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4.公主、长剑、入学式 六

    
        请牢记
    
        地址http://
    
        ps:奢侈这个词就是为李林存在的!当然,有时候狗大户、土豪总是会被人忌恨……飞艇上学什么的……很多人都想来一次,享受一下被别人羡慕嫉妒恨吧……
    
        无论蠢行也罢,**也罢,伪装成理性的疯狂也罢。但凡只要做到极致,便可成就伟业与壮举。
    
        此话未免太过绝对,且有众多实例可进行反驳,当葛洛莉亚和薇妮娅目睹乐队奏响乐曲,两百多名地面工作人员抓着系缆绳,轻松的把“齐柏林号”连同船首的可动式系留塔沿着滑轨一道推出,拖往起飞场地的壮观一幕时,她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前面那句话的可靠性。
    
        在金钱和技术力量大发展的刺激下,无论怎样的愿望和梦想都有可能实现的高涨自信也随着这条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巨型豪华浮空邮轮的转身一起朝她们压迫过来,直到登上这个庞然大物,满脸的震惊还未消退。
    
        “所有引擎正常,可以起飞!”
    
        “齐柏林号启动!测试飞行开始,行动代号【最后的大队】!!目标:国立魔法学院!!”
    
        接到动力舱的报告后,齐柏林(zepplin)号浮空豪华邮轮的船桥内一片肃穆,随着恩斯特莱曼船长一声令下,地面人员一起松开缆绳,船身上的六个引擎吊舱一阵轰鸣。地面上乐队指挥随着螺旋桨的转动用力挥下指挥棒,轻快活泼的《向阿尔比昂进军》乐声中。全世界第一艘不依赖风帆动力推进。也不采用传统船型的民用飞行船缓缓升上天空,公司为了吸引腰缠万贯的有钱人,展现派头的凯子暴发户,打算去南方新大陆殖民地碰运气的移民,将大量技术和豪华陈设堆砌在一起的浮空飞行船升上空中。
    
        “好厉害,居然真的飞起来了!”
    
        趴在舷侧走廊上的单反落地观光窗上,薇妮娅看见地面上的人们正朝着他们挥手。在远洋邮轮首航般的气氛下,小女孩早把郁闷和愤懑远远抛开,尽情的欣赏着人们越变越小的奇景。
    
        地面上的欢呼已经吵翻了天,激动的人们像孩子一样忘记了矜持大喊大叫。可薇妮娅并不能听见他们在喊什么。不仅如此,引擎的运作声在经过三层的隔音措施后也只剩下轻微低沉的“嗡嗡”声。走在铺上厚实鲜红地毯的走廊上感受不到任何震动,与其说这是一艘飞行船的走廊,不如说正身处一座奢华城堡的内部。
    
        事实上无论陈设装潢,齐柏林号和城堡并无区别。
    
        齐柏林号全长275公尺,直径43公尺,头等舱可搭载乘客180名,二等舱可搭载乘客610名,三等舱载客2660名。此外还能运载1500吨的邮件与货物。其头等舱高达三层甲板,采用巴洛克风格的装潢。配有富丽堂皇的休息室、玻璃穹顶旋转餐厅、音乐室、赌场、吸烟室、桑拿间和图书室,还设置了日光浴走廊和摆放盆栽植物的温室花园,前所未有的室内泳池、健身房、台球房、保龄球室。舞厅占据两层甲板,天花板上垂吊着3吨重的水晶球,可以制造出绚丽多彩的声光效果。
    
        不仅在娱乐休闲方面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齐柏林号的居住设施也创造了【奢华】这个词的全新定义。
    
        不用一一详述诸如将著名画家画作挂在走廊上、洗手间的镀金水龙等等细节,只用一句话就能让未能搭乘这条梦幻之船的普通人理解,齐柏林号的居住设施究竟到达了什么程度。
    
        各国皇室游轮的头等舱,其配置只相当于齐柏林号的二等舱。就算是齐柏林号的三等舱,也有大理石的洗漱池和床头取暖设备……
    
        在这里,你分不清楚到底是将公司竭尽全力服务乘客的企业精神贯彻到底,还是不惜僭越也要展现【老子穷得只剩钱】的大头症发作,耗费巨资搞出这么一艘船。头一次登上齐柏林号的乘客们只能目瞪口呆的欣赏这个工业奇迹,时不时的献上一两声赞叹。
    
        “如您所见,罗兰少爷。这是迄今为止最先进、最豪华、最安全的豪华游轮。”
    
        靠近正在俯瞰吕德斯市景的罗兰,莱曼船长挺了挺胸膛,无比骄傲又包含深爱地向公司总裁的养子介绍:
    
        “这是一座永不沉没的天空宫殿,钢铁的苍穹。”
    
        也许这位平日里不苟言笑的船长憋得太久。此刻太过激动。就像等待了许久后,终于得到新玩具的孩子迫不及待的想要像别人炫耀一般,莱曼船长信心十足的像他的乘客们做出了【永不沉没】的保证。
    
        或许他只是对齐柏林号周密的安全措施和损管系统太有信心了,但在另一个世界,不管是军舰、民船,管它是叫“压马桶”、“母撒稀”或者铁血宰相什么的,哪怕你有天照大神护体,皇国诸神灵加持,还是瓦尔哈拉的诸英灵保佑。只要说出“永不沉没”之类的禁句,最后没一个下场好的。
    
        客人们对另一个世界乘船时的禁忌一无所知,他们在不知所措和激动中能保持理性思考就不错了。
    
        “!”
    
        葛洛莉亚在观光甲板上对着无限延伸的地平线用阿尔比昂语大声喊着,转过来俏皮的吐吐舌头。
    
        “可惜这艘船没有传统的船首,不然就能像船艏女神像一样张开双臂尽情大喊了,那样感觉会很棒吧?”
    
        这个孩子气的举动和话语让年轻船员们也忍俊不禁,莱曼船长也被逗乐了,一起笑着。
    
        卡斯帕尔耸耸肩,把玩着手里的新品种苹果接着看风景去了。特里斯坦正和齐柏林号的设计师埃克纳博士小声交谈着什么,从听到的只言片语可以推论是技术层面的问题,对不擅长的领域提不起劲的混血儿啃了一口苹果,发出“卡兹卡兹”的声音咀嚼着。
    
        这样子会让人觉得很没家教,但不会有谁特意跑来说他的闲话,大家都被莱曼船长的解说吸引住了,就算帕西法尔看见他这个样子,也不会来唠叨——在军校里,狼族特别喜欢苹果的事情就被他们知道了。
    
        乘着没有谁注意他,卡斯帕尔的眼角余光偷偷瞄向另一侧,不动声色的盯住若有所思的罗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