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 第八章 一场富贵? 下

        第八章一场富贵?(下
    
        通通的升帐擂鼓声中,我打着哈欠从棚子里走出来,用水抹抹脸,算是彻底清醒过来,抬头望向远方台地上的军营
    
        在仿佛撕破了天幕一般低沉震声中,透过吹动号角擂动大鼓的身影,昏黄的背光中烟尘滚滚的营地中,是奔走的人头和枪矛,各色各样的旗号五彩流云一样汇集在一起,然后奔卷而出,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我叹息道。<>
    
        按照人头点数,晨操完吃饭,分配物资和工具,开始干活。要出营的人必须强制集中方便完,以免误事,现在能够在半个时辰内完成这些,也就算是不错的进步了。
    
        我没有本事吧他们一夜之间变成悍不畏死的敢战之士,但把这些流程之类的东西,通过鞭子和饮食之类的奖惩手段,变成他们每天起来本能进行的条件反射,还是可以做到的。
    
        收尸的活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只有胆够大不怕血腥脏臭的人,才会被挑选出来,优先供应和配给,吃的半饱去干活,然后会比别人多一餐。虽然这个过程恶心并且无聊的很。
    
        但至少我预期中,被当做廉价的炮灰和不可避免大规模伤亡的担心,并没有实现。能够整好以暇的收敛阵亡和伤员,代表官军起码是目前掌握了主动权和战斗的节奏,直接参战的需求和受伤的风险很小。
    
        要知道作为自备口粮和甲械的义军,可是没有多余的药物,提供给伤员浪费的。捣烂的树叶和草木灰是最常见的应急手段,剩下的就只有听天由命的。
    
        毕竟,我可以教他们用火烤和煮沸消毒,包扎伤口来保持卫生,但是没法凭空编出来抗生素和消炎药。在整个过程中我的头衔和称呼,也从有点小本事的夏夫子,变成受人敬畏,某种程度上可以决定他们待遇的夏先生。
    
        不过对于颇有野心和想念的将岸来说,这就不是一个好消息了,不能直接参战也意味着,没有战利品和军功斩获,他好几次带人应差出去,却又满身汗水和疲惫的失望而归,于是他只能加倍的发泄在操练那些杆子队的身上。
    
        因此处于自身某种私心的考虑,在我的人不能闲下来的建议下,留守营中的百十号剩余人员都被暂时划拨到我手中。
    
        难得吃上几天饱饭,又有人可以使唤,当然要想办法不让他们闲着,有精力和心思折腾点别的东西。
    
        每天除了无聊单调的操杆子练习站队行走之外,就是有事没事的挖壕沟筑土垒,像土拨鼠一样的用各种沟壑,将四周围绕起来,留出一条大路之后,后插上寸长的竹签,挖上密密麻麻的蹄口陷坑。
    
        虽然我只是个纸上谈兵为主的古战迷,没有本钱像国内那些狗大户壕一般,花钱堆出一个场景再现来,但至少土木作业什么的络上搞过的。规划和指挥一些简单作业,还是能够胜任的。
    
        只可惜我入伙时间太短,也没能树立起来什么威信,除了日常生活和活禽上的需要,真有什么想法和建议,都要通过留营老军邓坊才能执行。
    
        从某种意义上上说,这只义军首领将岸,虽然表现的粗野不文,但是所怀不小,对部曲也抓的很紧。
    
        毕竟,
    
        在普遍文盲愚昧,各种沟通不畅的情况下,很难光靠嘴巴忽悠出一批心存好感的潜在支持者,这只以乡党亲族为核心纽带的武装,我一个半路加入外来人,实在是太过人微言轻了,更不用说让人追随的信赖度和可靠度。
    
        如果是要刻意结好收买人心,我手头也没有那个物质资源;潜移默化的利用职权施恩的话,我的地位也不够,难以产生什么有力的效果,反而容易触犯当权派的利益。
    
        因此说实话,我很羡慕那些历史中,一穿越就能三言两语得到别人倾心投靠和卖命的主角们。我也就混了个刀笔吏/文员的水准而已,还是皮包公司加临时工的性质。
    
        在这个期间,我不止一次看见了奇怪的东西,虽然被涂的花花绿绿的形同鬼怪,但我还是轻易认出来,那是一个短暂悬空的热气球。
    
        好吧,显然又是某些前辈们的遗泽,不过要我有些麻木不仁了,还有什么比穿越者本身,能够更让人惊奇的呢。
    
        这段时间内,糟糠和野菜和成的黑团子,基本从军营里消失了,大饼菜粥管饱,那些面有菜色的杆子队,踹打叫喊起来也不再是那么有气无力。
    
        天气渐渐凉了下来,官军的攻势也进入紧要关头,远处山头上的火光和烟尘,无论白天和晚上都可以看得到,连派出去输役辅战的各部义军乡兵,也开始出现了伤亡,
    
        其中包括了将岸的一个表弟和几十名排兵,在来自芦荡中的梁山寇偷袭下,他们几乎是猝不及防的败逃回来,连尸身甚至都丢在哪里,没法弄回来。
    
        但最让将岸心痛的是,十几骑骡马,也损失过半,这可是他家里省吃俭用,好容易攒出来的坐骑和配备。
    
        今天难得官军没有派人来支役,青州军的大营里也稀疏了许多,只剩下几只写着低级军将姓氏的大旗,有气无力的在风中飘动着,其他的都消失不见了,因为据说占据兵力和装备优势的官军,已经不惜代价荡清了外围,攻上了梁山,正在争抢破敌的军功和人头呢,断然不会让这些外围和杂牌来碍事。
    
        因此作为呆在营地待命,暂且闲暇无事的众人,唯一的乐趣,就是看人宰杀一只受伤的驴子,
    
        从排兵刀斧手中,临时转职而来的几名屠户,很不专业的手法,让催死挣扎的牲口,喷溅出来的大量血液,一不小心就浪费的浇浊在污泥和尘土中,引得一阵叫骂声。
    
        用力划开之后,花花绿绿的肝肠内脏什么的,像是濡滚的,伴随着热乎乎的熏人热气和腥臭,瓢泼的坠落在地上,露出血色的内腔和隔膜,
    
        这两天因为死了亲随,一直表情阴郁,眼睛通红,脾气暴躁而满脸便秘的将岸,也难得开颜了一下,提起尤带血丝的肠子,舔着嘴唇赞叹道
    
        “又有血肠可以享用了。。”
    
        驴血在大盆里被不停的搅拌着防止凝固,然后加入粗盐、葱蒜、豆豉还有熬过的板油渣,然后用漏斗将肠子灌得满满的,用细线扎紧然后成捆的放在柴堆上去熏干。据说这是当地殷富人家,要到年节才享用到的大菜。
    
        其他部件也被分解开来,顺着纹理分成一块块不同的部分,骨头也被丢进烧开的大汤锅里,煮浮起一层层浓厚的灰色血沫,浓重的血腥味混杂着汤水香气,让围观的排兵和梢头们,露出某种期许的神态,除了寡淡到可以鉴人的所谓肉汤之外,他们也好久没有见过真正意义上的肉味了。
    
        作为这个时代比较珍贵的大牲口,它身上每一个部位几乎都可以派上用场,哪怕是看起来没用的蹄子和皮毛,或是下水都有其用处,比如,硕大的膀胱则可以做成水袋,甚至连内脏里掏出来污浊无比的消化物,据说可以治疗金创和烧伤。
    
        兴高采烈的亲手剥皮架到高处晾晒的曹犊子,突然像是吞了个大鸡蛋,失手将偌大的驴头,滚落在尘土中,混合着血污四溅,弄得污秽不堪。
    
        将岸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也包括我在内,
    
        因为顺着他发愣的方向,我们清楚的看到青州军的大营里,正在起火,匆匆忙忙升起来的热气球,也被自下而上点燃了挂索,一条火线直接烧的热气球远远的飘开,然后一点点的失去浮力,重重坠落在地面上。
    
        而寄付在官军大营左近的乡兵、义勇的驻地内,已经是如滚开的沸水一般,喊杀成一片混乱不堪,不时有绰约的人影,喊叫着从火光中跑出来,然后被追逐在他们身后的人砍到。
    
        可以看出,是之前某只义军的旗号,突然反水的他们头扎白布,四出袭击左近,放火焚掠营帐。要知道,作为指派协作的对象,将岸和对方的头领喝过一顿酒,还交换过一些东西和消息呢。
    
        谁知道就这么反水了,因为早来的缘故,我们这只部队扎营的地方偏离的较远,地势比较高,所以侥幸还没被波及到。
    
        直到,
    
        一小群骑马的官军,护送着一名青色袍子的官员,在一片纷乱中冲进了我们的营地,这才想起需要封门。
    
        将那些紧随而来,哭爹喊娘的溃兵彻底挡在营外,他们怒吼叫骂不果之后,只好骂骂咧咧的绕过营盘逃远去了。
    
        “该死,。。”
    
        “瀛海军和伏波营都完了,”
    
        “顺河而下尽是旗仗和浮尸,”
    
        “海外乱党已经登岸了。”
    
        “只怕邓州军那里要陷没的更快。。”
    
        他们坐在马背上,旁若无人的大声叫嚣着,青袍官员重重咳嗽了一声,他们这才安静下来,
    
        “此处主事是谁。。且过来说话”
    
        领头军的军官整整銮兜昂声道,他披着一袭连身的山纹甲,看起来相貌堂堂,只是身上的血肉狼藉,让他看起来有些狼狈。
    
        好吧,莫不是我的主角光环开始发挥作用,展露王霸之气的机会到了。