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2.为了祖国(五)
    一成不变的日常。

    大多数人将此视为理所当然,实际上并不存在什么一成不变。世界本身即为不断变化的变量,具体到社会和个人,也时刻发生着变化,只是太细微常常被忽略而已。

    人类喜欢刺激,更喜欢“日常”,特别是在某些极端情况下,人们更会如保护最贵重之物一样去守护自己的日常,或者说尽量表现出日常的样子,只为求得片刻安宁与慰籍。

    比方说,战事不利的时候。

    吕德斯的街头马照跑,舞照跳,穿着撑裙打着阳伞的妇人和浪荡游民依旧出现在拱廊街和公园里,这些人脸上挂着大城市居民的矜持,走路不缓不急,谈吐礼貌。看起来丝毫没有受到战争影响。只不过妇女不再牵着小狗,曾经流行的烫卷发发型也少了很多,男士们则越来越多穿着土里土气的“国民服”,帽子下都是板寸小平头。商店橱窗里没了奢侈品,不少日用品也被贴上“奢侈品”和“限购”的标签。街道角落里宪兵们用冷硬的目光打量着行人,偶尔捂着鼻子打开垃圾桶,看看里面有没有骨头肉皮,有没有奢侈**的“非国民”。

    无论军警宪特、达官贵人还是平头百姓,维持一切正常的同时总不忘时不时抬抬头,看看天空中有没有什么不寻常之物。

    当局对奥尔良等城市遭受空袭的消息进行了情报管制,这一动作本身无可厚非,可由于没有公布具体损失,反而使各种谣言有了市场。一时间关于那些城市的谣言甚嚣尘上,特别是损失最惨重的奥尔良,在某些人嘴里简直成了被火山埋葬的庞贝,一夜火葬十万牲口的东京,蓝星历史上首次被种蘑菇的广岛。感谢母神,精灵军队还没进入那里,否则蒙古人在花刺子模、日本人1937年在南京城里干的勾当都会在某些人嘴里演绎出来。不知又有多少无知妇孺要被吓到食不下咽,夜不能寐。

    整个导弹袭击行动一共造成1685人死亡,受伤者3811人,近5000多人无家可归。听起来完全可以视为一场针对查理曼平民的血腥屠杀,但这是10座城市全部受害的总数,受创最严重的奥尔良伤亡总数也不过579人。拜技术不成熟和机械故障所赐,FZG-76造成的毁伤效果并未比前辈V1高到哪里去,除了炸毁奥尔良火车站,其它造成的物质损失简直微乎其微。单就技术层面来说,和失败差不了多少。

    不过防卫军本来就没指望靠不成熟的“末日兵器”来奠定战局,靠几发导弹就能把查理曼吓到跪地求饶——这种好事连梦里都没出现过。他们需要的只是心理打击效果——告诉那些自以为安全的查理曼人,地狱随时都会降临到他们头上,让他们心生恐惧和焦虑,化恐惧为压力,促使查理曼当局采取一些行动。

    就像现在这样——

    “现在是非常时期。”

    神经质的脸丝毫不加掩饰地扭曲着,吕德斯警察局长奥斯曼男爵看了一圈周围人,鼓胀起来的红色圆脸似乎随时随地都会发作般大吼大叫。

    “打击造谣传谣信谣的行动必须加大力度,我建议所有非国民一经确认就强制征召,把忠勇的士兵替换下来休息。”

    “那有什么意义?”

    宪兵总指挥、陆军上将安东尼.让.玛利亚.拉尼.德.萨瓦里表情险恶地回答到:

    “卿是想让部队的战斗力和士气进一步降低?还是想让谣言扩散到军队里去?”

    相貌堂堂的萨瓦里初见之下颇具学者风范,风度翩翩之下却是一副阴戾脾气,多次在内部整肃中展现腥风血雨的手腕。被他一呛一瞪,奥斯曼立即缩了回去。

    谣言的出现有其土壤,只要对方的长航程飞行炸弹的威胁继续悬在所有人头上,光靠高压措施只能压制一时,不彻底解决这个威胁,谣言就会继续存在、发酵。

    “对洛林塔和阿让托拉通的攻势必须尽早展开。”

    卢瓦侯爵轻敲桌面,朝拉上窗帘的落地窗投去意有所指的一瞥。

    一屋子军警宪特的头头脑脑停止了扯皮,如果说王太子的意志代表了军部的意志,陆军大臣则是传递王太子意愿的代言人,他的发言权远远超过在座的其它与会者。这固然是王太子在背后支撑着他,但这和他个人拥有的理性以及洞察力也密不可分。

    “否则政府和军部无法对国民交代,最坏情况,只能重新组阁。”

    倒阁——在军队恣意妄为的今天,这个词老早没了新鲜度。仗着“现役武官制”,军人们看政府不爽就不出军人当大臣,内阁只好鞠躬下台。如今当家的是陆军总扛把子路易王太子殿下,没人敢玩这一套,和海军及密涅瓦一派争执时也就拿这个打打嘴炮,威胁一下。如今从陆军大臣嘴里亲口说出内阁药丸的话,其中份量可想而知。

    没人敢把这个当成玩笑。“爱国志士”、“勤王志士”烧毁军政高官私邸可是常有的事,一旦被煽动起来,暴民们可不会在乎你肩膀上扛着几颗星星的。尤其是吕德斯市民,罢工、暴动可是市民们喜闻乐见的传统运动,要不是如今满大街都有宪兵,大家伙是很乐意上街散散步,烧烧屋的。真闹到那一步,除了内阁总辞职,给群情激奋的国民一个交代,别无出路。

    “即便不考虑内阁存续和军队的面子,如果对方改变攻击方式,将零敲碎打的袭扰战换成集结上千发飞航炸弹针对指定目标区域——比如工厂、技术工人聚集的地方进行轰炸,将弹头全部换成燃烧弹……这也是我们承受不起的。”

    严肃的说完,卢瓦看了看会议桌两侧绷紧的脸孔。

    “这是圣少女的意思……路易殿下对此也予以认同。”

    惊讶仅仅是一瞬间,军人们很快便认同了这个假设。

    他们是军人,思考问题也大多是从军事角度出发,随着火枪的普及,工业及后勤对战争越来越大的影响力迅速被军人们接受。战略空袭和总体战的概念虽还未普及,但针对后勤下手却是自古以来通用的用兵之道,稍微一点拨大家就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道理很简单,只是大家对点出这个事实的是个小姑娘有点咽不下去,更何况她还是王女殿下那边的人……

    “如今是非常时期。”

    卢瓦清了清嗓子,冰冷的视线扫过一个个挺直背脊的面孔,斩钉截铁地说到:

    “异端们来势凶猛,王国现在遇到一些困难,但国威光复之期指日可待,值此王国多事之秋、危难之时,在座诸位理当精诚团结,共渡国难。只要是正确的意见,不管是谁提出的,我们都要听取。现在进入下一个议程,关于第17号计划……”

    陆军大臣正在努力说服丘八们之际,罗兰的教鞭用力抽在地图上。

    “根据目击导弹航线的情报,结合袭击发生时各地的天气情况,采用三角定位法大致确定巡航导弹基地就在孚日山脉里,大致范围为布吕耶尔、热拉梅、圣迪耶三处中的一处。想要确定,只能等待进一步的情报。”

    “他们真的会安装燃烧弹头,进行覆盖式轰炸?”

    密涅瓦合上笔记本,对战略空袭毫无概念的她根本无法想象空中屠城这种事情,这是只有冥府地狱里的鬼畜才干得出来的事情,正在努力占据舆论制高点的精灵阵营干得出来?

    “总体战。”

    罗兰收起教鞭,双手撑着桌子说到:

    “他们遵循的,是和迄今为止完全不同的战争模式。”

    使用一切手段,模糊前方和后方的藩篱,没有军人和平民的区分,剩下的只有杀戮和毁灭。

    这就是总体战。

    “我还在军校里的时候,空军的激进派已经在宣传‘一旦与查理曼进入战争状态,就要对查理曼大城市实施燃烧弹轰炸,有必要轰炸平民也要毫不犹豫的去做’。这几年空军已经将这种理念具体到‘通过区域轰炸系统摧毁查理曼军工体系,杀伤有经验的技术工作人员’。如今有了可以避免或降低人员损失的制导飞航炸弹来执行这种任务,他们当然乐意尝试。”

    实际上防卫军在这方面的准备比罗兰所说的更具体,情报部门早在1年前就出台了一本备忘录《以燃烧弹攻击查理曼主要目标和关键弱点清单》。在这个备忘录里,情报人员分析了查理曼所有主要城市,以易燃程度逐一标示出来,附上大比例尺地图,同时列出查理曼适合燃烧弹攻击的理由。

    1.查理曼大部分城市建筑为砖木结构,容易引燃;

    2.查理曼居民区,尤其是产业工人群聚的棚户区较为拥挤,不适宜快速疏散;

    3.查理曼军事和工业目标往往和民用住宅区混在一起;

    4.查理曼主要工业生产能力都集中在一些大城市里;

    5.查理曼防空、民防和消防体系极其脆弱,不具备应对战略空袭和燃烧弹区域攻击的能力;

    备忘录中列举燃烧弹区域轰炸可达成的直接效果:摧毁工业生产设施和设备、军事设施和物资储备;还详细标注了可预期达成的间接效果:伤亡造成工人生产能力减弱,破坏运输系统和公共服务设施,重建和安置将消耗物资储备,削弱其国内士气。最后,撰写备忘录的情报官员还直言不讳的提到“在战略空袭后展开生物攻击,投放生物战剂、传染体和污染后的食品,在敌军缺少物资和公共卫生保障体系的前提下,利用难以短时间清理的废墟和死尸,谋求实现生物武器最大限度的杀伤效果”。

    防卫军这些年的生物武器研究可谓硕果累累,随便打个几百发携带肺鼠疫、肺结核、天花、霍乱、伤寒、西班牙流感等等疾病的导弹出去,死亡单位以亿计绝不是说说的。

    只要觉得有必要,他们一定会发射。届时,大地将被尸体所覆盖,人们累积至今的一切都将化为荒野与尘埃。

    “现在已经不是查理曼要不要停战的问题,他们已经很明确的展示出覆盖至吕德斯范围的打击能力,谁也不知道下一次打击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他们瞄准什么地方……老实说,我们根本没得选。”

    密涅瓦背脊一寒,城市烈焰冲天,市民们奔走呼号的画面划过脑海。

    她一直不自觉得抗拒这种恐怖的可能性。

    可在亚尔夫海姆充分展现远距离攻击武器的现在,被刻意排斥的可能已经成了现实威胁。

    正如罗兰所说,根本没得选,前进道路只有一条。

    ——只能战斗了。

    相互对视的翠眸和紫瞳中,闪现着沉重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