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3.狼(二十一)
    “不要会错意。”

    近乎于亲切的揶揄响起,脚步声紧追着马赛和“夜莺”。

    “我没有看不起‘崩坏’这个术式和相关使用者的意思,虽说技术员们把‘崩坏’贬的一文不值,但那毕竟是他们自己的观点,那些整天待在实验室里的家伙说的话本来就不能尽信。在我们这些身处一线者看来,一个合格的‘崩坏’使用者如果运用得当,其在战场上的价值足以媲美一个排的士兵,有时候甚至能动摇整个战场乃至战略。从这一点来说,看似无害又无用的‘崩坏’使用者,其实恰恰是最不能掉以轻心的一群人。”

    技术人员和前线人员的观点大部分时间都是南辕北辙,技术员们注重理论和性能参数,前线部队则偏向实用,尿不到一个壶里实属普遍现象。不过有一点双方倒是一致的,那就是无法实现量产的东西等同于废物。

    总体战的本质就是“大量消耗”,人命、建筑、武器、粮食、被服、零件、原材料……全部都是清单上的一连串等着被消耗的数字。任何不能大量生产和快速补充,不符合消耗战需求的,都不会走出实验室。像“崩坏”这种只能由极少数人运用,且效果可疑的东西,当然不会受到青睐。

    可在卡斯帕尔这些和“自由军团”打惯了交道的一线指挥官却很清楚,只要距离足够近,且施术者水平足够,“崩坏”使用者甚至能干涉没有特殊防护的天晶预存术式。这些家伙的数量固然很少,但只要运用方式对了,获得的回报也是相当惊人的。

    “棋盘上没有哪颗棋子是没用的,差别只在下棋者的水平,臭棋篓子拿着皇后也只会横冲直撞,好棋手则能用士兵吃掉国王。所以我绝对不会小看任何对手,哪怕对方是女孩和菜鸟的组合。人们不是常说么,就算是捕捉兔子,猛兽也是会拼上全力的。”

    数道寒光撕裂黑暗,马赛下意识的释放出“障壁”,试图以此当下自背后杀来的攻击。然而与“快闪开”的警告几乎重叠在一起,用玛那制造出来的小刀轻易贯穿了“障壁”。

    千钧一发之际,马赛紧抱住“夜莺”,在地上一滚,这才免于身上多出几个窟窿。

    变化系术式“飞刀”,与“冰刃”一样,是将玛那实体化成武器攻击对手的招数。这种魔法比“无形巨斧”之类单纯操作力场来攻击目标的术式更难,而且实体化之后会被视觉所捕捉到。相对的,在攻击力方面无可挑剔。高密度的玛那集中于一点时,本身就需要强大的力场来维持形态,再加上实体化之后,施术者的认知能力更容易集中,即使只有匕首大小,也能轻易贯穿“障壁”。

    “在实战中突然停下来可是大忌,那家伙是怎么教学生的?难道光顾着谈情说爱和在女人之间周旋,连基本常识都忘了教?”

    说话间几支光箭杀到了马赛的头顶,就在马赛想要转身躲避的时候,光箭像霰弹一样炸裂,由光箭组成的流星雨对准两人落下。靠着再次强化肉体,马赛勉勉强强避过了要害被贯穿,然肩膀和腰部多处被烧伤,不得不展开治疗术式对伤口进行紧急处理。可这也导致他们无暇展开“崩坏”来破坏新一波的攻势,一时间左支右绌的两人完全被压制。

    “夜莺”也不曾想到,对方居然精通多种术式,且能够娴熟的进行组合切换,最重要的是使用的都是高密度的玛那实体化攻击术式。

    实体化术式的结构并不算特别复杂,只是高密度玛那结构体的回路支撑连接点强度特别高,这就使得使用“崩坏”来破坏这类术式时会相对迟缓一些。如果是“冰刃”这类单一术式也还罢了,复数的“飞刀”之类就比较棘手了。数量众多,又是投掷武器,留给对手的时间可谓微乎其微。就算是“夜莺”这样的“崩坏”专家遇上这种情形都显得束手无策。

    很显然,这种攻击模式是针对专精“崩坏”的魔法师量身定制的。

    这个亲卫队上校很可能和“那个人”交过手,而且很可能是失败的那一方,否则不会持续钻研如何克制一种“纸上谈兵”的术式的作战模式,完成度还如此之高。

    自豪一闪而逝,紧接着“夜莺”便沉浸在思考之中,试图破解当前的状态。

    对手的强大毋庸置疑,身手好,反应快,属性上完全克制,遇事冷静沉着,不会被感情所左右。光是这些就足以称之为“强敌”,更可怕的是,这还不是他的全部实力,他还有压箱底的王牌没打出来。

    只要在前线待过,听过关于“魔弹射手”的战场传说,就一定知道那传闻中百发百中的“魔弹”。在传闻中,不论隐藏的多么巧妙,又或是有着历经百战而不死的强运及身手,在“魔弹”面前都是平等的,“魔弹”会找到你,将平等的死亡赐予每一个猎物。

    到目前为止,对方还没使用“魔弹”这一点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如果对方一上手就使用“魔弹”,战斗早就结束了——

    剧烈的违和感伴顿时窜了上来。

    如果是百发百中的“魔弹”,在不制造出致命伤的前提下打伤、活捉猎物也不是什么难事才对。

    可对方却放着方便有效的“魔弹”不用,采用更麻烦复杂的手法来消耗对手。

    这一点也不符合帝国军人的做派,一直以来,他们不都是提倡效率至上的吗?

    到底是什么理由让他不用“魔弹”?是发动条件限制,还是——

    某个假设掠过“夜莺”的心头,娇小的躯体剧烈颤抖起来。

    ###########

    “这个是……恐惧的气味呢,看样子那小姑娘也发现了我的目的,该说不愧是他的弟子吗?洞察力相当敏锐,直觉也很不错,战场经验更是难能可贵的丰富。不过该怎么说呢……嗯,果然还是太嫩了。”

    年轻很好,身体强壮,反应灵敏,记忆力和思考灵活程度都处于巅峰状态,这是生命最有活力、最强盛的阶段,也因此会错过和忽略某些东西。

    比方说,那个小姑娘察觉到这边还保有王牌未曾打出来,甚至还推测出了背后的意图。却未能察觉到敌人的行动其实是恰到好处的控制在比他们快了半拍的节奏上,也没能想通为什么在如此混乱的下水道里,敌人总是能精确的定位到他们,并且准确的制定和调整战术,连续不断地发动攻击。

    答案是嗅觉。

    犬科动物的嗅觉远比人类发达,其中狼的嗅觉灵敏度大约为人类的四十倍左右,甚至可以形成立体的感官。说得通俗一点,那就是狼之类的犬科动物是可以通过嗅觉去“看”的。

    通过分辨空气中残留气味颗粒的种类、浓度,狼能够“看见”曾经发生的事情、周围有哪些生物、其距离为多远、猎物状态的细微变化等等情报。卡斯帕尔的身上有一半狼族兽人的血液,自然而然的也遗传了这一种族天赋。通过分辨空气中飘来的气味,卡斯帕尔能轻易地锁定目标的位置,还能预判对方的精神状态。

    肾上腺素的多少、出汗量、失禁的臭味、血腥味、体温高低造成的气味浓度差——通过捕捉这些气味,加上迄今为止积累的经验,要判断出对方状态根本易如反掌。

    “如果再过十年,他们或许会更有看头一点,可那时帝国也变得更加强大和不可动摇了。他们虽然攀登上自己的巅峰,却也品尝到了人类的极限。说到底,会变老,会死亡的人类怎么可能超越‘永恒’呢。所谓‘打到帝国’不过是一群丧家犬为了抱团取暖而做的美梦罢了。”

    刻薄的嘲弄戛然而止,阴森森的气息猛地从卡斯帕尔身上膨胀、扩散开来,压迫向一旁的昏暗通道。幽幽的声音在下水道内回响着。

    “身为丧家犬的首领,你又是怎么看的呢?”

    “……从小时候开始,总是很难和你达成共识。这一次看起来也不例外。”

    迎着逼人的杀意,一名年轻人从黑暗中现身,只见他不慌不忙的抽出随身携带的长剑,堂堂正正的走了过来。

    “要说多少次都行,‘帝国的所作所为既不是正义,也绝非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