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5.以变革之名 一
决定以服务支持本书的读者们为最优先事项,故请小编帮忙延后上架时间,上架时间推迟到周五。希望大家能够继续快乐欣赏和支持本书!谢谢!
    %%%%%%%%%%%%%%%
    V.E公司的指挥帐篷采用的支撑骨架是轻巧结实的金属空心棍子,外面蒙上和精灵们战斗时所穿衣服同色调的布匹。底色为绿,着以黄色、褐色和黑色颜色条块的布料粗糙而结实,手感近似帆船帆布的质料。撕开黄色的小纸袋将深红色粉末放入茶杯,冲入热水泡出来类似红茶的饮料,弥漫宽敞帐篷内的浓郁芳香和真正的红茶略有不同,至少第一感觉是味道差不到哪里去。
    【这东西在战场上倒是很方便。】
    漫不经心的啜饮口感尚可的【疑似红茶】饮料,李拿度的感悟和速溶饮料的开发初衷意外地相吻合。
    人类诸国和兽人的罗斯联合公国尚未建立起系统、有效的后勤运作体系,食品的采购和配给制度停留在十分原始的阶段。配发给作战士兵的口粮——也就是所谓的【行军食品】多为腌制、熏制的肉类、鱼类之类口味单一的东西,蔬菜这样的奢侈品因为保鲜技术落后和相关细则的缺失,除非是长期驻守城堡或者士兵有极佳野菜识别能力,同时碰上周围环境中有【嘎嘣脆】的野菜。否则根本就是奢望。
    战时能否从后方组织民夫车队输送上来肉类、鸡蛋、鱼、面粉、小麦之类的食物直接决定前线能否将战争继续下去,毕竟饥饿远比敌军的攻击更具有杀伤力,敌军来了还能用武器抵挡一下子,饥肠辘辘的军队就只能在哗变和投降之间做选择了。
    正是瞄准这结构性弱点,除了边境的不断骚扰,兽人还派出了【食腐鸦】这样的袭扰部队打击对手运输线的薄弱环节,活用骑兵来去自如的机动力和相对运输队护卫力量更为强大的打击力,从而实现破坏地方后勤体系和来回调动、消耗拉普兰军队之战略目的。
    【食腐鸦】一直干得很不错,到今天之前,他们忠实的执行了部族长老联席会议的部署,有效保存自身的同时,带给拉普兰巨大的损失和灾难。
    不过,也只到今天为止了。
    由精灵组成的百人队武装(加强连)轻而易举地剿灭了这股令拉普兰举国上下头疼多时的袭扰骑兵部队。以自身零伤亡的最小代价将400多毛熊永远留在了拉普兰的土地上,毛茸茸的大块头们再也不能回老家结婚。带着【好人团】团员证展开天国之旅,以生命实现了无数单身男人怨念集合之【脱团者必死】的终极诅咒。
    “他们是一群【好人】,永远都是。”
    不清楚说这话的家伙对【好人】的定义是什么,也不知道【好人卡】这种被男性深恶痛绝的极恶存在是怎么一回事,李拿度只是感觉到这个晦涩的俏皮话可能是一个蹩脚的笑话,很黑色,也很冷的那种。
    不管李林想要通过黑色笑话表达什么,【食腐鸦】自指挥官至马夫没一个活口留下已经成为无法改变的笃定事实。
    这是好事,是人类阵营无意间获得的一个战术收益,对拉普兰而言意味着国家滑向崩溃的战略态势得到了挽回。
    没了【食腐鸦】的骚扰,民间居高不下的粮价、缺衣少粮的前线都能获得充足输血而缓解状况,一直疲于奔命的机动力量获得宝贵的喘息休整机会后可以回到边境堵住千疮百孔的国境防线,北方的雪之国得以继续发挥替诸国抵挡兽人的【肉盾】机能。
    转折性的胜利,美妙得令人满足。但这样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类参与其中,胜利的荣耀和喜悦属于精灵,人类不过是坐享其成罢了。
    没失去一名士兵,没耗费一个铜子儿、一粒粮食,困扰拉普兰多年的问题便烟消云散。
    照理说,李拿度和他的伙伴们应该为此欢呼庆贺才是。然而他们表现得心事重重,脸上挂着莫名的抑郁。跟负责接待他们的精灵女孩警惕中略带自豪骄傲的表情形成明显的反差对比。
    【简直像是胜利者接待失败者嘛……哎呀呀,他们的确也算是胜利者就是了。】
    自嘲浮现在面孔上,维护所属种族面子的挣扎只进行了一下就被李拿度甩到一旁。
    【军事技术和思想发展】这项竞赛中,人类和兽人一同沦为失败者,远远领先众多智慧种、走在时代最前列的是一贯被人无视的精灵。
    不知名魔法武器上无法感觉探查出驱使玛那流动的痕迹,自然无法理解其运作的原理。精灵和李林也不是多嘴好心到会为他们这群似敌非友的人类详加解释的饶舌妇,对着直观表面的武力威慑,李拿度只能将对【未知】所持的敬畏继续保留下去。
    另一方面,用水即冲即饮的茶饮料,盛放在圆柱铁罐中可长期保存,打开即食的荤素食物是李拿度可以用知识理性去具体理解的,也是更为忌惮的。
    对商人、旅行者、冒险家、远航者来说,这种能方便携带、长期保存的食物让他们能够享受愉快的旅程,对军队来说,能够大量生产这些便利事物则意味着后勤压力可以大幅度减小,军队可以更加深入持久的在敌境内作战。
    完全为满足军队需要而制造的食品——连最细小的细节上都做如此周到的考虑,仔细研究开发最适应战场环境的食物,精灵军队的细致作风可见一斑。
    勇猛却愚蠢的军队不足畏惧,一支掌握未知武力、全貌尚不清晰,偏偏细致严谨的作风深入骨髓的军队让李拿度真切的感受到压力。
    【不行……肚子又开始疼了。战场上最不想遇到这种麻烦之极的家伙了。】
    心里吐出有伤士气的感悟,李拿度对这群精灵,对统领他们的那个家伙的兴趣和警惕也更浓了。
    双方立场尚未确定,下一个瞬间,撕碎兽人骑兵队的钢铁法杖可能已经指向人类。昨天还是盟友,今天一觉醒来已经成为死敌的事情并不少见。更何况众所周知,精灵和人类并非盟友,关系也绝谈不上融洽。
    “哎呀哎呀,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难以分辨揶揄还是诚恳的笑声让李拿度胃部烧灼感又加重了几分,随着一身漆黑衣着的进入,采光原本就有些差的帐篷里更显昏暗。
    “有还不差的红茶可喝,加上美女相伴。远来一趟也已经足够了,倒是总裁先生您——的的确确是公务繁忙啊。”
    紧盯住精灵武装力量的核心,端出无可挑剔的虚伪微笑,内心的警惕提高了数个等级。
    李拿度从V.E财团有限公司的车队进入博德村住宿的那天起,对这支透出诸多容易被人忽略的不寻常之处的车队便已心存怀疑,其中最让他怀疑和提防的正是眼前这位年轻到不像话的公司总裁。
    齐格菲.奥托.李林——被成功的实绩和众说纷纭的传闻所包围的少年,在大众面前以精力旺盛、创意出众的年轻实业家形象活跃。背地里却是统率着一支由精灵组成,规模虽小,作战能力却不容小觑的神秘黑发红瞳怪人。
    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些内幕,疑问却并未随之平息。更多难解谜团随着浮上水面的些许信息不断出现、积累。
    【V.E公司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那神秘的魔法兵器是什么?如何运作?怎样制造?】
    【有多少会使用这种法杖和特殊魔法的精灵?】
    【目前到底还有多少精灵?】
    数不清的疑问互相交错、分叉、抵触、平行,最后汇集指向奇装异服的黑发少年。
    【李林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一切疑问的最终根源正用捉摸不透想法意图的笑容打量着李拿度,迎着戏谑的视线,李拿度正准备说些什么套话,身后一个粗鲁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了李拿度酝酿好准备用于试探的台词。
    “总.裁,我什么时候可以见我的女儿?我们喝完了茶,也等你处理完你的那些公务了,可以让我女儿回家了吗?”
    “在下能够理解坎贝尔先生的焦虑,做一位父亲,您堪称榜样。”
    挥挥手,少年身后的精灵少女褪去愠怒表情,正准备动作而前倾的身体恢复原来笔直的站立姿势,微张开准备呵斥的嘴唇重新闭紧。紧接着,黑发少年不似做作的歉然发言让坎贝尔的血压瞬间飙升。
    “不过,眼下并非适宜见面的时机,还请坎贝尔先生予以谅解和忍耐。”
    “你这家伙……”
    坎贝尔缩紧了瞳孔,小幅度抽搐的面孔下压抑着货真价实的杀意与暴怒,老骑兵看起来随时会冲上去揪住黑色皮革衣领,好好让那张微笑的混账脸孔认识到被惹火的父亲有多可怕。
    ——从早到晚不停的揍这个很有教养的家伙,直到没了牙齿的烂嘴学会正确的说话方式为止。
    如果不是女儿还在对方手里,老骑兵还能用理性控制住情绪,这种事情一定会发生。
    浓密修长的眉毛动了一下,李拿度充满认真和压抑的冷静音调反问李林:
    “可以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吗?总裁先生。克洛伊是个5岁的女孩,还不怎么懂事。让她和父亲分离一整天会吓坏她,让那孩子继续置身于陌生种族中间,对他们父女而言都不是好事。”
    “您说的我明白,骑士团长阁下。我可以以个人名义向您保证那孩子非常安全,现在正在布伦希尔少校的看护下睡午觉呢。在外面的手尾收拾完毕之前,让小孩子看到并不合适吧?”
    灿烂的讪笑让坎贝尔悻悻然将屁股放回折叠小凳上,气愤依然难平的父亲吸了吸焦臭味空气,再次以【混蛋】回敬不惧任何人威胁呵斥的少年——在肚子里。
    焚烧尸体的焦臭较之前已经消散不少,帐篷也不再需要像之前那般紧闭才能稍微阻拦那股令人心悸的气味,化为骨灰的的兽人骑兵大部分被热气流托升到高空,乘着东北风远远飘走,说不定可以顺风回到他们的老家。
    这股可怖的诗意让坎贝尔这样经历过大场面的大人浑身上下竖起了鸡皮疙瘩,如果5岁的克洛伊看见小山般堆在一起的尸体人形在火焰中萎缩、碳化、崩毁的过程,会给白纸般纯洁的孩子留下怎样的阴影,对她的人生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大人们实在不愿去想象,更不愿让幼小的女孩看见那种恐怖的场景。
    仅就精神卫生角度考虑,挖个坑把这些被坑死的熊埋了会让人好过些,也不用担心碳排放和废气问题。V.E公司的精灵们选择焚化的理由却十分彻底的将挖坑埋熊方案否定。
    ——为了防止瘟疫。
    现在还不是大量尸体放在户外存放也不用担心腐败的严寒季节,活着的精灵有100多,嗝屁的兽人有400多,等坑挖好,尸体全扔进去后填上土。累到趴下的士兵较正常状态下沾染疫病的风险相对要高,比起费时费力还有沾染瘟疫危险的挖坑处理,一把火烧光光,安全得多,也轻松得多。
    很说得通的理由,听起来也没什么明显的破绽。李拿度他们这些战场老兵却知道那不过是充当招牌的一小部分真实,抹消去所有战斗痕迹和神秘魔法的真相才是放火焚尸的最根本理由。
    作为一支以隐秘行动为最优先要旨的军队,如何将自身行动所留下的蛛丝马迹销毁是他们在火爆的作战之后最主要的职责。同时,作为高度细致的作风体现,会采用这种处置一点都不值得奇怪。有些时候,李拿度他们也曾经这么干过。
    处置原则上大方向不存在可争议之处,具体的实施着实让人类们为之侧目。
    兽人和马匹的尸体被集中起来,迅速垒成一堆。不过精灵没有往尸体上泼油,,也不堆放木柴,只是简单地堆拢叠高后远远的跑开。
    所有精灵跑进土沟里隐蔽后。那位总裁对着尸体丘陵打了个清脆的响指,玛那随着轻佻的动作如决堤的洪流般聚集起来,在尸堆上方筑起由术式密文组成的图形,还未等李拿度更详细观察闪光的几何图形细节,青白色的火焰如失去拦阻的瀑布山洪般倾泻而下。
    【超高温的火焰魔法!】
    刚刚浮现出这样的惊叹,尚未能显露于表情之际,更加壮观的现象发生了。
    倾倒在地面尸堆之上的火焰瀑布未如液体水流那般四散流动,而是以尸堆为核心开始高速旋转。
    令人悸动的狂风让身在阵地内侧的人类们体会到难以立足的强大力量,尖锐的呼啸声如巨型危险种盛怒之下的咆哮,烈焰缠身的龙卷以自身巨大的力量将着了火的尸体一把抓到空中,看不清样貌的兽人在狂暴的力量漩涡中随之起舞,成为一团不断缩小、失去形体的黑影。可怖的火焰龙卷像是一头由红莲之风演化出来的危险种,享受着递到嘴边的饕餮大餐,目睹这头红莲巨兽大快朵颐的奇景,村民们的胃不禁翻江倒海起来。如果不是战场生涯锤炼出的良好心理素质支撑着神经,恐怕他们已经吐了一地了。
    他们不是没见过死亡和尸首的菜鸟新兵,更不是看见残缺不全的肢体和尸块就会大吐特吐的软蛋。目睹被沸腾的铅沐浴到还未死掉的重伤患被吓到尿裤子的新兵史离他们非常遥远,他们可都是专踢新兵屁股的老鸟。
    此刻的【最终解决】带给他们的是完全不同与战场的异样恐怖气氛,随随便便的将战败者尸体付之一炬,以他们不熟悉的强力魔法像烧垃圾一般让对手最后一点残骸从世间消失。李林隐含警告、炫耀意味的夸张表演里满是轻蔑与残忍。习以为常的瞥一眼那团火焰龙卷舞动、一具具尸体在暴怒之焰中消失的风景,满不在乎的大口吸入焦臭空气,埋头收集黄灿灿小圆柱的精灵士兵也让他们感到不快。
    【简直就像一群为杀戮而特化出来的怪物。】
    抵触和厌恶的腹诽以不同的文字组合形式在个人的脑内感想中出现,不得不说,李林的焚尸秀让他们感觉糟透了。
    “公司总部有专门的处理设备,条件所限只能因陋就简,尚不入流的不才表演让诸位见笑了。”
    嘴角微微上翘的浅笑变得触目尽心,自贬为【不入流】的表演在村民眼中是比战场上见识过的各种魔法更残忍毒辣的招数。如果有必要,这个黑发少年想必也会将这种处理尸体的魔法应用于实战,面不改色的对活人施展类似的术式将之灰飞烟灭。
    他一定会那么干,毫无疑问。
    %%%%%%%%%%%%%%%
    竞猜小剧场
    布伦希尔:这种回老家结婚方式还真是……
    李林:以【好人团】、【FFF团】、【哲学团】之名,恋即死!代表月老消灭你!——这样的台词一点都不帅啊。
    布伦希尔:因为月老不是团员吧……公布昨天的答案,选用89式重机枪的原因是因为12.7mm口径的机枪中,这种因为错误情报诞生的机枪最轻。对体格类似兔子家人,运输机动靠步行和骡马的精灵来说,重量优势是第一位的。这里恭贺书友【杨骇技术中校】、【wssfkn】、【qratosone2】、【无锋逆刃】、【星辰纷飞】五位书友答对获奖!
    李林:书友【huanghanmm】关于魔法和社会的书评也很出彩,因此也予以奖励。恭喜!
    布伦希尔:今天的竞猜题是关于罐头食品对军队后勤的影响,如果觉得困难的话也可以选择回答【FFF团】对脱团者的各类诅咒。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