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7.咖啡与摇篮曲 二十六

    
        断断续续的金属互击声在冒着屡屡青烟的花房内接连响起,赌上性命、尊严和**的刀锋不断在空中留下美丽的银光。
    
        一方是杀人无数,将孩童的悲鸣、绝望视为无上愉悦刺激的杀人魔,另一方是被莫名其妙卷入事态后,依据身为人的尊严和伦理,竭尽全力试图阻止杀人魔的少年。
    
        在两者有如舞蹈般互砍的战场边上,对罗兰说了句“交给你了。”之后,骑士装魔女就退到一旁,守着昏睡的男爵一言不发,没有欢喜也没有不满的脸孔有如面具,双眼一眨不眨的紧盯着舞动刀剑的两人。
    
        旁人看着眼前纵横无尽的凶光只怕早已吓得双膝发软,魔女只是用“这哪有一点吸引人的要素”的虚无面具评估着。
    
        和表面上文弱女子的形象完全相反,“杰克”的动作完全超越了一般武者所能到达的领域,纯粹为杀戮而诞生的人格不但将嗜虐心表象化,近乎自我暗示般的思考回路也令身体朝着更适合杀戮的方向特化。面对罗兰攻过来的刀刃,非但毫无畏惧,反而充满喜悦的迎上前去乘隙用手术刀反刺,滑步错开之际,罗兰的破破烂烂的裙子又被滑开一道口子。
    
        相比之下,罗兰明显处于下风。从动作上来看,他似乎要比“杰克”的动作慢半拍,往往在千钧一发间才闪开对方的手术刀,让人不由得为他捏把冷汗。尽管身上还未见血,但已经快沦落到衣不遮体的地步了。
    
        “杰克”忽然掷出手术刀。变戏法般从衣袖里划出新的6把手术刀夹在手指间,狂欢乱舞的银色光蛇瞬间延长身子。紧追着之前的6把直奔罗兰的身体。
    
        “啧——!”
    
        罗兰啐了一口,表情毫无变化的向前方刺出。
    
        火花不断增加,以人类不可能达到的速度和精度,罗兰将逼过来12道光蛇全数击退。
    
        从武器长短、坚硬程度上来说,罗兰手中的直刀更具优势,“杰克”的手术刀则胜在灵活、锋利。剑技和**坚韧上,被某人和家暴虐特无异般特训过的罗兰则是占据压倒性优势,“杰克”那具常年沉溺钻研魔法的身体经过强化。也无法与之匹敌。
    
        “你真的很棒呢。”
    
        露出下流的笑容,“杰克”称赞道:
    
        “不但技巧扎实灵活,应变也很快呢。”
    
        “承蒙谬赞。”
    
        “女装变态,你有杀过人吗?”
    
        猝不及防迎来疑问,微微的——只有眼皮闭上又睁开的一瞬间,罗兰停顿了。
    
        “有破绽——果然是没怎么杀过人的雏啊!!”
    
        侧身滑步上前,手术刀直取咽喉。少年倒仰上身,寒光以毫厘之差掠过下巴。
    
        “啰嗦!!!”
    
        顺势回击的罗兰切开了随“杰克”一起后跃的外衣,双方再度对峙起来。
    
        杀人的经验。
    
        这就是两者间最大的差异。
    
        罗兰纵然不乏拼死应战的经验,也有不得不杀死对方的经历……但无法否定他发自心底的抗拒杀人。
    
        然而,不论是在金羊毛骑士团时期,时不时和兽人以死相拼。还是堕入畜生道后。化身杀人鬼。“杰克”都不乏杀人的经验。罗兰对杀戮的抗拒和踌躇在迎战“杰克”这种经验丰富者时,就会转变成技巧上的破绽。
    
        更何况——
    
        “要小心哦,罗兰酱,你的对手不是一个人在作战呐。”
    
        撩起鬓发,莎乐美的嘴角上扬。
    
        从精神层面来讲。三重人格在这种近距离白刃战之中也有着不容忽视的优势。
    
        罗兰更年轻也更有韧性,将战斗拉长对他更有利。实际上。他也一直故意不把“杰克”逼入死角,不紧不慢的用持久战消耗对手的体力,等到“杰克”体力不支时,再一击将其击倒而不杀——真是非常符合他作风的战斗方式。
    
        “研究者”的人格一眼看破了这种战术,和“母亲”人格一道不断用魔法提供支援,反过来让罗兰陷入左支右拙的境地,此消彼长之下,体力消耗基本持平。
    
        虽然只是研究的副产品,但三重人格的古琳达似乎更适应杀戮,在交锋中占尽优势。
    
        武学格斗中,有名为“心、体、技”的提法。
    
        虽然实质相差万里,可那三重人格却和“心、体、技”三要素完全契合。
    
        坚忍不拔,意图拯救爱子的“母亲”是为“心”;
    
        淬炼杀意,将**磨练至更强壮、更敏捷、更适合杀戮的“杰克”是为“体”;
    
        冷静分析战局,观察罗兰的动作判断意图,提供应对之策的“研究者”是为“技”;
    
        相互协调支持的三个人格将**能力发挥至极致,将罗兰完全压制住。
    
        极尽距离释放出风刃互相抵消,两人几乎同时跃开。
    
        “老实讲,真是意外呢。”
    
        “……想说什么?”
    
        杰克把玩着手术刀,和警戒中的少年互相瞪视着。
    
        “这边释放的风刃是两连击的瞬发,你释放出一记风刃予以抵销,侧转身体闪开后一击的同时,利用离心力加速刀子的挥动速度,封住我的攻击——真难以相信,这是人办得到的事情呐。”
    
        语境有些诧异,发颤的语音则显露出“杰克”内心的亢奋和狂妄自大,这让罗兰更加感到不舒服。
    
        “托家里有个不干人会干的事情的之福,现在还能办到这种事情。”
    
        “没有血缘关系吧?”
    
        “你真啰嗦。”
    
        暗暗啧了一声,“研究者”对心理变化的敏锐观察让罗兰感到厌烦。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会吧,居然真的说中了!!!!”
    
        忘了身处战场,彻底放纵激情的“杰克”狂笑起来,前仰后俯地样子让人无法相信杀人魔也有这样的一面。
    
        或许,正因为是舍弃伦理道德的杀人魔,所以根本无视常理,彻底地肆无忌惮吧。
    
        “呐,小变态。”
    
        “我叫罗兰,罗兰.达尔克。”
    
        “都一样。”
    
        嫌麻烦似地挥挥手,替换掉不能用的手术刀,“杰克”问到:
    
        “以你的技术,要把我一刀两短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吧?”
    
        “……”
    
        “但是你没那么做,是因为没杀过人吗?不对,你应该已经尝过杀人的味道了,我能嗅得出来哦。那么,是什么样的理由呢?”
    
        “……”
    
        “你想救赎吧,连我这种无可救药的家伙也救赎。真叫人恶心,恶心到家啦!”
    
        救赎什么的,对“杰克”来说根本不存在。
    
        做尽伤天害理、人神共愤的罪业。却从未见到神降临世间给身为恶徒的自己降下惩罚,也未曾见到,神明救赎那些哭喊尖叫的羔羊。
    
        对信奉神,相信救赎存在的家伙来讲,那实在是个天大的讽刺。
    
        “真是个爱唠叨的阿婆。”
    
        罗兰突然开口,手中的直刀发出铿锵的嘶鸣。
    
        “终于要认真起来了么?可惜,太晚了啦。”
    
        “杰克”的面孔一阵痉挛,接着,冷淡的表情浮上来——那是“研究者”的面孔。
    
        “怎……”
    
        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不知不觉被精炼罂粟粉末麻痹的大脑恍惚起来,眼前的面孔也跟着摇晃,最后看见的是一张许久未见,无数次在梦中和悲伤的回忆中出现的亲切面孔。
    
        “妈妈……”
    
        张大嘴呢喃了一声,罗兰的意识一下子中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