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6.要塞VS要塞(二十八)
    通常意义上的要塞乃是防御设施,为扼守险要之地所建设,拥有多重防御体系,充足的自持能力和兵力——此即为要塞。所谓的移动要塞,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相容于传统的要塞定义。毕竟这是一种明显以进攻为意图设计、制造出来的大型设施。从用途和设定的战术上来说,所谓移动要塞更类似航空母舰,是一种移动的前进基地。只不过这条航母块头大的惊人,还有着通常航母所没有的厚重装甲及大口径重炮,以这些属性上来讲,移动要塞最接近的,其实应该是旧日本帝国海军“伊势”号、“日向”号那样的航空战列舰。

    既拥有作为前进基地的机能,骨子里却是大舰巨炮主义的老一套,这才是移动要塞这种非鹿非马的怪物的真实面貌。

    另一个世界的历史里,航空战列舰的战争经历和结局可不怎么好,两条伊势级航空战列舰除了向日本本土输送物资的“北号”作战以外,完全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战绩,最后还被米鬼堵在吴港大本营里,连带着金刚四傻仅存的榛名号在内的联合舰队最后一点骨血一道被炸沉了。战后除了苏联红海军的“载机巡洋舰”之外,再也没有谁玩过这种四不像的怪物。追根溯源,所谓航空战列舰到底要用来干什么就是一个没人说得清的问题,哪怕是毛子那三级8艘载机巡洋舰,其定位也是用来驱逐北约反潜机,掩护红海军庞大的核潜艇舰队(库兹涅佐夫级也不例外,其定位依旧是担负防空、反潜、反舰任务的航空巡洋舰,红海军真正意义上的航母是未建成的乌里扬诺夫斯克号)出海作战。而火力、防空、装甲防护不如战列舰、舰载机性能、搭载数量、回收能力连护航航母都不如的“航空战列舰”到底在对手完全掌握制空权的战场上能派上什么用场,只怕连始作俑者IJN自己都说不清楚。最终落得个昙花一现的下场,只能说在设计阶段就已经注定了这般结局。

    说到底,想在有限的吨位、预算内制造出一种“干什么都行的万能武器”,本身就是事倍功半的妄想。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这种一头是刀,一头是叉的“万金油”式武器最终必然落得个折戟沉沙的结局。伊势级航空战列舰名义上虽然拥有战列舰火炮的同时又拥有了舰载飞机,但是飞机起飞后无法通过飞行甲板回收,其效能受到比较大的限制,其飞行甲板前高大的上层建筑与烟囱的排烟严重影响飞机起飞作业,而且战舰火炮的运作也受到限制。被公认为失败之作。同样的案例还可以借鉴一下F-35战斗机。哪怕是不差钱且掌握核心科技的美帝,其雄心勃勃的“联合攻击战斗机”计划最后搞成“肥电”那个鬼样子,除了军火商和国会山元老院一贯的猫腻,其“一种战斗机包打天下”的设计理念也是祸根。其它更不用说了。

    可如果是这个拥有魔法之力的威尔特世界,“要塞飞上天”这种事不是空想而是现实的话,一切又另当别论了。

    连战舰都能飞上天,只要解决输出和内部空间分配上的问题,哪怕是块超大的板砖在天上飞,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现象。技术早已存在,当技术发展到突破那几个节点之后,性能的飞跃性提升自然水到渠成。以移动要塞这种“给浮游要塞加装推进装置航行”,说到底不过是放大了的大舰巨炮主义,远谈不上是战术变革,但其带来的视觉和心理冲击确实不容小觑。

    更不要说——

    “居然是雷电术式?”

    侦测结果让坎普中将颇为意外,有那么一会儿还认为是不是机械故障,或是执勤的观测部门工作时间饮酒,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这才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防卫军的炮弹装药是TNT,即使遇到明火也只会缓慢燃烧而不会像苦味酸、硝化棉一点就炸,正常情况下只有雷管引信才能起爆,故而被称为“安全炸药”。以防卫军军工生产体系的严格质量管控,绝不可能出现不同型号、不同批次、不同口径的炮弹引信都出现问题的情形。唯一合理的解释是,在某种外力的干涉下,引信提前起爆了。

    这个外力就是雷电术式。

    “高压雷击促使引信早爆吗?这下可有点麻烦了,如果雷击术式遍及整座要塞,粒子炮也会因为电磁场的干扰导致粒子束弹道扭曲或是散射,根本无法对要塞形成有效打击。”

    “可他们是怎么实现那种输出的?”

    副官不解的问到:

    “以他们的技术水平,怎么可能做到这个地步?”

    即使是防卫军自己的移动要塞,在防护、机动、火力三大性能指标之间尚且不得不做出妥协,通过牺牲部分指标达成整体性能的均衡。查理曼却搞出这么一个能打能扛,像是MT一样的东西。这简直匪夷所思。

    除非——

    “恐怕那个要塞的表层防护相当脆弱,内部全挖空了用来填充天晶吧。”

    坎普中将冷笑了一下,一旦被看穿,强大如移动要塞,也不过是个纸老虎罢了。或许这只纸老虎还有咬人的功能,但你火焰喷射器在手时,又有什么值得恐惧的呢?

    “雷神之锤发射准备!通知上方的舰队回避!”

    “敌军要塞发生高能量反应,这是……是战略级攻击术式!”

    “什么?!”

    战术情报管制官只来得及发出一声轻呼,灾厄便降临了。

    “术式运行良好,玛那填充,到达临界值。”

    主炮炮术军官转身报告,凛然端坐指挥席的沃邦元帅微微点头,白发老人空洞的眼神凝视着画面中耀武扬威的军舰,又望向另一个界面里不断悦动的雷光,一股仿佛要烧毁一切的怒火在空洞的眼瞳里攒动。

    “发射。”

    年老的雄浑音调在要塞最深处回荡,身穿长袍的高位魔法师们一道吟唱出最后的术式段落,早已蓄势代发的青白光球绽放出前所未见的强烈光芒,下一刻消失在天空的彼端。

    透过光学术式转播的现场画面在神鹰之城的指挥室里投下耀眼光芒,不光照亮了洋溢着查理曼王家风格的奢华装饰空间,也照亮了沃邦背后的三具棺材——其中有两具已经合上。

    神鹰之城的主炮“神鹰之喙”是一门1200㎜口径的球形闪电炮,炮口内铺设有12块专用于启动战略级攻击术式的超大尺寸天晶,一经启动,互相叠加、干涉的12组大型雷电术式会在炮室内制造出球形闪电,再经由电磁轨道向指定目标发射。所以这门超级大炮本质上也是一门电磁炮。

    经由术式干涉形成的球形闪电主要成份是高温等离子体,其质量非常轻,经由电磁轨道加速后初速高达秒速5公里,尽管没什么质量,附带的动能杀伤效果也非常轻微。但其本来就不是依靠动能来达成破坏效果的武器。

    经历3秒征服15公里的间距后,1.2公尺的球状闪光结结实实的砸在明斯特号轻型浮空巡洋舰右舷。120㎜厚的主装甲在18000摄氏度的高温下连一秒都没撑过,与高温等离子体接触的部分径直蒸发汽化,不论是钢铁、身体组织、还是弹药都没能拖延住高温球体的脚步,直到那个发出致命光和热的球体从左舷钻出,一头扎进远方的地面爆炸为止,黑烟和火焰才从贯穿船体的大洞里喷发出来。失去控制的轻巡洋舰在空中描绘出一段垂死挣扎般的扭曲航线后,最终如同折断的利剑一般坠入地面。巨大的撞击和金属骨架歪斜的声音一直传到几公里之外,与那种震慑灵魂,让人思考陷入空白的轰鸣相比,未能及时脱离战舰的船员的临终哀鸣实在太过微不足道。

    “明……明斯特号爆沉!!”

    战术管制官如梦初醒般的声音蒙上一丝惊慌的苍白色彩,他的话音刚刚落下,明斯特号扭曲的残骸整个爆发了,诱爆弹药的火焰从每一条缝隙喷发出来,冲击波的裹挟下,金属挣脱了框架和焊接的桎梏,朝着四面八方迸射。无数拖着浓烟和火焰的碎片在空中描绘出黑色的抛物线,在一双双惊恐万状的眼睛里坠落,巨大的黑色蕈状云扶摇直上。可怖壮观的画面如同火山爆发一般

    整个战场一时间陷入了沉寂,只剩下浮空要塞的低沉运转和明斯特号焦黑龙骨发出火焰呼啸,时不时还加入一些金属骨架坍塌发出的哀嚎。几秒钟后,查理曼一侧的阵地爆发出震天响的欢呼。

    无数查理曼士兵挥舞着头盔军帽叫喊着,胆子比较大的几个甚至不顾敌军机枪和狙击手的威胁,跃出堑壕,挺直了身子向威风凛凛的空中要塞敬礼。

    在这一刻,查理曼军人所有的郁闷、不快、压抑都得到了释放,敌人并不是不可战胜的,只要拥有足够先进的武器,查理曼人一样能把尖耳朵鬼畜按在地上磨蹭。

    而对防卫军官兵来说,明斯特号的陨落虽然不至于打击士气,但实实在在的烙印在他们心里,特别是那些意志本来就不怎么坚定的四等公民,原本一滩死水的麻木心灵在空中战舰坠毁的那一刻泛起一丝丝涟漪。不久之后,这种微妙的变化将在后续战斗中展现出来。

    现在,防卫军要做的不是照顾四等公民的心理状态,短暂的思维空白过后,羞辱、激愤、报复心,一起沸腾着发作出来。

    “让基谢尔带着他的人让开路去干正事儿!那块大石头就交给雷神之锤来对付!”

    坎普中将断然下令,一分钟后,这道命令便传递到旗舰戈本号的舰桥,顿时掀起一阵轩然大波。

    坎普的本意是让第一巡洋舰队将攻击目标转为地面突击兵团,同时也免受雷神之锤的波及。而且尽管心里不舒服,要塞守备司令也还顾忌着大局和空军的颜面,没在电文里说什么刺人的话语。可刚刚损失了一条战舰,脑袋还有点发懵的舰队司令收到这条讯息时,他的反应就像被人扇了一记耳光。在他看来这是来自友军的羞辱,是对空中舰队拙劣表现的嘲讽,只有用敌人的鲜血才能洗刷这种屈辱。要不是考虑到军种部队间的协调,还有雷神之锤发射在即,差点气爆血管的舰队司令大人绝对会带着一票复仇心切的战舰和“神鹰之城”死磕到底了。攥着那张通讯电文片刻后,基谢尔中将咬着牙下令舰队转向。

    “为何要让两个平级又互不隶属的主官来负责防线核心区域的防卫工作?这种隐患众多的安排既不合理也没有效率,只能认为是我军总参谋部集体醉酒后做出这项任命的。”

    ——战后,帕西法尔在关于此战的回忆中如是写到,紧接着笔锋一转写下了一段让人乍一看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文字。

    “直到1周之后,人们才会察觉这看似破绽百出的任命布局后隐藏的用意,以及我国我军在战争布局上的深邃脉络。”

    而现在,和众多置身战场之人一样,精明的帕西法尔也只能将精力和心思用于调整舰队队形,警戒空中等眼前事务之中。

    “居然用要塞炮对轰,这真是最疯狂最愚蠢的战法了。”

    忙里偷闲中,帕西法尔丢下略显刻薄的评语,这句话日后也成了对两大要塞对决之战的最经典评语。

    “反重力分解弹装填完毕!”

    “炮组成员退避完成!”

    “风速、温度参数输入,炮身俯仰调整完毕!”

    “输电线路正常!磁场安定!”

    “最终安全装置解除!”

    “雷神之锤准备完成!”

    坎普中将死盯着画面里还在不断逼近的“神鹰之城”,花岗岩一般沉稳浑重的声音响彻指挥室。

    “发射!”

    下达命令的同时,红色闪光撕裂大气,冲击波和爆音横扫战场,远处站在堑壕边缘的查理曼士兵猝不及防间被冲击波弹飞,摔断肋骨者有之,头破血流者有之,但已经没人去在乎这些小事了。

    笔直的红色弹道没入浮在空中的庞然大物,灾厄也随之降临。

    黑色球体突兀地出现在神鹰之城底部,直径500公尺,连光线都予以扭曲的反重力场内所有物质的质量在百万分之一秒转换为负数,构成物质的原子、电子间相互吸引力完全消失,所有的一切全部被还原为原子尘——用通俗的说法,即是灰飞烟灭。

    岩体、术式、人体、弹药——所有的一切犹如被海浪冲刷的沙雕、融入阳光的幻影,全部归于零。

    持续了1.5秒后,黑色球体猝然消失,分解扩散的物质化为暴风吹拂向四周,地面上的人群紧紧抱着脑袋趴在地上,任凭狂风从头顶呼啸而过,死死贴住地面以防止被吹走。一直悠然前行的移动要塞也被这股强风硬生生逼停。

    暴风渐渐平息,匍匐在地面的人们小心翼翼探出头,随着尘雾渐渐散开,视野清晰起来,之前的欢呼雀跃也迎来了冻结的冰点。

    惨不忍睹。

    占据着天空,巍然睥睨众生的空中要塞,其下端凭空被挖去了一大块。

    坚固的壁垒、强大的火炮、穿行其中的人影,全部仿佛从未存在过。只剩下呜咽哀嚎般的阵阵凉风吹拂过光滑的球形空洞。

    如果起爆时间再延迟一点,恐怕整座要塞会被直接打成两截,。

    即便如此,那威力十足的一击也足以让亢奋的查理曼人安静下来,和堑壕另一侧的对手们一起在“相互毁灭”的恐惧和原本只存在于想象和预言中的末日景象下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