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6.要塞VS要塞(十五)
    一股无名之火正在齐格菲防线内快速蔓延,上至守备司令官,下至普通小兵,说不清道不明的焦虑正不断撩拨他们。医务室寻求心理咨询的长龙一直排到地下坑道入口处。

    向来温和恬静的帕西法尔上校也未能免俗,为了压制那股焦虑,他不得不申请更多的红茶配给——至于别人信不信,反正帕西法尔自己信了。

    “空军到底在干什么?!”

    这是要塞内焦虑蔓延的根源,原本那种和乐融融的气氛正在向陆军单方面指责空军,而空军对此有苦难言的奇怪状态发展。

    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一线观察哨发现,查理曼一侧的阵地上炊烟渐渐变多,偶尔在潜望镜、望远镜、瞄准镜里一闪而过的查理曼人面孔也渐渐红润起来,之前那种饮养不良的菜色已经不大看得到了。而且堑壕内人员活动的痕迹明显增多起来。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如果把这种种迹象拼凑起来,一副查理曼正在恢复后勤补给,并持续向前线增兵的绘图就出现在防卫军参谋们面前,这对他们来说岂止是难以置信,简直匪夷所思。

    一开始参谋们认为查理曼人把他们在瓜达卡纳尔的招数又拿到莱茵战线用了。这种被称为“猛兵饲育”的方法是从部队里找出30~40名身体特别强健的人,用能够凑出来的食物饲养(查理曼官方文件里用的就是“饲养”这个词)十天。然后背上15天的干粮、两个50公斤的炸药包、手枪、刺刀、老虎钳、药品组成决死突击队对防卫军阵地进行袭击。成功率虽不高,也搞掉了一些发电设施、净水器什么的。让防卫军大跌眼镜的是,这种突击队成员生还率还相当高,几乎都能活着回去,再背着东西去搞破坏。

    这种小股袭扰活动造成的损失相当有限,但给瓜达卡纳尔守军造成了相当大的心理压力。甚至一度相信对面的查理曼人是不需要吃饭的,没有给养他们照样能和你战个痛快。只要他们弹药补给跟上来,他们肯定还会发动那种“万岁冲锋”。

    现在的种种异象,是不是查理曼故伎重演的征兆呢?

    要真是这样,查理曼人未免也太天真了。

    齐格菲防线可不是地处偏远的瓜达卡纳尔那种临时设置的防卫工事,这是集亚尔夫海姆最高技术力量和军事工程学于一体,耗费庞大预算得以建成的终极堡垒。早在设计初始阶段就考虑过任何形式的攻击,从大军团正面冲击到小股部队渗透,几乎每一种攻击方式都被设想到,并在设计中采取了对策,迄今为止的战斗也证明这些设计是卓有成效的。指望几十、几百个临时喂饱的死士突破这个固若金汤的要塞?大概也只有查理曼人会去相信这种一厢情愿的浪漫幻想了。

    正当防线守军上下对此感到困惑和一丝丝幸灾乐祸时,潜伏在查理曼境内的间谍网发来了打破所有幻想的消息。

    大量照片、报表、单据、影音资料指出一个参谋们无法理解的事实——囤积在查理曼境内各交通枢纽的物资正在大量减少!

    这怎么可能!!!

    面对铁一般的证据,参谋们发出了不堪入目的悲鸣。

    物资减少,这说明正在被消耗,或是被运去消耗的途中。现在的情势下,查理曼再怎么愚蠢,也不至于做出好不容易运到前线的物资再送回后方的脑残行为。那么,物资的流向就只有一个,结合查理曼一侧堑壕内的种种异常……难道查理曼真的恢复补给了?

    理解了这个事实后,陆军当即不淡定了,总算目前还没闹出什么动摇前线的事情,参谋们也还有足够的理智,只是在联席会议上委婉表达了希望空军注意敌情变化,并送去了一堆情报证据。但听在空军耳朵里,这完全和拍着桌子大骂“空军到底干什么吃的,这种数量都能错过!你们的眼睛是不是装饰品?!”没有分别了。

    空军其实也注意到以上状况,并且早在陆军提出问题之前就开始强化空袭力度,试图用更多的炸弹来彻底扼杀查理曼的补给通道。一时间,莱茵地区上空的各式作战机种多如过江之鲫,重型轰炸机和攻击机持续不断地对机车、车站、货运仓库进行猛烈的攻击,个别实在没有机车可炸的飞行员把炸弹用在铁轨和路基上。MDS则反复侦察各交通线,在铁路上布设地雷,破坏枕木或道钉,致使列车出轨。极个别胆大的翔士甚至迎着机车飞行,盯着惊恐万状的机车司机进行扫射。每个研判空袭效果照片和影像的专家都拍着胸脯表示查理曼的运输系统已经完全被摧毁,将军们自己也确定照片里那些遍地环形山的废墟不可能再发挥作用,可事实却反复抽打着他们的脸——前线的查理曼军队越来越滋润,堑壕里都烤上长棍面包了!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几乎丧失制空权,交通路线反复遭到轰炸的情况下,查理曼到底是如何将物资送到前线的?那个臃肿迟缓的后勤是怎么发挥出这种效能的?

    “我猜……他们应该是这样调配的。”

    进入状态的帕西法尔拧掉马克笔笔帽,红色墨水在包覆地图的透明赛璐珞上勾勒出一条条线路。

    “首先,大部分列车在夜晚和不利于空军行动的天气进行运输,将来自空中的威胁降到最低。”

    “如此一来的话,整个运输计划的变化都会与天气紧密相关。另外白天不行驶的火车依然会遭到我军攻击,没了足够的火车,他们照样无法进行运输和集结。最后,即便夜间运输会降低空袭的威胁,同时也会压缩运输时间,提升调度难度。”

    大副插口说到。空军的报告他也看过,按照空军提供的照片,既要修复支离破碎的铁路,又要保障运输畅通,即便是亚尔夫海姆的铁道部门来负责这项工作,也会感到很吃力,查理曼人是怎么做到的?

    “分段交接运输,以及合理调配。”

    帕西法尔在铁道线上画出一段段分开的虚线,每段线之间的长度几乎相等。

    “他们白天可以让列车藏在隧道涵洞里,尽管这样一来一天至少有10个小时无法行驶,总比再重新制造生产一辆列车要强。然后他们制定出详尽的列车秩序表,充分利用我军集中力量轰炸主干线的时间,按照编组顺序安排列车在未被轰炸的支线上运行,再通过分段交接运输的方式,确保列车在两处交接点的行驶时间都控制在一晚之内,最好再留出让列车进入隧道隐蔽的时间。这样那些列车就可以在夜晚全速行驶,进入支线上的各个小车站甚至是铁路线上临时搭建的野战车台或是卸下所载的部队和物资,或是装运这些。然后利用小车站的侧线来确保火车能连续行驶或卸载。最后为了确保机车司机能在我军空袭扫射下存活,他们还在驾驶室安装了装甲板,在列车顶部加装齐射炮,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空中威胁。”

    帕西法尔原本就是后勤系统出身且有着丰富实际经验,一旦将情报收拢分析,再将思路切换到查理曼的角度,结合防卫军经年累月收集到的查理曼各种地形、资源分配、人口分布等大量情报,很快就推断出查理曼可能采用的策略。

    让他有些困惑不解的是,即使以他看来,这一套方案也是最优化的选择。以查理曼后勤体系里那些个塞满官僚主义和腐败的脑袋,怎么会想出这样一套科学缜密的铁路调度分配方案。

    (如果是我军后勤部里有人做出这样一套方案,应该会给提案者颁发优秀服役勋章吧。)

    帕西法尔在心里半开玩笑般的想着,手中的笔又在虚线周围画出一条条细线,犹如繁茂的植物根系伸向前方与齐格菲防线对峙的堑壕。

    “物资在各地疏散后,立即用人力、畜力分散开,然后向前线输送。为了避免遭到我军拦截,想必会尽量避免结伴而行,通过各种途径最终抵达前线汇拢。”

    “可这样一来,分拣整合工作会很麻烦吧。”

    “不。如果是食物的话,只要根据各部队的状况调整好路线,就算出现冗余也可以存储起来备用。弹药方面也是一样。比较麻烦的是替换零件,但我想他们应该会通过规格化包装、单号、设定专属输送线路的办法来解决吧。”

    透过仓库设备与器件包装规格化来确保物流畅通,提升输送效率的同时在确保紧急物资储备的基础上精确计算库存情况,最大限度降低物资闲置,大幅度提升后勤工作效率,以此保障部队在前线正常的战术行动。

    最重要的是尽管查理曼未能像防卫军一样实现机械化,但其装备的复杂程度和重量也远低于防卫军。除极个别超规格装备外,几乎前线所需要的一切都能用这种手段送抵,空中绞杀战的威力几乎被降到了最低。

    就算是后勤部和军事院校也会将这视为后勤保障工作的经典之作吧,说不定还会列入最新版教科书,成为年轻军人们的必修课。后勤部更是会强烈要求将这名英才纳入麾下,将其直接置于部门主管的位置上,任其发挥才能。

    做到这种程度的人,偏偏却是一直扮演负面教材角色的查理曼那边的人,帕西法尔对此实在不知该作何表情。

    “这样一来的话,虽然还是不能击破齐格菲防线,但足以实现两军对峙,将战事拖延到诸国介入调停吧。”

    “这未免太消极了。”

    “但很现实。”

    帕西法尔将笔帽重新套回去,指着满是血色的地图说到:

    “查理曼已经在这场战争中流了太多的血,单靠他们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战胜我军。但如果抑制损耗,将战事拖长的话,就会创造出诸国介入的窗口。届时为了避免形成与诸国敌对的危险情况,我国或许不得不做出让步,放弃对查理曼的领土要求。”

    真是漂亮的一击。

    尽管战事延长势必导致更多人因此丧生,从这一层来讲,未免显得冷酷无情,但确实是符合查理曼所处境况的最优化方案。从帕西法尔的角度来说,也找不出比这更好的解决方案。

    “但设计这个计划的人忽略了两个问题,第一,查理曼是否还有能坚持到持久战的资源储备;第二,我军是否容许出现这种局面。特别是第二点,军方上层和那位大人是绝不会对此坐视不理的,他们必然会采取反制措施。”

    (不。)

    帕西法尔的心中泛起一个黯然的声音。

    (应该是已经采取行动了。)

    一阵通报铃声响起,通讯班长的脸孔出现在通讯界面上,随同而来的,还有验证帕西法尔预感的信息。

    ——明晨0900为X时,X-1时,伊谢尔伦炮台上空的护卫舰群自射击轴线两侧散开,清空射击通道,X+0.5时,舰队恢复护卫阵型。

    短短的一句话,让帕西法尔蹙紧了眉头,下意识地望向通信界面里巨大的炮台和延伸向高空,最终落入地面的弹道线路。充满敬畏和恐惧的呢喃自唇边溢出。

    “雷神之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