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2.小鸟(九)
    离开喧闹的大厅,两名少女在走廊上快步行走,用压低了的声音快速交谈着。

    “你还真是喜欢做多余的事情。”

    “你指的是哪一部分?”

    “什么好男孩,好男人,和那种甘愿被饲养的家伙有什么好说的?”

    “夜莺”的语调保持着一贯的淡漠,言词中却满溢出怒火。

    好男孩?

    好男人?

    那种家伙也配?

    蒙住眼睛塞住耳朵对发生的一切不闻不问,安心吃着帝国分配的饲料,遵照帝国的指示完成每一个动作,没有帝国的指示,上了厕所后连屁股都不敢擦、裤子都不敢系上的家伙。就算有救命之恩,依然无法改变“夜莺”对马赛的恶感。

    “你不觉得根本没必要对他那么亲切吗?只要直接了当的警告他,乱说话小心没命不就行了?”

    “因为他一脸想要被人亲切对待的样子嘛。”

    “知更鸟”耸耸肩,摆出一个“真拿你没办法”的苦笑说到:

    “开个玩笑而已。说真的,如果没有谁去提醒那个男孩,他很有可能因为自己的无心轻率之举跌入深渊。可能是被流放,也可能是被处决……虽然这也是人生,但让一个好人就这样死了,未免太可惜。”

    “好人?他到底是不是好人,你根本不知道。”

    “我对自己看男人的眼力还是有点自信的,再说……他最起码不是坏人吧。如果是坏人,在你虚弱的时候可能就会向告密,或者对你图谋不轨。”

    “那不是坏人。”

    “夜莺”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用一副快要吐出来的表情瞪着“知更鸟”。

    “那是人渣。”

    “……很多人就连这点正义感都没有啊。”

    苦笑着摇了摇头,“知更鸟”正准备迈步前进,“夜莺”突然伸手拦住了她。

    “怎么了?”

    “知更鸟”压低声音问到,察觉到缠绕在“夜莺”身上的气息正在不断恶化,她也立即进入临战状态。

    缄默了足足有三、四秒左右,“夜莺”发出困惑的声音。

    “这个难道是……玛那正在减少?”

    ###################

    “术式构筑完成,中立玛那残留量剩余不足45%,持续减少中。”

    听着艾潘妮甜甜嗓音的报告,马赫点点头,下意识的将手伸向胸口一袋,结果摸了个空。瞥了一眼一旁眼睛一眨不眨的艾潘妮,怏怏然收回来的手深深陷入丰厚的头发里,用力抓了几下。没有任何感情的蓝眼睛紧盯着一排排“生命之源”的别墅式楼房。

    马赫的直觉告诉他,那个还在逃亡的魔法师一定会以此次体育交流会为目标,考虑到交流会的工作人员已经全部被筛查了一遍,连清洁工的家底都被细细查询过。可供潜入的身份只剩下参与活动的青年团员。

    或许有人会问观众呢?难道就不能买张门票进去妨碍别人放炸弹?很遗憾的,这是仅限青年团组织内部的交流活动,除了事前拿到邀请函的嘉宾,社会公众能进入现场的人数其实并不算太多,而且在现场严格的安保环境下,只有放炸弹的恐怖分子会得到“特别关照”,其他人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控之下,任何异常的举止都会在第一时间被发现。

    唯一能出入现场,还能获得一点私密空间和隐蔽行动机会的,只有参与活动的青年团员。

    既然如此,那就来试探一下吧。

    “如果真有魔法师混杂在里面,差不多也该感到周遭正在发生的异常现象了。他一定会思考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帝国方面察觉到了什么,这个聚会是不是一个陷阱。接着就该考虑是不是该在玛那完全消失前采取行动,或者干脆撤退了。”

    马赫悠然说着,视线瞥向一旁伪装成旅游大巴的监控车,里面的操作员正在监视着别墅群的动静,不管是玛那的异常流动还是人员的进出,全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在监控车后面跟着好几辆真正的大巴,不过里面可不是什么观光游客,而是全副武装的军人。一旦确认目标,就轮到他们上场了。

    “这可是一场耐力赛,沉不住气的那一方会输。”

    马赫长长吐出一口气,蓝色眼睛再次回到艾潘妮的身上。

    魔法的基础是玛那,没有玛那,或是无法与玛那产生联系共鸣,不能将玛那收集到自己身边,变成‘自己的东西’,便无法组成所谓的魔法术式回路。而且就跟电力及化石燃料等能源一样,越是能够收集到大量玛那,就越有机会使出规模庞大的魔法。这就表示即便是使用同一项魔法,但收集的玛那份量越多,发挥出强大效果的概率就越大。

    以上是魔法基础中的基础,在此前的战争中,帝国正是通过散布特殊的干扰粒子,妨碍魔法师与玛那之间的共鸣,从而成功将魔法对战争的影响削弱到最小,才能成功让战争按照自己的步调进行。在所有人的认知里,对付魔法师似乎就少不了干扰粒子。

    所以现在玛那的异常状态,是散布干扰粒子,不断提升浓度的结果?

    并不是这样。

    干扰粒子固然能阻隔魔法师和玛那之间的联系,可干扰粒子的效果太好,一下子就会让魔法师察觉,这样一来不但无法营造出马赫需要的“对手每分每秒都在积累焦虑”的状态,无法把对手一点点逼到走投无路,做出错误判断。更要命的是会干扰艾潘妮的感应能力,很难感应魔法师的特殊脑波图形。

    是故,此次作战中使用的是名为“纺轮”的术式,如同通过旋转纺车纺轮来控制纱线一样,收集处于中立状态的玛那能量,加以独占,导致置身术式有效范围内的其他魔法师无法施展魔法。与效果立竿见影的干扰粒子相比,“纺轮”见效速度较慢,容易控制节奏,而且不会干扰艾潘妮的感应能力,是将藏身青年团员之中的魔法师熏出来的最佳办法。

    “再过十五分钟,半径五百公尺内的玛那都将收集完毕,如果对面不是个迟钝透顶的傻瓜,差不多也该察觉到异常了吧。接下来他会做什么呢?趁着玛那还没全部被卷走,慌慌张张的将玛那聚集在身边?还是瞅准机会溜走?不……这些都是最蠢的选择,一下子就会暴露自己不说。连敌方究竟有多少人都不得而知。即便勉强处理掉一两个对手,可一旦最后被逼入绝境、遭到团团包围之际,又落入完全无法使用魔法的窘况,那就真的欲哭无泪了。真正有脑子的聪明人才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换做是我,一定会耐着性子待在人群里,等着对手上门,然后见招拆招。也就是说——”

    拉了拉外套下摆,马赫戴上礼帽,有气无力的说到:

    “不管怎么样,斗智也好,斗力也好,十五分钟后免不了一场短兵相接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