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8.远征终结 十八
    战争会带来许多东西,包括残酷、暴虐、疯狂、血腥,但对这一年的查理曼人来说,战争意味着发财。『*言*情*首*发』
    
        在完全不被战火触及的查理曼土地上,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地主农民,每个人的脑子都填满了“赶快发财”的念头,人们像盼望母神降临一样虔诚期盼着“静静地春雨和长期的战争”。由于战争的原因,大型企业的订单源源不断,不光自己赚得钵满盆溢,下游低端小作坊和小农庄也因此获益良多。此外,由于其他国家的国民经济逐步倾向于军工产业,查理曼民用商品的竞争对手被削弱了不少,所有产品的销路都很不错,货币滚滚而来,全国经济增长保持在令人羡慕的5%的水平。在这种大环境下,实利主义和支持战争的氛围迅速弥漫整个国家。
    
        口袋里的钱一多,人们对生活的要求自然也就提高了。新古典主义的贵族宫殿和豪华庄园住宅如雨后春笋般出现。陆军大臣泰利耶的儿子,有名的顽固子弟卢瓦侯爵花费700公斤银子打造了他的专属马车,而洛林塔选王侯订购的一套查理曼贵族盛装估计价值150万埃居。昂贵的千年红木家具,用金银丝线和极品丝绸缝制的时装、纵情狂欢和无忧无虑的奢华生活——这就是战争时期查理曼贵族社会的真实写照。
    
        下层人民的生活和老爷们没法相提并论,但也足以让其他国家生活在水生火热中的人们嫉妒。一些富裕的村庄与其说像农村,不如说像小地主的住房集落。除了种植小麦、土豆之类主食作物外,也大量种植棉花、烟草、葡萄、紫花苜宿等经济作物。并且从国外引进美利奴绵羊和荷尔斯泰因乳牛,把作物、羊毛、牛奶等出售给v.e公司的收购商,将葡萄酿成酒出售,不少农民因此获利,有些富农甚至有了自己的马车。
    
        在烈火烹油的繁荣景象面前。查理曼人几乎忘记了战争究竟是什么,大家狂热的支持战场,并且希望尽可能的延长它——“最好能打上一万年”。
    
        不过任何事情都会有不同的观察视角,由此延伸出不同意见者,对这场战争,有些人就热衷不起来,甚至对此抱有强烈的反感。
    
        比如说:某个具有强烈反帝国主义倾向和人道主义情怀的有良心少年。
    
        “你是不是干得太过分了?”
    
        办公室隔音门刚一关上,罗兰就皱起眉头发问。一点也不掩饰他的情绪和真实想法——极度厌恶和不快。
    
        关于前方的战事,罗兰所知的并不是很详细,但仅仅是调查出来的那一部分就已经让他感到恶心了。
    
        大量制造残疾人的地雷、狩猎军官和战地救护人员的狙击手、双方竞相杀害俘虏和平民、拿着爆破筒冲锋的肉弹勇士、施加魔法的儿童自杀炸弹、射杀逃兵的督战队……
    
        市街上流传的反战小册子里记载了关于前线的种种可怕传闻,但醉心于景气的查理曼人只是将之视为都市传说,一笑置之。但接触过从前线撤下来的伤兵,亲眼目睹过医院里悲惨景象的罗兰却清楚,真实的状况比小册子上的文字血腥一百万倍。
    
        尽管王国陆军严密封锁了收容先遣部队伤兵的医院,但靠着特殊身份。罗兰还是设法进去了,结果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地狱。
    
        还没走进医院。毛骨悚然的尖叫就先传了过来,那种凄厉的叫声足以让任何一个原本心胸开阔、心情愉快的家伙连续做上一星期的噩梦,而这仅仅只是开始。医院里至少有一半人精神彻底崩溃,不是傻笑个不停,就是对着墙壁碎碎念。『*言*情*首*发』剩下的也都留下了精神创伤,但总算还能沟通。不过看着他们残缺的肢体,谁都会觉得那些疯了的家伙更幸福一点。
    
        接下来和伤兵的交流中,罗兰进一步了解到前线的真实情况:包围里加要塞的部队事实上已经停止了进攻,没人能在见识过那种拿孩子来做炸弹的疯狂战术后还继续坚持进攻,哪怕是最冷血无情的将军也不得不考虑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拿宝贵的士兵和人弹交换是否合算?即便不在乎士兵的性命和士气,10:1的交换比也叫他们难以忍受,更何况消耗掉的全是人类,兽人杂种连根毛都不会掉。
    
        在想出对付这种疯狂战术的办法前,阿尔比昂人决定暂停进攻,公国方面也在抓紧时间重整军队、积累物资,一时间里加要塞周围难觅枪炮声。
    
        战场暂时趋于平静,但罗兰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不管用那种标准来评论,在里加要塞外发生的一切都已经彻底突破道德禁忌,这不是战争,而是不断升级的仇杀,接下来这种仇杀还会继续,并且变得更加残酷。
    
        “过分?”
    
        李林回味着这个词,然后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语调反问:
    
        “罗兰,你真的觉得这很过分?”
    
        “难道不是?!”
    
        罗兰的声音提高了几度,养父那明知故问的态度、一脸的无辜和疑惑无疑在挑衅他的忍耐度,他现在还能忍耐,但不可能一直忍下去。
    
        “冷静一点,别总像个叛逆期的小孩。”
    
        微微一笑,李林换上一副严肃地面孔再问到:
    
        “那么你觉得,过去用刀子和魔杖进行的战争比较不过分?”
    
        “……”
    
        答案当然不是,过去同样是不断升级的仇杀,双方军队在攻克城市后会杀尽居民,将敌国人民变成奴隶。即便是在没有大规模战争的“和平年代”,两大阵营的军队也从未停止恶行,小则干干打家劫舍的“打草谷”,大则洗劫集市,攻打小城堡。甚至烧毁城镇的事也屡见不鲜,然后另一边用更加残酷的手段进行报复……可以说仇杀本来就是两大阵营的主旋律。甚至是生活的一部分。和过去相比,这次的战争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最多在杀人效率和手段上比较“现代化”。
    
        当然,李林没兴趣纠结道德问题,也无意美化现代化战争。毕竟用魔法、刀剑去屠城、抢劫、抢劫、劫掠造成的损失远少于现代化高科技战争。在他被制造出来前的大战中。秉持“地球优先”思想的军阀朝殖民地卫星注入毒气,一次性造成的死亡人数就超过了这个世界几十年战死者的总数。更不要说把小行星砸到地球上、用反物质炸弹轰炸没有军事设施的普通居住卫星,造成死者数以亿计的那些战事了。
    
        “工具只是工具,不存在主观意志,把责任推给工具只会显得伪善。”
    
        停顿了一下,李林又补充了一句。
    
        “至于我和公司……的确,我们生产和销售了大量武器,但那只是单纯的商业行为。最终决定是否要使用、如何使用那些玩意儿的可不是我们。”
    
        就好像卖出一把菜刀。如果购买者是个厨师,那菜刀就是无害的工具,换成是个杀人魔,那就成了危险的凶器。
    
        “你这是诡辩。”
    
        罗兰皱着眉,反驳到:
    
        “不知道销售对象的背景和对商品用途的情况下,销售商确实可以免责。但你是在清楚他们要用来干什么的状况下大量出售军火的。”
    
        “说起来的话,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呢。”
    
        “承认了?”
    
        “不承认的话,可是会被说成是‘肮脏的大人’呢。比起这种荣誉称号,我觉的还是‘死亡商人’的头衔稍微好一点。”
    
        “那不都一样吗?!”
    
        “抓住槽点了哦,吐槽技巧有进步呐。是不是和哪位小姐有了进展?”
    
        “别扯开话题!”
    
        “好啦好啦,玩笑到此结束。”
    
        结束了游戏,李林再次恢复一本正经的姿态,手指在办公桌上敲击了一会儿后,他说到:
    
        “如果我告诉你,因为这些残酷的行为。战争将会变得平静,并且加速走向结束,你还会反对吗?”
    
        怎么可能——
    
        罗兰在肚子里叫到,这个反应同时针对两个问题:允许残酷手段和战争因为残酷加速走向终结。前一个是原则问题,后一个……就算用最乐观的角度来审视当前的局势,他也看不到一丝一毫战争结束的可能性。
    
        一个新计划?或者是某些罗兰不知道的情报?
    
        “如果你关注王室活动行程,你就会发现,王后今晚要去加尼耶歌剧院欣赏演出。”
    
        李林没有正面回答,欣赏了一会儿罗兰莫名其妙的表情后,继续补充道:
    
        “然后,就在1小时前,也就是我刚刚回到公司总部大楼15分钟后,有人给了我一份邀请函和一张包厢戏票。”
    
        依然不是正面回答,但里面的信息已经足够罗兰琢磨,并且勾勒出一个大概的答案了。
    
        在饱受运输系统的折磨以及盟友们越来越大声的反对后,路易王太子终于向现实和v.e公司屈服了。
    
        当然,出于王族的自尊心,堂堂王太子是不会向一介暴发户低头的,让他那么干还不如让他去死容易些。财团对此心知肚明,任何时候都没考虑过王太子亲自跑来服软认输,因此双方也就默认了由王后和李林秘密达成妥协,解决眼下一系列利益冲突。
    
        很不错,大家的利益和面子都被照顾到了,虽然有点晚,但还算皆大欢喜。
    
        “我还以为他们要等到战争快结束才会想到要妥协。”
    
        罗兰“哼”了一声,那位王后留给他的印象实在太坏,以至于每次想起那个老女人,他都会有这种反应。
    
        “在利益面前,面子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问题。”
    
        给自己倒了一杯红茶,晃荡着杯子里的红色茶汁,李林优雅的笑着。
    
        “你不想看看么?被我们陷害到连续很多天失眠的王后,发自肺腑地感激我们为查理曼乃至整个人类阵营的圣战做出贡献——这是非常值得一看的有趣情形呐。”
    
        “我没什么兴趣。”
    
        “真可惜。”
    
        “这取决于看问题的角度。”
    
        摇摇头,把养父的恶趣味抛诸脑后,罗兰将话题重新拉回原来的轨道。
    
        “王太子寻求妥协,顺利挥师北上,腹背受敌的公国军将遭到重大失败——这样的剧本可不像是你会写出来的,我也看不见战争会因此结束。”
    
        让查理曼加入战局只会打破平衡,让两大阵营的实力对比越加朝人类一方倾斜,甚至导致公国陷入总崩溃。对亚尔夫海姆而言,可谓是最糟糕的结局,可李林却毫不在乎的引导局势朝此发展,还说什么这会让战争结束?
    
        从不犯错的记录似乎让李林有些忘乎所以,他正在犯下一个巨大错误而不自知,亲身经历这历史性时刻并未带给罗兰激动和喜悦,他只是沉重的、诚恳的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然后对李林说到:
    
        “趁现在还来得及,停手吧。”
    
        李林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他,最后用“我会考虑”的回答结束了这个话题。
    
        真可惜——
    
        高速运作的思考回路中响起没有起伏的评价。
    
        不论见识和思考宽度,罗兰都远远超出同龄人,就是与那些自诩懂得“真正的权利斗争”的政客相比,他在很多地方也表现得更加出色。
    
        比不过他终究还太年轻,不够成熟,对人性的研究还不够深入,以至于他只是从当前的种种迹象推演,错误的认为“李林的决策出错了”,忽略了如果出现“其他国家损失巨大,查理曼独占所有好处”的情形时,联军该如何继续维持同盟?
    
        这种情形并不遥远,当路易王太子的大军单独冲入里加要塞,查理曼的声望达到最高点时,这个问题将会真正浮上水面。眼下,只有李林和少部分人知道那是一幅怎样的光景。
    
        收起对未来的预测,李林静静地微笑着说到:
    
        “说到王族,我这里还有一封邀请。”
    
        盯着少年仿佛预感到什么,开始有些不自然的表情,监护人的笑容变得暧昧起来。
    
        “是一位未出阁的淑女给她冷漠的未婚夫的,内容让我都感动到想哭啊……你不觉得身为一位负责任的男性,应该为这位淑女做些什么吗?”
    
        面对冷静的、一点也不像是在欣赏别人苦恼表情的李林,罗兰的额角冒出大量冷汗。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