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25.死线(十八)
    斗争是生物的本能,唯有通过斗争,生命才能得以延续。

    即便是在极端绝望的环境下,为了活下去,生命依然会用尽办法寻找出路。

    那身姿可谓美丽,同时也很丑陋。

    当然了,正如并不是任何事有所付出必能得到对应的回报一般,生命每一次对死亡的抗争并不是总能从死亡的手掌缝隙中溜走,幸运儿只是极少数,而且还不是每一次都能保持好运气。

    生存竞争尚且如此,何况要和残酷的自然灾害对抗,更不要说和神意代行者进行生死对决。

    放眼望去,漫天尽是奇光异彩,仿佛诸神降临,圣灵逞威,抑或神明创世。

    那是毫无疑问的神迹。只是那神明乃不知慈悲为何物的残酷傲慢之神——死神。是故,其所显现的神迹,唯有地狱。

    此时此刻的天空是不折不扣的地狱。

    过去的世界大战中曾经用“三分天空七分血”、“凝聚疯狂而成的地狱”、“王牌的坟场”、“恶魔栖息的天空”来形容激烈的空中战场。可那些死亡率高到骇人听闻的地狱放到此刻的莱茵战线面前也只有黯然失色,仅仅是接近此处,生命都会如风中残烛般随时都可能熄灭,遑论涉足其中。

    想要在那个地狱里活下来,唯有依靠奇迹,或是奇迹般的力量。

    “嘁——”

    李克特神父险险避开地面上扫射而来的光束,来不及喘上一口气,身体立即下沉,一道七彩虹光从他头顶上方掠过。

    光是这样,就把李克特吓出一身冷汗。

    高出力粒子炮或许很可怕,无需直接命中,弹道擦过也足以将钢铁溶穿撕裂。可和那道七彩虹光相比,又算不了什么了。能够抵挡一下粒子束的圣灵布被那股力量擦过也会消失的无影无踪,虹光一闪,高山云彩瞬间消失无踪,人体更是蒸发得无影无踪,连续射击更是造成大气流动紊乱,在地面上掀起时速480公里的F5级龙卷风,远远望去就像是天空中伸出一只巨大的手搅动大地一般。躲避不及的人员和装备纷纷被吸入空中,转眼间撕成碎片。

    要不是顾忌威力过于强大,直击地面会造成巨大灾害,虹光的射角仅限于对空和地面平行的范围,地面早就变成地狱了。不过虹光做不到的的事情,狡猾的晶体们却能做到,晶体不断滑进下方死角,用交错的火线将目标逼进虹光的杀伤圈。

    就像古代狩猎巨兽的猎人们,用数量、怒吼和石制长矛将猛兽赶落悬崖一般。简单且有效的战术。要不是反应够快,他们大概早就被消灭了。

    能躲过那样的密集火力确实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可罗兰和李克特等人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从进入战斗开始,罗兰他们就一直处于被动防御状态,战斗打到现在,不要说靠近李林,反而被渐渐逼退。作战区域几乎每分每秒都在扩大,按照这种速度,最多再过两分钟就能把压箱宝的巨型术式阵列给卷进去。届时李林的胜利将彻底不可动摇。

    他们也不是没想过想要博一把,瞅准空隙一口气拉近距离,用近身战来缠住李林。可面对山呼海啸都不足以形容的凶猛火力,光是确保活着的基础上维持住现有的交战距离就已经难如登天。要突破能量的风暴,一口气冲进那个暴风眼里去和李林打近身战?那种场景大概只存在于幻想和梦境里。

    事实上,就连维持目前交战范围扩大的速度,不让整个战线一口气崩溃都已经越来越难。

    连续大过载机动不但会给身体造成极大负荷,还会快速累积疲劳。依靠奇迹之力可以恢复体力,受损的身体也可以快速恢复。但再怎么强的修复能力一旦跟不上损伤的速度,就会一点点被拉开距离,最终被彻底拖垮。更重要的是,哪怕是奇迹之力对精神层面的疲劳也无能为力,毕竟使用奇迹之力本身就会不断损耗精神,再加上持续高强度战斗,根本得不到喘息,他们正一点点靠近崩溃的悬崖。

    “诸位看起来已经很疲惫了哟。”

    亲切到让人脊背发凉的声音切入通讯之中。

    突破层层防护,切入通讯网络,李林以进入游乐场般轻松戏谑的语调说到:

    “我这边也有点累了,嗯,大概和热身到一半程度差不多吧。”

    弗兰西斯卡修女一拳垂扁一枚FAU,转身向天空中的李林比划着中指。

    “既然那么幸苦,那你快点死了不就好了?!!”

    “哎呀呀,修女爆粗口可是会让魅力值下降的。而且,那个台词也是我要讲的。”

    一记响指,倾注了高次元能量的虹光如暴雨般喷发。

    “如果你们能接受命运的安排,那么在既定框架下,你们怎么玩都没问题。可既然你们已经跨越了禁忌的藩篱,我也只能启动处理流程。”

    爆发的虹光之雨扫过天空,高速连射霰弹模式下的“第三次冲击”在精度和单发威力上远不如普通模式,然而不计其数的光雨却会增加命中概率,还会让防御者的计算处理信息量暴增,能更快的将对方逼进意识崩溃的败局里。

    “——!!!”

    剧烈的痛楚撕扯着李克特的大脑,微微张开的嘴巴发出无声的惨叫。

    一发霰弹擦中了李克特的左臂,手肘以下开始散发出七彩光芒,来不及多想,李克特立即用长剑切掉整个左臂。喷涌出鲜血的断臂只来得及在空中翻滚了一圈,随即迸发出七彩光芒,消失得无影无踪。

    要不是当机立断,斩下左臂,恐怕物质崩坏现象会一路蔓延全身。

    “复原!”

    咬紧牙关,吞咽下涌到嘴边的铁锈味,圣职衣爆发出耀眼的光芒,伤口截段面如同沸水一般膨胀起来,断掉的左臂、消失的衣袖——全部如时光倒流一般复原了。

    那是何等荒诞的一幕。

    比起被骂为“怪物”的李林及其下属,说不定使用奇迹之力收集周边物质重组出手臂和圣职衣的依斯卡略更像怪物。

    “居然连物质重组都实现了?研究进度相当深入呐。都做到这种地步了,也难怪有自信向神发起挑战。不过——”

    视野里浮现出李克特用力按住左眼的景象,讥嘲的笑声扩散开来。

    “代价似乎也不便宜。”

    李克特的手放下时,他的眼眶里已经没有眼球的存在。

    从眼窝到眼梢附近,异常的硬质化,变成疑似黑曜石的东西。

    “圣典中有关奇迹的逸闻中有这么一段记载:亲眼目睹天谴的女人,一瞬间化为盐柱(旧约圣经中罗德(Lot)的事迹。记载于创世记第11至14章,以及19章内)。肆意攫取虚假奇迹的人,暴露在天谴之下也是理所当然。”

    教会在再现奇迹的研究中,遇到的最大问题便是如何减缓为再现奇迹所付出的代价。

    勇者、圣人的逸闻一直都在流传,显现奇迹的基础早已存在,相关术式的开发也可谓一帆风顺,可只要一进入奇迹试运行阶段,仅仅显现一次奇迹便会让使用者化为盐柱。之后漫长的岁月里,研究方向大多围绕着如何延缓奇迹的副作用侵蚀展开,一直到最近才算是基本可以满足实战需求。不但作战时间大幅延长,奇迹的输出也相对稳定许多。

    可只要向奇迹之力伸手,就一定会支付代价。再怎么延缓速度,依旧会被奇迹侵蚀。更不要说这种高强度的战斗中一直维持奇迹高出力,被侵蚀的程度也会快速提升。

    这个问题教会清楚,李林也清楚。

    所以他故意不一口气提升火力,用无差别覆盖的火力歼灭对手。一方面固然是避免毫无意义的破坏以及彻底执行事前安排好的剧本,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掌握了这张底牌。

    破坏、复原、再破坏、再复原——这绝不是什么看不见尽头的消耗战。每一次重组复原都需要支付代价,持续积累疲劳和侵蚀会招致更多攻击,为此需要进行更多的重组……在这个恶性循环的尽头,只存在两种结局。

    “变成盐柱?还是直接消失?选一个吧。”

    一记响指,爆炸再次发生,弗兰西斯卡也失去了身体某部分。

    但这一次,破坏的力量出乎意料的来自于脚下,手刀勉勉强强赶在崩坏蔓延上来前斩下被虹光擦过的双腿,再次重组出双腿之前,左右两侧又闪现虹光。

    ——怎么可能。

    一边重组身体,一边拼死闪躲,但面对近距离爆发的霰弹攻击,根本不可能完全闪开。右臂还没重组完毕的双腿当场中招,手刀再次划过肢体,撕心裂肺的疼痛反复穿凿弗兰西斯卡满是难以置信的脑髓。

    “‘虹光的攻击仅限以李林为中心的半球体’?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可是会害死人的。”

    光线武器和形相干涉能力都是沿直线前进的,遭遇强磁场或高重力区域时会发生偏转现象,但绝不会突然“凭空出现”。

    能够让物质和能量瞬间跨过距离,从意想之外的地方发起攻击的能力只有一个。

    开启空间通道的能力。

    “游戏结束了,抱着悔恨和遗憾去死吧。”

    冷酷的宣告落下,光芒再次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