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24.一周(五)
    革命也好,战争也好,首先必须要有足够的钱拿来烧,之后才能逐条讨论可行性和细节步骤。

    经济、政治、军事——由这三者构筑出来的铁三角当中,经济总是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毕竟智慧生物一切行动都与经济息息相关,说的极端点,政治和军事也不过是名为“经济”的蜘蛛巢穴向外伸展出的蜘蛛丝罢了。

    哪怕是如今呼风唤雨的李林和亚尔夫海姆,起家时最愁的问题也是钱。为了弄钱,那会儿的精灵几乎啥都敢干(现在其实也差不多,只是下手更加隐蔽,更注重吃相),啥投机倒把、杀人越货、谋财害命、坑蒙拐骗、贩卖人口、走私违禁品……几乎和犯罪组织没啥区别。别看如今财团高级干部们个个衣冠楚楚,穿着漂亮的礼服,身上喷着高级香水,待人接物彬彬有礼,说话遣词用句比贵族还贵族。这些陪着财团一路走来的干部几乎个个手里都有几条人命,间接死在他们手上的更是不计其数。

    一直到走完了伟大无产阶级导师笔下“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的原始资本积累阶段以后,财团才开始以文明人和慈善家的面目出现——尽管在提出改善劳动环境之前的四个月,财团的私人武装部队还在镇压要求增加工资的罢工工人,某位亲卫队队长还亲自带队把工人领袖拖到墙根下用火焰喷射器烧死,更离谱的是这位队长还要求某个给水防疫部门研发一种巨型奇美拉,身高167公尺,体重九万吨,体内有原子炉一样的器官,口吐放射能火焰,专门用来镇压罢工……

    靠着种种血腥激烈的手段和一系列胡萝卜与大棒交替使用的策略,财团得以快速积累起大量财富展开下一步的行动,最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局面。

    罗兰想要在亚尔夫海姆的眼皮子底下建立民主共和政体也好,建立捍卫这个政体的武装力量也好,发展地下组织也好,宣传平权思想也好,首先要解决财政问题。

    “那可是一笔相当庞大的金额,大到会让一个国家的财政出现危机,一不小心甚至会引发某种程度的经济危机。别说当前已经半个身子探出悬崖的查理曼,其它国家也未必能承受这种负担。要想凑齐这笔钱,途径无非三种。”

    用白兰地润喉后,李林说到:

    “复制财团的发展路线,激烈的改革,还有就是像各国政府寻求资助。”

    “哪一样都欠缺可行性呢。”

    尼德霍格回答到。

    且不论亚尔夫海姆是否会允许一个敌对势力建立起来,财团对市场、技术专利、销售渠道的垄断就足以断绝任何企业商会向上爬升的念头,更何况亚尔夫海姆自己就很清楚那些花招及弱点,以其一贯的护食做派,那些模仿者在打响名头之前就会被财团打爆脑袋。

    改革或许是一种不错的路径,剔除国家各种病灶的同时还能将那些非法聚敛的巨额财富投入到经济建设和国家运营当中,为死气沉沉的查理曼经济注入一股活水。不过这里有个问题,即尺度的拿捏——不触及深层的改革无法有效震慑那些寄生在国家经济命脉上的既得利益集团,还会招致民众的不满,更无法革除弊病和获得足够的资金,最终里外不是人,遭到所有人的敌视;太过激烈的改革则会让诸国感到恐惧——没有哪个贵族喜欢看到另一个贵族被一群泥腿子砍掉脑袋的,哪怕对方和自己没有关系甚至一直关系都不好,因为没准自己领地里的泥腿子会受到鼓舞,干出同样的事情。为了自己和家人的脑袋不至于搬家,为了维持目前的生活,国王和贵族老爷们会很乐意看到防卫军的大炮把万恶的民主共和政体轰成渣渣。

    至于最后一种选择……十分遗憾,还是没什么机会。或许之前各国还有扶植查理曼的想法,但教会的介入、政变、和谈实质上的搁浅以及莱茵战线包围圈的完成已经彻底断绝了这种可能性。大家都不是傻瓜,眼看着查理曼这艘破船即将倾覆,还有谁会借钱给他们呢?

    “也不尽然。”

    李林转过身。

    “实际上,第三种路线是最具可行性的,也是罗兰必然会选择的方案。”

    “可是……谁会做这种毫无收益的赔本买卖呢?如果说之前是为了自身安全,在查理曼覆灭已成定局的现在,继续投资查理曼等于是把金币扔进下水道,他们能够获得什么?”

    “自由。”

    李林笑了起来,嘲弄的笑容。

    “为了他们的独立和自由,各国会很愿意在这个政体身上砸钱的。”

    喜欢干涉别人,同时又讨厌被别人干涉——此乃人之天性,个人是如此,作为人群集合体的国家也是如此。没有哪个国家会喜欢平白多出一个“粑粑国”的,就算是崇拜并热衷于服从强者的日本,也是在昭和时代被美帝粑粑砸断了脊梁后才跪舔的(其实昭和、平成时代日本私下小动作也不少,把‘鬼父’赶出去的念头一天都没消停过)。而神圣吉尔曼尼亚帝国的出现不仅意味着各国零和博弈的传统地缘战略步入终结,一个由超然诸国之上的“指导国”掌控国际政治的时代到来,同时也意味着各国原本用于阻挡财团入侵的关税壁垒还未问世就要胎死腹中,以财团的技术优势和侵略性,各国经济命脉落入帝国之手只是时间问题。至于军事解决……且不说胜算几何,一旦爆发战争,世界必然会化作荒芜的废土,届时所有人都是输家。

    比起什么都不做,就这样束手待毙,又或是激烈反抗,结果一切化为乌有,让某个人、某个“英雄”挺身而出,吸引帝国的注意力,自己则在幕后运作一切显然更合理也更安全。

    “就算如此,也不过是投机,甚至形同赌博,而且还是胜利希望渺茫的哪种。”

    “没错,就是赌博。只要罗兰展示出能与我们对抗、甚至是取胜的可能性,诸国一定会在这匹黑马身上押注。而只要压过一次注,为了不使之前的投资白白浪费,他们就必须继续投资。而最先投资的第一笔资金就成了促成双方结成紧密关系的要素。”

    正如之前所说,诸国并不乐见有谁爬到他们头上指手画脚。他们虽然会暂时臣服于李林强大的力量、缜密又华丽的战略以及防卫军强大军力之下,但这些习惯于发号施令的人们并不会乐于接受这种状况。如果可能,他们当然希望李林与其所建立的帝国垮台,再不济有人能够对其进行制约也是好的。但是他们缺少那样的力量,也没有愿意为之一战的决心。

    因此,诸国一定会一方面对帝国表现出服从的态度,一方面又急切的寻求一切可以遏制帝国的势力。是故,国王和贵族们也能与民主共和政体愉快的相处,互相帮助。

    “当然了,他们不是傻瓜,也不是肯在没有胜算的弱者身上砸钱的慈善家,所以为了促成这些吝啬鬼打开钱包下注,黑马必须展现出令人心动的价值。也就是通过一场战术上的大胜,向世人展示除了我之外,还有其它可选择的未来,从而让吝啬鬼心中权衡利弊的天秤向罗兰那边倾斜。”

    “所以,他才会和教会一起参与即将到来的大战。”

    尼德霍格微微蹙眉,皱起的眉宇间透出微妙的杀气。

    他一直以为罗兰与教会联手仅仅是一种权宜之计,是为了增加胜算而采取的结盟行动。而现在看来,不仅是教会,就连亚尔夫海姆,就连这.位.大.人都想拿来利用。

    何等猖狂!

    何等不自量力!

    更重要的是,那个连杀人都会犹豫踌躇的罗兰,曾几何时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

    ——危险的家伙,必须排除。

    激烈的杀意在身体内酝酿,背在身后的拳头不知不觉间紧紧攥住。

    下一秒,杀意烟消云散。

    “恐怕教会也抱有类似想法吧,就算他们同样不喜欢罗兰,也不喜欢民主共和,但是对我的恐惧和憎恨远远超过了对罗兰的不快。为了打到我,不管是神也好,魔也好,只要能利用的全都拿来利用。将命运全部压在这千年一遇的大赌局上,成也好,败也好,所有人只求这一夜一醉的狂欢,全身心投入这场一心不乱的斗争,哪怕接下来就要坠入地狱也在所不惜。”

    像是叹息又像是恍惚的声音在空气中慢慢扩散开,将杯中剩余的酒一饮而尽,微闭的双眼再次睁开,带着绝对的自信和傲然,神意代行者大笑着发出了宣言。

    “很好,非常好。既然他们已经把命运押上了赌桌,那就如他们所愿,摊牌吧,分胜负吧。我会让他们在我的掌心里尽情起舞,直到尽兴为止。然后我会让所有人见识到——与神为敌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他的语气是如此笃定,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没错。

    他是神的代理人,他所说的每一句话理所当然会实现,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从违抗。

    一旁的亲卫队队长按捺着内心的雀跃和激动,深深弯下腰,为独裁官的决断所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