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2.小鸟(十四)
    人是会变的。

    不断的历练,不断的磨合,不断的检讨和反省会让人持续成长和改变。有时候会朝向正面前进,有时候也会朝着反面发展。就总体而言,基本上没有不变的人,只有改变的多少和方向上存在差异而已。

    某些人在经历刺激之后确实会发生激烈的性格转变,仿佛一夜之间变成了另一个人,性格温和的人会黑化成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十恶不赦的坏人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因此产生了“大人虎变,小人革面,君子豹变”这样的说法,可再怎么激烈的变化,人类也不可能变成“另一种东西”。

    就好像眼前名叫艾潘妮的女孩,之前马赛还只是将对方当成一个单纯又可爱的女孩,除了为帝国警察机构服务,和学校里、大街上的那些女孩没有任何不同之处。才不过一天多一点而已,马赛眼中的艾潘妮却已经变成了异常危险的存在。

    猛兽?

    怪物?

    生物兵器?

    杀人狂魔?

    才不是这些温和的玩意儿,或许这些很可怕,可艾潘妮却是凌驾他们之上的可怖存在。

    可怕和可怖,字面上差不多,两者的内在和等级却截然不同。

    龇牙咧嘴的猛兽,扭曲怪异的异形,拿着凶器、一脸崩坏笑容的杀人狂——这些只要看一眼就会明白是能够严重威胁到自己性命的危险存在,下意识的就会浮现出各种可怕的联想。可再怎么说,你依然还能保留有能够认知到危险的自我,留有能思考采取行动和做出反应的余地。

    可怖却完全不同。

    那种仿佛由死亡和恶意拼凑在一起,凝固成人形后四处活动,从根本上颠覆所有常识,连世界本身都要扭曲的异常,甚至会让一窥其内在的人丧失自我,脑袋里完全空空如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死亡团块走来走去,直至杀到自己眼前……

    根本无需正面对峙,仅仅是知晓其存在,感受到其在周围活动所散发出的气息,聆听那若有若无的呢喃,便足以让人不顾一切转身逃走。这便是可怖了。

    (……怎么可能,不害怕嘛。)

    一遍遍反复播放着“知更鸟”对自己的鼓励,借此让自己振作,可无论是他人的鼓舞还是自己的勇气,一旦过滤掉所有的杂音,窥视自己的内心,就只能看见没出息的自己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太可怕了。

    太恐怖了。

    如果能逃走,就算现在就抛弃一切也想逃出去。

    原本就不是什么当英雄的料。就算被骂成“胆小鬼”、“没骨气”,把这两天发生的所有一切全部忘掉,也想要逃出去。

    ——有那么一瞬间,马赛真心这样祈求过。

    然而,他却迟迟没有迈出逃走的那一步。

    为什么?

    不是为了面子、勇气、逞英雄之类孩子气的理由,这种连血气之勇都算不上的东西连一秒都撑不过去。

    也不是为了理念、信仰之类深奥遥远的东西,对第一次接触魔法师新论述的马赛来讲,那些东西太过虚无缥缈,根本不值得他为此赌上性命。

    那他到底为什么迟迟没有逃走?

    是因为某个人说的话吗?

    ——请你遵循自己内心的选择。

    ——谢谢你。

    (……不对。)

    不需要辩证和思考,马赛否定了这个假设。

    被他人期待,被他人感谢,确实让马赛感到有些高兴。因为那些话语,马赛头一次开始觉得自己是被人需要的,自己的行为是有意义的。

    可不管怎么想,自己也不是仅仅为了这种程度的东西甘愿献出自己生命的老好人。

    能够客服恐惧和求生欲,选择留下来参加那个疯狂的计划,一定是因为更加单纯的理由。

    也许那连理由都算不上,只是非常单纯、幼稚的感动。

    比如,那个时候,没了信念,没了怀疑,没了深思熟虑,没了不得不背负的东西,什么也没多想,纯粹因为发现了好笑的事情,“噗嗤”一声笑出来的单纯笑脸——想要将那样的风景更多的留在眼睛里,留在心里……

    (……)

    马赛自己强行终止了思考。

    按照这样的脉络继续思考下去,很可能面临尴尬且不愉快的结论。

    ——自己终究不是什么圣人。

    ——也不是什么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仅仅只是因为形势,因为被卷进斗争的漩涡不能自拔,因为不想那两个女孩被捕后把自己招供出来,基于自私的算计和幼稚的冲动而行事的凡人。

    ——这样的自己,什么都想要,却又什么都不愿放弃的自己,卑劣又渺小的自己。

    ——真的有资格站在那双坚毅的翠绿眸子身边,站在同一高度平视那纯洁的笑颜吗?

    面对这真实的答案和落差,马赛只能从中感受到强烈的自卑,以及连个发泄对象都没有的焦躁。

    (……真是差劲透了。)

    内心深处仿佛听见女孩对自己的唾弃,哪怕明知道这是自我厌恶的内心独白,马赛依然将对自己的谴责和女孩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

    微微摇头,将自怜自伤的感想从脑海中撇开,马赛咬咬牙,迈开了脚步。

    #############

    “从某个角度来讲,他确实有很不错的资质。”

    靠着二楼扶手,“夜莺”突然冒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语,好在一旁的“知更鸟”反应不慢,而且她也在思考同一件事。

    她们都在关注着周围的状况变化,也在观察马赛的行动。

    她们的确对马赛说了“交由他自己选择,并且会尊重他的选择”,那时候女孩们确实是发自真心对马赛说出那番话的,事到如今她们也不打算推翻自己说过的话。只不过她们同样也说了“人与人之间相互信任实属难事”。

    再怎么说马赛终究是个外人,几次还算良好的接触记录还不足以让他成为能无条件信任,把性命托付给对方的同志。另一方面马赛并没有接受过任何专门的训练,是个连菜鸟都算不上的鸟蛋,一上来就要应付老奸巨猾的秘密警察和最新锐的杀人机器,确实没办法让人放心。即便无关信任,她们也必须紧紧盯住马赛,万一遇上什么棘手情况,刚出现苗头的时候她们就能立即进行应对。

    就目前为止的观察来看,马赛的表现还算可以,最起码“知更鸟”认为还不算坏。

    可是从“夜莺”嘴里能听到对马赛的正面评价,这多少让“知更鸟”感到意外。

    “我以为你非常讨厌他呢。”

    “我确实讨厌他。”

    冷淡的声调没有任何变化,但少了几分情绪,多了几分理性。

    “讨厌是一回事,正确观察和评价是另一回事。从……接受教育开始,我学的第一课就是观察。”

    不论种类、规模、复杂程度是如何,施展魔法都是以“认知”为开端,认知自己和周围的世界,究竟打算如何改变、扭曲眼前的世界,引发出什么样的效果。越是优秀的魔法师,其洞察力也越是优秀。

    从刚才开始,“夜莺”就一直在观察房间内外的一切动静,根据观察的结果,排列出三个重点观察对象。

    其一是两分钟前进来的秘密警察。

    那家伙并不掩饰身份,穿着秘密警察的便装,戴着墨镜,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进来了。他似乎毫不在意这身打扮会吓跑猎物,还可能引诱潜伏中的对手前来刺杀或挟持他。

    事实上他很可能期望对手这么干,这样一来他就不必耐着性子一个个筛查,可以节约很多时间。这一点可以从他和马赛接触后的行动里看出来——故意站到容易遭受攻击且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的角落里,长时间停留在那里不换位置。与此同时,尽管隔着太阳镜看不到眼睛,但“夜莺”能清楚的感受到镜片背后野兽般的眼神。哪里适合藏身,可用的逃生通道有哪些,如何封锁,如何设伏,人群之中有没有形迹可疑的家伙……全都是充满攻击性的想法。

    这种披着人畜无害外皮的猛兽绝不可能是什么简单角色,恐怕是帝国社会秩序保障局的高级侦探,直接接受局长指挥的精英干部。所以才会被赋予相当大的权限来指挥搜捕魔法师的行动,而且还将另一个需要关注的存在派来辅佐。

    第二个需要关注和警惕的,就是正在人群中穿梭,疑似“塞壬”的女孩。

    说是疑似,但“夜莺”有绝对的把握断定那就是“塞壬”。

    活着的人——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哪怕是疯子或嗜杀成性的狂人——都不可能一边行走,一边像四周辐射出死亡的气息和临终呢喃般的呓语,而且还是普通人的耳朵完全无法听到,直接在特殊的大脑里循环播放的呓语。

    如果是一般的魔法师,没有经历过那个比一切地狱都更加凄惨、更加疯狂的地狱,没有在战场上感受过成千上万亡灵一起发出哀嚎的可怖场景,那个人的表现并不会比适才的马赛好到哪里去,脆弱一点的甚至会当场逃跑,乃至精神崩溃。

    如此恐怖的声音,“夜莺”却不止一次听到过,而且有段时间就算是吃饭时、入睡时,她也能听见亡灵们的呐喊,听见那些被拉进亡灵大军的战友们的临终遗言,一次次将那些承载着无辜者和战友亡魂的钢铁怪物埋葬,还来不及哭泣,来不及伤感就迎来下一次的战斗,投身于永无止尽的厮杀之中。

    在那片战场上承载亡魂,一边搜寻猎物,一边徘徊的钢铁怪物名为“军团”,是帝国一手打造出来的亡灵大军。

    如果“塞壬”如情报所说,是采用了源自“军团”的技术,和那支亡灵大军是同类的话,那么“塞壬”具备某些和“军团”相同的特征也不值得大惊小怪了。

    目前为止,“自由军团”还没有掌握关于“塞壬”的详细性能参数,但仅凭其传承自“军团”和投入短短几天就已经有好几个隶属不同组织的魔法师被杀这一点来看,“塞壬”的危险指数其实还高于那个秘密警察。只是考虑到秘密警察才是直接下令指挥的,这才将他排在最需要关注的位置上。

    排在这两号危险人物之后的,就是马赛。

    老实讲,一开始“夜莺”根本对他不抱任何期望,更不要说让马赛承担起撤离计划最核心的部分。

    就算他真有魔法师资质,真的不是人渣又如何?他终究只是满足于帝国支配下生活的胆小鬼和懦夫,所以就算要他帮忙,依然不可能承认他是同伴,仅此而已。

    不过——

    “一般人遇上这种情况,根本反应不过来吧。一直是优良模范国民的自己,居然是帝国竭力想要抹杀的异端什么的。别说用嘴说的,就是你把一堆证据甩到他的脸上,把集中营看守抓来招供。想要逃避现实的家伙就是不会相信,还会认为我们是基于某种目的编故事拉他上贼船。那小子心里多少也抱有类似的怀疑,但他没有盲目的逃避现实,而是一边听我们的讲述,一边分析状况。根据思考的结果,自己选择对他自己最有利的选项。从这一点来讲,他还不算太糟。最关键的是他有察觉到自己的怯懦和自私,却没有选择逃避,而是选择正视这样的自己。”

    “夜莺”没有告诉马赛,所谓“不带误解的与他人实现理解”,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能读取他人的情感和想法。

    马赛的困惑、自卑、焦躁不安、自怜自伤,还有为了跨过这些所产生的些许决意,“夜莺”全部都清楚的感受到了。

    “不是每个人生来就坚强的,相反大家都很软弱。能够正视自己的软弱和不足,努力改变自己,这正是成为大人物的重要资质……‘那一位’曾经这么说过。”

    “嗯哼,终于有一点承认他了?”

    “才不是,只不过既然他要承担起计划的关键部分,稍微提高一点评价也没关系。”

    声音还是冷冰冰的,嘴巴却嘟了起来,看上去有点可爱。

    就在“知更鸟”想要揶揄几句,调侃一下难得孩子气的“夜莺”时,一声巨响传来,院子里窜起一道巨大的火柱,原本就高度亢奋的青年男女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

    “那孩子真是守时。”

    “守时是个好习惯,我们也开始吧。”

    交换了一下眼神,女孩们走向沸腾的人群,不一会儿就失去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