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2.善与恶的彼岸(三)
    天才与凡人。

    两者并非对立的概念,而是相对却又统一的存在,天才孕育自凡人之中,因被大众所承认而凌驾于普通人之上,却又不见容于凡俗。大众羡慕且向往超凡脱俗之人,却又不愿舍弃“普通”,承担起天才必然背负的责任。

    两者相互依存又彼此对立,但从总体上来说,两者本质上都是“普通的人类”,在这一点上没有任何争议。

    但李林不同。

    就算有着人类的外表,能够正常的与任何人进行交流,过程中不会让人感到任何违和,但如今已经没有任何人会把他当成“普通的人类”。

    不是力量的问题。

    像七宗罪或是像高等龙族那样,有着人类的形态,却拥有怪物的力量的家伙也是存在的。可就算是那些家伙也只是身处“怪物”的范畴,他们的恐怖令人畏惧,却不至于绝望。李林则完全不同,他根本就是无底的深渊,光是站在边缘偷窥那仿佛要将一切都吸进去的深邃虚无,人们就会屈服于那过于庞大的压迫感,一切反抗和挑战的念头在其面前都会自行消弭。

    无所不知、全知全能的神意代行者,凌驾于众生之上的神权代理人。

    面对这样的李林,罗兰却当面直斥“就算是全知全能的天才亦有其局限性”、“大众将无上的权柄交给这样的天才未必合理”——

    他疯了吗?

    还是胆大包天?

    只听罗兰继续用平静但饱含力量的声音说到:

    “不可否认,改变历史进程,甚至创造历史的天才是存在的。但他们创造的辉煌与奇迹是凭空出现的吗?没有广大社会阶层的认可,没有那些成为社会基石的‘普通人’存在,不要说改变历史进程,推动社会变革,就连文明、历史、社会——这些构筑在人群之上的一切都不会存在。到那时,就算有一两个‘仅凭自己就能成就一切的天才’还存在,他们又能做的了什么?从头创造一切,创造天空大地和万物众生,成为新世界的神吗?或许他们能做到这一点,甚至能创造出‘一模一样的世界’,但原本的世界已经毁灭,不管多么相似,所谓的新世界,终究不过是模仿自然的人工园林罢了。”

    一口气说完后,喝了一杯水润喉,同时让听众们有足够的时间去消化和理解他的发言。放下水杯,他继续说到:

    “即使是我和我的组织也无法否定皇帝陛下的才干,不管是政治、经济、军事以及科学技术方面,没有人能否定您在所有领域的成就和才能。就成立国际技术输出管理体制一事的本意来看,也是为了防止技术被滥用而采取的预防性措施。就我个人的观点,这并没什么不对。”

    不管有没有李林和帝国的干预,就技术本身具备两面性的特点而言,成立专门机构加以管制,防止技术泄露被不法之徒滥用也是有必要的。

    最直观的例子就是制药、制枪、爆炸品。

    只要足够的生物和化学知识,加上足够的原材料和设备,搞出成瘾物质或炸药是非常轻松的事情。至于枪械,手艺好一点的乡下铁匠铺学徒工能给你打出一把滑膛枪,换成共和国家庭作坊的老师傅能打出一挺齐射炮。

    可以想象成瘾药物和枪支爆炸物在社会上四处扩散会是怎样一番局面,仅从治安的角度来说,从源头上管控相关技术知识的流出确实是比较有效且刻不容缓的办法。

    “但是,就像技术可以运用于造福社会,也能带来各种不幸与危害一样。这个机制在防微杜渐的同时,也会封闭整个世界更进一步的可能性。”

    这才是李林原本的目标。

    利用专利和技术指导来控制世界范围的技术进步程度和方向,用巨额罚金断绝任何脱离控制的技术发展和探索,如同摆弄盆栽一样,随心所欲的扭曲文明的进步,最终打造出由他一个人随心所欲摆弄的文明形态。所有人就像如今的帝国国民一样,只能服从于这一秩序,谁都无法逃脱。

    原本就算直接大声把这些话说出来,在坐的外国代表也会因为贵族主义的僵化与傲慢对此嗤之以鼻。

    那实在是太过庞大,过于超出想象的计划。

    那些被誉为拥有远见卓识的先能之人,所能预见窥测到的也不过是三五十年后的未来,至多不超过百年。一般的政治家能够准确预估到一二十年后的未来就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

    纵然将李林关于技术发展的计划直接丢到他们的脸上,光光“一两百年后的未来”这一句话就足以让他们哑然失笑。且不谈那遥远的未来和他们毫无关系,就算有关系,又有谁能准确预测到一两个世纪后,世界和文明会如何变化,国际地缘政治和秩序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已经超出了智慧和想象力所能触及的极限,被当做不负责任的笑谈或恶作剧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但现在不同了。

    罗兰前面的铺垫,此刻终于开始发挥作用了。

    一两个天才,不论其多么出众,其对文明的影响范围和时间跨度终究是有限的。

    但换成全知全能,且永存不灭的神明代理人呢?

    在“永恒”这个超脱全体人类想象边际的时间概念面前,一切算计和挣扎都是没有意义的。

    他甚至不需要谋划和行动,哪怕什么事都不干,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也足够了。在“时间”这个最强的盟友的帮助下,一切反抗乃至智慧生物本身最终都会在他面前消失。

    但他没有干等着,从建设亚尔夫海姆和财团开始,他就非常耐心的展开布局,通过大量推广超前技术使得正常技术发展出现断代,通过专利制度来遏制别国发展技术,而如今的技术输出控制更是胡萝卜大棒齐上,为的就是如罗兰前面所说,打造一个“能如同小孩子的沙滩城堡、老爷爷的盆栽一样,任其随心所欲控制的文明形态”。

    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对他来说却是轻松简单的小儿科。

    罗兰的发言第一次将巧妙遮蔽起来的信息摊在了众人面前,会议室内响起了小小的喧嚣,一直由皇帝操控的现场气氛,第一次发生了紊乱。

    皇帝万能,这是每一位与会者都铭记在心的。可皇帝拥有永恒的寿命这一点却被大家有意无意的忽略掉了。

    毋庸置疑,这是李林操作的结果。

    长时间高强度的的会议,不断的应酬,接连放出各种真假消息……通过让对手的大脑长时间在高度紧张状态下连续运作,进而产生精神疲劳和麻痹,与此同时在会议过程中不断用言语、文字、动作、表情变化来诱导对手,从而将“皇帝永存不灭”这一重要信息暂时化为听众们的盲点。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的提出协议内容,诱使诸国认同和接受。

    罗兰的一番话点出了盲点,外国代表顿时回过神来。

    这里每一个都是人精,他们不会猜不到其中的猫腻。虽然没有证据,更不想贸然得罪皇帝,但代表们对皇帝的态度,对协议的态度必然发生微妙的变化。

    纵然如此,皇帝依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他只是默默看着,如同欣赏歌剧的忠实观众。

    或许是被激情所驱动,抑或是想要抢在李林出招前将所有内容陈述完毕,罗兰的声音再次响起。

    “与会的诸国代表们,还有皇帝陛下。我们无意否认天才的价值,也不想在此就帝国过去的行为是否合理妥当展开辩论,我们的诉求只有一个:诸位即将签署的协议即将开启一个新时代的大门,这扇门一旦开启,一个时代即将结束。在进入新时代之前,难道这个世界没有尚未完成的事情吗?正因为是这样一个时代,才会出现众多文化和思想,这些难道要就此割舍吗?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协议一旦签订,头一个改变的东西必然是‘世界观’和‘价值观’。人们会不会因为这一纸协议,放弃了对未来的探索和认知,就此原地踏步呢?我认为,此刻新时代的大门尚未开启,我们依然置身‘麻烦又不便的世界’,就因为是个不便的世界,才能大家坐下来以平等的身份展开讨论,陈述各自关于未来的观点,对于世界的期望,才能探索出一条全新的和平共存之路。如果为了暂时的方便,草率的签字,会不会因此导致所有国家和这个世界陷入更大的不幸呢?既然是要决定全世界范围的技术流通,那光由政客发言合理吗?为什么不征求一下技术人员和普通人的意见呢?请在签订协议之前,让更多人知晓并发表自己的看法——这就是我和‘自由军团’所有同志,对本次协议的看法和意见。”

    在密涅瓦的带头下,会场内响起热烈的掌声。

    鼓掌的代表们一半是出于礼貌和敬意,另一半则是出于对帝国的牵制。

    这些人从心底里对发言中的某些部分并不怎么认同,但一致认为确实有必要在某些问题上需要对帝国做出牵制,罗兰的意见固然让他们有那么一点不舒服,但和帝国掌控世界未来的前景相比,这些都不过是小问题。

    有必要对技术出口转让管控协议做出某些修改——在罗兰的演讲之后,这样的气氛终于正式登上台面,并且成为大多数代表的共识。

    面对如此不利的局面,皇帝又会如何处理?

    代表们一边鼓掌,一边将余光投向皇帝所在的方向,等待着皇帝的还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