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24.纺织业与先进兵器 一
“感谢全能的母神赐予我们日常的饮食,因为您的恩典,我们得以享用这简单的一餐。”
    讴歌盛赞创造世界与众生万物的至高神明,阖上的眼睑张开后看见的是如祷告词中所描述的【简单一餐】。
    酸黄瓜、面包。
    午餐内容全部呈现于眼前,没有肉食,没有其他佐菜,诚如字面表达的【简单一餐】。
    “啊,又是黄瓜。”
    霍夫曼、瓦格纳加上托尔的唇线如浪涌般抖动起来,眼角正做着最后的抽搐,脸色正与餐盘里的块状物急速接近。
    和外出采购三餐嚼肉干的日子比起来,酸黄瓜不断以主菜、佐菜的形式出现在回到尼福尔海姆每日的午餐与晚餐中,折腾小伙子们的视觉、味觉、嗅觉和肠胃消化系统。
    “虽说有饭吃比什么都好,我们也早过了被父母拖着强迫咽饭的年纪,但……!”
    音量骤然提高了几度,然后同样快速的的垂直降落到谷底。
    没有出口的抱怨只是想起来都让胃袋翻腾,没力气继续抱怨下去的托尔再次开始对盘子里的酸黄瓜块发呆,握叉子的手不知该何去何从。
    距离小麦收割还需一段时间,地窖里的腌菜(其实只有酸白菜和酸黄瓜)、面粉和熏肉干是冬季到春耕期间的主食,面包的数量由去年的小麦产量决定,每年冬春两季都是难捱的日子。
    今年的状况同样好不到哪里去,事实上还更糟了一点。
    外出采购时的携带干粮是熏肉干,从携带便利、节约载货空间、保质期足够、提供足够能量等条件考量,熏肉干是唯一符合全部条件的选项。由此引发后勤压力与村庄肉食储备危机的风险被懂事的少年们充分预见,整个旅程的用餐饮食都非常节制,只摄入预设战斗前提所必需的最低量。每个小伙子在嚼肉干时一脸沉重的想念着村子里困顿的父母兄弟,最后到旅途结束还剩下不少的肉干。
    尽管极度节约,消耗无可避免。肉食存储出现下降直接影响到村民的生活,本来三天才能见到一丁点肉干的日子变成一周才能尝到肉味。
    买回来的家禽牲口除了牛马用来干活之外,鸡、鸭、羊之类的还要饲养着用来配种,这些在牲口圈里大摇大摆悠闲度日的家伙似乎清楚栅栏外的【尖耳朵】无法拿它们开刀的状况,无论【尖耳朵】们眼睛里射出怎样食指大动、垂涎三尺的绿光,全都一概予以无视。
    狩猎增加肉食的尝试同样遭遇到挫折,原因则是那位空闲时爱去山谷里晃荡的古代种。
    尼福尔海姆山谷内有各种强壮的危险种出没,其中不少是能够显现魔法的特殊类型。长年居住山谷中的精灵们想要猎杀这些凶悍生物也需要耗费不少力气,一不小心甚至会搭上性命。所以长期以来精灵的低强度狩猎活动并未明显影响山谷内危险种的数量及生存环境,最多是少许收拢了活动范围,转向山谷深处。
    黑龙的到来彻底打破了危险种们美好宁静的田园生活,黑色覆膜双翼从众多危险种头顶掠过的那一刻起,耀武扬威、怡然自得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熊、巨猿、狮、虎、喷火的、吹雪的、放电的、有毒的、无毒的……随便挑出一只都能重创人类小股步兵部队的强力危险种摆在古代种面前全都是战斗力5的【零嘴】、【点心】。别看这些个会从嘴里、身上弄出点神马花样的家伙平时一副山谷之主舍我其谁的霸气外露模式,黑龙眼睛随便瞪一下全部屎尿俱下软瘫在地,黑龙不费什么力气便能大快朵颐一番。
    拉塔托斯克荒谷望尘莫及的觅食条件让尼德霍格极为满意,但其缺乏计划的狩猎行为不止导致身体线条小幅发福,呈现肚腩的预兆,更直接迫使大批危险种向山谷更深处迁徙去争夺生存空间,面对空空如也的山林,村子里的狩猎好手们无计可施。
    “也许等到那些鸡下第二窝蛋,情况会好一些。”
    嘴里念叨着鸡蛋,舌尖上满是酸黄瓜的味道,眉角不再抽动,只是吊死一般挂着。
    “不用那么久,先生们。”
    同样年轻的事务性语言从背后传来,转向后方的精灵们发现左手揉压着眉尖的黑发少年不知何时站在身后,右手托着的盘子散发着诱人的烤肉香。
    “某个不知节制食欲的笨蛋已经得到应有的教训,狩猎的工作将由那家伙承担大部分,因此今天的午餐可以加餐了。”
    前一分钟还在没完没了的抱怨着午餐,下一刻男生们高举起刀叉刺向冒着青烟的黑色肉块。
    “这肉是你烤的吗?是不是没注意火候烤焦了啊?”
    嘴里塞满肉块的托尔含糊不清的嘟囔着,焦黑表层也大口吞下咀嚼,从这状态看来,之前败坏的食欲完全复活了。
    “肉可不是我烤的,至于烤焦……你们也清楚,龙族的烹饪技术和狩猎方式一样粗野。”
    李林冷笑似地堆起肩膀,让三名精灵少年感到一阵麻痹的动作隐约能从中联想到黑龙泪奔捕猎的场面。
    “别管那个控制不了食欲的低能笨蛋,自己的愚蠢必须由他自己支付代价,不管是古代种还是龙族什么的,要是连基本责任意识都不具备的话,不过是头会飞的爬虫。”
    甩甩手将少年们对尼德霍格的同情吹散,用事务性的口吻嘱咐到:
    “午餐结束半小时后请会纺纱织布的阿姨阿婆来一下作坊,另外告诉大家,嗯……【准备欣赏表演】,就这样说好了。”
    脸上洋溢着让人担心过盛的自信,开玩笑般的说完事项后,情绪受到感染的三名精灵点点头微笑着目送李林离开。跟他们对浑身谜团疑点的李林怀有半信半疑的长辈亲友相反,参加过黑市之旅的年轻精灵对李林抱有相当的好感,其中有学识丰富、表现出色的关系。年龄相近、【变革世界的共同理念】等要素同样不能忽视。
    前期工作的效果现在正逐渐显现出来,不知不觉间,年轻精灵普遍接纳李林的存在,从潜意识中视黑发外来客为同伴,甚至一定程度上视其为领队。
    【成功者总是成为会受爱戴和模仿的对象。】
    简单的概括一笔总结了事态的本质,过去的成功纳入数据备份,新的成功即将展现原住民的眼前。
    看着作坊前正组装起营销利器的侏儒,艺术品般纤细的手指撩起额前的刘海碎发,静静等待着时间的流逝。
    ####################
    埃米尔族长发觉自己又一次被困住了。
    【又】代表眼前的境况对德高望重的老族长来说不是头一回,事实上老族长已经没兴致去计算次数了。
    黑发红瞳的坏小子来到山谷的那一日起,困惑、惊讶、喜悦、不悦……等等截然相反的情绪纠结在一起,难以撇下责任与个人感情任何一边导致的焦虑让老精灵最近每晚几乎都夜不能寐,神经衰弱的病症缓慢地在他身上显现。
    “太负责,或者说无谓的事情想太多了。”
    淡漠如口述某人履历资料上的文字,缺乏抑扬顿挫的低音却引发身旁的共鸣。
    “除此之外,他没有其它事情可做了,阁下。”
    代替李林般露出险恶冷笑了一下,尼德霍格重新将脸孔拉成扑克人头的样子。
    无所谓在背后评头论足是否对评论对象不敬,即便当着老埃米尔的面,尼德霍格照样会复述这段评语,甚至会在其中加上一些更加刻薄的语句——只要李林不在一旁的话。
    如同大多数对长辈缺乏足够尊敬的叛逆小孩,尼德霍格认定埃米尔族长思维落伍、和时代脱节,看不清形势的同时又死抓着权力不愿放手。
    丑陋的、不像样的衰老。
    尼德霍格讨厌摆出虚张声势样貌的年老生物,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就算做了什么也无法阻挡李林的步伐。
    ——想着无谓的事情,呆在一旁咬着手指看着就行了,靠衰老腐朽的想法是无法变革世界的。
    带有优越感的怜悯从龙眼一闪而过,一旁的红色瞳孔里清晰倒映出傲慢的姿态,意味深长的一瞥过后,李林打消了采取紧急治疗的念头。
    【在这里用“中二纠正拳”修理他的话,恐怕精灵们还会跳出来说情……】
    没来由的,尼德霍格打了个冷战。中二病发作症状瞬间无影无踪。
    斜到黑龙脸上的冰冷眼神——不用说,是警告,无声的那种。
    【脑子里不要塞满垃圾。】
    红瞳里浮现出上述凶险语句,若再不收敛起无礼的姿态,必定施以残酷惩罚的最后通牒。
    上位者为了巩固权力,经常挑起下属间竞争。但对竞争的容忍也有底线,演变成手下或部门间的恶意倾轧是绝不容许的红线,跨过那条线只会招致严重内耗与混乱。
    眼下与精灵间的关系实际上还停留在合作层面,在真正实现彻底支配从属前,有必要扯一下尼德霍格乱飞的思想缰绳,否则那个塞满了选民主义、精英思维、过剩优越感大杂烩的小脑袋迟早会惹下巨大的麻烦。
    现在纠正还来得及,等到黑龙的脑髓彻底狂热化后,耗费的精力将会是三倍。
    换个角度看,这教训也有重要的正面积极意义,一直以来考虑以民族主义为切入点鼓动精灵的战斗意识,却忽视了有成为用极端民族主义组织起来的政治型军队跟出现喜欢【抗命独走】的军人集团的风险。
    一支斜举手臂、高呼口号的大脑过热军队只能用来满足特定群体的恶趣味。受过良好军事教育,拥有过硬政治素质的职业化军队才是符合李林构想中的军队,现阶段已有必要注意从细节入手开始塑形,放任自流是难以实现这目标的。
    按下军队建设议程规划,更基本,可说是将理想化为现实的最关键步骤正准备发出诞生的初啼。
    一台纺纱机摆到了啧啧称奇的精灵们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