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8.世界的碎片 三

    
        带倒钩的箭簇和冰箭声的从身后掠过,黑影用毫道理可言的高灵活动作从雷达测定的缝隙中闪避开。[]
    
        被附加【寂静】、【魔】两个犯规定义术式的箭雨不依不饶,紧追漆黑的闪电。
    
        黑sè光膜划过,铁和木头的沙屑飘散,清水淋上尘土。
    
        不做任何停留,黑sè风衣原地消失,雷击和爆炸的火光光顾刹那前还有李林的所在。
    
        “李拿度阁下,让伊丽丝女士住手吧。不管是利用湿度增大、导电率提升的环境动雷电攻击,还是电解水分制造出毒气和爆炸的手法都没意义,胡乱制造地面振动扰乱感测跟裸身跳舞没什么两样,就好像——”
    
        漆黑的金属从年纪相仿的少年弓兵大张的口中透出,被刀刃从后脑钻进,堵在气管里的呼吸与惨叫未能泄露出去,意识随着混在一起的各种体液、液化身体组织、屎尿等等散出异臭糊状物从衣物中落下。
    
        同一组的弓兵已经全部失去了人类肉身,粘稠状液体撒满地面。
    
        “这个样子。”
    
        身后出现被高移动带起的烈风冲破的空洞,突破浓雾迷宫的风暴眼毫不停歇,扬起手中比子夜更加深沉黑暗的长刀。汇聚起大量细微红光颗粒的长长金属直指天空,于迷雾中放shè出昭示【我在此处】的不祥红光,仅余的几位弓兵满怀愤恨的shè出了利箭,短短的一刻间。弓手们居然shè出了两拨箭幕。
    
        暴风从挥动的红sè光幕中吹袭向村庄一隅,对准呼啸的弓箭和shè出者的生命信号,【神意】快挥动。rǔ白sè水汽被强劲气压从这片土地上带走,同时。鲜红扇形光膜近距离照shè毫防备的人、物与魔法,不知不觉间,危险的馈赠散布开来。
    
        被神意贯穿的弓兵死状凄惨。[]
    
        但某种意义上,他们算幸福的。
    
        毕竟他们没有感受恐怖和绝望的余暇。
    
        “普罗维登斯providence——神明的意向,天所注定的命运。不会因为渺小人类的思想和力量而动摇分毫的巨大意志、纯粹的力量,即为【神意】。”
    
        失却推动力量的弓箭跌落地面,清脆悦耳的碎裂声令人心悸,地面上躺的不是缀羽木杆套着铁制箭头的兵刃。大大小小的黑sè晶体排列出依稀有如箭的轮廓。
    
        “能称之为【神意】的唯有绝对压倒xìng的力量——纵然是构成世界万物形态的法则定理亦能在眨眼间扭转重写的颠覆xìng力量,绝不可能被歪曲的唯一律法。”
    
        一条胳膊脱离肩膀,结晶化的地面和流不出血液的黑晶胳膊一起碎裂,反shè出以黑sè为主基调的七彩虹光。妖异的黑钻团块释放蛊惑人心之美。胳膊的主人鼻翼以下完全晶体化,唯有依靠瞪大双眼中渐渐散开的瞳孔来表述未能倾吐的感想。其身后的人体、魔法障壁、房屋废墟、树木、地面——一切有机物、机物、能量皆已化作黑sè结晶的森林。
    
        “【沸腾镜界boi1mirror】。一切曝露在其波及影响范围内的物质、能量都会成为黑钻成长的粮食,不管曾经是美是丑,行善抑或为恶——全部平等成为单一的黑钻,若世间存在对众生的公平救赎。恐怕这种方式是最符合定义的。”
    
        平淡声调行走在枯萎的空气之中,一片从远处树林顺风飘来的落叶擦过少年横举于身侧的【神意】,高侵袭的纳米机械将构成植物组织的分子分解转化为能量复制出分身,爆xìng增殖的纳米机械群排列出近似黑钻的分子架构。当落叶触及地面时,经过分解重组成型的树叶形状晶体粉身碎骨。清澈剔透的脆响抓紧人们的心脏。
    
        “也是最适宜用来确实消灭整片区域内的敌人,又可将破坏范围限定在一个较小区域内的武器。[]  是吧?”
    
        不再嬉笑,冷澈骨髓的声音侵入空气,即将失去理xìng制约,如火山喷般沸腾的情绪下,李拿度透出最后一丝冷静。
    
        表情的少年慢慢点头。
    
        用高输出粒子炮轰击;
    
        收集大气中的氦3诱赫鲁晓夫大炸级别或者北星之光级别的激光核聚变爆炸来种蘑菇洗地;
    
        从地层中萃取一定量的钴参与小当量聚变爆炸,用钴6o制造出方圆十几公里内数十年寸草不生的强辐shè沾染区,让所有人不可能活着走出来;
    
        用定向能的中子辐shè进行定点清除;
    
        制造出臭氧空洞用宇宙shè线间接灭杀;
    
        只要有那个必要,还有许许多多丧心病狂、灭绝人xìng的战略级别攻击手段手段可以完成【消灭博德村】之战术目标,不过副作用太大,同时和这场战斗的真正目的相抵触。
    
        控制不了的武器,力量再大也意义,充分展示武力运用,同时活用能力解决问题才是重点。
    
        最大出力时可以将整个星球变成一颗巨大的黑钻,但也可依照需要进行定点清除的招数。
    
        沸腾镜界就是能最好表达重点的招数秀——为了让神经质的【路标】对自己这个必要时能将一个星球上的所有生物斩尽杀绝的外来兵器能够放心,不得不做出的低效率意义表演。
    
        类似稀薄错乱的违和感穿透额头,在眉心间释放出形似闪电的幻视光芒。红瞳微微偏离战场,余光瞥向完全不相干的天空。
    
        【似乎走掉了,应该是满意了吧。】
    
        从点缀偏偏流云的蓝天一角收回视线,透明的木然音调道出李拿度最不愿意听到的回答。
    
        “主体部分已经结束,需继续拖延战斗以展示xìng能,那边似乎已经确认到xìng能足以取代你的样子,原计划是打算显现第二级局部战役攻击形态的,现在也没那个必要了。”
    
        “果然如此,你这家伙……一开始打算和【路标】合作!成为走狗了啊!!”
    
        李拿度皱眉,憎恶的声音第一次自口中出。
    
        劝和、实验对李林来说不过是细枝末节,连【吉尔曼尼亚的复兴】、【迎回荣耀王权之剑】也不过是一个借口,计划的一部分。
    
        一切都是为了符合【历史的路标】的期待。
    
        “威力巨大但却有着多余的自尊和自我意识,这样的阁下不符合【代行者】、【勇者】的指标要求——在下和【路标】都这么认为。”
    
        “闭嘴!!!垃圾”
    
        二十余米的距离被瞬间抹掉,身形、影子都在高移动中出现视觉图像的延长错位,以神移动至少年上方,斩下将头颅从身体分离的快剑。
    
        银sè光弧自颈背划落,渐渐稀薄下去的残像没有可供斩落的头颅存在,权作回敬的黑刃幻化出6道扇形光膜,如黑sè花瓣绽放的6连击不存空隙,比爆音更快一步将格挡的李拿度击飞。
    
        “用的就是用的,人和事物都是如此。”
    
        冷淡空虚的语气在空气中飘渺回荡,身体做出高回旋,连刀刃的薄膜幻影亦不留下,漂亮的黑光自一名奋不顾身上前袭杀的枪兵背后闪现,一步未及踏出的战士化成脓血渗入大地。
    
        “人类的学习能力很差,连最基本的事实也不愿理解接受。”
    
        铠甲从右肩至左腹闪过一串细小的火花,兀自大喊大叫想要将斧头掷出的斧兵上半身坠在渗出嫩芽般细小晶体的地面,继续冲前的下半身被黑皮鞋一脚蹬飞。
    
        “弱小又不负责任——就像拒绝履行【代行者】之职,为了那个【病原体】女人而不惜背弃的你一样。不对任xìng妄为者进行管理、调整的话,世界迟早会陷入不可救药的境地。”
    
        反转冲击的彩虹光盾将李拿度飞,黑钻的房屋墙壁因为撞入与地面平行飞行的男人深深塌陷,嗅到嘴里的铁锈味、理解肋骨断裂传至脑髓的剧痛前,李拿度踢开障壁跃出死亡空间,一把扯掉背后正在结晶化的披风。迎上移动到面前黑衣少年再度劈下银之圣剑,后先至的黑之刃撞上迪兰达尔,【神意】高震颤的冲击不断从秘银撕咬出变幻常的火花。
    
        以单手压制双手握持、压上全部体重气力的迪兰达尔。李拿度的攻击在李林眼中不值得惊奇,在赌上xìng命的一决雌雄中,少年甚至有余裕对命运捉弄出像是嘲笑的言语。
    
        “拿出一点成年人的样子接受现实。承认【绝不可能会赢】的命定结论,停下毫意义的抵抗,放弃错误思维吧,人类。”
    
        不聚焦投shè于任何地方的红瞳从法理解的远方涌出平静的宣告,不将慈悲纳入存在,也没有感情介入其中。强迫一切反逆者低头服从的傲慢神明宣示出其【神谕】,喷出火花相抵的两柄刃压迫向怒容满面的男人。
    
        “接受?现实?放弃?意义?你打算要否定多少事物才会停下?不懂人心的混蛋!不把人当人看的渣滓!!!”
    
        嘴里出咆哮,力量均衡向自己这边崩溃的刀剑全力推回去。借势抽刀后跃的少年抢在白sè铠甲冲上之前以相位移空间制造出移动的立足点,连续跳跃至上空。补充再生完毕的Fau从翼下分离,拖着间歇xìng的喷shè光,白sè晶体外形的遥感炮台释放出三次元交错的立体攻击,8道光轴火线贯穿骑士的残像,冲向空中的铠甲多处出现高热粒子擦过后的暗红焦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