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5.序战 四

        布仑希尔盯着地图已经超过15分钟,有那么一会儿,她很想肆无忌惮的大笑三声。
    
        地图上用红蓝两色铅笔标注出两大阵营的军队位置——除了战争爆发时间,强国之间的态势已经一目了然,让人不得不敬佩史塔西的工作效率。
    
        她不像李林,喜欢用最温文尔雅的措辞语气,做最刻薄的嘲讽。基于矜持和风度,她更倾向给对方台阶下,但这一次,她真的快忍不住了。
    
        两支同样骄狂的军队,在一个烂泥坑里互相秀智商下限——很少有人看到这一幕后,还能忍住不笑。
    
        公**完全是一副散漫的姿态,既没有进入战备,也没有加快防线建设。公国陆军只是将一批新兵从后方调动到前方,按照论资排辈的传统,将这些没见过血的雏填充进第一线。除了这种让本已脆弱的防线更加脆弱的动作,整个公国依然该干嘛干嘛,完全没有一丝战前的紧张气氛。
    
        相比陆军,公国海军还算像个样。马卡罗夫中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了可以做的每一件工作。撤换平庸无能的舰长,加大布雷的密度和效率,扩建船只修理场,抓紧时间修缮状况较好的船只,仔细清查军械库,将一些遗忘的物资:比如40门大炮充分利用起来,增强海岸炮兵的实力,增派侦查舰紧盯阿尔比昂王家海军的一举一动。
    
        不得不说,海军中将做得非常好。比圣彼得堡期望的更好,他赢得了一切怀疑者的信任,完全恢复了公国海军的士气。但也仅此而已,那些陈年积弊不是他一介海军中将突击改正就能彻底消失的,而他面对的对手又是如此强大,除了不知水雷,以及充分发扬“存在舰队”的战略,他没有更多选择了。
    
        再来看看海上霸主阿尔比昂人,他们的准备工作相当充分。为了洗刷耻辱,阿尔比昂正在抽调部队。组建起一支强大的远征军。这支部队装备了最新型的火炮、枪支。经过了严格的训练,对他们手里的武器已经充分熟悉。同时在爱国心的熏陶下,随时准备发起远征,把发起卑鄙偷袭的毛熊打到扑街。
    
        看上去没什么没问题。一旦决定进入战争模式。任何正常的国家都会这么干。但令布仑希尔等一干防卫军高参哭笑不得的是:这只远征军完全是由阿尔比昂王家海军组成的。
    
        这是海军大臣白金汉公爵和王家海军大舰队总司令德雷克上将的强烈要求。他们给出的理由是:王家海军的耻辱只能由他们自己来洗刷,如果做不到,那么众多竞争对手——特别是查理曼就会轻视王家海军。在已经快定型的海军谈判中节外生枝,甚至对阿尔比昂的海外利益有非分之想。因此必须通过痛揍罗斯联合公国,让全世界了解到:无论过去未来,阿尔比昂王家海军都无比强大且不可战胜。如果想要挑战阿尔比昂的海上霸权,就要有做好变成藻屑的觉悟。
    
        无懈可击的理由,国家、部门的面子和利益都兼顾到了。退一步说,如果有人不识趣,跳出来反对这个由海军单独进行的远征计划,向来以“女王王冠守护者”自居的海军还能祭出“王恩浩荡”、“吾辈当杀身成仁,以不惜玉碎的觉悟以报君恩”之类的精神大杀器。在面子、利益与女王的三重压力下,没有人有异议,也不会有人有异议,更是谁都不敢有异议!就这样,这个连可行性都没有充分论证过的方案获得了通过,并开始着手实施。
    
        看上去,这是一个因为理智被愤怒冲昏后的莽撞决定,但透过史塔西的特工们和她自己的推测,布仑希尔却看到了潜伏在表面之下的东西。
    
        首先是军种之争。
    
        在查理曼的军力日渐强化之际,布列塔尼亚地区承受的压力与日俱增,为了保住这个介入大陆事务的桥头堡,向来轻视的陆军也得到预算拨款,开始进行升级换装。对向来认为“阿尔比昂没有陆军,只有海军陆战队”、“陆军是海军打出去的炮弹”的王家海军来说,等于增加了一个抢预算的对手。在这个军备竞赛的时代,每一便士的预算都是重要的,想要更多的拨款,王家海军必须证明自己。而弱小的罗斯联合公国正好是一个可以用来炫耀肌肉的上好沙包。
    
        其次是出于检验军队战力的考量。在此之前,阿尔比昂军队的对火炮在海上运用的经验及战术构想完全来源于假想和小规模冲突,真正的大规模舰队决战、登陆战应该是一个什么样,并没有明确的概念。眼下遇上这么一个低风险高收益的实践机会,王家海军自然不会错过。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王家海军对自身实力的自信。在这群天生的水手看来,以大舰队实力之强,沿着拉普兰的海岸线北上,通过小水沟一样的峡湾,冲进拉普蓝湾对圣彼得堡进行炮击,然后烧杀掳掠一番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一顿炮轰,毛熊们的抵抗就将土崩瓦解。
    
        看得出来,阿尔比昂人做了相当多的功课,但在布仑希尔眼里,这不过是纸上谈兵和赌博。
    
        先不说已经交付公国海军的那3000枚水雷,就算突破了重重封锁,在狭窄的拉普兰湾和猛烈的岸防火力下,把舰队排出合适的阵型,对岸进行炮击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更不要说,毛熊们还有最后的大杀器——焦土战术和战略纵深。一旦公**将圣彼得堡及周围村镇付之一炬,在水源里全部投毒,接着开始大踏步撤退,每一粒粮食、每一滴淡水、每一件军装、每一发子弹都要从千里之外运来阿尔比昂远征军就会陷入难以为继的地步。
    
        面对这种情况,阿尔比昂没有太多的选择。要么坚持从本土输送物资。让后勤部门和国家经济被一步步搞垮;要么干脆结束这场看不到胜利的战争;至于向查理曼青蛙求助,要求他们从陆地上打破僵局——心高气傲的阿尔比昂人既不情愿,也不相信查理曼人……
    
        叩叩——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布仑希尔将阿尔比昂人和他们的麻烦从思绪中摒退,转身向她的执政官敬礼。
    
        “看什么这么出神?哦,是阿尔比昂人啊……”
    
        放下手臂,李林绕到办公桌后面坐下,布仑希尔为他递上一杯红茶。
    
        红茶浸润着嗓子,看看布仑希尔在地图上留下的标注,他很快就推算出聪明的精灵姑娘已经推演到什么程度了。
    
        布仑希尔。还有整个防卫军。外加罗兰,都是他的学生。在他的反复强调下,后勤的重要性深刻影响着他们的思维,在推演阿尔比昂远征的过程中。迟早会推演出万一发生消耗战时。双方后勤状况对战局走势的影响。然后推断出阿尔比昂可能采取的对策。
    
        只是受限于经验和知识,他们不知道,还存在另一种解决之道。
    
        将两个师团编成一个军。然后任命一位像牟田口廉也中将一样脑洞大开的指挥官。
    
        没有比那位将军更理想的了。
    
        纵观日本历史,也很难找出像牟田口廉也中将一样适合这种工作的——指挥一支后勤完全断绝,粮食弹药严重匮乏的军队,告诉那些由于饥饿不断抱怨的家伙,拥有大和魂的日本军人就算没有粮食也可以且必须战斗。接着告诉他们一个真相:日本人自古以来就是草食民族。
    
        阿尔比昂人不知是否能摊上牟田口中将这样的“天才”,也许会,也许不会。不过在事情演变成这种情况之前,他们注定会在水雷阵面前碰个头破血流,然后乖乖把视线转移到陆地战场,和其他国家一道,面对原始的堑壕体系、火枪、大炮和十几万颗地雷。
    
        相对漫长的边境,十几万颗地雷实在有点少,而且都是丢在仓库里至少5年以上的存货,很难说能给进攻的人类带来多少麻烦。不过很快全力运作的生产线就会源源不断的生产出更多地雷,满足公**的需求。
    
        如果这个世界的人类军队像旧日本帝国陆军第六师团一样“彪悍勇敢”的话,那么地雷的战术价值就会被进一步体现出来。
    
        没错,在军官的指挥下,身上挂满手雷的熊本士兵,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或者木棍,高呼“板载”,迎着速射炮、机枪、步枪、迫击炮编织出的火网,义无反顾的冲向米国鬼畜的阵地,有如波浪般不间断发起冲锋。纵然敌人火力密不通风,身边的战友一个个消失,依然不能阻止大和魂附体的日本武士。脸色苍白的米鬼士兵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手跳进战壕,用仅有的一点力气高呼“天皇陛下板载”,同时拉响手雷——
    
        多么让人赏心悦目的场景,不过除非知道这是一场必败无疑的战斗,否则谁会这么干?况且阿尔比昂人面对的只是公国陆军,而不是每月建成一条护航航母的美**队,似乎用不着这么干?
    
        那真的会让人感到遗憾,他们应该学着改变一下信仰,为前往天国帮助72个处女卒业而奋勇争先才对……
    
        笑了一下,将余兴节目撇到一边,李林抬头问到:
    
        “我们的人类朋友们怎么说?”
    
        “还是老样子,拒绝追加订单。”
    
        布伦希尔摇摇头,她实在无法理解人类国王、女王们的想法。一边叫嚣着复仇,为此调集军队组成联军,另一方面却拒绝花钱追加武器订单。
    
        这一点都不合理。
    
        但在李林看来,这实在是太合理了。
    
        阿尔比昂的敌人不光只有罗斯联合公国,比起兽人,同为人类阵营的“盟友”们更叫女王陛下放心不下,随时随地都要防备他们捅刀子。
    
        伊丽莎白陛下十分清楚,公国的复仇之战必须是一场辉煌的快速胜利,在对阿尔比昂的国力产生影响,为查理曼和伊密尔创造机会之前,战争就必须结束。
    
        这个想法与黎塞留主教不谋而合,首相大人同样担心漫长的战争会摧毁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财政体系,同时给阿尔比昂压制查理曼的机会。
    
        他们的担心不是毫无道理的,快速战争的构想也相当合理,唯一的问题是,这不符合精灵阵营的利益。
    
        “我们需要的,是一场局部化的战争。”
    
        冲为自己续杯的布伦希尔点点头,李林不急不慢的解释道:
    
        “战争应当长期化,这可以牵扯他们的战略精力,让他们在两败俱伤后回到原来的起点。这样,当我们进攻查理曼时,兽人就失去了南下的力气,阿尔比昂既没有实力也没有意愿拯救查理曼……如此就既不会酿成兽**,也不会酿成阿尔比昂禍了”
    
        顺带的,还能一边数着金币,一边欣赏双方用自己制造的武器相互厮杀。
    
        为了庆祝那个状况一般,李林的嘴角翘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