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4.公主、长剑、入学式 九

    
        请牢记
    
        地址http://
    
        ps:密涅瓦大小姐闪亮登场!各位亲,砸票吧!给傲娇的乙女捧捧场啊!
    
        过去查理曼军队军容鼎盛的时代,吕德斯的天空也举行过盛大的阅舰式,威武雄壮的浮空战舰占据天空视野的奇景,至今仍然通过老人们的口口相传篆刻在吕德斯人的记忆里。
    
        但记忆和传说终究只是暧昧不清的情报,可以掺杂描述者个人的见解和偏差,也可以由接受者自行歪曲——也就是说,在漫长的时间冲刷后,现在的人们对过去盛大阅舰式只剩下一个模糊不清的笼统概念。
    
        空中再次出现了巨舰,尽管那只有一艘,也不是军舰。可前所未有的造型、庞大的身躯乃至轰鸣的引擎工作声化为各种感官的压力和刺激逼迫过来,市民们、贵族们久久仰望着航行苍穹的钢铁之船,以至于事后人们在谈论这件事情时,总是不忘谈论有多少人因此扭到了脖子。
    
        “好厉害!”
    
        “看呐!那东西朝战神广场飞过去了!!”
    
        被眼前的大家伙吸引住的孩子们欢呼起来,一个骑在父亲脖子上的男孩挥动小手大叫着,不知恐惧,也不懂鉴赏的纯真呼喊惊醒了陷入呆滞的人群,绅士们忘了矜持,淑女们忘了仪态,大家纷纷从各自站立的位置拔腿追逐降低高度的齐柏林号邮轮。
    
        战神广场一大早就聚集了大批公司的职员和技术员,银白色邮轮也下降到了150公尺左右的高度。瞭望员和船桥里的人可以清楚地看见摊在地面上的巨大信号板上,红色箭头直至前方的系留塔。
    
        6台引擎开始反转制动,船艏对着系留塔垂下。
    
        呯——
    
        从齐柏林号船艏射出主系留绳,地勤们迅速拾起来连到18公尺高的临时系留塔上,用滑盘绞车绞紧。接下来,从齐柏林号上不断射出缆绳,通过地勤们的辛苦和发动机之间的一连串联动。这艘被浮游术式像气球一般托起的3万吨级巨轮慢慢停泊到了战神广场之上。
    
        如果是公司的巨型飞船库,那么降落的过程会被压缩到不足15分钟。但临时客串停泊锚地的战神广场不可能在数日时间内将那些大型设备安装完毕的,无论成本和实用性都不适合那么干。
    
        好在200多人围着一条巨型浮空船打转的景象壮观且有趣,倒也牢牢抓住了看客们的眼球。
    
        孩子一样的吕德斯人正围着齐柏林号评头论足。超越时代的流线外形、船尾呈十字形状的船舵、银白色的轻金属蒙皮,观景回廊的巨大玻璃——齐柏林号的一切都被人们尽情谈论,就连草坪上等待登船的传销大队也成了探讨的一部分,那一身白西服、红眼镜的奇异行头招来不少好奇的目光。
    
        即使早已习惯了公司带来一个又一个技术奇迹,但这次齐柏林号的测试飞行中,展现出的【大就是美】这种简单美学观念还是让各阶层市民一起陷入到狂热的兴奋之中。一时间,各种赞美、追捧、惊叹塞满了战神广场。
    
        任何事都有其两面性,有人欢喜这种炫耀般的飞行,同样也会有人对此极度反感。
    
        马车里的公主就是后面一种。
    
        尽管和反感的情绪搅在一起。可其美貌并未因此受损。
    
        美丽的棕色短发,白里透红的细嫩肌肤。鲜明到让任何一人匆匆一瞥都难以忘怀的翠绿色眸子,此刻正燃烧着刚强和屈辱的火焰。
    
        硬要比喻这位公主此刻形象的话,与其说是张牙舞爪的小猫,不如说是憋着火从喉间发出低吼的未成年小母狮。
    
        别样的美丽展现——正是李林仿佛当成乐趣一样乐见的摸样。
    
        “密涅瓦殿下。”
    
        上了年纪的女官略微欠欠身子,小声说到:
    
        “请您不必忍耐,尽量不要在公众面前和那个男人发生冲突,对方不过是一介商人……”
    
        “商人?”
    
        密涅瓦攥紧了裙角,咬碎牙齿一般的恨声道:
    
        “有哪个国家的商人拥有飞跃王族头顶的权力?这是母神特赠给那个俗物的特权吗?我们脚下的土地还是不是查理曼的?统治这个国家的还是不是光荣的王族?”
    
        不止一次的,李林在密涅瓦面前进行随心所欲、堪称僭越的表演。换了其他国家、其他商人早就掉脑袋了。
    
        只有他这种大到不能到的巨型财团领袖。查理曼的大金主一次次干这种事会被眼开眼闭的放过。
    
        “王国还要靠公司来运转,在公众场合爆发冲突只会让其他国家发现可乘之机。”
    
        同样被弄得非常火大,但对情势还是有清醒认知的女官拉米娅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积累了岁月和经验的皱纹随着说话耸动。
    
        “国民们也在看着您的一举一动,请务必展现出王族的胸襟和气度。”
    
        “是啊,国民们在看着,不过看点不是王族。而是那个巨大的玩具,还有那条印有标志的船从王室百合徽章上飞过。没什么比这更有象征意义,更令国民们印象深刻的了!”
    
        拉米娅再次欠身告罪,揭开了这一层。剩下的事情就轮不到她这个下人发表意见了。
    
        再过几个月,她的小公主才满16岁。可密涅瓦是一位殿下,被高贵的王族之血赋予智慧和美貌的王女,对政治斗争已经有些心得的王族。
    
        这位被大臣们惋惜不是男儿身的公主完全能想得到,李林是在用这种形式向她示威,进行报复。
    
        的标志凌驾于王室百合之上——这样的内涵会随着震撼的首飞嵌入国民的意识里,然后,李林将会裹挟着认同这种荒谬的公众舆论再度向她挑衅。
    
        “即便是你口中的俗物,此刻依然凌驾于王族之上——那家伙不是用嘴,而是用行动来说这句话啊。好啊,既然如此,那么,我也必须用行动来告诉那个俗物,这个国家还轮不到一介商人来发号施令!”
    
        出离了愤怒,一丝无畏的冷笑出现在少女的嘴角。嘴上说着毫不客气的应战之语,深沉的翡翠色瞳孔并没有失去理智,也没有要求同在马车厢内的女官和修女服少女同意。
    
        这是身为王族的尊严,更是为了这个国家,她必须这么做。
    
        那边厢,公司穿黑色制服,戴着墨镜的【锅盖头】、【马桶盖】保安们开始列队,等待着vip出入口的舱门开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