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9.燃烧的伊斯特尔河 七
    在野战炮和战列步兵的齐射掩护下,尖刀连踏着已经填满护城河的土石和尸体,绕开一门半截身管陷进淤泥的大炮,穿过那个冒着烟的缺口,进入布达城。没有一个叛军从废墟里冲出来朝他们开火,死一样的沉寂之中,城墙上升起了一面金色鸢尾花旗帜。更多的士兵开始前进,通过缺口涌入城市。
    
        “我们的部队已经进入布达城,您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将军。”
    
        维拉尔准将兴高采烈的恭维着海瑙,炮兵上将的脸孔依然如同铁板一样,让人无法窥探他的内心世界,不过打了蜡的牛角胡子正微微颤抖。显然,他的心情还算不错。
    
        的确,从目前的局势来看,一切都很顺利,部队并未遭受太大的损失,叛军赖以抵抗的重要资本——布达城墙却已经倒塌,他们的士气在城墙坍塌的那一刻恐怕也已经崩溃,剩下的扫尾事宜连作战都称不上,充其量不过是清除害虫。
    
        真是一个完美的开始。
    
        海瑙却把眉毛皱了起来。
    
        作为一个大人物,海瑙很少轻易表现出他的感情,另一方面,他不想让手下太早松懈下来,他们还有必须完成的任务。除了惩罚贱民牲口,还有将一切不利于王太子和陆军的相关证据全部毁灭,他希望最迟到明天晚上就能彻底解决。
    
        有些事情不能太拖。
    
        他想了一下,发出命令。
    
        “命令所有步兵部队投入战斗,同时让炮兵向前推进,提供直接火力支援。”
    
        “遵命,将军。”
    
        “再次对士兵们强调,看见任何不穿查理曼军装的家伙。就立即把他们杀掉,别讲什么慈悲。数百年来,这里的臭虫一直在拖查理曼的后腿,这群碍手碍脚的杂碎就没有做过任何好事。现在是一劳永逸的解决所有问题的良机……不论对方采取什么行动。把他们通通干掉!”
    
        “将军?”
    
        指挥官们愣了一下。问到:
    
        “如果有人问起,我们该怎么回答?”
    
        枪杀平民、屠城虽然不是绝对的禁忌。但查理曼的敌人绝不会错过任何攻击查理曼的机会,特别是阿尔比昂佬,一定会大肆宣传所谓的“暴行”——哪怕他们自己同样没少干这样的事情。
    
        陆军的敌人同样会干类似的事情,大家都很擅长选择性失明。
    
        有必要先统一一下口径。避免日后的麻烦,至少要让屠城看起来是迫不得已之举……
    
        “这很简单。”
    
        海瑙扫了一眼部下们,语调轻松的说着。
    
        “通知首相和陆军部:我军已经攻入布达城内,王室的金色鸢尾花旗帜正在布达城头飘扬,目前正在进行最后的扫荡。敌军多为武装平民,对方拒绝投降,我们不得不消灭他们。”
    
        停了一下。他又补充:
    
        “提醒士兵们,别忘了给尸体摆上一些武器或者看上去像是武器的东西。”
    
        穿着蓝色军服,带着三角帽的查理曼大兵叫喊着冲入布达城,他们动作迅速。脚步没有丝毫停留。这些脑子里塞满了钱、女人、杀人、放火等等念头的大兵没有兴趣在破败的老城区多做停留,他们感兴趣的是繁华的市中心、居住区、医院、教堂——所有想要的东西都在那里。至于强奸修女、洗劫教堂之类的事情是否会亵渎神明,这种事情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将映入视野之内的一切全部破坏,将可以带走之物尽情掠夺,这个古老城市和城中的居民就是他们的晚餐——就是如此简单。反正这座城市早就被判了死刑,谁还在乎城中居民的死活?眼下最要紧的是满足**。
    
        “是叛军!”
    
        一个士兵嚷嚷着,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兴奋,乱哄哄的枪声在街道中响起,很快就响遍了全城。
    
        进入城市的军队都发现了叛军,他们也开了枪,出乎意料的是,之前在城墙上拼死抵抗的叛乱份子此刻就像一群受了惊的兔子,稍作象征性的抵抗之后,或者干脆不做任何抵抗,转身逃走了。
    
        “他们在怕我们!”
    
        领队的军官挥舞着指挥刀大笑起来,然后催促他的士兵。
    
        “冲上去!杀光叛军!”
    
        士兵们立即行动起来,没有人愿意落后,他们紧跟在那些惊慌失措的叛军后面,在追击过程中,不断有三三两两的叛军脱离队伍,跑进小巷里。在军官的命令和士兵们的自发行为下,立即有一小队士兵脱离大部队去追击那些落单的家伙。不知不觉间,士兵越来越分散,每个追击部队的人数也越来越少……
    
        直到此时,军官们还没有发觉危险。一方面这是由于对方的出色表演,在任何人看来,那都与真正的崩溃没有任何区别,让人觉得他们不可能重新组织起来发动反击。另一方面则是查理曼王家陆军固有的傲慢——坚信一个查理曼士兵可以轻而易举干掉一打叛军的军官们一点也不把“危险”这个词放在心上。
    
        从之前城墙的攻防战来看,这个观点并不是没道理,共和国国防军是一支临时组建的军队,缺乏训练,大部分组成人员是才打了几回靶的农民,射击技术糟糕的能让毛熊新兵找回自信。分散追击这样一群乌合之众似乎并不存在危险。
    
        但任何事都是相对而言的,聪明的统帅总会创造机会来弥补部队的缺陷,说的更直白一点,就是……
    
        尼克尔森少校正带着50个士兵追逐着不到20个目标,他们在一条狭窄的小巷里挤成一团,直到视线尽头出现了一个精心搭建的街垒,一群看起来很愤怒的叛军正用枪瞄准他们,那些兔子一样狡猾的追逐对象也在这时停了下来,转身将枪口对准了少校。
    
        “陷阱!”
    
        少校把那个词喊了出来,还来不及把“撤退”的指令喊出来,在凶猛的齐射中。少校变成了漏勺。
    
        同一时间,在布达城的大街小巷里都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布达城的防卫者们——军人、工匠、农民、穷人、乡村神官、学生、吟游诗人、游方教士、妇女、老人、儿童——纷纷从地窖里和房顶上的藏身之处跳出,扑向分散在各处的查理曼士兵,猝不及防的查理曼士兵立即被热情的“问候”包围了。
    
        最先用来打招呼的。是名为“李林鸡尾酒”的燃烧瓶。这种吕德斯市民在反强拆斗争中发明出来的武器操作简单。易于大量生产。一个易碎容器、足够的火油、一卷充当引燃物的布条、一盒火柴就是燃烧瓶所需的全部材料,最多再掺进去一些白糖或者橡胶。在海瑙对布达城开始强攻之前。每家每户都至少准备了20个燃烧瓶,个别家庭甚至有80个之多。在当前的巷战环境里,即使是小孩子也能快速熟练的运用这种武器——点燃布条,对准阳台或窗口下的查理曼大兵丢下去就行了。不到一刻钟。各处都点燃了大批人形火炬。在添加剂的作用下,这种火焰很难扑灭,一些有灭火知识的人试图用打滚来灭火,结果反而扩大了燃烧面积。
    
        出于强烈的憎恨,人们既不施以援手,也没有冲上去补刀,只是冷冷的看着查理曼人呼号挣扎。直到扑倒在地不再动弹,成为一堆难辨面目的焦炭。
    
        除了燃烧瓶外,共和国国防军的新战术也令攻城者痛苦不堪。
    
        这种新战术称为“棋盘()”:守卫者占据着布达王宫附近每一栋建筑,一旦查理曼人追逐诱饵进入建筑物之间无人防御的街道上。马上就会遭到来自四面的交叉火力集射和投掷炸弹的袭击,同时枪法出色的士兵被挑选出来,埋伏在高处截断敌军的退路和增援。一个个突击连就这样掉进精心设置的口袋,整连整连的士兵被打死或俘虏,一些魔法师士官还能坚持一下,但士兵们被消灭之后,他们也撑不了多长时间。不到半小时,冲在最前头的几个连已经全军覆没。
    
        那些临时组建起来的民兵也打的异常凶狠,这些农民子弟吃够了征粮队的苦头,不少人的家人被活活饿死,有些家中亲人死于查理曼大兵手下,面对海瑙的士兵,他们表现的极为疯狂。在以豪华温泉泳池闻名世界的盖莱特饭店以南,他们和一个科西嘉狙击兵连厮杀在一起,甚至打起了白刃战。在广播大楼西北角,一队民兵甚至打退了整整一个战列步兵营的数次进攻,查理曼人只能眼睁睁看着200公尺外被包围的友军覆灭,却无法再前进一步。
    
        查理曼的炮兵和空中炮艇此时只能干瞪眼,炮手和炮兵指挥官们痛苦的发现,由于突击部队太过深入,结果和叛军搅成了一团,只要他们开炮,一定会击中自己人。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只有尽量阻击开始迂回包围其它友军部队的叛军,为步兵兄弟们保留一个撤退的缺口,争取一点撤退的时间。
    
        然而,这种努力反而把步兵和他们自己推进了更加危险的境地。
    
        接连的打击让撤退中的部队失去了建制和指挥,不同部队蜂拥向城墙缺口,现在他们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逃离这个地狱,离那些叛军越远越好。无论督战队的齐射,还是长官的怒吼和指挥刀都无法阻止溃散的洪流。混乱中,一些士兵甚至对军官亮出了刺刀,和督战队对射起来。
    
        在捅翻一个拦在面前的准将后,再也没有什么东西拦在败兵的面前,正准备进入布达城支援的部队和败退的人潮碰撞在一起,穿蓝色制服的军人们挤成一团,他们叫骂着、推搡着,无法前进,也不能后退。成为一个绝好的炮击标靶。
    
        如果这时候毛雷泰尔上校还需要别人提醒他该做什么的话,那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傻瓜,只见上校轻松的挥了挥手,舔着嘴唇的国防军炮手们将一个个极其丑陋的玩意儿推了上来。
    
        架在轮子上的水缸或铁桶——这是每个人对“飞雷”的第一印象,这种简陋的武器看上去有些像大炮,但和用精湛工艺打造、身管上镶嵌徽章甚至花纹、如同艺术品一样的大炮比起来,“飞雷”炮只能用“傻大黑粗”一词来形容。
    
        然而丑陋的外表却不能掩盖其在战场上所表现出来的价值。这种炸药抛射筒和攻城用的重型臼炮有不少相似之处:大仰角使用,射程较近,但威力惊人。尽管在射程和精度上不如野战火炮,和真正的臼炮也有差距。使用上也有限制。但200来公尺的射程在短兵相接的巷战中还是够用的。10公斤的炸药威力也相当惊人,之前广播大楼攻坚战之中。不少保安部队的据点和堡垒就是被“飞雷”给端掉的。被圆盘形炸药包击中的据点里没有一个活人,不少尸体没有任何外伤,全是七孔流血——也就是死于冲击波对内脏的伤害。缺少炮兵武器的共和国国防军对“飞雷”炮在实战中的表现非常满意,很快就喜欢上了这批被某势力淘汰下来的武器。并且给这些丑到可爱的铁疙瘩起了个“勇敢的弗里茨”的外号,之前城墙攻防战都没有舍得让它们露脸,现在终于到它们发威的时候了。
    
        除了装填炸药的普通炮弹,还有不少“飞雷”炮用上了外面裹着一层钢珠、铁钉、碎玻璃的人员杀伤弹,缴获来的6磅小炮和其他野战炮也被推了上来,炮口对准了过去的主人。
    
        面对挤作一团的查理曼人,国防军炮兵们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开火——!”
    
        毛雷泰尔上校用力挥落手臂。鲜红的光芒和烟雾笼罩蓝衫军团,凄惨的叫声和残肢断臂一起飞上天空。
    
        海瑙将军正为失去了对部队的控制而焦躁不已,当他和突击部队失联后,他就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但他对此的补救措施却是催促后续部队加快速度进城。试图用数量压垮狡猾的叛军,结果就是5000多人全部挤在一个30公尺宽的缺口里动弹不得。正当将军为这个状况愤怒不已的时候,他的对手用大炮帮他端正了态度。
    
        毫无预兆,突然又凶猛的炮火打击,完全出乎意料之外。上至海瑙本人,下至普通士兵,查理曼人全都懵了。过了好几秒,他们才恢复过来。
    
        “叛军的大炮在哪里?!他们到底有多少大炮?!”
    
        海瑙几乎要中风了,他的视野里只剩下此起彼伏的爆炸和偶尔在火光中闪现的人体碎块,那种爆炸的效果绝不是野战炮能制造出来的,难道叛军有要塞炮?!
    
        冷汗一下子从炮兵上将的额头上流了下来,想靠步兵集群和要塞炮进行正面对决是极其愚蠢的行为,他麾下的野战炮连对方的边都摸不着,而敌人的重炮却可以轻而易举的端掉没有防护的炮兵阵地。如果步兵不计伤亡发动万岁冲锋,将炸弹投掷进对方炮兵阵地的话,或许还有一线希望。但士兵们此刻乱作一团,根本无法指挥,督战队和战鼓都未能阻止这场溃败,敌人的炮火也在不断抵消任何想要恢复指挥系统的努力,几位带队试图收拢部队的军官很快就消失在炮火之中。
    
        “将军,我们该怎么办?!”
    
        参谋们也慌了,当看到几个魔法师张开障壁依然被轰飞到空中时,心中的恐惧再也无法遏制,一张张苍白的脸孔看着海瑙,就上将自己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停止进攻!”
    
        他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说出了这场战斗中唯一正确的命令。
    
        “撤退!全军撤退!”
    
        这是个严重损害军人荣誉和自尊心的决定,但这也是唯一能把部队从屠宰场里拯救出来的办法。哪怕是向来爱慕虚荣的海瑙,此刻也没了将战斗继续下去的信心,他只想带着剩下的士兵安全返回查理曼。
    
        这毫无疑问是个正确的决断,很不幸的是,它稍稍来得迟了一点。
    
        “骑兵!”
    
        维拉尔准将发出一道几乎不似人类的尖叫,所有人顺着他的手望向战场右翼,数以千计的王冠领骑兵从烟雾中杀出来,他们挥舞着长矛和战刀,撵上距离自己最近的查理曼人,在闪亮的刀光之中,一个个脑袋飞了出去。全身沾满鲜血的骑兵看也不看无头的尸首,催促坐骑朝一群衣着光鲜的查理曼军官逼近。
    
        他们不清楚那些是什么人,但他们很清楚,这些人的脑袋一定很值钱,一想到那笔不菲的赏金,每个人眼里都闪烁着狼一样的绿光。
    
        再次丢下“全军撤退”的命令,连进一步具体的指令也没有下达,海瑙绝望的哀嚎了一声,带着一群惊慌失措的将军朝查理曼方向飞速撤离,空中炮艇不断打出齐射来阻止骑兵的凶狠突击,但那些为赏金而疯狂的王冠领骑兵依然努力追逐着自己的猎物。
    
        炮兵上将骑着一匹神骏的白马头狂奔——那本是他为入城式所准备的道具——沿着他进入王冠领时的道路狼狈逃走。这位曾经意气风发,以占领者姿态进入王冠领的将军此刻就像一只受了惊的兔子,拼尽全力逃离古老的布达城。头也不回得把混乱的营地和那些不知该逃往何处的可怜士兵远远抛在身后,扔给了正在发飙的王冠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