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31.贤者与愚者的抉择 三
小龙年大吉大利!本书收藏数终于突破三千!感谢诸位书友对本书的支持!恭祝诸位书友和本书愿你所有的故事都能精彩,所有的结局都能圆满,所有的梦想都能实现,所有的希望都能如愿,所有的好运都能预算,所有的付出都能兑现!新年快乐!另,感谢书友繪念本云浮的手绘大图,布伦希尔的人设图片已经刷新,望各位书友前往围观感言!多谢!
    %%%%%%%%%%%%%%
    是废柴?
    是废柴。
    所谓的伯爵、所谓的贵族、所谓的大魔法师——不过是根一无是处的废柴
    少年轻松小调般的嗤笑一下子压断了伯爵的理智,受兴奋剂不断侵蚀的大脑无法继续承受注精神的冲击,过量使用中枢神经兴奋剂的临床病症透过崩坏的思维和言语爆发出来。
    “别……别过来!我是贵族!庶民不可以伤害贵族!!杀……杀了你们哦!!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是魔法师!区区贱民休想击败堂堂伯爵!!!!”
    恍若死人一般枯槁憔悴的男人抓起别在腰间的木盒,裹着蜜糖的兴奋剂一股脑全倒进嘴里,把他最终认定为绝不会背叛的毒品一口气全数嚼碎咽下。
    苯丙胺精神病(Amfetamine.Psychosis)吞掉伯爵仅存的一丝理智,超大剂量服用中枢神经兴奋剂未能让这妄人借助急性谵妄(注)的发作从无法忍受的现实和屈辱之中解脱,但赋予了他最后一搏的勇气和力量。
    “浮游!!”
    衣衫褴褛的男人如石弹般冲上天空,平日里只能维持数十公尺高度的浮空术式此刻将精神几乎崩溃的伯爵推至一百多公尺的空中。
    ——看见了,果然应该如此!!
    贵族就是贵族,贵族才能谓之为【人类】!非贵族的、不会使用魔法的都只是供他们这些【人类】驱使的家畜……不!是连家畜都不如的蝼蚁。蝼蚁之辈怎配仰头看着天空和贵族?
    挂下歪斜粘液白沫的嘴里露出不成语句的诡异笑声,但那个完全无法进行正常思考的脑髓能够编纂出术式、能够想到什么有意义的行动和目的本身已经是个奇迹。
    被称为【伯爵】的男人已经腐烂在疯狂幻想之中,千疮百孔的思维筑出最后的术式。
    “蝼蚁……就像蝼蚁一样,趴在地上、看着泥土,然后被火鸟啄食干净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
    鲜红的文字图案散发出不详的红莲之光,过度浓郁仿佛会滴下鲜血的法阵渐渐转亮,蜕变为明黄,最后臻至洁白无瑕的银白,术式纳入狂乱的生命之力,在发疯的施术者头顶上空逐一绘出羽毛、鸟喙、利爪的轮廓……
    白色的火焰之鸟——【白炎羽】,据闻唯有七翼级的施术者才可施展的超大型魔法。
    连金属也可以一口气熔化的炎鸟会啄食异教徒、贱民、傻瓜骑士团的下级骑士乃至容纳这一切的这块土地,无视贵族之威仪的一切都会熔解汽化,什么都不会剩下!所有的屈辱与背叛都会被烧的一干二净。
    一切……都会烧掉,全都……烧掉吧!!!
    已经看见蝼蚁们在烈焰中滚的惨状,对胜利毫不怀疑的笑声涌到了唇边。
    支离破碎的残存意识和其沉溺的幻境不会改变现实,永暗在刹那的时间流逝中覆盖了病态荒谬的思念。狼狈的身躯被光芒淹没,粗大的粒子束将悖逆现实的虚妄者与其思念分解汽化的分毫不剩,在世间刚形成扭曲之姿不足一秒的白鸟自胸口被贯穿,紧随而至的冲击波及残余粒子将魔法术式构成的拟生命炎系术式的残余吹拂干净。
    划破天空的光轴散去,曾因临敌兴奋处于高温状态下的身体也如驱散巨鸟的大气一般空虚、冰冷。最后仰视了一眼空无一物的青空,皮埃尔坦然迎着收回射出光之矢的食指、一如递上邀请时优雅的身姿。
    同样的问题呈于过去的英雄面前,食指的尖端跃动着不安分的雷光。
    “骑士先生,你打算怎么做呢?”
    回答将同样决定骑士的人生走向——
    飞黄腾达,跨入闪耀的全新舞台;
    当个默默无闻的农夫终老;
    落下人生舞台的幕布前往冥土永眠;
    人生的三岔路前,皮埃尔甩手挥动长剑,威风凛凛的剑风劈砍开诱惑的芬芳,堕落的毒气尽数被吹散,长剑指向前方。
    “我拒绝。”
    还是那个答案,那样的理所当然。
    嗅得出悲壮血腥气味的秋风将骑士平和的大声答复送到战场每个角落,正面对峙的少年听见,讨伐队的士兵听见,远方观战的精灵听见,身体难以动弹反应的洛克同样听清了导师的抉择。
    头一次,冷漠如宝石的深邃红瞳泛起些许动摇似地涟漪波澜,停顿了数秒钟,收敛起高能粒子的光芒,李林开口问到:
    “待遇方面的问题……”
    “我是个穷鬼,手里的子儿经常不够花,可我一直很快活。”
    “在下希望能够结束无益的种族对立,有声誉、有威望的人士能够出面安抚……”
    “有这句话就足够,能意识到种族对立是愚行的卓越见识者。为了事业和野心,你必定不会虐待人类。”
    “嫌弃在下的出身吗?”
    “所有世袭国王的源头皆为平民。”
    “觉得在下及精灵们未来的发展糟糕吗?”
    “以你的能力和手腕足以自立一国,与诸强并立。精灵们长久以来的夙愿经由你之手实现也并非不可能,不对,从最初开始,以一己之力,你也能办到那种事情吧?”
    “呼……看得很清楚嘛,下级骑士的盔甲只会埋没了阁下足以披挂将军披肩的才华。”
    口吻失去劝说的文雅,空气中回荡着即将失却某物品般的干涩惋惜。
    “难得从我的【万花筒(Kaleidoskop)】之下逃生,为何选择这种浪费生命之嫌的选项呢……”
    额前犹如通过闪电,某个词汇触动到洛克的神经,一直被扼住般发不出声音的喉咙滚出难以置信的惊呼。
    “【万花筒】?还有……这个声音?!……那个时候的商人?!!!”
    “新玩具好玩吗?小骑士?”
    转换成混迹人类社会的样貌回答洛克的疑问,脸上的表情一如当日。
    不是善意,亦非恶意,纯粹的营业用微笑,此刻近乎于讥笑。
    “你算计我!!!”
    “这说法太强词夺理了,你得到玩具,在下攫取到想要的情报和经商的便利,完全是合理的双赢买卖,当中并无欺诈之举。”
    “你这个……”
    在回复黑发红瞳容颜的李林面前,洛克发现自己找不出可供反驳的理由。
    将自身失误推卸在对手身上的做法只会让沾在身上的污渍越洗越黑,李林甚至不需多费口舌便振振有词地将洛克的天真之语驳倒在地。
    “以丰富的智慧和经验从小孩子嘴里套取情报固然合理,但不是可取的做法。洛克,好好记住这教训。”
    忍住断裂肋骨对身体发出的疼痛苛责,骑士撑着地面摇摇晃晃却无比坚毅地爬了起来,一直指向黑发死神的长剑与无畏的神情仿佛在告诉旁人,自己不过是摔了一跤,衣角上沾了些泥巴。
    “骑士大人……”
    洛克捂住嘴,难以置信如低泣般的呻吟从指缝间溜走。
    开朗、豁达。死亡的阴霾,粉碎一切的暴力也无法遮蔽这宽厚结实的背影释放出的耀眼光芒。
    “【合理却不可取】……这说法很有意思呢。”
    捋过额前的刘海碎发,傲慢不逊的笑容起了变化。
    尽管还是让人畏惧反感的唇形,洛克却能感觉到那锋利的弧线释放出不容商量的断然否定。
    “合理、确实有效的手段为何不可用呢?”
    反击的号角由让人难以回应的诘难开场,强调正确性的词汇——【合理】。想要驳斥这词以及行动本质、方式完全切合【合理】的李林一下子就变得困难。
    “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但合理的控制战争,减少被战火波及的人却是可行的。否定我的合理行动的骑士先生,你和那些刻薄贵族同类?以虚妄的荣耀、名誉之类的廉价词汇将别人的丈夫和儿子送上战场,高呼着信仰,批量制造寡妇和孤儿。轮到自己时,同样摆出轻视生命的架势,步入疯狂毁灭的愚蠢之辈?”
    嘲弄讥诮的言语之箭连珠射出,揭开疮疤、挑动现实矛盾的说辞依照新兵的喜好量身打造,聚焦在骑士身上的视线之中,阴湿责怪的注目渐渐增多。
    【我们和战争没关系了。】
    【伯爵都死了,还打什么呢?】
    【只要投降的话,至少还能和家人见面。】
    【早点回家吧。】
    不满、埋怨、愤懑甚至是怨恨的思维压迫在皮埃尔骑士身上,小声嘀咕侮辱甚至能被洛克听见只言片语。
    和对待伯爵一样……是更甚于那种程度,体无完肤的背叛。
    【不,怎么可能是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
    洛克想对着人群大喊,想要告诉别人他的想法。
    ——只知压榨奴役领民的伯爵可说是收获自己种下的众叛亲离恶果,从未剥削别人、过着正直清廉生活、一直守护着大家的皮埃尔骑士有什么理由要遭受这种不公正对待?
    环顾四周人类同胞们的恶意目光,洛克的额头、背后、腋下不断渗出冰凉的汗液。他想要指证、想要辩驳、想要告诉昏了头的士兵们——这是错误的,皮埃尔骑士不是敌人,黑头发欺诈师才是。
    滚到嘴边的语句离不开唇齿,在指向性明确的敌意风暴面前,指摘他们的错误起不了任何作用,躁动不安的人群不再把骑士和侍童视为【自己人】,开口辩驳招来的将是一场围攻。
    【生物最优先本能为生存。】
    【人类是习惯便利的生物。】
    【感情的本质是化学反应。】
    精确把握人性本质精髓,以言语和状况诱导新兵情绪的李林正确认自己的战果,静静的冷眼旁观倒戈的士兵和承受背叛的骑士。
    拉壮丁拉进来的新兵心态不怎么难猜,欠缺归属意识的农民对贵族热衷嘴炮的【荣誉战死】实在是兴趣欠奉,谁战败、谁战胜——他们压根不关心,换个领主又怎么样?一样要交税纳贡,无非换个收租子的对象罢了,日子一样还是苦日子。
    洞悉麻木老实、逆来顺受的农民心态,与骑士交谈之际,【不会虐待人类】、【待遇可观】、【有能力者得到重用】等等让人浮想联翩的重要信息一并释放出去,嗅到【利益】无可抵挡的芳香,快速肥大化的自私两三下吞掉了少得可怜的羞耻心。
    掌握大家生死,可能给他们好处的黑发少年;
    拖着大家一起下地狱的传奇骑士;
    ——会选哪一个一目了然。
    谁能给他们更多好处,他们便奉谁为主——大众政治之核心便是如此,通过各种允诺与福利刺激来讨好、操控愚昧无知、鲜廉寡耻的国民,再挂上【选举】的招牌——名曰【民主】的选票买卖戏码基本成型。
    从来不会坦承自己愚蠢短视,也不承认高福利给国家经济带来何其沉重负担的民众,乐于操纵、同时也将国家破产的责任推给愚民的政客,贯穿维系两者的是名为【利益】的缆绳,比起如泡沫般自我幻灭,名为【感情】的化学反应。脆弱如玻璃的【利益结合】要远来的确实有效……
    见识到连不可一世的伯爵亦如虫蚁般一击粉碎的强大力量,现在给对战争结果不抱任何希望与信心的他们一点能够充分遐想美好未来的空头支票,这些人就会乖乖落入掌握,按照预定计划,在阿让托拉通攻略作战的最终阶段发挥出相应的作用。
    在此之前,加上一道保险锁是稳妥的做法。
    用这个无法延揽的骑士成为背叛人类阵营者们的投名状,把所有参与背叛杀害骑士之人都贴上【共犯】的原罪标签正是最佳的保险锁。
    只差一点点,还差最后的临门一脚就……
    “真看不下去,那种样子。”
    被敌视团团包围的骑士发出堂堂的评论,意想之外的,不被权术财富浸染的清澈棕眼未去责难大众的无情无常,只是将惋惜的目光留驻李林脸上。
    “你觉得自己这样子算是成熟的样子吗?孩子。”
    劝降抑或转移注意力?拟定出37套预案,李林对持长辈失望口吻的男子回以空虚的叹息。
    “无所谓成熟不成熟,背负上某些东西,发现错误、幼稚,然后做出改正是成年人的特权。”
    “其中不包括变得厚颜无耻!臭屁小鬼!!”
    痛心堕落空虚的微笑面具般,骑士低沉的怒吼起来。
    盔甲凹凸不平,血和脓从缝隙中渗出,血渍、尘土、烟灰染得看不出原本蓝色的褴褛披风被强风扯得猎猎作响,犹若失望、犹若斥责的豪迈声音让身后的人群不禁向后退开。
    “我为什么要向你这样的家伙投降呢?因为财富吗?因为名誉吗?因为地位吗?当我【不再是我自己】的时候,这些东西再多又有什么用?!在向你低头的那一霎那,我身为骑士的骄傲和信念也会一并死掉。死是谁也回避不了的结局,但与其不再是以自己的形式活着,我希望至少以【我】的形态走完一生,而不是临死前用悔恨来写墓志铭!!”
    【你不是我的王】——骑士愤怒地、坚毅的声音之中,有着如此不留情面的所指。
    “明白了……”
    出离一切感情,空洞空虚,如同阴天的夜空般深沉调门做出了最后的结语。
    “还有遗言么?”
    全无一丝杀气的红瞳映出被强壮手臂死死拦住的侍童样貌,事务性的口吻比老练的刽子手更熟练。
    战争用人造生命,通过人类之手制作出来的精致兵器,其绝对合理、绝对理性的红色眼睛不会流血,也不会落泪。
    在那对瞳面前,万物乃是平等的。
    %%%%%%%%%%%%%%%%%%%%
    解说小剧场时间
    布伦希尔:皮埃尔骑士到最后始终都是一位骑士啊,很希望读者们对他有感言评价呢,对了,能说明一下何为急性谵妄吗?
    李林:谵妄是一种以兴奋性增高为主的高级神经中枢急性活动失调状态,临床主要表现为意识模糊、定向力丧失、感觉错乱、躁动不安、语言杂乱。因急性起病、病程短暂、病情发展迅速,故又称为急性脑综合征。
    布伦希尔:原来如此,伯爵就是典型的胡乱使用药物导致急性谵妄发作呢,还有,书友对李林大人您力量过强感到担心,觉得可能会出现龙X天化的状况呢。
    李林:其实不必担心,就快要出现能够和我争夺主角地位的家伙了。尽管武力方面我可能是最强的,但人类从来不是依靠武力来解决一切问题的物种。小看他们可是会吃大亏的?
    布伦希尔:某非是传说中的真.CP?请解释一下?!!(满脸杀气)
    李林:珍爱生命,远离剧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