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2.会议,舞会 三十八

        古朴的办公室里充满焚香的香味,三重金冠摆在一旁的天鹅绒软垫上,带着红色小帽的教皇格里高利五世猊下反复阅读从吕德斯发来的密信,抬头看看摊在办公桌上的地图,老脸皱成一团。
    
        历任教皇皆为出色的神学家、辩论家、宗教家,鲜为人知的是,他们还是老于世故的外交家、政治家。
    
        每当与罗斯联合公国的“圣战”结束,教会的权威出现动摇的征兆时。教皇们便会选择利用几组相互牵制的联盟关系来巩固伊密尔的地位。通常的流程是:首先安抚拉普兰,为其提供经济援助和国家安全的保证,换取拉普兰继续承担防范罗斯联合公国南下的“肉盾”角色。其次,利用信仰和查理曼的扩张野心为要挟,迫使塞雷斯和伊密尔保持特殊关系;作为交换,伊密尔尽己所能的保障塞雷斯的独立自主,为有朝一日可能出现的扩张主义查理曼背后埋下一颗钉子。在与阿尔比昂方面,部分放弃干涉阿尔比昂国内宗教、政治事务,调停卡斯蒂利亚和阿尔比昂之间间歇性的教义分歧冲突,确保这个联盟从海陆两个方向牵制查理曼,但又保证三个国家不会爆发全面战争。
    
        以上几组关系中,任意一国需要伊密尔的程度都大于伊密尔需要他们的程度,如此一来,伊密尔就总能扮演人类阵营领导者和仲裁者的角色。等到各国抚平战争创伤,教皇就会宣布发动新一轮“圣战”。能赢过罗斯联合公国自然最好,万一又以不胜不败告终,就重启上述流程,从原点开始再次循环。
    
        这是一套被证明行之有效的战略体系,千年来确保了伊密尔崇高超然的地位。无独有偶,李林为亚尔夫海姆制定的外交战略也是相似的路数,都是权力政治的产物。唯一不同的是,李林的手段和理念更加现代化和进步,同时也更为节制。在遇到新问题时,亚尔夫海姆方面总能迅速调整策略。而教会这架老旧的权力机器则有些难以适应。
    
        如何调解由于海军军备竞赛。诸国之间火药味十足的关系,重新将这些贵金属中毒的家伙给领回原来的循环轨迹上?一想到这个问题,格里高利五世的胃疼就发作起来,强忍着胃袋被小刀刮来刮去的痛楚。从抽屉里取出胃药服下。
    
        该死的查理曼。该死的黎塞留。该死的军备竞赛,该死的殖民地,还有……该死的v.e公司。都是李林的错!
    
        还没等药效完全发挥,教皇猊下一边在心里咒骂,一边忿忿的看着办公室一角摆放的v.e公司总裁半身像,画框里的李林端着盛有红酒的高脚酒杯,姿势优雅得体。
    
        自从v.e公司崛起,教会的安稳日子就越来越少。
    
        刚开始那会儿,还只是一家小商社的v.e公司和教会之间的关系可谓如胶似漆。除正常缴纳的税款、孝敬外,v.e公司总是利用各种机会向教会捐款,地区枢机主教、异端裁判所的神职人员在生日和节假日总能收到各种奢侈品礼物。对这种知情识趣的商社,主教、神官们自然非常喜欢,投桃报李地给予v.e公司各种便利。
    
        随着v.e公司日渐壮大,神职人员把钱存在v.e银行,购买v.e建设和v.e铁路的股票,年终享受分红。教会的各种附属物宗教标志、祭典用的器具、服饰,教堂的建设,圣典的印刷统统外包给了v.e公司。从那时候开始,事情渐渐变得不妙起来。
    
        现是拉普兰和查理曼的经济命脉落入v.e公司的掌握之中,通过财团的斡旋交涉,两国迅速建立起了关税同盟,着手建立区域一体自由贸易,实现经济整合。当这件事还在进行中的时候,传来了v.e公司发现海外新大陆的消息。
    
        教会对此的最初反应是震惊,这对鼓吹“我们脚下的土地是唯一世界”的神学家们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还没等教会回过神来,一调调满载军人和传教神官的向新天地出发了。发展未开化蛮族为信徒相当对教会的胃口,尽管还有点不舒服,但教会没有继续追究地理发现带来的冲击。
    
        然而,所有人都未能发现,发现新大陆的时机过于诡谲。当时正埋首发展国内经济,完成和拉普兰经济整合的查理曼暂时没能力和兴趣争夺海外殖民地,拥有海上优势的阿尔比昂和卡斯蒂利亚抢先一步,瓜分了绝大多数殖民地。通过海上贸易和掠夺殖民地资源,满载黄金、宝石、香料、矿石的船只塞满了港口,两国国库迅速充实起来。这很快引来了查理曼的嫉妒,苦于海军实力不济,两国钳制查理曼的地缘态势也未能改变,一时还不便发作。等到七日战争过后,从前线传来重大胜利的消息,加上亲眼目睹装满好几趟列车的贵金属、艺术品等战利品,一直以来“恐外国症”的阴霾一扫而空,举国上下民族自信心空前高涨,查理曼人对本国的政治地位和世界权益划分产生了高度危险的期望,对外扩张思潮泛滥,所有人一心认为武力可以解决一切问题。而这种思潮反过来又加深了阿尔比昂及周边邻国的危机感。
    
        正是在这种狂热的极端民族主义和现实利益诉求下,查理曼与阿尔比昂展开轰轰烈烈的造舰竞赛。百年战争前那种狂热气氛再度笼罩人类阵营内部。眼瞅着那两个为分清楚“谁是君,谁是臣”都能掐山一百多年的国家又要把整个人类阵营拖入分裂,格里高利五世再也坐不住了,向诸国派出使者,对世俗国家的君主们发出倡议,让大家拿出智慧、勇气,结束一切疯狂不理智的行为。
    
        教皇猊下的话,大家多少还能听得进去,加上各国国内的理智派也认为无限制的军备竞赛最终会拖垮国家,最终引发不必要的战争,能靠裁军谈判减轻压力的话也不错。
    
        就这样,各国海军人士、外交官齐聚吕德斯,商讨削减海军军备,保障世界和平。
    
        这本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可叫教皇猊下接受不了的是为啥你们聊着聊着,就聊到舞池里和床上去了?!
    
        ps:稍晚还有一更,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