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9.夹缝间的人们 七
下一页<
    拜李林并未散布干扰粒子所赐,往返地面与地下的电梯仍能运作,直到三年前才引进的电梯是库尔玛耶乌尔地下设施内为数不多受欢迎的财团产品之一。以教会一贯的偏执做派来讲,算是相当难得的坦诚。
    精心保养维护的电梯让人几乎感觉不到运作时的振动和声音,原本是V.E财团标志的位置被仔细刮铲过后换上了教会的十字圣纹,装饰用的风景画也被古朴的宗教画替代。在这完全隔音密闭的空间内,姬艾尔的眼睛没有从罗兰身上离开过哪怕一秒。
    她不能也不允许移开。
    自己内心仿佛被洞悉一般的压迫,使得罗兰也无法从姬艾尔的视线上离开。
    最终姬艾尔解除了僵持。
    “你还真是说了些动人的话啊。”
    姬艾尔早已过了小孩子的阶段,一路走来到现在,她早已不会再被“热血”、“善良”、“正义”之类廉价的词汇打动,更不会对这些话感到由衷的钦佩,进而改变自己的想法了。
    更何况眼前局面是压倒性的不利,面对拥有绝对强大之力,洞悉人性弱点,不受人性、道德、伦理、法律束缚的神意代行者。这位“圣少女”持有的价值观又太过人性化了。
    其价值观很纯粹,也因此十分脆弱。
    光凭这些,是否真的能打破李林不具人性的冷酷谋略?
    对此,姬艾尔自身并不抱任何希望。
    “如果光凭漂亮的场面话就能拯救世界的话,谁都不用那么辛苦了。”
    “是啊。”
    轻叹一声,罗兰仰望着电梯天花板,白炽灯光下,彩色碎玻璃拼成的母神绘画庄严美丽,神明悲天悯人之像让人不禁想要膜拜祷告。
    “即使如此,我也希望最后一切结束的时候,伤亡尽可能的少。”
    不可以习惯他人的死亡。
    不可以漠视他人的死亡。
    自己想要反抗的对象不是母神,不是李林,而是他们轻视生命,将残酷正当化的扭曲。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梦想家。”
    姬艾尔尖刻的讽刺着。
    “希望你的理想和天真能增加哪怕百万分之一的胜算。”
    胜利不是靠理想和热血铸就的,而是经过经过冷静计算之后的牺牲达成的。
    这个时候要考虑的不是伦理上的优劣,而是应该以什么战术来对抗李林的谋略才对。
    “胜算的话,我有。”
    “请允许我洗耳恭听你的高见,见识一下你的自信究竟从何而来。”
    “游戏规则——这是第一个破绽。”
    “魔女狩猎”并非智力推理游戏,由于时间限制的存在,“玩家”承受的心理压力会随着时间推移不断增加,使人越来越无法冷静思考。在推理过程中不断验证谁撒了谎,谁做了伪证,谁和谁在串供……沿着正面推理的道路只会陷入相互怀疑的泥沼。最终不是自相残杀导致全灭,就是用尽时间全员Game.Over。
    “如果真有‘魔女’存在,她一定会为了让这个游戏朝着Game.Over顺利进行而展开行动。换句话说,杀害少女,让游戏得以展开,在规定的时间里活下去,将玩家全员Game.Over的人就是魔女。”
    “那么‘魔女’要做的事情,不外乎尽量搅混水,让所有人都无法冷静思考。把人群中有这类行为的家伙剔除出来,就能通关了是吗?”
    “通常情况下,这样推测没错。但这个游戏不一样……‘魔女’只是牵线傀儡,主办者(李林)才是和我们进行游戏的人。”
    “……!!”
    姬艾尔脸色微变,敏锐的眼神重新打量着眼前的少女。
    游戏规则可以是陷阱,也可以是隐藏答案的突破口,可很少有人想到规则也可以是伪装。
    大胆的公布‘魔女’的存在,将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向搜寻‘魔女’和自相残杀,自己侧退出聚光灯下,在舞台之外遥控‘魔女’展开行动——这种利用盲点进行欺敌的战术确实很像那个神意代行者的风格,也是包括自己在内的很多人都不曾想到的。
    当然,以上仅仅是推测而已,并没有确实的证据可以证明。但在彻底绝望的情况下,谁都没有余力去思考隐藏在细节里的魔鬼时,眼前这名少女却察觉到了这一丝丝细小的可能性。
    听上去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能否做到这一点却有天壤之别。
    如果她继续成长下去,并且获得足够宽阔的舞台的话——
    姬艾尔的目光多了几分警惕。
    李林;
    亚尔夫海姆;
    路易王太子;
    阿尔比昂;
    罗斯联合公国;
    将这些敌人放到一旁。
    (姐妹.贞,或许你才是教会最值得警惕的对手……)
    姬艾尔心中如此感慨到。
    没有去看姬艾尔,罗兰继续说着。
    “还有一个不自然的地方。超重型战车、格拉托尼和结界——同时使用这三样,不管怎么说都太多余了。”
    回过神的姬艾尔沉重地点了点头。
    改写结界猛一看似乎是要抢在格拉托尼完成包围前彻底封闭小镇,但镇外有李林和超重型战车坐镇,想让一个人都逃不出去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从效率的观点来看,实在是既多余又不不要。dudu1();
    可如果观察之后一系列的事情,特别是格拉托尼异常的增殖速度,便不难发现改写结界真正用来防御的对象是蔓延到全世界都不在话下的“饕餮”。
    “如果这个推论成立,新的问题就出现了。万一全员Game.Over或是通关成功,李林要如何收拾局面?一直维持结界,把格拉托尼永远封闭起来?如果格拉托尼只会一味增殖,李林就会陷入难以收拾的尴尬,使用格拉托尼也成了愚蠢的败笔。为了不至于事态会发展成这样,绝对有一套规则是用来阻止那种狂飙的,只要掌握那套规则,就能歼灭格拉托尼!”
    “潜藏的规则吗……确实有这个可能性,可那是以‘代行者遵守规则’为前提做出的推理,如果这个前提不存在,换句话说,代行者一开始就打算把所有人杀掉灭口,根本不存在什么‘潜藏规则’。你打算怎么办?你要把一切都寄托在虚无缥缈的可能性上吗?由此产生的后果,你可以承担吗?”
    目不转睛地直视罗兰,姬艾尔诘问着。
    有一瞬间,罗兰因为这问题似曾相识而感到一丝动摇。
    下这个决断,做出这个推断,都是基于他对李林的了解。
    正因为有长期接触的经验,才清楚李林身上有类似精神洁癖的一面,对秩序、规则有着近乎偏执的要求。这种类似于完美主义的思维模式使得李林在现在这.种.时.候绝不会轻易破坏自己制定的规则。
    可同样基于长期接触的经验,他也十分清楚李林看重的是结果和效率,如果规则和秩序无法对最终目的的达成产生正面影响,他一样会毫不在意地抛弃这些曾执着追求的概念。
    说到底,遵守规则与否只在李林一念之间。游戏的胜败取决于对此问题二选一的赌博。
    姬艾尔和路易的选项是“NO”。他们对人性本质有着深刻了解,且自己对是否守信都持保留态度,更不会将希望寄托在敌人守信——这一微乎其微额可能性上。
    罗兰的选择则是——
    “我相信那个可能性。”
    “就算为此让整个镇子毁掉也在所不惜?”
    “不相信,情况一样不会好起来,只会不断恶化下去……我想去相信那个可能性,无论如何总不至于到最后再后悔‘为什么那时候不试着改变一下‘。”
    “……”
    好一会儿姬艾尔都说不出话来,只是直直的看着罗兰,恰在此时电梯停了下来,她勉强挤出一丝苦笑。
    “那我就拜见一下吧……你所说的可能性。”
    ###############
    城镇正在死去。
    绝非形容或夸大,这是对库尔玛耶乌尔最正确、真实的描述。
    没了居民,没了往来的人群,放任破败消逝的城市和“死”有什么区别?
    人有生老病死,城市也一样,只不过迈向终点的速度和方式有些不同。
    此刻的库尔玛耶乌尔正以最惨烈的形式迎来它的终末。
    东南西北——举目所及皆可看见挥舞触手蠕动的肉块,长满人面疮的肉块以缓慢而确实的速度吞没城镇。一边发出恍惚的呢喃一边前进,要不是有更大声音遮盖住呢喃,或许有人会被那些赞美食物的字句吓晕。
    当然,也不会有人会喜欢更大声的那一边。
    “……会被杀……我们都会被杀掉……!!”
    “快逃吧!不快点逃的话会被杀的!!”
    “我们能逃到哪里去?”
    “神啊!救世主啊!求求你们现身拯救我们吧!”
    “不可能会有那种东西,没人救得了我们,大家都会死在这里!!”
    “找到了!他们躲在这里!!”
    镇民们正为了生存竭尽全力。为生而奋力拼搏是很美丽的,但有时候——比如现在——也会变得比长满人面疮的肉块更加丑恶。
    时间还有足足一个半小时,足以冷静分析事态和线索。被囚禁在恐惧与绝望中的人们却早已自暴自弃,任由暴虐、背叛、怀疑和陷害的浊流四处涌动。
    城镇冒出了黑烟,妇孺的哭喊和身受火刑之人临终前的嚎叫诅咒响彻天际。四处狩猎“魔女”之人,四处劫掠财产、贞操、性命、食物之人将藏身暗处的弱者拖出来,施加难以描述的暴行后将尸体和未死之人投入火堆。每当有人化为灰烬,扑鼻恶臭更加浓郁之际,狼嚎一般的欢呼声便随之响起。高举火把欢呼的人个个双眼充血,嘴角流涎,伴随着亢奋的呼吸,胸脯如风箱般激烈起伏——这正是被疯狂附身之人特有的症状。
    已经没有人记得“规则”,也没有人思考通关的事情,更无人想到要停止。理性已经被麻痹,人群沉浸在疯狂和恐惧中无法自拔,秩序、伦理、道德、法律荡然无存。
    从游戏开始到眼下的地狱,前后只用了十几分钟。
    一开始还是理性的推理举证,但随着各种举证的深入,平日里的私怨,以及持续发酵的焦躁相互作用之下,彼此间的猜疑愈演愈烈。到最后人群再也无法驾驭心中的魔鬼,狩猎人类的地狱就此降临。
    人们狂热的投身“魔女狩猎”的狂欢之中,借此遗忘恐惧和不安。
    没人知道谁会是“魔女”,每个人都可能是“魔女”。父母、兄弟姐妹、邻居、恋人、朋友——全都可能是那个杀人的“魔女”,只要烧了他,自己就能得救。而抱持相同想法的人也不在少数,于是“干脆在被杀之前先下手为强”的想法迅速扩散,被狂欲附身的人群不断上演暴虐杀戮的演出。
    “那家伙其实是想展现人类末世的景象不成?”
    深吸了一口气,姬艾尔小声呢喃着。
    相对实际感受到的震撼,姬艾尔的自语略微显得有些缺少严肃,但正因为如此,话中透露出的真实感格外鲜明,叫人不寒而栗。
    不管是人类社会也好,虔诚的信仰也好,人们彼此的信赖也罢,或是常识道理之类的。
    这些全都是建筑在沙子上的楼房,一旦遇上极端状况,或是常识外力量与智慧的介入,一切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崩坏。不过是如此而已。
    此刻就算母神现身恐怕也阻止不了这些人。
    “你到底要怎……呃?”
    侧身回望,紧跟在身后的少女已不见了踪影,物体高速移动卷起的强风撩拨姬艾尔的衣裙与金色秀发。
    “真不知……该叫她滥好人还是……”
    耸耸肩,姬艾尔换上兴致盎然的表情俯视冲向肉块肆虐之镇的罗兰。dudu2();
    “也罢,正好见识见识……之前那么大言不惭的小姑娘到底会怎么做,万一她要趁乱逃走,也是从背后捅一刀的好时机。”
    或许是之前一番谈话给姬艾尔过于深刻印象之故,以至于她将眼前的圣少女划分进“理想主义色彩浓厚,但不失理智和现实角度思考问题”的类型,全然忘了这位可是敢单枪匹马冲进敌阵杀个七进七出,骑着独角兽拿着长剑单挑战车,说好听叫勇敢无畏,说难听叫战争疯子的人物。
    所以,直到最后一刻,姬艾尔还在盘算着要来个“背后一刀”,全然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
    于是,她为自己的疏忽大意付出了代价。
    “全部给我住手手手手手手手手手手手手手——!!!!!!!!”
    经过12道增幅术式阵叠加放大后高达120分贝的超强爆音无差别的造访每个人,施暴者、受害者、追杀者、逃亡者以及扮演吃瓜群众的教会圣女全都捂着在地上打滚,个别身体素质较差的当场就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就连嚣张肆虐的肉块都剧烈颤抖起来。
    声音的力量是非常可怕的。
    以某人为养子做的物理试验为例,当他以比男高音的C3音域还高八度、振动频率3000赫兹(小学生吹的竖笛高音Do为523赫兹)的超高音唱《我的太阳》时,20公尺外的玻璃全部碎裂,关在笼子里的猿类危险种当场爆头,脑浆咻咻地往外喷(3000赫兹的高音与玻璃的固有振动频率一致,也会与长度约25公分的生体组织——也就是大脑产生共鸣)。之后某人继续以222分贝的超高音定向飙歌,才唱了一分钟,一整片待拆除的废弃建筑就在12万亿焦耳(1秒释放能量2千亿焦耳)——相当于2900吨*******炸药的杀人魔音之下化为齑粉。
    比起上面这些3000赫茨、222分贝,罗兰的120分贝大喊似乎很温和。但……120分贝的噪音也是喷气式战斗机引擎的噪音等级,吃下这一记“狮吼功”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平安无事。
    即使是看似物理攻击无效的肉团怪物,从爆音的冲击下恢复也需要数秒时间。
    对罗兰的冒险赌博,几秒钟已经充足到近乎奢侈。
    来不及深究后果,也无法进一步探讨后手,将一切杂念摒除,调整完毕的术式回路亮起闪光,没有一丝踌躇的声音唱响反击之声。
    “雷槌啊,轰击!!”
    直径5公尺的几何发光图案迸射出青紫色雷光,击穿大气的闪雷在空中快速蜿蜒,最后缠上蠕动的肉块。
    “啊啊啊啊啊!!!!!”
    所有人面一起发出惨叫。
    如果是普通生物,承受了罗兰这一击后,必然是血液沸腾、全身碎裂。格拉托尼也算是生物,自然不可能毫发无伤。
    焦黑破碎的触手和肉块散落一地。但该说不愧是七宗罪之一吗?即使如此,格拉托尼也没有毙命,剥离后看似已经死透的触手也扭动着开始再生。
    格拉托尼的再生并非单纯由细胞增殖实现,必要时可以从土壤、空气、水分中抽取有机物质重新合成身体组织,再生时间非常短。
    但相对的,再生时会消耗大量能量,活动能力会大幅下降。而且一旦出现损伤,再生能力就会触发启动。如果遭到连续攻击,格拉托尼就会陷入无法行动的状况。
    罗兰识破这一点是之后的事了。
    现在他只想验证一件事。
    ——格拉托尼的“潜藏规则”。
    无数浅绿色发光平面覆盖再生中的格拉托尼残片,终于回神似的的残片挣扎着敲打强化“障壁”,隐约间还能听见恶心的尖叫。
    “你……你这家伙是什么人?!”
    三、四个男人踉踉跄跄的爬起来,一道朝罗兰喝问,在躺了一地的人群中,这几个面色苍白的人显得格外扎眼。
    “魔、魔女……你一定就是那个魔女!!大家快起来!只要烧了她,大家都能得救!!快点!!”
    男人的叫喊尖锐高亢,但人群无法回应他们的期待,爆音冲击的不仅仅是脑神经,控制身体姿势与平衡的半规管亦一并受到冲击。人们只是用混杂痛苦与迷惑的表情看看他们,又看看从天而降,困住肉块怪物的神秘少女。
    “哦哦哦……“
    男人们的脸上浮现焦躁和恐惧的表情,就在此时,被困在障壁栅栏里的肉块发出迄今为止最尖锐的叫声,以异常的频率扭动着。。
    “去死吧!!你这个可恶的魔女!!”
    跨过动弹不得的人群和惊讶错愕的目光,男人们怒吼着掏出小刀扑向罗兰。
    罗兰一动不动,为了维持障壁的强度,他根本无力兼顾其它。如果此时解除障壁,闪过背后偷袭简直轻而易举,但错过这个机会,便再没机会说服发狂的人群了。
    (只要……再一下下就好!!)
    咬紧牙关,准备承受下致命一击之际,从背后传来一阵带甜味的风。
    “真是的……大喊一身后就毫无防备的冲出来,你比我想象的还来的疯狂啊。”
    张开障壁将男人们隔绝在封闭空间里,姬艾尔如此吐槽。
    “就让我见识一下吧,你说的‘可能性’!”
    触手的尖叫戛然而止,人面疮的表情眨眼间从痛苦转为恍惚,下一瞬间又变成了无比的喜悦。
    “呵呵呵……”
    坏掉的笑声透过障壁飘来,也从被障壁隔开的男人们口中溢出,一阵连姬艾尔都感到毛骨悚然的话语自人面疮口中吐出。
    “啊啊啊啊……我忍不住啦……还有这么多……可以吃的……我的肉!!!”
    毫无遮掩的、犹如发现独一无二事物时特有的喜悦,同时也包含了无比真实的虔诚。因为这些货真价实的情感,话语的恐怖扭曲更加凸现出来。
    人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光之栅栏内人面与人面、触手与触手之间相互撕咬啃食,那一张张欢喜到流下热泪的脸,彻底享受吞噬和被吞噬的脸相互交错。男人们满心欢喜地撕咬自己的手腕,撕咬、嚼烂的皮缠在舌头上,粘着血和筋的肉嵌在牙缝里,一边啃食一边发出无上喜悦的大叫。让刚从眩晕中恢复过来的居民再也无法支持,纷纷呕吐起来。
    (这就是“潜藏规则”啊。)
    强忍吐意,罗兰咬紧嘴唇。
    让他想到“潜藏规则”真面目的,恰恰正是格拉托尼的大罪之名——“饕餮”。
    饕餮又称暴食,一般认为其罪业表现形式为食欲的暴走,在诸如《神曲》之类的宗教典籍中也被描述为浪费食物的罪行。格拉托尼的表现形式却是将食物循环的环境与神所创造的世界——即生命循环一事以亵渎扭曲的样貌展现出来。
    ——这是我的身体,这是我立约的血。dudu3();
    ——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他里面。
    曾经有救世主如是说。
    净化过的葡萄酒和圣饼即是救世主的血肉,神的血肉。通过吃净化过的血肉,提高自己圣性的仪式即为圣餐礼。
    格拉托尼的做法无疑是模仿了此一传承——以极为扭曲的形式。
    啃食自己,将别人感染成自己,在人群中散布恐慌、进行情报操作的同时增加感染者和食物。等到一切都与格拉托尼同化,再也没有有机物质可吞噬时,他就会满心欢喜的啃食自己,自我消灭,最终留下一座完好的空城。
    这就是“饕餮”的格拉托尼,最适合用来对封闭区域进行定点清除的生物兵器。
    “接下来,就是找出魔女了。”
    罗兰低语着,转身走向面露欢喜之色的人群。
    #####################.to.the.moon
    带我飞向月球
    And..play.among.the.stars
    让我在群星之间戏耍
    (I.want.you).see.what.Spring.is.like.On.Jupiter.and.Mars
    让我看看木星和火星上春天的景色
    In.other.words,hold.My.hand
    这就是说,握住我的手
    In.other.words,darling,
    这就是说,亲爱的,吻我
    Fill.my.heart.With.song
    让歌声充满我的心灵……
    《带我飞向月球》的歌声在炮塔内回荡,慵懒却不颓废,飘逸却不造作,让人仿佛置身奔向星空月球的惬意旅程。百年佳酿的香醇和机油、电动机的臭味混合在一起,黑色真皮手套轻举水晶酒杯,琥珀色酒液浸润着嘴唇。
    一只破坏气氛的苍蝇飞了进来,停在酒杯边缘。
    “……你被修理的很彻底嘛,格拉托尼。”
    凝望前方的李林勾起嘴角。舍弃了肥大化的躯体,长着人面的苍蝇攀住酒杯忙不迭的点头哈腰。
    “十分抱歉,阁下。我没想到他会那么快就发现设定好的‘规则’。”
    “没什么可抱歉的,一切都在预期范围内。满分100分的话,这场测试我方得分90分,罗兰的得分是70分。”
    “70?是因为没能破解‘魔女’之谜吗?”
    “他心里对‘魔女’是谁基本上有数了,这种程度的心理游戏不可能难住他,两三下就会摸索到攻略公式的。”
    “怎么会……一般没人会想到‘魔女’就是那个被杀的少女吧。”
    催眠某位少女自杀,通过寻找并不存在人群之中的“魔女”引导人们互相猜疑、自相残杀,这就是“魔女狩猎”的真相。在缺乏相关刑侦技术,又是信教者群聚之地的库尔玛耶乌尔,这可谓是完美无缺的猎杀游戏。
    “他可不是一般人,他是我精心培育出来的最佳工具。有了那么多暗示和线索,只需换位成‘游戏主办者’角度思考就一定能通关。对罗兰而言根本只是游戏的程度而已。只不过——”
    看不见的手托住酒杯浮到空中,砰地一声,价值连城的酒具应声炸裂,格拉托尼惊慌失措的飞来飞去。
    “太耍小聪明了。”
    微笑依旧,但附着其上的危险气息让人无法正视。
    不要说被消减到仅剩苍蝇大小的格拉托尼,驾驶鼠式战车的两名古代种也不敢回头。
    这股气息针对的对象并非罗兰,而是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姬艾尔圣女。
    “魔女狩猎”原本的目的是通过诱发群体发狂,向罗兰展示人性的黑暗,用杀戮、背叛、欺骗淬炼他的精神,通过以上对人性的拷问试炼后,最后还有“其实本来可以一个人不死顺利通关”的空虚结局等着补刀。
    被折磨到体无完肤后,人才会顿悟人性的虚伪,道德的空洞,身心皆被逼到极限时,人才会反思,并从中产生进一步成长、更加成熟的可能性。一直要到达这一步才能说整个测试成功了。
    但这一切因为姬艾尔的举动失去了意义。
    “魔女狩猎”必须是罗兰独立通关才行,旁人的帮助不仅抵消了难度,还破坏了“质疑人性”这个最终目的。使整个测试的意义和效果大打折扣。
    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情况确实危及,但格拉托尼控制的那些人攻击时下手的位置都微妙的偏移了要害。罗兰或许会受重一点的伤害,却不至于丧命,现场气氛也可以重新回到原本疯狂的轨道上。
    姬艾尔的行动让这一番盘算全部化作了泡影。
    她应该不至于是看穿李林的全盘谋划之后再采取行动的,之所以会对罗兰出手相救,多半是想加快攻略游戏的速度,同时在那种环境下可以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回报——为颜面尽失的教会扳回宝贵的一分;借此缓和与罗兰的关系。
    ——真是个心机深沉、满脑子小算盘的女人。
    无论她出于何种目的,测试已经无法进行下去,在教会和镇民的协助下,残余的格拉托尼分离体被歼灭只是时间问题。
    结论很明确,多待无益。
    “嘛……算了,终究只是临时起意的测试,之后再找机会吧。现在,可是有一个国家等着我们去征服呐。”
    碎裂的水晶和飞溅开的酒精重新飞回空中,犹如时间逆转一般重新变回原状,稳稳落在李林掌中。超重型战车低沉的律动,听上去和无数军靴齐步踏地前进的声响极为酷似。(未完待续。)//天蚕土豆改编的3D浮空炫斗手游《全民大主宰》公测啦,想玩的书友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行下载安装(手游开服大全搜索sykfdq按住3秒即可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