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6.长刀之夜 三

        丝毫不懂提防;
    
        察觉到了也无所谓;
    
        察觉到自己正被监视,决定对此加以利用;
    
        或许另有盘算;
    
        答案可能是其中之一,也可能是复数答案并存,最终能得出的结论并不多。
    
        “那家伙到底是大人物还是傻瓜呢?”
    
        天文望远镜追着罗兰移动,眼睛紧贴目镜,毛毛虫发出不知是疑问还是吐槽的自言自语。
    
        传完话之后,她立即潜入这栋距离高等法院足有一公里的民居开始真正的任务——监视罗兰的行动,记录后上报。
    
        监视、监听、记录是极为枯燥无聊的工作。如果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又不是偷窥狂、控制狂之类特殊人群,很少有人能一边屏息凝神尽可能不被人发现么,一边紧盯别人吃喝拉撒睡,全神贯注地等待着不知何时才会出现的关键一瞬。这对心理和生理都会产生很大的负担。
    
        仅从生物构造来说,人类并不适合这种工作。如果换成是毛毛虫,以上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对行动迟缓,没有翅膀的毛毛虫来说,生存就是一场战争。它们必须在天敌环伺的危险环境中生活,由此发展出生物中最丰富多彩的生存战略。拟态、保护色、气味、毒素、构筑遮蔽物——几乎所有的生存手法都能在毛毛虫身上找到。其中一动不动,静静观察目标的毛毛虫也是存在的。
    
        尺蠖(geometridae)。常用腹足和尾足抓住树枝,使身体向前斜伸,伪装成树枝欺骗天敌或猎物。令人吃惊的是,仅靠一半的足,尺蠖能维持这种形态长达数小时,期间一动不动。以人类类比。就好像用双腿或双臂夹住大树,保持身体凌空倾斜的别扭姿态好几天。
    
        没有比它们更适合长时间潜伏和监控的了,纵然门窗之外枪炮声整天响,有流弹打到旁边,毛毛虫也不当回事,继续专注手头的工作。
    
        只是。她现在有点受不了了。
    
        不是对任务本身,而是对罗兰这个人。
    
        作为一名专干湿活的特工,她早就习惯将眼前发生的当成“别人家的事情”而不加理会。就算眼前有少女被侵犯也好,有老人小孩被殴打至血流满面也好,她都能不声不响的继续任务。退一步说,有不少人对罗兰家世好、后台硬、交往女性多感到不爽时,毛毛虫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从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来说,强壮优秀的雄性独占众多雌性,扩散优秀的遗传基因本来就合情合理。没有被指责的必要。她自己也和树皮螳螂一起对花螳螂做过不少“嘿嘿”又“哈哈”、爽歪歪的事情,干嘛去管别人开后宫?
    
        激起情绪的,是一句话。
    
        “拯救……民众?英雄?”
    
        透过天文望远镜读取嘴唇的动作,通过自己的嘴说出的话,带着一丝丝惊讶。不到一秒,愠怒开始沸腾起来。
    
        毛毛虫的认知里,最廉价,同时也是最恶心的词。无疑是“英雄”和“正义”。
    
        主张自己就是正义,主张自己就是法理的家伙要多少有多少。但越是了解社会,越是了解人类,就越明白“根本没有正义”这件事。
    
        贵族、神官征税、把男人们送上战场,留下女人、老人、小孩在地里工作时,他们告诉人们,这是为了实现正义。是必要的牺牲。龙骑兵冲进新教徒的村庄,用武力迫害胡格诺教徒,强迫他们改宗,抢走财产,侮辱女人时。他们的长官告诉他们,这就是正义。被迫害的新教徒被流放到蛮荒的殖民地,靠着土著接济的粮食度过第一年,第二年在科顿.马瑟之流的带领下,“红脖子”们以**消灭的方式强迫土著改变信仰、掠夺土地、杀害老幼妇孺的时候,他们同样冠冕堂皇地宣称他们是在行使正义,自己是在拯救“受到了魔鬼引诱的可怜者”。
    
        无辜的民众?可以被救赎之人?这世上哪里都没有这种东西。
    
        参加游行,欢庆军队攻占别国城市大肆掠夺、屠杀的,都是“无辜”、“爱好和平”的民众。在工厂里三班倒工作,为军队提供枪炮弹药,支援军人作战的还是“反对战争”的民众。为军队贡献出父亲、丈夫、兄弟、儿子的,还是民众。
    
        执政官曾经像开玩笑一般的说过“如果某天,查理曼某座大城市——一座遍布军工厂、拥有大量军事设施、有上万军人驻扎、市民普遍支持对外扩张战争的城市——遭到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伤亡超过十几万人或者更多。从那一刻起,不论蘑菇云之下是否真有冤魂,总会有人把这座城市包装成受害者,一座和平之城。以此来否认查理曼军队犯下的一切暴行,同时用此来攻击实施这种攻击之人的残暴。”
    
        这个国家,这座城市,现在倒下的还有将要倒下的,没有一条冤魂。
    
        如此**到无药可救的世界里,那个在温室里长大的小少爷居然奢谈正义?他以为自己是谁?能力挽狂澜的英雄吗?
    
        别开玩笑了——
    
        能被称之为“英雄”、“救世主”的人,从一开始就没有,现在也不会出现。
    
        “也好……就让我欣赏一下,你那可笑的幻想和肤浅的正义被击溃的悲惨模样吧。”
    
        凝神紧盯住高等法院,毛毛虫平淡地自言自语到。
    
        #############
    
        “请您继续坐镇此处,我会设法突破封锁返回学院,之后再向凡尔赛进军。”
    
        少年冷静的说着,没有赌咒发誓,也没有推托敷衍。温和沉稳的声音让人充分感受到竭尽全力的决心,几乎让人想要安下心来。
    
        可光靠话语是无法叫人安心的。窗外接二连三的爆炸和枪击,高等法院门口犹如高山般难以逾越的哥雷姆女仆——被严峻现实煽起的不安和恐惧,轻易就能压倒些微安心的念头。
    
        “我清楚你的决心,但决心和现实不能混为一谈。”
    
        黎塞留的回答很短,语气也很沉重。
    
        无论这场政变最终尘埃落定时上层结构发生怎样的变化。作为一个整体的国家接下来都会迎来前所未有的大变局。如何让查理曼挺过这场风暴,延续国运,是黎塞留最大、最优先的课题。而罗兰正是解决这一课题的关键之一,他不想早早失去这张王牌。就算国家因此暂时蒙受一些损失也在所不惜,总好过整个国家从地表上完全消失。
    
        红衣主教换上冷彻的语气继续说到:
    
        “我很清楚外面在发生多么可怕的事情,也清楚你是真的迫切想要去结束这一切。现在却不是做这种事的最佳时机。”
    
        “不,阁下,你不清楚。”
    
        罗兰走到窗前,指着窗外的火光。
    
        “从刚才开始,单发步枪的声音开始多了起来。”
    
        发动政变,负责前期战斗的是防卫军精锐部队,使用的是自动武器和轻型战斗车辆。撕裂金属般的冲锋枪声和撕开亚麻布的通用机枪声,老远就能听到。从刚才开始,接连不断地枪声少了许多。零零散散的单发步枪声却开始多了起来。
    
        这绝不是查理曼军队开始压制政变部队,就双方训练程度和装备,查理曼军队人数多三倍都不顶事,只是让对方有机会刷战果罢了。
    
        因此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
    
        “接应的后续部队——真正的提坦斯部队正在接管吕德斯。在首都已经被完全压制的情况下,接受过程中还不断传出枪声,您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没有自动武器还击的声音,也就是说交战对象并非防卫军,首都卫戍部队也基本上被压制。那么开枪的对象、射击的目标只能是——
    
        “提坦斯正在对一般民众施暴!”
    
        自古以来。攻克城市后,为了鼓舞士气。让士兵宣泄久攻不克的怨气,同时也为了警告被攻克城市的民众不得反抗。上级指挥官或是直接下令,或是放任手下“自由行动”,通过屠杀、抢掠来达成目的。无独有偶,煽动士兵参与政变、兵变时,主谋者也经常会允诺士兵让他们胡作非为。一来是提升士气。二来也是通过这种“同谋”行为将士兵们绑在自己的战车上,让他们无法回头。
    
        缺乏人格魅力,容易受别人影响的第二王子用这种方法笼络部下并不令人感到意外。有了长官的保证,早就跃跃欲试的士兵最后一点理性和廉耻也荡然无存,如今这些两脚禽兽在血和火的刺激下。放手祸害自己的同胞。
    
        “就算这样,我也不可能冒着失去整个王国的风险,去挽救一群没救的人。”
    
        面对罗兰难以压抑的焦躁和怒气,黎塞留的声音依然坚决。
    
        “你应该清楚,一时心软的人道主义只会让双方陷入更不幸而已。现在提坦斯的暴行等于提供了一个可供弹劾的靶子,将这里情形记录下来,作为罢黜王太子和第二王子的证据,然后由我承担起责任。如此一来密涅瓦殿下和夏尔殿下将会获得声誉,精灵阵营也失去了发动攻击的大义。现在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刻,为了避免更大的悲剧,我们只能选择这么做。”
    
        “这种程度的算计,李林早就想到了。”
    
        不留情面的反击之下,摆出毅然决然表情的红衣主教沉默了。
    
        权力者总是站在将别人割舍的那一边,以“不得已”、“总比怎样怎样好”的论调将自己的行为正当化,牺牲一座城市和十几万人只是“这种程度”。遇到政变时,得知民众受灾时,优先思考的不是“不想增加市民遭遇的危险”,而是“不想给自己增加额外的责任”。
    
        正因为有着共通且鲜明的思考模式,预测到黎塞留的反应不是什么难事,李林应该在事前就已经预料到所有可能发生的状况,并准备了对策才是。既然如此,那么留下如此大的漏洞显然只有一种解释。
    
        “之所以放任第二王子和提坦斯肆意妄为,恰恰是李林已经放弃他们的征兆。这些人在战略层面已经无法带给精灵阵营更多的实际利益,在他们成为包袱之前将之抛弃就是最好的选择。为了让这种行为合理化。同时还能为下一步的战略提供助益,让提坦斯扮演无恶不作的恶棍,再让别的什么人来消灭他们就是最佳的选择。”
    
        “荒谬。”
    
        黎塞留摇摇头。
    
        罗兰的陈述让他有些吃惊,但还不足以动摇他,况且其中有一个很大的漏洞。
    
        “你说让别的什么人来消灭提坦斯是精灵阵营的最佳选择,可这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呢?我完全看不出他们能从中获得什么。”
    
        “王太子到哪里去了?”
    
        轻轻一句话。犹如闪电般击穿黎塞留,苍白的脸庞变得铁青,放在桌上的双手颤抖了起来。
    
        政变开始后,高等法院和外界的通信还维持了一段时间,直到完全断绝为止,收集到的信息里没有一句是提到王太子如何如何的。似乎他已经从这个世界上蒸发了一样。
    
        假如有人提前通知他这场政变,一如之前透露财团真相和精灵阵营的存在……
    
        “恐怕李林的剧本是‘先让第二王子发动政变,引导王太子扑灭政变,最好能在这个过程中弑亲。如此一来。王室在人伦、道义两方面都站不住脚,本已反感查理曼的诸国更加觉得查理曼无法信任和交流。王太子的性格也决定了他不会对任何一方退让妥协,他一定会通过‘消灭精灵阵营来证明自己攫取王位的合法性,精灵阵营需要的就是这个。”
    
        零零散散的拼图聚集在一起,朝黎塞留展现出一副可怕的风景,他想要反驳,却组织不起言语。
    
        站在精灵阵营的立场上,罗兰的推论明显是符合他们的利益的。
    
        精灵们第一目标是独立建国。在此基础上尽可能谋求战略利益的最大化。为此他们一直孜孜不倦的推动国际局势演变,寄希望通过一场设定好条件的战争实现这一目标。他们所有的行动都是以此为基准展开的。
    
        理解这一点后。就能理解他们需要一个激进、不懂得妥协、好大喜功的人坐上查理曼的王位,这个人绝不是对财团唯唯诺诺的第二王子,也不是试图打破查理曼孤立局面的密涅瓦和背后的黎塞留。
    
        只能是王太子。
    
        每一项条件都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没有谁比他最适合扮演“向精灵阵营宣战之人”此一角色的人选。
    
        演员、舞台、道具、观众都已齐备,现在就等着这位“狩猎时要当公鹿,婚礼上要当新娘。葬礼上要当死尸”的重量级角色走到他期盼已久的聚光灯下。不用看剧本记台词,他自己就会表演。
    
        精灵们要做的,只是拖住可能会去妨碍表演的家伙即可。
    
        真是精妙又疯狂的剧本,写出这套剧本的一定是个天才阴谋家,而精灵阵营里恰好就有这么一个家伙。
    
        “必须阻止政变。最起码不能按着那家伙的剧本继续下去。”
    
        和现状同等严峻的语气打动了黎塞留。的确,已经无法阻止政变极其影响的情况下,最优先考虑的应该是止损。阻止吕德斯市民受害本身就是在挽救王族声誉,在之后的事态发展中,多少也能获得一些转圜空间。
    
        现在,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现在的情势下,你的提案虽然未必是最好的选择,也是迫不得已之下唯一的选择。但是……这么说可能有点突兀,我还是想确认一下,你想成为英雄吗?”
    
        “这……”
    
        “不要急着回答,听我说完。”
    
        黎塞留站起身,踱步至窗前,熊熊火光照在他的脸上,不知什么地方传来的惨叫砸在窗玻璃上。站在阿鼻地狱的边缘,红衣主教发出沉重的声音。
    
        “‘人们身处水深火热之中,有一个人挺身而出。——英雄故事的开场白大多如此。然而现实中治安骑士会抓捕坏人,技术官僚会指导民众耕种和修建设施,却很少有人说他们是英雄,你知道这是为什么?”
    
        停顿了一下,黎塞留说出了答案。
    
        “因为民众不是出于‘憧憬或‘恐惧来接受这些事的,只是‘这样很方便,所以接受了这些事,然后纳税使之持续。反过来,上层也不是为民众着想,仅仅出于同样的理由去做这些事。原本执政者和民众的关系就该是这样的,国家政府机构只要按照制度运作,直到腐朽失效为止,很大程度都是不近人情且大公无私的。而英雄——作为个体或少数群体,去承担本应由国家政府等级的压力,这本身就不合情理。当他们为了民众、为了爱或恨去讨伐罪恶时,那股力量将不再公平。”
    
        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种正义。为一群人和他们的正义而战,意味着放弃领另一群人和他们的正义。
    
        正义无法用少数和多数来区分,行为本身同样如此,就连“公平”也难以一概而论。
    
        “李林曾对你说过,他是容纳母神和精灵意志的容器。抛开立场,我认为这是一句很正确的话,尽管没有人情味,却没有什么可以被指责的。对精灵来说,被放逐到黑暗的角落,在日复一日的绝望中苟延残喘。那样的他们需要英雄,渴求着能倾听他们诉说,为他们挺身而出的那个人……就好像现在的吕德斯市民们一样。”
    
        所谓的英雄,是由人们的期望而诞生的。
    
        能成就普通人不能成就的伟业,创造出人们期待的伟业,强制背负起人们的希望。接受别人特别对待的权力,同时承受别人特别对待的义务——这样的存在。
    
        所谓英雄。
    
        所谓救世主。
    
        就是容纳这一切的容器。
    
        “有个男人曾对我这么说过:人们常说英雄好色。所谓‘好色’,并不是说行为放荡,其实是指身为豪杰。被称为英雄的人,本质上是民众强迫他孤独的结果。故事里、理想中英雄受到人们敬爱。他热爱着每一个人,使用力量都是为了人民,在他心中占份量最大的也是人民。英雄不允许谁是‘特别的’。一定要有的话,那个人必定是‘公主’或‘默默无闻的村姑’。因为那是成功的象征,便于归类的记号。唯独不是人格。”
    
        罗兰觉得这论调和李林的“容器”很相似。
    
        强行索取的博爱,对所有人公平、广泛且肤浅的爱。
    
        英雄;
    
        王;
    
        被人们如此要求,被迫迎合这愿望。
    
        “‘被大众所杀的个人墓碑’——这才是英雄的真面目。”
    
        黎塞留轻叹了一口气。
    
        “罗兰.达尔克。”
    
        两人对视着。
    
        跨越了年龄、身份,平等的注视对方。
    
        “现况对我方压倒性的不利,老实说毫无胜算,大义也未必在我们这一边。就算这样——”
    
        短暂的停顿,喉咙哽住了好几秒。
    
        “你也要成为‘勇者吗?”
    
        已经没有其它办法了,眼前的少年是唯一的、也是最后的希望。在肆无忌惮的暴虐和超越人类智慧之上的谋略面前,并不比一根稻草更有份量。眼下的决断及之后的行动,或许只是即将溺死之人最后的徒劳也说不定。
    
        即便如此。
    
        正因为如此。
    
        “——没错。”
    
        少年平静的、坚定的回复,没有一丝阴霾和犹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