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白袍总管 > 第65章 帮主
    她很快恢复过来,忙扭头去看许志纯。
    
        许志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难以置信的表情凝固在脸上,不必去看气息,就知道他已经死了。
    
        她吓了一跳,扭头看楚离。
    
        楚离点点头:“我是杀了他。”
    
        “这……这……”陈思雨脸色大变。
    
        杀了许志纯,要面对整个惊云帮的追杀,他即使是国公府的府卫,也挡不住惊云帮的高手围攻。
    
        “你快走!”她忙推一把楚离。
    
        楚离道:“你呢?”
    
        “我……我……”陈思雨蹙眉。
    
        楚离盯着她:“你想留下?”
    
        陈思雨想了想,最终摇摇头,咬牙道:“那就一起走吧!”
    
        “其实……,未必一定要走。”楚离笑了笑:“你在惊云帮里有心腹吧?”
    
        陈思雨疑惑的看他,点点头。
    
        楚离道:“你觉得这是不是一个机会,掌控惊云帮?”
    
        “啊——?!”陈思雨难以置信的瞪大明眸。
    
        楚离笑了笑:“不可能?”
    
        “他死在这里,他们怎么可能……”陈思雨摇摇头:“况且我是一个女人,他还有两个儿子在,怎么也轮不到我的!”
    
        这超出了她的想象,从没有过这个念头。
    
        楚离道:“他两个儿子还小吧?”
    
        “嗯,都送到外面学艺去了。”陈思雨点头。
    
        “龙无头不行,群龙无首可不是长久之计,他们不能继承帮主之位,你身为少帮主夫人,理所应当继承帮主!”
    
        “不可能的,我是女人。”
    
        “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试试又何妨?”
    
        陈思雨疑惑的看向他。
    
        楚离道:“你一个女人,在这个世道想安全无忧,最好就是掌握权势,有惊云帮在手,我也能安心回去,萧姑姑也能安心。”
    
        “……真能行?”陈思雨犹豫。
    
        她不想做什么帮主,只想找个清静安全的地方安安稳稳过日子,但想想这个世道,哪里有清静安全的地方,弱小了就会受欺负,尤其自己的相貌,自古红颜多薄命。
    
        “与其便宜了外人,不如把惊云帮掌握在自己手上!”楚离道:“实在不行,你随我回国公府!”
    
        “……好吧!”陈思雨缓缓点头。
    
        楚离道:“当务之急是应付过这一关,先把惊云帮所有高层都招呼过来。”
    
        “嗯。”陈思雨点头,扬声招呼月儿进来。
    
        月儿一直守着门,听里面的动静。
    
        听到动静忙进来,看到许志纯躺在地上,吓了一跳,忙看向陈思雨与楚离。
    
        陈思雨道:“月儿,你去招呼胡堂主,跟他说马上过来!”
    
        “是。”月儿忙跑了出去。
    
        陈思雨扭头看楚离:“要栽赃到赵伦身上?”
    
        楚离看她一眼,果然不是凡品,这么短的时间就冷静下来,想到办法。
    
        陈思雨道:“或者说是他发病?”
    
        楚离道:“把他送回房间,装作不知道。”
    
        为了陈思雨的名声,当然不能让许志纯留在这里,他要无声无息的送回去,好在,许志纯要做的事见不得人,已经让护卫回去休息。
    
        “……”陈思雨心事重重的点点头。
    
        又胖又壮的雷堂堂主胡海很快过来,一进门,看到院子里的许志纯,脸色一变,忙走过去叫道:“帮主?帮主?!”
    
        他试了试鼻息,脸色阴沉下来,抬头看向陈思雨。
    
        陈思雨盈盈一礼:“胡伯!”
    
        “怎么回事?”胡海哼道,看一眼楚离。
    
        陈思雨眼一红,泣声道:“公公他……他……”
    
        胡海狐疑的看向楚离。
    
        楚离抱拳:“在下陈离,见过胡堂主。”
    
        陈思雨幽幽叹息:“如果这次表弟不在,我怕是没脸再活了!”
    
        胡海看向地上的许志纯。
    
        他是建帮元老,当然知道许志纯的德性。
    
        许志纯掩饰得再好,看陈思雨的眼神也隐隐不对,深知许志纯的胡海早就看出来了,只能暗自叹息,这种家务事外人插不进手。
    
        胡海叹口气,感觉无话可说,站起身:“那帮主他怎么会?”
    
        “胡堂主,是我动的手。”楚离道。
    
        他一步跨到十米外,倏的一闪再次返回原地,似幻如烟,快得令人以为他没动过。
    
        胡海一惊,这身法!
    
        他上下打量楚离,绝对是先天高手,后天高手绝使不出如此身法,却如此年轻,少夫人的这位表弟可不是一般人物呐!
    
        他脱口问:“不知表少爷何门何派?”
    
        楚离摇摇头,歉然道:“这个……”
    
        “明白了。”胡海点点头,应该是一些隐世门派,这些门派往往有技业惊人的弟子,行走武林低调神秘,对自身来历秘而不宣。
    
        他心情有些复杂,虽说帮主行事人神共愤,但就这么死了,无声无息,也实在太窝囊,而且死在一个年轻人手上,更是莫大的讽刺。
    
        陈思雨道:“其实,陈公子不是我的表弟。”
    
        “嗯——?”胡海又瞪大眼睛。
    
        陈思雨叹口气:“我当初行走武林时结识了一位好姐妹,是青鹿崖嫡传弟子,陈公子是她派过来的。”
    
        “难道陈公子是青鹿崖外传弟子?!”胡海眼睛瞪得更大。
    
        青鹿崖嫡传弟子只有女人,男人只能是外传弟子,但并非外传弟子武功就差,放在武林也很惊人,毕竟是四大宗派之一。
    
        不过,青鹿崖外传弟子是不准行走武林的,唯有嫡传弟子可以出崖。
    
        胡海明白楚离为什么不肯说自身门派了,一旦被青鹿崖知道,那就没好果子吃!
    
        楚离笑笑没否认。
    
        “怪不得……”胡海恍然点头。
    
        帮主的武功强横,即使色令智昏也不会毫无反抗之力,原来是青鹿崖的弟子,那就难怪了。
    
        “少夫人,你们赶紧走吧。”胡海叹息道:“趁着大伙不知道,赶紧远走高飞,云州城是不能呆了!”
    
        陈思雨摇摇头:“我不想走,惊云帮是云鹏的基业,我不能抛下!”
    
        “少夫人,你是想……?”胡海瞪大眼睛。
    
        陈思雨缓缓道:“是,我想接掌惊云帮,请胡伯相助!”
    
        “少夫人,你还真敢想!”胡海苦笑道:“你该知道这不可能的!”
    
        “事在人为!”陈思雨道:“现在公公身亡,惊云帮难道让给别人?”
    
        “这个……”胡海沉吟。
    
        陈思雨道:“一旦群龙无首,怕是谁也不服谁,惊云帮四分五裂就在眼前!……难道胡伯忍心辛苦打下的基业就这么没了?”
    
        “唉……”胡海长长叹息。
    
        帮主太强势,自己这些打江山的元老都被压制,导致帮内无人能服众,自己虽是元老,也是风雨雷电四大堂主之一,要说当帮主,定是反对者无数。
    
        没有一个能服众的,如此一来,谁当帮主都不服气,肯定各拉一帮人出去!
    
        偌大的云州城第一帮,一旦分裂,就是一块块肥肉,马上会被吞掉,惊云帮必是烟消云散!
    
        他脸色阴晴不定。
    
        如果少夫人当帮主,反而不会那么激烈,少帮主当初颇得人望,帮内有不少像自己一样的支持者,把对少帮主的支持转到少夫人身上,也未偿不可。
    
        少帮主待他亲近,他暗中照拂少夫人,一旦少夫人成了帮主,自己的地位也水涨船高,成为心腹,不会再被压制,比现在好得多!
    
        楚离一言不发,不想给人插手惊云帮内务的印象。
    
        “胡伯,惊云帮一旦分裂,大伙都难得善终!”陈思雨蹙眉道:“齐天帮绝不会放过这机会!”
    
        胡海缓缓点头:“少夫人言之有理!”
    
        惊云帮一旦分裂,他们这些元老必难得善终,即使归附齐天帮,齐天帮也不会放心,会暗中除去自己,以彻底掌控惊云帮。
    
        陈思雨道:“我一个弱女子,即使做了帮主,也只是一个名义,还是要靠胡伯你们这些元老,如果惊云帮因为我而灭,我死后没脸见云鹏!”
    
        “唉……”胡海叹口气,咬咬牙:“好,少夫人,我会尽力周旋!”
    
        “如此一切拜托胡伯了!”陈思雨躬身行礼。
    
        胡海忙摆手:“现在先把帮主的事处理好,要不然也是大乱子。”
    
        陈思雨道:“我会把公公送回他屋里,明天早晨再装作意外发现。”
    
        “……也好。”胡海点点头:“少夫人行事周密,说不定在少夫人的手上,咱们惊云帮会更进一步!”
    
        “我一个女儿家懂些什么,不过是一些小聪明,帮中大事还要依靠胡伯你们。”陈思雨摇摇头。
    
        胡海抱抱拳:“为少夫人的名声着想,我明天再行动!”
    
        陈思雨轻颌首。
    
        两人算是上了一条船。
    
        待胡海离开,楚离提起许志纯的尸首,一闪消失,很快再一闪出现。
    
        陈思雨长舒一口气,低声问:“我做得如何?”
    
        楚离笑道:“表姐确实有帮主之才!”
    
        陈思雨白他一眼,经历过今晚的事,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