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前往吕德斯之路 十三

    
        请牢记
    
        地址http://
    
        ps:竞猜小剧场
    
        李林:昨天的竞猜题继续有效,欢迎各位亲积极参与!
    
        尼德霍格:今天的问题1.歌坛影坛两栖天王那样用站姿使用巴雷特扫射条子的梗出自哪里?2.12.7mm反器材步枪的原型是什么?各位亲赶行动起来,参与有奖竞猜啊!
    
        少年暗骂着,咽下一口唾沫,咽喉要烧起来的灼痛略微退却。
    
        直到对方将十字线和自己重叠,扣下扳机前的那一刻,那个杀手都没有泄露一丝杀气,完全和夜色融合为一体。狙击步枪开火前一刹那,尖利的杀气瞬间泼洒全身时,少年才察觉到藏身黑暗中的狙击手。
    
        那枚子本应该贯穿身体,将自己撕扯成两半吧,就像教官教授他们反器材步枪时,那些被打烂的靶子一样。
    
        本应如此——这种事后的假设没有意义。
    
        养父对自己的高强度训练——闪躲那些随意变化的高速利刃,在纵横尽的发丝刀锋中拼死锻炼出来的反射神经甚至能抢在12.7mm专用狙击之前做出反应。
    
        感应到杀气的同时,额头爆出形似神经细胞的薄弱闪光,意识的身体抽出那件护身武器,激发偏向粒子束化解了危机。
    
        在危机过去之后,冰冷的麻痹跟疲惫却顽固的残留在身体里,僵硬的身体现如今只能做出迟缓的动作,若是杀手们突然折回。恐怕会非常轻松的取走他们的项上人头。
    
        从两个杀手身上发出的是货真价实的杀气,和军事演习、野外生存训练时那种半调子的威吓完全不同,犹如扑过来咬断喉咙的危险种一样,没有任何踌躇,力求一击致命的恐怖压迫感。
    
        能和这种危险至极的杀手对峙超过一分钟,即便扔到战场上或丛林里,也能平安生存下来吧。
    
        内心的战栗和动摇正在平息,4年来历经许多困难险境锻炼出来的平复呼吸将身心一点点恢复常态,全速运转思考。对前面的交战过程进行细节分析、判断。
    
        被打趴下是常有的事情,虽然难看,倒也不算丢脸,但放弃思考、反省的那一瞬间,你就彻底失败了。
    
        每次自己不甘心的躺在地上时,那张笑脸都会说出这样的话,渐渐地,自省式思考也成了一种生活习惯。
    
        杀手们的身手近乎非人,协作和判断也懈可击。若不是这边有特殊兵器。通过展现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才得以成功逼退他们。
    
        另外。大口径狙击步枪、杀手们见到光束兵器后行动——这些细节已经指明了杀手们的身份。
    
        对方是v.e……亚尔夫海姆那边的。
    
        只有内情者才了解光束兵器的强大威力,所以才不会被惊人的景象吓住而停止动作,迅速认知到那发偏向粒子束其实是手下留情后,做出撤离的正确判断。
    
        从他们的身手和行动方式来看,不会是正规军,也不像亲卫队。剩下可以算作嫌疑对象的,只有隶属于安全部的那几支特务部队了,那些在黑暗中活动的家伙之中,又有一个非常符合条件的。
    
        专职将碍事者埋葬于黑暗。暗杀、诱拐、投毒、爆破、纵火一直到屠杀幼儿的暴行全部做尽的凶神——狩猎人类的部队:archnid。
    
        关于这支凶名在外的部队,从没有详细的情报,只有一些用来吓唬妇孺的传闻。但听闻那些暗杀者因为手段过于激烈,以至于防卫军也颇为忌惮他们,从那位女仆小姐的死状来看,多半是这群家伙在附近行动,为了灭口而进行追杀。接触那位垂死女仆和小女孩的他们两人多半被杀手自动认定为抵触机密事项者。因此
    
        现在他们有了粒子光束炮这条线索,联系史塔西总部展开调查的话,最多半天就会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情,这之后……
    
        “喂。你没事吧?”
    
        葛洛丽亚解下斗篷,盖在酣睡的小女孩身上,看着酣睡的侧脸奈的摇摇头。走到少年身旁坐了下来问到。
    
        身体已经非常疲惫,对四周的警戒却不敢有半分松懈。为了以防万一,她需要赶弄清楚同伴的身体状况,然后商量决定之后的安排。
    
        “没关系,只是有点累了。那些家伙今晚应该会消停,抓紧时间睡觉吧。”
    
        被打断思考的少年没有丝毫不悦,仰望着星空的脸格外坦然。
    
        “没……没问题么?那些家伙可能潜伏在附近啊?”
    
        “已经走远了啦,他们应该是去找同伴,或者请示上层头目了吧,一来一去,商讨对策最要到明天上午才能结束,在这之前都是安全的。”
    
        “是,是吗?”
    
        半信半疑地消化着信息,感知范围内确实没有之前那种压抑的气息。略微安心一点,葛洛丽亚问到:
    
        “你是魔法师?刚才是什么魔法?”
    
        果然来了。
    
        少年暗自叹着气,使用粒子束这种强力武器当然会被询问,可他身上太多事情是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的。
    
        ——就算说了,大部分人也只会认为那是小孩子的妄想。
    
        “那是防身用的魔法道具,我才不是魔法师或贵族那么了不起的人物呐,你看见我身上有家族徽章和认证标记吗?”
    
        “说是魔法道具,可那种威力……”
    
        “我有玛那感应能力,但完全没学过如何控制,所以家里的那家伙给了我这个用来防身,真是的!什么叫啊!”
    
        “那个是……令尊大人?”
    
        “收养的啦,那家伙自己的婚姻到现在还没着落,居然在12岁时就安排我去相亲,那是养父干的事情吗?”
    
        “说不定……”
    
        葛洛丽亚有些忍俊不经,单纯的笑靥说着:
    
        “那个人其实是个很害羞,不擅长和别人打交道的类型呢?”
    
        “什么啊?才不会呢,那家伙很黑的,千万别把他想成是什么好人!”
    
        “好好好,我已经知道你家里的情况很复杂了,闹别扭的少爷~~~~~”
    
        “都说了——!!”
    
        少年涨红了脸,起身想要反驳。很不凑巧的,一系列危险的要素就此展开连锁反应。
    
        撑住地面起身的动作太猛,扑灭火灾后地面也很湿滑,葛洛丽亚迟缓的反应,最后在伟大的牛顿第一定律作用下,两个人摔到了一起。
    
        “好痛痛……呃?等等!这是不可抗力!是事故啊!!”
    
        从混乱中回过神的少年正做出一个非常猥亵也非常危险的动作——分开处女的双腿,将少女骑士压在身下,最后,虽然隔着板甲,右手实实在在的按住了丰满的胸部。
    
        怎么看都是性犯罪者施暴的姿态,辩解的余地都没有。
    
        “不可抗力?事故?”
    
        “给、给我等一下,听我解释啊!!”
    
        葛洛丽亚的笑容没有半分亲切之意,少年脑内响起警报的瞬间,制裁铁拳雨点般砸了过来。
    
        “不准辩解!你个h!色狼!人妖!变态!!脑袋烧掉的白痴才会相信你是正人君子!!!让我代表女性消灭你个渣渣!!”
    
        “住手!杀人啊!!暴力女!男人婆!!”
    
        乱哄哄的打闹开始了,乱斗现场之外,昏睡中的女孩抱着小熊娃娃翻了个身,嘴里嘟囔着“笨蛋”继续享受睡眠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