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7.咖啡与摇篮曲 二十五

    
        “我本来可是打算神隐在一旁,悠闲的欣赏一番自以为诸事顺遂,发表心得体会的杀人狂小姐的表演呐。好不容易坐上最佳vip特等席,结果算盘都被打乱了啊。”
    
        轻轻嗟叹一声,黑骑士装女子朱唇轻启,微微一笑,双脚悬浮在冒着热气的暗红色地面上方。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闪烁起涟漪般金光的八角形光膜在足尖下展开。
    
        相位移空间防御——叹息之墙。
    
        能防御住一切物理攻击的完美防御系统,将雷槌爆发的能量和莎乐美隔绝开,转移到地下,尽可能缩小受害面积,同时托住莎乐美浮在空中。
    
        “偶尔也要学会享受一下娱乐吧?这位给自己植入模拟人格,刻意将自己变成多重人格的女士身上,获得愉悦的买点可是一抓一大把哟。”
    
        唇线的扭曲加深,仿佛预见降临于他人身上的毁灭,窥视到人性限额本质的妖艳,两者交错的极致**高亢——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恶魔般的笑容。
    
        “你的那些娱乐就免了。”
    
        罗兰一脸无精打采,手捂住额头问到:
    
        “模拟人格就是指假想意识吧,理论上倒也说得通,但——”
    
        真是疯狂。
    
        罗兰心里暗自评价,脚步慢慢滑开。
    
        古琳达或许对这早已感觉不到痛痒,低着头一言不发。
    
        所谓模拟人格,是操作系术式的一种。通过意识烙印在施术对象脑内筑起分割精神和人格的高墙,故意使其陷入多重人格的状态,从而分散连动式启动术式的负担,使同时施展两个以上的术式成为可能。
    
        但这和连动式启动术式一样,该术式长时间使用风险极高,使用者会分不清模拟人格和主人格的界限,最终精神崩溃变成一个只对外界刺激作出机械反应的废人。
    
        “母亲、研究者、杀人魔——彼此独立互不干涉,互不影响的三重生活呢。作为人格转移研究的副产品,真是很不错呢。”
    
        莎乐美的话灌进耳中,罗兰不禁一阵颤栗。
    
        不论怎么说。开膛手杰克疯狂的杀戮行为终究是会对人格产生影响。然后渐渐投射到日常生活中。对于竭力隐蔽行踪的古琳达来说,那是必须避免的状况。这时候,为了转移人格的研究积累经验,顺带着解决作为“开膛手杰克”行动带来的杀伤冲动积累——古琳达选择将自己的脑袋一分为三。
    
        身为母亲的古琳达;
    
        身为研究者的古琳达;
    
        身为“开膛手杰克”的古琳达。
    
        为了不妨碍日常生活。为了推进研究的进展。为了持续收集合适的脏器。三个古琳达分别采取行动。
    
        这已经超出模拟人格的程度,是如字面意思表达的那样将自我一分为三。
    
        “古……古琳达,这是真的吗?”
    
        忍受着眩晕。莱斯男爵颤抖着向昔日纯洁善良的模范生寻求否定的答案。
    
        “你丫的真的很清楚呢,要不要我把你那张胡说八道的大嘴巴剥下来,泡在福尔马林里做成标本啊?婊子——”
    
        一阵痉挛过后,一直低着头的古琳达发出豹变的声音,猛然抬起头,睁开的双眼中涌动着阴沉的疯狂和喜悦。
    
        外表没有任何变化,然只过了一瞬息——从低头痉挛到重新抬头的数秒钟,古琳达完成了“蜕变”,简直就像保留了完整外壳,将名为“古琳达”的内容物取出,替换进“开膛手杰克”。
    
        现在站在那里的不再是喜欢探讨术式原理的“研究者”,而是凶残的杀人魔,只见她咧嘴一笑,用毫无慈悲又无比虔诚的声调宣布:
    
        “好了,羔羊们,献祭的时间到了,要心怀感激的享受千刀万剐啊?”
    
        “我想也是呢,见到眼前这个姿态的我,听到我的声音,问到我的味道……还能忍受的了的杀人魔,是不存在的。”
    
        手指打上白皙的脖颈,这个动作让身为女性的“杰克”也咽了口唾沫。
    
        若是吸血鬼必会扑向那脖颈,而“杰克”则是摸出了处理伤口病变、兼职分尸的手术刀具。
    
        “既然演员都已经到齐了,演出也该进入最终幕了。”
    
        莎乐美抬起右腕,按了一下手表的某个按钮,亮起十字瞄准线的表面玻璃抬起,一道银光从手表中射出。
    
        “哎呀呀呀~~~~~~~~~~”
    
        噗通——
    
        莱斯男爵踉跄几步后猝然倒地,在男爵脖子上赫然插着一根还在晃动的银色细针。
    
        “麻醉手表效果还不错嘛,真不愧连深渊巨鲸都能麻翻的超强麻醉剂咧。”
    
        “你给我等等,用那种东西会死人的吧?!”
    
        “怎么会?最多会变笨而已。”
    
        将世界折叠起来一般,莎乐美毫无声息地出现在罗兰背后,刀刃化的指甲一挑,拘束衣一样紧紧裹住发育中身体的胸衣束带化作无数断线,毫无防备的身体裸露在空气当中,羞耻心瞬间高涨的少年尖叫着抱住双臂缩成一团。
    
        “哎呀哎呀,最麻烦的观众都退场了,你还不抓紧时间变回来么?要不要再给你一个变声蝴蝶领结,用男爵的声音来破解凶案呢?”
    
        “那是哪里的死神专用道具啊啊啊啊啊?!!”
    
        忿忿吐槽的同时,解除变化的启动术式注入手环,少女的娇躯刹那间镀上一层闪亮的银光,水银一般流动的光芒下渐渐浮现少年的五官和平直的身体线条。最终光芒褪去,染上生命色彩的少年站立起来。
    
        “我还以为有什么惊人的变化……”
    
        处于亢奋状态下的“杰克”舔着刀子,蔑视般的冷笑道。
    
        “这不就是个女装变态吗?”
    
        感到胸口开了大洞般的冲击,罗兰趴到在地,抱着头哀嚎道:
    
        “这不是我的错,我才不是变态……”
    
        “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振作点啊。”
    
        莎乐美欣赏般打量着半裸的罗兰,轻轻拍了几下少年颤抖的背脊。
    
        半裸着身体,穿着女性晚礼服,上衣粉碎,长裙一直撕裂到大腿以上,从缝隙中隐约可见粉色系绳蕾丝边小裤裤……
    
        假如有变态指数存在的话,这已经是接近最高数值的变态了。
    
        这还没完呢。
    
        “因为这个手环是试做机,所以还没加入变装功能,原本还想加入僵尸属性,变身后成为穿着粉色迷你短裙,手持链锯的马猴烧酒,高喊着‘代表月亮消灭你’的震撼台词登场呐,真是可惜……”
    
        原本高达100%的变态指数瞬间突破天际,消失在星空的彼岸。(未完待续。。)
    
        ps:  各位亲,票票支持一下哦,还有一更推迟到明天早上,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