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3.狼(十二)
    应该说正如所料吗?

    下水道里空空荡荡,除了脚步声和流水声,最多只能听到通道风的呜咽和小动物的声响。通过强化系术式提升感官,在下水道里回荡的声音、流动的空气在“夜莺”脑海中勾勒出下水道内各处的情景。不管是昏暗的前方还是左右通道及拐角,全部都一览无余。

    伏兵;

    自动武器站;

    奇美拉;

    瓦斯发生器;

    诡雷;

    所有预想中会用来防御下水道的配置,一样都没出现。

    简直就像完全没想到会有人入侵下水道,让这里变成不设防一样。

    ——不对。

    这可不是“夜莺”认知中的帝国。那群该死的偏执狂总是不断追求完美,他们有大把的耐心去审视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环节,每一个漏洞,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直到不存在任何问题为止。他们就是这样一群狂热的细节追求者。

    很难想象这群家伙会在下水道不做一点防御设置,这种不合常理的违和感正在演化成警报,持续不断的嘶鸣,且音量持续增强,在“那个”出现的那一刻,警报音量提高到了最大。

    来不及出声示警,也来不及展开防护用的术式,强化系术式输出提升到最大,女孩的身影从原地消失,下一刹那,女孩揪住“知更鸟”衣领,一把将同伴掷向后方。

    “怎么——”

    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单词,“某种东西”在眼前划过,残留下的银光印上眼帘,眼看着水幕飞溅、狂风肆虐以及拦阻在身前的背影,“知更鸟”落入水中。

    “真是可惜——”

    下水道里回荡着一个满是惋惜语调的女声,只听她以叹息般的语气说到。

    “我原本打算那孩子再前进一步就把她双腿斩下来的说。”

    话音落下,又是一道银光在水面上绘出一个完美的圆形,下一刻,水面猛的凹陷下去,四周的水顺着突然出现的空洞流向下方。伴随着激烈的水声,一个娇小的身形从空洞中慢慢上升浮现。

    “晚上好,诸位叛乱分子。能不能帮个忙呢?”

    穿着防卫军制服的女孩面露微笑,被透明刀刃包裹的右手缓缓抬起。

    “请弃械投降吧。”

    “这还真是……难得的劝降啊,我一直以为你们都是先动手,然后再找尸体问话的。”

    “夜莺”的左手在背后迅速比划着手势,嘴里也毫无停歇。

    “初次见面,帝国的‘杀人玩偶’。”

    “这可真是……没想到我等‘塞壬’之名已经流传开来,这是何等荣耀。不过‘杀人玩偶’这种称呼……是不是有点过分呢?再怎么说,尊驾很快就会加入吾等的行列,这样侮辱自己未来的躯壳,不好吧?”

    女孩的笑容温文尔雅,可不管是发言内容,还是现场环境,都和那个如沐春风般的笑容格格不入。

    就连那个笑容本身也让人觉得不对劲。太过公式化、脸谱化,会让人莫名觉得那张脸和内心毫无关联,只是单独用来展现表情和发声的零件,叫人心生恐惧。

    事实也正是这样。

    “塞壬”是用活人的脑和金属躯体结合后诞生的杀人武器,所谓面容,所谓表情,不过是众多构成部件中的一部分。

    “尊驾似乎是相当优秀的魔法师,在吾展开‘冰刃’的瞬间就能准确感应到吾的位置,术式发动范围和速度,赶在那孩子被切掉双腿前使其脱离危险。就算是现在也一边用言语牵制对手,一边用手语给同伴下达指示。像尊驾这等优秀的素材,委身于毫无前途的叛乱组织之中,委实太过浪费。”

    纤手微抬,水晶或冰块一般透明的长刀指向“夜莺”。

    “为了不浪费那份才能,尊驾也加入吾等,成为永恒不灭的一员,为帝国效力吧。”

    “你说……什么?”

    “人类既脆弱又短命,不管怎么锻炼,不管怎么努力,巅峰只能短暂的存在。接下来就会衰老、衰弱,最终化为尘土消散。然而成为‘塞壬’的话,就能获得永不衰老甚至更为强大的身体,永远维持美丽的巅峰,这不是人类孜孜不倦追求的吗?”

    梦想永恒,渴望不灭。

    这是生命只有短短几十年的人类一直追求的东西,正因为生命短暂,才格外的珍惜生命,甚至想要超越死亡,超越世界的法则,成为永恒的存在。

    以“不会衰老”、“不会衰弱”这个定义来看的话,“塞壬”确实可以被称为除皇帝之外,最接近的永恒的存在。只要保养到位,不忘记定期更换零件和营养液,“塞壬”就能一直活动下去。

    可也就只是这样了。

    那副样子绝不能算是活着,也不能算是死了,连人都不是。

    将那样悲哀的样子说成是幸福,说成是人类的夙愿,无异是在踩踏“夜莺”的逆鳞。

    “你,给我闭嘴。”

    失去温度的声音里满溢出随时都会爆发的怒意。

    人类的确很脆弱,生命周期和精灵、矮人之类的长寿种族根本没得比,在真正意义上不朽的皇帝面前更是如同尘土般微不足道。

    然而要是人类变成皇帝那样的存在,或许还是灭亡掉比较好。

    强大又傲慢,没有良知,也不懂慈悲,不讲道理地夺走生命,不会反省,也不会后悔。

    为了得到一个魔法师的脑子,可以把整个村庄付之一炬,将无辜的人们全部烧成灰烬——就算做出这种事情,依然毫不在乎的皇帝,还有他的下属。

    他们只是一群蛮横的怪物。

    “为什么要拒绝呢?尊驾难道不知道吗?如今的尊驾是何等美丽炫目,那闪闪发光的样子任谁看了都会沉醉其中。如果不趁此刻舍弃那副皮囊,一旦成为‘塞壬’的一员,不要说一百年、两百年,在千年之内不断锤炼精进也不在话下。”

    “你给我闭嘴!!别人的人生和幸福轮不到操控死者、玩弄生命的你们来说三道四!”

    水面接连炸裂,厚实的墙壁也出现了龟裂,怒发冲冠的女孩紧盯着笑容依旧的杀人机器,满是恨意的漆黑声音在下水道中回荡。

    “绝不亲临一线,总是躲在后面操控死者,侮辱死者!也侮辱活着的人!除了皇帝,对谁都只是吐口水。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叫人恶心,约瑟夫.门格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