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15.责任 三

    
        15责任三
    
        好厉害……比沙皇的近卫骑兵还要整齐。【网】”
    
        看着在口令和哨子声的催促下飞快蹿下马车整齐列队的精灵,卡斯帕尔忘了身穿女装带来的羞耻和沮丧,全部精力都放在划分成几个方块的队列之上。
    
        见识过熊族和狼族军队是什么德行,把他们和精灵军队进行对比评论对混血儿来说十分轻松简单。
    
        一方是兵痞强盗的集合体,热衷的事情是抢劫、**、屠杀、纵火;
    
        另一边则是军纪严明、令行禁止,每个精灵战士对自己分配到的岗位、任务、与同伴的协调都十分熟悉。自上至下透出精明干练的整齐感。
    
        尚不曾亲眼见过尖耳朵精灵打仗究竟如何,但至少这样的军队让卡斯帕尔和诺娜相对有安全感,不会过分在意种族问题。
    
        “绿衣服和绿帽子有什么好看的……”
    
        罗兰咕哝着抬起了杠,他从未见过军队,对【合格的军队】该有什么面貌完全一所知的男孩法进行对比,自然从评论精灵战士的精神面貌。不过对付服装品味之类的边沿问题,罗兰觉得还是有资本表一些意见的。
    
        和雕刻满繁琐的花纹、闪闪光又威武帅气的胸甲、板甲之类的骑士装备比起来,土掉渣的三色迷彩作训服确实不够看,加上那个绿色基调的帽子……
    
        每个正常的男人……呃,哪怕不正常的男人也不会愿意自己头顶上压着一顶绿帽子,这种回头率高的羞耻pLay会让男性心理生理都出现点问题,然后不得不求助心理医生或者男性疾病专家……
    
        直到对抗演习中充分显示出优越的隐蔽性为止,精灵们也一直在抗拒这种款式的军服。证明了价值之后,一贯秉持实用主义的精灵们很顺从的套上了【蛤蟆一样的衣服罗兰语】,毕竟在枪炮面前穿的像个靶子一样晃来晃去完全不是理智行为,尤其是最近的对抗演习当中投入狙击手之后,作训服与相关战术条例被更加迅主动的接受了。
    
        尽管炮兵炊事班和高射炮炊事班因此莫名其妙的致郁了,但大多数精灵已经对此习惯。
    
        统一着装、整齐划一的行动。
    
        所谓军队就是这个样子吗?
    
        并非爱好此类事物的狂热烧友,缺乏相关知识,也没有可供参照的实例,看着列队的精灵战士,罗兰带着迷茫在心里嘀咕。
    
        王权之剑格拉姆、精灵、军队、吉尔曼尼亚王国、人类、兽人、世界,还有——李林。
    
        隐隐感觉到这些词汇中有一条形的线穿过,却又法摸索触碰。对政治和世界形势的认知完全是一片空白。罗兰法理解李林和精灵们为何执着于获得格拉姆,弥漫于车队之中的紧绷气息让他感到压迫与动摇。
    
        罗兰想象不出他们找到格拉姆之后会如何使用,但由此引了博德村的惨剧,实施那个惨剧的元凶是李林,精灵们身为帮凶和共犯的事实也不会改变。
    
        可卡斯帕尔兄妹和自己因为李林和精灵们的营救才得以脱险,现在他们三个也一路承受精灵们的照顾与恩惠——这些都是论他心里多么别扭也力和意去否定的事实。
    
        7天以来,罗兰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彻底明白到:世界不会待人温柔,人类同样会迫害人类。一介小孩想要在严酷的自然和险恶的社会生存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而能够被人保护、关心又是多么幸运温暖。
    
        僵持的矛盾心情令他提不起劲来,加上一系列的变装活动、女兵们的笑声,罗兰彻底力了。
    
        “瞧瞧你那熊样,算什么……样子。”
    
        瞥到和自己身上一摸一样的改小女仆装,卡斯帕尔将滚到嘴边的【男子汉】给咽了下去。混血儿晃动着从裙子腰背部开口里钻出来的毛茸茸尾巴,不屑的评价脱口而出:
    
        “不用担心挨饿,有衣服穿,晚上能盖着被子睡觉,还不必担心有人来揍你,把你身上一切抢个精光——这么好的日子,却还没完没了的抱怨,你是哪里有钱人家的少爷吗?”。
    
        卡斯帕尔和诺娜眼中所见的,是不折不扣的天国。
    
        没有歧视、没有冷眼、没有不知从何处丢来的泥巴和石块,不曾有谁冲着他们大声叫骂【咋种】,也不曾有谁把武器指向他们。食物的味道虽然有点怪,但总能管饱。到了夜晚,布伦希尔还会给他们盖上毛毯。
    
        “最重要的是,会教你书写字,传授知识啊。那可是祭师或者魔法师才有的特权啊!”
    
        “教授的全都是精灵的语言和文字,那种霉的古代遗物在现代根本派不上用场吧?”
    
        没有半分热情,乏力的反驳让听者的心情一起别扭。
    
        “我说你这个家伙,要闹别扭到什么时候啊?!”
    
        卡斯帕尔不屑鄙夷的腔调钻进耳朵,仿佛看透一切,说着【精灵支配之下的世界更美好】的论调点燃了罗兰的对抗心。
    
        “你只是看到他们现在的样子才这么说的,他们为了达到目地、取得想要的东西,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杀人放火什么的都做过!你对他们根本什么都不了解!”
    
        “那你了解多少?照顾你的布伦希尔、收养你的那个黑头他们的事情,你了解多少呢?人类和兽人一样杀人放火,甚至不需要理由也会那么做。你对这个世界了解什么?你知道我们之前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吗?”。
    
        冷冰冰的声音里蕴含着爆前的怒火,尾巴和毛竖起,眼瞳中凝聚起非善意的冷光。
    
        罗兰与他算是共同度过最艰难时刻的难友,照理说两人之间的关系即便不算融洽,也绝不应该展成针锋相对。
    
        会展到眼下这般地步,绝不是简单的一句【孩子气】就可以解释的。
    
        知晓其中原因的,有两位半。
    
        当事者卡斯帕尔;
    
        冷眼旁观者李林;
    
        隐约察觉者布伦希尔;
    
        尽管他们或多或少的对答案十分清楚,但谁也不会去揭破。
    
        当事者不可能,观察者没兴趣,隐约察觉者尚未弄清全部来龙去脉。
    
        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