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5.祈祷者的对话(五)
    “这摆明了是一个陷阱。”

    “夜莺”挑起一侧眉梢,以此来表示对帝国的蔑视。

    “就算是瞎子都能闻出浓浓的阴谋臭味。”

    “没错,这是陷阱,是阴谋。”

    罗兰发出的感叹有些空洞,听上去不太像赞同。沉默了片刻,让感叹的余韵挥发干净后,他将脸偏向一旁的中年男人,提出一个听起来毫无意义的问题:

    “‘杜鹃’同志,你的看法是什么?”

    被点到名的“杜鹃”有些莫名其妙,这算是一个问题吗?

    很显然,并不是。

    没有任何犹豫,他给出了答案。

    “我同意‘夜莺’同志的意见,这很明显是一个陷阱。”

    一个拙劣、蹩脚、荒诞不经的破烂,甚至无法称之为陷阱,任何一个智商高于平均值的人都可以看破,轻轻松松绕开之余还能对始作俑者奉上花式嘲讽。

    帝国弄出来的就是这么一个玩意儿。

    情报将校?少数护卫?携带涉及国家战略核心的“绝密”级别文件在半夜出行?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

    外行人可能看不出什么名堂,可对真正从事情报工作的地下工作者来说,这里面充满了蹩脚的谎言和太多的破绽和漏洞。

    先不说把这种等级的机密情报带到外国间谍遍地的吕德斯是打算干什么。一个情报将校携带机密文件出行,就算不搭专机,也完全可以搭军列。没理由三更半夜只带着一小队士兵出门,更没理由把行动路线和时间表都泄露出去。

    帝国的安保网络如果松懈到什么机密都一股脑的往外泄,那帝国距离灭亡也不远了。可事实并非如此,帝国的情报安保体系依然稳如磐石,组织凝聚力、忠诚度、紧密度依然高到让人绝望。

    会流出这种蹩脚情报,布下这种傻子一样的陷阱,根本就是吃定了各个地下组织一定会咬钩。

    “他们其实也没有算错,各个组织确实已经被逼到了‘就算是假情报也要试一试’的程度。最新的情报显示,因为一连串的打击和镇压,好几个组织已经濒临崩溃边缘。如今他们迫切需要来自外界的援助来填补之前的损失,维持组织的运作,不过阿尔比昂的绅士和公国老爷们也不是什么慈善家。”

    国家与国家之间,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把这句现实主义外交经典名言套用在外国政府和各种组织之间的关系上也很适用,有时候还要追加“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之类的评语。

    如果拿不出足够份量的东西,那些骨子里都是现实主义的外国势力凭什么伸出援手?

    至于“自由军团”,目前暂时还没有被逼到必须做最后一搏的境地,可他们也无法置身事外。

    盘踞在吕德斯的各个地下组织并非都是“自由军团”的盟友,大部分时间还是以竞争对手甚至敌人的面目出现。但各组织以帝国为最大敌人这一点上是一致的,纵然不考虑团结统一战线的问题,放任帝国将这些组织消灭后,再把精力聚焦在自己身上也不是什么高明的做法。

    而且——

    “我对帝国此次行动背后的目的有些在意,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只是为了歼灭几个放着不管也会自灭的抵抗组织?难以想象那群效率至上主义者会干出这么没效率的事情。他们到底在盘算什么,有必要弄清楚。”

    随着罗兰做出总结,与会成员默默点了点头。

    #################

    “陛下,我不明白。”

    门格尔少见的穿着技术部门配发的西服式正装,一本正经的恭敬表情足以让一票与他熟识的人感到吃惊。

    会令人吃惊的还不只有他的着装打扮和态度,发言内容同样令人刮目相看。

    “诚如我们所预测的那样,皮耶尔.马赛有着极佳的资质,其潜力如果充分发掘,对整个计划的完成将发挥难以估量的价值。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他是忠诚的帝国士兵,让一介叛国者接触最高机密……”

    门格尔狂热的崇拜着皇帝,皇帝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理,任何敢于质疑皇帝的家伙都会遭到他的无情攻击。

    这样一位疯狂科学家居然会质疑皇帝……该说他终于神智不正常了呢,还是他已经厌倦了人世,要用这种方式来结束自己罪恶的一生?

    “你在质疑我的判断?”

    “臣下不敢!只是……”

    “门格尔,优秀的头脑和绝对的忠诚是你的优点,凡事都太过拘泥技术专家的立场,视野狭隘则是你的缺点。”

    李林摇摇头,从做出低头受教状的心腹身上收回视线,淡然的声音再次响起。

    “皮耶尔.马赛,他忠于帝国或者背叛帝国……这很重要吗?”

    正常情况下,这的确很重要。

    没有谁会希望集最尖端技术于一身的精锐机体被疯子或叛国者操纵,驾驶者必须有健全的精神和肉体,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发挥出机体性能,为帝国服务。

    然而,这并非正常情况,那架机体也并非一般机体。

    说是试做机,但并非通常意义上的“原型试做机”,用“特殊规格化试做原型机”来称呼可能更符合实际情况。

    “对那架机体而言,驾驶员的技术、心智、精神状态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有人搭乘’,而且这个人必须拥有极佳魔法师资质,对玛那的感应力,还有感受他人脑量子波的素质。除此之外都无所谓。只要搭上那架机体,只要在那架机体面前出现魔法师,剩下的就没有驾驶员什么事了。他就只能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哪怕是至亲至爱在眼前被杀。

    “可这样一来……”

    “你是担心这会促使他叛变?不用操这种心,机体本身设置有数重防护设施,没有专门的设备和专家是破解不了的。至于与恐怖组织私通,将重要的情报泄露出去……”

    李林竖起手指晃了晃,酷似讽刺嘲弄的笑容吐出令人胆寒的字句。

    “从被盯上的那一刻起,他就没有任何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