予的一批自.制.炸.药。
    
        到了现在,维恩伯爵如果还不明白斯沃柯、鲁斯罕早已经死了,而他从最开始就上当的话,那就真成傻子了。
    
        “快散开!”
    
        维恩伯爵疯狂的向着一边的立柱冲去,他很清楚只有站在足够的遮掩物后才能够活下来。
    
        同时高声的提醒着那些死士。
    
        那些死士可是他的重要筹码,绝对不容有失。
    
        不过,显然有些晚了。
    
        轰!
    
        巨大的爆炸声,在地下大厅内回荡着,十一个死士连带着倒地吐血的特鲁在烈焰、爆炸中粉身碎骨。
    
        整个大厅连连颤抖。
    
        而且这样的抖动,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不断的变得激烈起来。
    
        眼前的大厅,即将坍塌。
    
        躲在立柱后的秦然、警长约翰,与同样在爆炸中逃得一命的维恩伯爵开始急速的向着来时的入口奔去。
    
        “快点!”
    
        贡兰森大吼着。
    
        “警长、秦然阁下,快点!”
    
        一旁的年轻人也焦急的喊道。
    
        而五人都没有注意到那正对入口处的壁画上出现的裂纹,宛如蜘蛛网一般的裂纹,随着大厅的抖动不住的蔓延、重叠。
    
        最终——
    
        轰!
    
        整面壁画就这样的破碎开来。
    
        无法计数的黄金好似浪潮一般从墙壁后喷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