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一章 应对
    秦然离开了自己的住处后,在阴影中以冲刺的速度前往警察局。
    
        他需要知道舒伯克被炸掉的据点下是否有着密道。
    
        如果真的有密道的话,那么他之前的猜测就又多了一分肯定。
    
        当然也不排除这个密道是舒伯克留作他用的。
    
        而这都需要秦然去证实。
    
        秦然的住处距离警察局并不近。
    
        虽然同属一个区,但却是一个在南面,一个在北面。
    
        不过,在秦然全速前进下,二十分钟的时间,足够他清晰的看到警察局的轮廓。
    
        秦然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入到警察局内。
    
        名为‘埃文’的幕后者出现,让秦然越发的谨慎了。
    
        尽管他的猜测没有证实,但如果假设成立的话,对方处心积虑的谋求着晨曦教会积累了千年的财富,不论是明面上的身份,还是暗地中的布置,都不是他一个‘刚刚’进入到副本游戏中的玩家可以比拟的。
    
        例如:在警局内安插自己的人手!
    
        “混蛋!该死的混蛋!”
    
        “炸药这样的东西成为了帮派的必备物品了吗?”
    
        “为什么除去舒伯克那个混蛋外,其他的家伙也掌握着?”
    
        副警长雷斯垂德的咆哮声清晰的传入到了秦然的耳中。
    
        顿时,秦然双眼中精光一闪。
    
        果然不是单纯的为了让军队进入城市,而是为了制造混乱!
    
        如果仅仅是扶持‘代理人’的话,眼前的‘代理人’未免太多了一些。
    
        副警长雷斯垂德的咆哮还在继续着。
    
        秦然没有冒然的进入到警察局,而是在外面查看着。
    
        他希望以更加隐秘的方式询问。
    
        警长约翰和副警长雷斯垂德自然是最佳人选。
    
        而且,两人的办公室都是在二层,且隔壁相邻,而攀上二层的建筑物,对于秦然来说自然是轻而易举的。
    
        不过,就在秦然准备行动的时候,一个人走出了警局。
    
        卡尔!
    
        秦然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年轻的警察,虽然对方脱下了制服。
    
        看着一脸倦怠的对方,秦然缓步跟了上去。
    
        卡尔的目的地很明确。
    
        警察局提供的单身宿舍。
    
        这算是成为警察为数不多的福利之一,当然了,结婚后,还是需要自己租房或者买房的。
    
        而这对卡尔来说还太早了。
    
        至少,短期内他是没有考虑过的。
    
        起码要度过最近一段时间才行。
    
        一想到从上周开始‘黑手’吉米的失踪,到最近两天接连发生的事情,即使卡尔这样精力充沛的年轻人也是有些吃不消了。
    
        他最近三天只休息了不到十个小时。
    
        这也是他能够在最繁忙的时候,还被副警长命令回来休息。
    
        ‘我需要的是一头勇猛的狮子!而不是一只瞌睡虫!’
    
        副警长的话语,让卡尔感觉到开心。
    
        年轻的警察把这样的话语当做鼓励。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
    
        倔强、古板的雷斯垂德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语,本身就是赞赏。
    
        进入到自己房间的卡尔,直接将自己扔在了床上。
    
        下一秒,就要进入到梦乡,但在耳边却出现了呼唤。
    
        “卡尔!”
    
        “秦然阁下?!”
    
        迅速清醒,并且做出警戒姿势的卡尔,看着眼前的秦然,不由发出了惊呼。
    
        “您这是?”
    
        卡尔不解的看着秦然。
    
        他无法想通,秦然为什么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他的面前。
    
        “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必须要隐秘行事!”
    
        秦然的身份,以及之前的帮助,让卡尔愿意相信这样的话语。
    
        “那您找我?”
    
        并不愚笨的卡尔很清楚秦然在这深夜出现在他的宿舍内,绝对不是找他聊天的。
    
        “舒伯克的据点内找到了密道吗?”
    
        “找到了,很长的一条,直接通往下一个街区!”
    
        卡尔如实的说道。
    
        “直通下个街区?”
    
        “舒伯克是多会占领那个据点的?”
    
        秦然一愣,密道的长度让他联想到了更多。
    
        “一周前!‘黑手’吉米失踪的时候!”
    
        卡尔下意识的回答着。
    
        而在说出了这样的话后,卡尔就愣住了。
    
        年轻的警察想到了什么。
    
        一条能够通往下个街区的密道,完全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弄出来的!
    
        不要说是一周了,十周的时间都不一定能够完工,而这已经远远的超出了舒伯克建立那个据点的时间!
    
        “秦然阁下?”
    
        年轻的警察看向了秦然。
    
        “果然是早有准备吗?”
    
        秦然没有给予对方回答,心底略微的沉吟后,继续的问道:“我们的副警长带队去‘清理’其他的帮派了?”
    
        “嗯!清除了舒伯克后,副警长想要一鼓作气的将那些家伙全部的一网打尽!”
    
        “不过,那些家伙竟然和舒伯克一样有着自.制.炸.药!”
    
        “而且,似乎……他们对我们的行动了如指掌!就好似昨晚一样!”
    
        卡尔有些犹豫。
    
        但最终说出了从昨天面对舒伯克突袭失败后就有的疑惑。
    
        果然有内奸!
    
        听到卡尔的话后,这是秦然心底的第一反应。
    
        然后,秦然再一次开始评估那位‘埃文’的势力。
    
        毕竟,之前只是猜测,而现在则是证实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
    
        看着思考的秦然,卡尔又一次忍不住的想要询问答案。
    
        “发生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
    
        “牵扯了很多的人!”
    
        “所以,卡尔我希望你能够保密,谁也不能够告诉——你没有见过我,一回到宿舍,就陷入了沉睡!”
    
        秦然认真的看着对方。
    
        对方下意识的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却是点了点头。
    
        “好的,秦然阁下!”
    
        年轻的警察以极为严肃的神情,仿佛是起誓般的说道。
    
        然后,想到了什么的卡尔再次开口了。
    
        “秦然阁下,还有一件事……警长一天都没出现了!”
    
        “什么?”
    
        秦然一怔。
    
        “警长早上没有准时出现在警局内!”
    
        “副警长也派人前往了警长家中,亚当斯夫人说警长已经一周没有回家了!”
    
        “虽然以前也出现过这样的事情,但是这次……”
    
        卡尔说着,脸上就浮现了担忧。
    
        “我知道了!”
    
        “约翰应该是处理什么紧急的事情,没有来得及告知你们——我会去查看的!”
    
        秦然安抚着小卡尔。
    
        “记住我们的约定!”
    
        再次叮嘱了卡尔一句后,秦然快步的离开了警察局的单身宿舍。
    
        当秦然走出警察局的单身宿舍时,脸色迅速的阴沉了下来。
    
        警长约翰出事了!
    
        几乎是在卡尔说出警长一天没有出现时,秦然就有了这个猜测。
    
        至于发生了什么?
    
        秦然也是心知肚明。
    
        毕竟,昨天两人分别时,警长约翰可是说明了他要联合更多的人,然后追究舒伯克的事件。
    
        “该死!”
    
        “对方的势力比想象中的还要大!”
    
        “希望只是软禁,而不是……”
    
        秦然不希望一个正直的人因此丧命,即使他们相识的时间不长。
    
        ……
    
        贡兰森看着返回的秦然。
    
        秦然凝重的脸色让贡兰森迅速的猜到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必然是向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了。
    
        “怎么样?”
    
        不过,做为守护骑士的贡兰森,却没有丝毫的惊慌,他语气平淡的问道。
    
        贡兰森经历了太多太多。
    
        面对任何事情时,早已经习惯了波澜不惊。
    
        因为,他很清楚,惊慌失措不会给他任何的帮助。
    
        “请您再稍等一下!”
    
        秦然说着就走到了还昏迷的鲁斯罕的面前,径直用冷水对方弄醒后,很干脆的问道:“这些自.制.炸.药来自埃文吗?”
    
        “是!”
    
        看着斯沃柯的尸体和眼神冰冷的秦然,对方很配合的回答道。
    
        “应该不会错了!”
    
        “舒伯克的幕后支持者和‘埃文’是一个人!”
    
        一记手刀,将对方击晕后,秦然立刻就将之前自己的猜测告知了贡兰森。
    
        顿时,曾经的守护骑士也皱起了眉头。
    
        “军队吗?”
    
        贡兰森很清楚军队的可怕,即使是他也无法无视成百上千支火枪,更加不用说是还有比火枪更加厉害的火炮了。
    
        那完全不是血肉之躯可以抵抗的。
    
        他的无数朋友、同僚,都用生命证明了这一点。
    
        “我们需要一个计划!”
    
        贡兰森说道。
    
        “嗯!我们无法和整支军队对抗!”
    
        秦然很赞成守护骑士的说法,他一边思考一边说道:“但是我们也有着我们的优势……那个家伙最想要的东西——晨曦教会积累了千年的财富,在我们手中!”
    
        “至少……对方是这样认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